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杀死乔任梁的人真的是他自己吗?

1/1
  • (图:乔任梁微博)

    (图:乔任梁微博)

演员乔任梁的经纪公司对外宣布:乔任梁追思会定于9月22日(即今日)上午9时在上海龙华殡仪馆举行,到场的人将有乔任梁的亲友与部分粉丝,无法到场的人则安排统一定制花圈,当日送上以表哀思。Kimi(乔任梁的英文名字)喜欢粉红色,追思会也将为他插上粉红色鲜花组成的翅膀,希望可以送他去最向往的粉红天堂。

今天距Kimi离开已经六天了,还记得当天晚上在微博上看到相关消息,那时还只是推测,粉丝们在评论里不断说着,“你发条微博好吗?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假的,你还活着。”之后,乔任梁的经纪公司发表了独家声明,说:“乔任梁于2016年9月16日晚与世长辞……过去的几年,他一直受失眠困扰,去年在繁重的工作中,遇上外界种种对他不实的报道和重伤的话语后,他患上抑郁症。”

所以的猜疑被证实了,Kimi真的离开了,不想去相信也必须相信。很多事情我们都知道,我们关注着Kimi的微博,他那么的不会隐藏,将自己的状态与感受都抛在了微博上,一年中多少个失眠夜靠着安眠药入睡,不停地访医问药,努力地积极生活。明明病情看起来好转了不少,怎么还是如此决绝地离开?

(一)抑郁症不是矫情,它的确是一种病

I had a black dog, his name was depression. 前几天看了一个关于抑郁症的短片,主人公独自一人生活着,身边有一只大黑狗如影随形,它名叫抑郁。短片中主人公陈述说:

“每当这条黑狗出现时,我就感到空虚,生活似乎也慢了下来。它总会不分时间、场合的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黑狗让我看起来感觉像是一个老人。当整个世界好像都在享受生活,我却只能与黑狗相伴。那些曾带给我快乐的事情,忽然消失了。它喜欢让我失去食欲,它蚕食掉我的记忆力和集中精力的能力。拖着这条黑狗,无论去哪里或者做什么,都需要超人的力量。在社交场合,它总会找出我的自信,将其赶走。我最害怕的是被人知道,我担心别人会议论我。由于黑狗带来的羞愧和耻辱,我总是担心被人知道。所以我投入很多精力把它藏起来。掩藏情绪的生活让人精疲力竭!黑狗让我消极的思考和言谈。它让我烦躁不安,难于相处。它夺走了我的爱,埋藏了我的温情。它最爱在半夜把我唤醒,心中只有那些一直重复的消极念头。它还喜欢提醒我将会面对多么心力交瘁的一天。生活中有一条黑狗,不仅仅是感到一点低落、悲伤或者忧郁。最糟糕的时候,所有的感觉都会失去。我一天天的变老,黑狗一天天的长大,它开始不离我的左右。我用尽了一切办法,想把它赶走。但获胜的往往是它。和重新站起来相比,躺倒变得更容易。所以我成了给自己开药的专家,但从未真的有效过。最后,我感到自己和整个世界所有人失去了联系。黑狗终于成功绑架了我的生活。”

当生活不再有丝毫快乐,便开始质疑生活的意义。对啊,抑郁症就是这样在慢慢侵蚀人的精神,让人对世界失去希望,绝望得想去死。我们只是通过微博看到Kimi逐渐转好,一切不过是表象,如何能看到他的内心的痛苦呢?

我曾以为抑郁症离我很远,直到前几天我最好的朋友告诉我说,她去看了心理医生,未来四年,都要去接受咨询和治疗。是啊,我连我最好的朋友陷入抑郁了都看不出来,我真是个失败的朋友。但是,我相信神可以,他是全知全能的,他可以看透人心所想,他一定可以医治人受伤的灵魂。我的朋友,她是一位基督徒,我更加难过,神啊,她追随了你为什么还会这样,你究竟用怎样的方式能让人得医治呢?求你要她好起来好不好?我所能做的,只有陪伴和等待,陪伴她让她可以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温暖,等待神在她身上施行医治大能。

这些天因为Kimi的事情,也让我对抑郁症有了更深的了解,我自己也时常不开心,现在写这篇文章也让我的心情开始低落。有时候我也会想,我是不是抑郁了?现在可以确定,我没有,我只是情感易受影响而为别人感到难过,没有一个抑郁了的人还能积极地在写文章。朋友圈这几天也出现了很多标榜自己抑郁的人,对不起,没见过哪个得了抑郁症的人还会如此勤快地发朋友圈晒自拍熬鸡汤。抑郁症不是矫情,而是一种真正绝望的病。

(二)揭开自杀原因的表面,却道是人言可畏

抑郁的催化剂——流言蜚语。人多想不开才会自杀?人经历了什么才会这么想不开?人为什么会经历这些?

