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读神学时患重病 神给安慰“主要用我”——西宁贺增海牧师见证(上)

1/2
  • 在燕京神学院读神学时的贺增海(最后一排左二,作者供图)

    在燕京神学院读神学时的贺增海(最后一排左二,作者供图)

  • 贺增海在燕京神学院礼拜堂的合影,大概1992年(贺增海在最右边门前)

    贺增海在燕京神学院礼拜堂的合影,大概1992年(贺增海在最右边门前)

我叫贺增海,1967年出生在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由于父亲远在青海工作,自小和母亲相依为命。由于复杂的家庭关系和特殊的生活环境,造成我居无定所。直到1976年有了弟弟,母亲为了缓解生活上的压力,将我一人留在外婆家,自己带着弟弟去青海和父亲在一起生活,我名副其实的成了当年的“留守儿童”。

初中毕业,我于1983年8月一人前往青海和父母弟弟团聚,在父母的建议下在青海大通矿务局中学就读高中,在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感到身体状况相当的不好,一节课不到后背就疼,眼睛也近视了,高考前住进了医院。

在生活道路极度失意的时候,1989年8月的一个礼拜天,我独自一人去了基督教聚会点,第一次参加聚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唱的那首赞美诗叫《主若今日接我灵魂》,当时我一边跟着唱一边哭,那时我已经感到,我再也离不开教会了。

这次聚会的第二天,我去大通矿务局元树儿小学参加应聘考试,结果以第一名的成绩当了一名小学老师,虽然我是刚刚开始教学,但是感谢主,我们班的成绩却远远高于老教师所带的班级。但是好景不长,一个学期即将结束的时候,校长召开了一次会议直接指责我作为一名共青团员为什么要信基督教?于是我的教学生涯就此结束。

1990年,大通教会终于批准成立,并在当地牦牛山上买了一院房屋,我成了教会的第一个值班人员。1991年受洗,紧接着考入燕京神学院深造。然而又是好景不长,不到一学期,我从精神到身体状况越来越不乐观,尤其是痔疮很重,每次大便出血很多,一直到引起脱肛,身体极度虚弱,到北京协和医院去治疗,结果医生说不能手术,因为身体太虚弱承受不起,因此有一段时间生活上几乎不能自理,当时很多老师同学帮我寻医问药,其中首钢医院的钟友彬大夫和北京军区的武国成大夫对我帮助很大。当时我问这两位大夫为什么这样关心我,给我看病开小灶而且不要钱?他们说:“因为你是基督徒,基督徒都是好人,因为你们刘老师(刘秀瑾)是基督徒,你们刘老师是个好人。”但是他们对我的身体状况感到非常没有把握。

有些人虽然也在帮我,但是他们同时也认为我这样下去不过是教会的一个负担。感谢主,我的心里并没有失望。在一次学校的晚祷会上我讲的主题是《主要用我》,没想到被院刊的主编老师改了标题发表了,并且在前面加了圣经诗篇103篇的前4节经文:“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这几句话让我好感动。我相信神一定会用我,我一定会好起来。他不但要用我,而且要重用我。正因如此,他要造就我。

时间很快,转眼就要回家实习了,可是院长和班主任在不同的场合却对我们说了同样的一句话:“你们回去就准备哭一鼻子吧!”结果这句话首先在我的身上应验了,由于身体原因我实习不久就被迫离开了大通教会。

离开教会后,我带了父母给的500元于1994年的正月十五随同舅舅回到老家西安看病,当时痔疮重到每走不到5米大肠就会出来像小孩拳头那么大。我来到西安韩森寨痔漏医院去治疗,不用动手术,但是大肠出来不让进去,然后在病灶上涂上药,每天换一次,直到把病的地方烧死脱落,所以医院要求我住院治疗。可是我身上只有500元,根本不可能,所以我只有暂时住在姨姨家,距离医院大约有20多里路程。当时恰逢修路,公交车很少,只有坐农村的那种农用三轮车,可谓吃尽了苦头。那时,我经常在外面一瘸一拐的帮着姨姨去放羊,面对着冬季那荒凉的庄稼地,我也常常向神发问:“神啊!为什么会这样?”然而,我心里很清楚,神要用我,所以他要造就我。几个月后我终于病愈,重回青海开始以卖皮鞋维持生活,第二年结婚成家。

这时有人建议我重回燕京完成学业,于是我带着500元一个人跑到北京,得到几位院长的接待和支持,于是我回家把所有的皮鞋全部堆在家里,于1996年3月重回燕京神学院。常务副院长李苍森牧师特别的鼓励和支持我,我顺利的完成了学业。

在毕业典礼上,当时的院长对我们说:“你们毕业以后在教会不要和别人争讲台,如果教会不给你们安排讲道,你们就去打扫厕所,这样的工作没有人和你们去争。”

可是我当时只能想:我要去的教会在哪里呢?

(本文作者系青海省西宁市基督教东川堂牧师,原文标题为《我个人的信仰经历》,作者神学毕业后的服侍经历后续刊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56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