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九旬牧者回忆一生信仰 见证宝鸡教会的成长

1/1
  • 李凤台传道(供图:李恩义)

    李凤台传道(供图:李恩义)

编者按:陕西宝鸡市的李凤台传道在88岁写了信仰回忆录初稿,于91岁定稿。文中谈到了他就读教会小学、受洗归主、奉献作全职传道人等经历,并见证了宝鸡教会的发展过程。

以下是李凤台传道的见证:

恩典之路——我的见证

(一)神的带领

现在,先读两处圣经:

(创12:1-3)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弗4:11)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我名叫李凤台(乳名道士,因小时认一个和尚为干爸),籍贯:山西晋城人。八岁时一天夜里曾看见我已死去的一位爷爷(不是我亲的)向我哀求。我叫我母亲给她说这事,我母亲蹬了我一脚说:“睡吧”,过了不多几天,我母亲及两个弟弟因害伤寒病都死去啦。(我妹子当时不在家)因此我八岁时就离开老家农村来到晋城教会上学(因我父亲在教会看大门)。在十二岁时教会崔牧师叫我去他房子说给我念一处圣经,就是创世纪12章1-3节。过了不多天老牧师被主接去了。在教会上了六年小学,早晚有礼拜,这是神教我认识他的一个开端。晋城教会原来是一个英国牧师叫“司米德”(谐音)创立的,我没见过。我当时上学时是一个巴教士(英国人)教音乐,不用阿拉伯数字,直接用do re mi fa so la ti教的,以后又来了一个代大卫牧师,也是英国人。他的孩子也叫大卫,没有我大,他有一个小自行车,我们常在一块玩,因此我也学会了骑自行车。

1937年,日本侵略者侵占中国好多地方,晋城也被日军占领。日本人将代牧师一家都带走啦,再没有回来。我和父亲又回到农村,我就在农村学了缝纫,也就成了我一生为主工作的一门职业。以后晋城遭荒年,在1941年父亲挑着妹妹和行李,手里领着我,一路颠簸流离,经过河南周口,来到了陕西西安。父亲收破烂,我做帮手,有废铜烂铁及线圈电料,这对我以后当电工有了初步的基础。来到西安,看见花花世界,思想又有了转变,想着好好玩一玩,年老了再信主。谁知神的管教临到我,有一天中午睡觉起来,在城墙边小便,一头就栽到了护城河底下受了伤,辛亏被枣刺树挂了一下,还缝了几针。以后一看护城河底下都是石头,若是掉在上面早就没命了。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诗103:4)因此,从那时起就来到西安自立会敬拜神,并在1945年6月3日受了洗。从此才真正归向神,做了一个基督徒。

在西安有“遍传福音团”组织欢送三次去新疆传道的人。他们的口号是“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去”。特别是第二次欢送五个姊妹,我很受感动,想一个姊妹都能这样做,我为何不能呢?从此就做了一个“遍传福音团”的团员。并知道宝鸡有一个“西北圣经学院”,为此就离开西安,来到了宝鸡。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可16:15)从一个缝纫工人经过深造,成为一个传福音的人。

宝鸡,原名“陈仓”(即三国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宝鸡的名称可能是以虢国陈宝妇人庙与鸡峰山相对而成。宝鸡是一个新兴城市,主要原因是抗战时期,中原几省的人民不愿受日军的迫害,逃来宝鸡的。我来到宝鸡时,渭河正修大桥(新世纪大桥以前有桥)我走到姜城堡只有几家小商店,走到四公里才到了“西北圣经学院”。计一个大院两个小院。“西北圣经学院”的前身是“河南开封圣书学院”,由戴德生孙子戴永冕帮助成立的,原址在凤翔西街(现凤翔城关中学),后迁到宝鸡清姜的四公里。1945年戴永冕离开后,由马可牧师当院长三年。1948年马可牧师去了重庆。由王锡岐牧师任院长。直至1952年外国人都走啦,也没有外来经费啦,“西北圣经学院”也就停办啦。

(二)恩典之路

我来宝鸡是神的指引。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12:1)在一次异梦中,有一个声音对我说:“赶快去,有人等待同行”。当时宝鸡市的四公里就只有“西北圣经学院”,再往南走就是陈家村。感谢神,谁知到了几十年后的现在,还是叫“四公里”。我来到学院首先认识就是马可牧师。因他是学院院长(感谢神),又是“遍传福音团”团长。开学后不多天赶上了宝鸡第一次解放。外国人都走成都、重庆啦(四公里因为有个“西北圣经学院”有外国人)。学院的中国人和学生几十个人,雇了两个大马车拉着行李,男女同学都是随车步行,往凤县方向走。头一天晚上我们住在“东河桥”,第三天走到了“双石铺”。听说解放军走了,马可牧师就宣布放假,除了当年毕业的学生在双石铺上课,其他都各回各家了。在双石铺认识一个弟兄(现在想不起名字)他家是个大户(解放后定成分为富农)。在他家吃住,他的妻子叫路得。白天和他们家里人在地里劳动,他的家在“唐藏镇”。我因为是个缝纫工人,没有干过地里活,不习惯就提前回宝鸡啦。