如果将原因这样倒推下去的话,乔任梁哪里都没有做错,却要承受某些人锲而不舍的攻击,子虚乌有的造谣,极尽所能的挑衅。曾经乔任梁、李易峰、井柏然、付辛博,共称为“倾城四少“,当其余三人都名声鹊起,出演同样电视剧的自己却依旧不冷不热,是人内心就会有些小失落,而乔任梁仍旧努力地在拍戏唱歌做节目。即使后来已经被抑郁笼罩,还安慰别人,也是鼓励自己说,“你要坚信正能量、负能量是没有办法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体内,如果你有负能量,别憋、别忍、别压抑、让他出来,有可能他出来say完hello就走了,不会缠你太久,之后你就能专心地和你的正能量约会。”自己明明不开心了,还努力做出坚强的样子。

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恶语相向,生怕别人过的好?Kimi曾发微博:“不吃饭不睡觉不离组地陪你们干,竟然说我嗑药,好啊,…..,贱命一条,陪你们玩,记得住我生日快乐。”话语间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无奈。Kimi在转好的时候,可就是有这么一群人要撬开他结痂的伤口。人常说蝎子、蜘蛛和蛇是有毒液的,但是人言有时候比这些有毒动物更毒,更何况中了这些毒人还能迅速找到解药血清,可是人言的毒是慢性毒药。这样的结果,只道是人言可畏。

2012年8月2日,Kimi开玩笑说:“不要等我香消玉殒才想着为我借尸还魂。”现在的结局,还真应了这句玩笑。

(三)无尽的道德绑架

乔任梁就是被你的流言蜚语逼死的,你还想道德绑架逼死下一位吗?这句话送给所有网络喷子和键盘侠。事情是这样的,与乔任梁相识7年的陈乔恩,听闻乔任梁去世的消息后,没有像别的明星一样发微博表示哀悼,而被网友炮轰“冷漠”等。乔任梁是陈乔恩来内地发展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实际上,陈乔恩从早上醒来得知噩耗,就没说过一句话,一直哭到连妆都上不了。经纪人更是在微博写下“心疼”二字。

原本就痛苦到不能自已的陈乔恩,如果再看见喷子们这样的恶意揣测,造谣中伤,真的就是“二次伤害”。亲密的朋友就这样与世长绝,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暖,音容笑貌也可能随时间消失,陈乔恩能不上难过吗?身边的人怎么劝,都会显得那么无力。乔任梁若还在,想必他不会愿意看见陈乔恩如此的痛苦,毕竟陈乔恩当下遭受的都是他以前历经过的苦难。

世界上自以为高尚的人太多,不过是自己披着道德的外袍到处招摇,企图拿这虚伪的道德标准约束别人。就像第一点中所说的,没有人难过到爆炸还有心情刷微博发票圈的。作为旁观者的我们,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头脑清醒,对于不明白、不了解的事情,不做评论,永远不让自己的语言成为攻击一个无辜的人的武器。毕竟有很多事,我们无权发言,请不要自以为是地去伤害别人。

(四)利用与欺骗

在乔任梁离开的这短短六天里,微博上迅速出现了谎称是乔任梁Kimi父母的人,之后经证实,均为虚假账户。他们用父母的身份和为Kimi举办追思会的名义,欺骗一些粉丝向其账户汇款,预订追思会的座位。还有一些不明人士,冒充工作人员的身份,在网上发布花圈购买链接,借机赚取利润。

不知道这些骗子是怎样的想法,为了自己的利益来利用人们对Kimi的悼念之情,这样的钱赚的不心虚吗?尤其是假装成其父母直接行骗的人,如此理所当然地将亲情用作谋不义之财的工具,是不曾体会过丧子之痛而无法理解白发人的心?或许是可怜地不曾拥有过亲情?不管怎样,丧失了基本的人性,亏缺了人心底应有的尊重与悲悯。

对此,只想读两节经文。【利未记 19:11 】你们不可偷盗,不可欺骗,也不可彼此说谎。【箴言 16:6】因怜悯诚实,罪孽得赎;敬畏耶和华的,远离恶事。人们对神失去了敬畏,便开始敢堂而皇之地做伤害别人败坏自己的事情。逝者如斯,生者已矣。不要再作,尊重离去的人和伤痛的人。

他的归宿到底是怎样呢?不想再想下去,我怕结局太残忍。祝福爱他的人的小小愿望成真:“愿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被温柔对待,愿人言不再可畏,愿新的世界里有光。”嗯,我也希望有一天,这个世界中的每个人都能被温柔相待,愿人言不再可畏。

(本文作者系一名90后在校大学生,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相关新闻

90后谈年轻人不愿意去教会的原因

在大多非信徒眼中,有信仰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谁的青春不迷茫?大学生时代的我们,精神世界其实是空虚的,我们想要有一种信仰来支撑起那个世界。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69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