"作者:已过"的文章列表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四十:挣扎与抉择

连载四十:挣扎与抉择 人生,若无明确而坚定的信念,就如脚下无根;即使道路再平坦,也是走不稳、站不住的。 我正为,耶稣是否真的爱我有所疑虑,老人却欢喜地说:“这样吧,我回家去拿《圣经》给你,我家就在附近很快就回来,你可不要走啊?” 哦《圣经》!是我曾渴望拥有过的《圣经》吗?看来耶稣真是爱我的!这老人家,一定是你派来我身边的天使吧?是的,一定是的! “阿姨您放心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九:幽暗中的一束光

 滚滚红尘,世俗情爱,就像那镜中花水中月,看着、想着都是美的,一旦触及,也只不过是梦碎一场;明知是个苦,但又有几人可以看得明,放得下呢? 当夜,庄子带我到楼下别人家的隔间里,我们俩悄悄的说了一整夜的情话,几乎是彻夜未眠。当我告诉他,我和别人还有着一纸婚书,又因何来在这里时,他诧异过后,仍挚诚的说:“没关系的,反正我对你是真心的,别说两年了多久我都愿意等,我会和你一起面对的···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八:可预知的与不可测的

我曾用智慧试验这一切事,我说:要得智慧,智慧却离我远。万事之理,离我甚远,而且最深,谁能测透呢?我转念,一心要知道,要考察,要寻求智慧和万事的理由,又要知道邪恶为愚昧,愚昧为狂妄……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道书7章23—29节)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七:冷漠与疯狂

如果爱,就要珍惜;怕失去,就莫要苦相逼。家的和谐,源于平等互敬的爱,而不是强硬的统治,否则那本该成为温馨的港湾的地方,也会成为冷漠的战场。 我是在万念俱灰中出嫁,如今我又是夹裹着更深的伤痛,回到了我的娘家。 母亲对我,那看在眼里疼在心上的表情,映照在我的心田,使我同时看到了两个,最为悲哀无助,又破碎不堪的灵魂,重合在了一起。 此时此刻,我们母女就像寒冬里,唯一可以互相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六:另一个声音的频现

不必在黑暗中绝望,黑夜即使再漫长,黎明的曙光,也终会来到。 八月十五中秋节。 早上,丈夫出门前,我叮嘱他: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了,回来时想着在集市买些菜和面,中午也早些回来,今天咱们好好过个节吧。他应了一声就走了。 中午他没有回来。我眼巴巴的等了一天,直到晚上九点半都过了,他才两手空空的进了家门。我吃惊的看着他,问他怎么没买东西,他则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又出去了。&nb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五:人与鬼齐相迫

苦难的围困,就如身处荆棘丛,每一个转身和徘徊,都会伴着被刺伤的疼痛,越是原地挣扎伤口也就越多;可是,伤心的人儿啊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痛觉,是在警醒你赶快走出荆棘,去寻找可安歇青草地呢? 无处可去的我,走出了村子,来到了自家那片梨园中。积雪在我脚下“咯吱吱”作响,它那孤单的冥咽,伴着我心底的悲鸣,在这万家承欢的大年初一之夜,我的整个世界,却成了一曲最为悲惨的交响乐!那低沉哀怨的音符,充满了我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四:母亲要我为猫偿命

在回程的大巴车上,我依偎在靠窗的座位,外面的景物流过我的视线,一个谎言在我心中反复的酝酿着。尽管我讨厌撒谎,可是为了母亲能够安然无恙,我想我也只能如此而行了。 “妈,我找到我哥了,他现在太忙了,他说等忙过这几天就回来看您!”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三:夜醉街头

人生何处是归途?路漫漫,皆是彷徨;心灵之归属何在?茫茫然,无所依附。生命何以如此凄凉?因我们的心灵,缺少了那可以依靠的——主! 又是一月有余,我再次见到了博文的来信,可我跑去打电话找她时,她又已离开。当我收到她的第三封信时,依旧如此。 这第三封信,字里行间皆是她对世态炎凉的感慨。她说她很伤心,也很失望,没想到我们之间也会是人走茶凉!她以为我不理她了,这样的误会我怎能承受得起呢?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二:枷锁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二篇连载。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一:愤然迁怒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是第三十一篇连载。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十:残酷的现实

斑斓的梦想,总是让人美的沉醉,它美的可以使人忘记一切的痛;残酷的现实,总是让人痛的刻骨,痛的可以使人忘记一切的美。它们就像彼此的仇敌,共存于人的生命中纠缠不休。 切切的求告中,我挨过了沉寂的夜。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管是白天或黑夜,不管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都是一样的煎熬滋味。 天亮了,我家没有炊烟升起,我恍惚间看见小弟出门上学前,默默无语的拿了篮子里的剩干粮。他那消瘦憔悴的脸,不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九:噩梦的反复

比悲哀,还悲哀的悲哀,是无法摆脱;比痛苦,还痛苦的痛苦,是无法愈合;比噩梦,还要可怕的噩梦,是不断的轮回其中。 “闺妮,我闷得慌,想去串个门,你在家看家吧。”妈妈对我说这话时,我看到了她一脸的孤独和落寞。 “嗯,妈那你去吧。”望着她离去的孤单背影,我的心被触痛了。我仿佛看到了她那孤独的灵魂,正处于无所依靠的徘徊中。妈妈,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为什么还会如此寂寞呢?我也不只不过,不愿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八:我掌控了大局吗?

在我们认为能够主宰命运的时候,就已经错了;在我们觉得足够强大时,仍是不堪一击的。因为,爱,才是掌控一切的真谛。 因那转去的旋风,无数的猜测和质疑,在我脑海里形成了诸多问号,当我缓过神来,决定继续前去修理录音机时,我心底竟然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狂妄和骄傲。 我想,就连这么恐怖的旋风,都躲避我,不能伤我分毫,我又那么多次大难不死,我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说不定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或许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七:巨大的旋风

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但只要我还没有达到终点时,都是有机会止步、回头的;可许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该何时止步,何时回头,即使得到警示也是枉然,因我们看不透。 我和妈妈又聊了一下午,大多还是在听妈妈各样的愁苦抱怨。 做晚饭时,我跟妈妈一起有条不紊的,在堂屋里或洗菜切菜,或添柴和面,这虽是很平淡的事情,可我感觉很幸福。 这时,午饭后就出去串门的表叔两口子,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他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六:无知下的罪衍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二十六篇连载。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2.18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