(1)与王锡岐牧师同行

我从唐藏回来到四公里下车,看见“西北圣经学院”大门开着,牌子挂着。我走进去见到了新来的院长王锡岐牧师,说:“我是马可牧师当院长时的学生,叫李凤台”。他说:“很好,你就住下作学院的事务工作”。学院秋天如期开学了。

就在1949年7月14日宝鸡解放啦!我早上起来一看,对面山上(冯家塬)站着一个人(我想是解放军)。上午九点多钟,来了十几个国民党的兵找地方要做饭,我叫他们在一个小院内去吃,饭后他们向姜城堡去就叫解放军收了。过了不多几天,宝鸡萧江洪市长来到学院通知说,这三个院是国民党军官张帅钰的财产,政府要没收。我就到了凤翔教会办理搬家事项,经过不多天的努力就回到凤翔又开学了。

以后,我就离开学院先到蔡家坡,开缝纫铺,走上了保罗式传福音道路。又来到龙泉巷教会用教会房子开缝纫铺(礼拜天不开门),并做教会的服侍工作。

(2)与陈保兰同行

陈保兰是河南“开封圣书学院”的学生,与何恩证牧师(已故),周恩莹教师(现住兰州)很相好,1941年(时年20岁)随圣德中学来到宝鸡,先从事(音乐)教学工作,这个学校大约就在金台观下附近,是河南同乡会办的。她认识常香玉(也在宝鸡),一个唱戏受欢迎,一个唱教会诗歌出名,经常与宝鸡青年会交往,她认识了一位邮电局职工李孝侠(忠义)恋爱,1945年由王冬碧牧师主婚成立了第一次家庭,1946年生了一个女儿叫李非比,1948年,李孝侠患病去世了。1950年循理会差会叫她到十里铺循理会作工。因我们都是传教士,1948年我们就认识了。因他经常来学院找王锡岐院长,1953年他叫我替她看门,他要和女儿回河南老家看父母。她回来后叫我用教会一间房子做缝纫工作,就这样我从1953年来到十里铺,到现在已经六十多年啦。

解放后教会经过整改,实行了“三自”(自治,自养,自传)。传道人中我第一个参加了工作(宝鸡市工农服装厂),其他同工都是养羊,爱国会养牛,以后都参加了养奶业。1956年陈宝兰姊妹身体欠佳,不能放羊还得雇人放羊。圣经上说,耶和华是看顾孤儿寡妇的神。我是一个传福音的人,我虽然没结婚,也可以去帮助她。因此,向她要求和她同行。她同意啦,说:因你姓李我女儿也姓李,我总不能找一个别姓的人给我女儿改了姓。就这样我们在1956年由王锡岐牧师主婚,我们结了婚。感谢神!祂看顾我们,到1960年生了恩湧、恩溢、亚莉,带非比是两男两女,邻居都说这守了几年寡的陈保兰真幸福,虽在死荫的幽谷中,也没遭害。因我在文化大革命中受了逼迫,经过漫长的十五年,1983年给我平了反,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作了结论。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23:4)

陈保兰姊妹在五几年就认为活不长的人,一直到2001年元月17日才息了自己的劳苦,享年快80岁。真是感谢神的大恩典。哈利路亚!阿门!

(三)教会复兴

我来宝鸡时,有内地会与循理会合办的“西北圣经学院”,还有王司提反办的“修道院”。宝鸡有这样两处学院,因此发展还是不错的。宝鸡有“中华基督教会”、“内地会”、“循理会”、“圣公会”、“信义会”、“安息日会”、“真耶稣教会”、“聚会处”、“耶稣家庭”一共13个堂点。信义会只有一处,是用的内地会地方。中华基督教会有龙泉巷,福临堡,十里铺。循理会有神武路,十里铺,虢镇,武功(现在的杨凌)三桥,西安。安息日会有五亩地。真耶稣教会一直在胜利路堂聚会,内地会主要都在县区。圣公会只有一个小院几间房子。1958年开始,宝鸡基督教会实行联合礼拜。看那,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诗133:1)

经吕大娘介绍,把一直跟着奶奶生活的孩子徐晓鸿送到金陵神学院学习(现在是全国基督教两会秘书长)。

宝鸡教会从五几年到八三年间,也经历过死荫的幽谷。如王司提反、王冬碧,还有我,都受了很大的逼迫。感谢神的看顾、保守和带领!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91:1)

1983年后,宝鸡教会第一次按立了杨腓力、醋义生两位牧师,以后按立王炳会、毛克理为牧师,又按立金峰、王琼、李玉兰为牧师。1996年,活泉堂献堂,教堂所在地以后成为宝鸡市的高新开发区。

普天下当向耶和华欢呼。(诗100:1)在神的带领下,宝鸡教会走向复兴,胜利路堂、活泉堂、十里铺堂、岐山堂、曙光堂等纷纷建立起来。

宝鸡是神所赐福的一个地方,从这里走出了赵麦加、何恩证、黄清志、霍超然等宣教士,愿神大大赐福这块土地!

荣耀归给神!

(李凤台于2012年7月写了初稿,2015年10月定稿。李凤台传道于2016年7月17日安息主怀,享年92岁。)

相关新闻

陕西汉中市基督教会同工到访宝鸡岐山基督教会

​陕西省汉中市基督教会一行22人于6月29日到宝鸡市岐山县基督教会访问交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6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