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妓女进了神的国(一)

编者按:这是一个曾为妓女的姊妹为主做的见证,她如今得蒙进入神的国,在被拯救后还参与了教会事奉,尽管她还在乎别人的眼光,但她也愿意不断为主传扬福音。以下为她的见证全文:

1、我成长的家

在一个小县城里,80后的我成长在一个来自三个不同家庭的人组成的5口之家,虽然如此我并没有受到不好的对待,相反家人都很和睦,然而因着性格原因,或许中国人的感情表达确实比较内敛,彼此交流就不太敞开。一家五口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却也过得去,很普通很平凡。

父亲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母亲是在我2岁多再婚嫁给父亲来到这个家里,并且她为了照顾还小的我辞了工作成为全职家庭主妇,两个哥哥是父亲与前妻的孩子,虽然都没有读大学但也算安排到当地一个好的岗位了。而最小的我,是在刚出生几天便被送到这个家庭里的。我在读小学的6年里还算顺利的度过。我们全家都是无神论,什么都不信。就像父亲说的只信自己,所以他为了这个家很努力。

2、叛逆少女

上学早的我到了1998年9月就进入初中,没过多久爸爸为了家里五口人的生活,暂停了单位工作,和妈妈一起做起生意,日夜劳碌,早出晚归,为我提前做好饭便出门了,没有太多的时间陪我,以至经常留我一个人在家里,那时哥哥们也都不在家,大哥成家已经搬出去了,二哥去了外地。

而正在读初中的我,父母也经常会用奖励来鼓励我更好的学习读书,可是到了初二后半学期我渐渐开始厌学,开始和班里的问题少年瞎混、逃学,在学校里有不同男孩告白追求我,使我在这时候开始注意到了男女感情,后来心思完全没有在学习上,经历了早恋、又失恋,妈妈在偶然一次偷看了我房间抽屉里的日记后,嘲笑我被男孩甩,我的心灵极其受到伤害,虽然我知道她不是故意,只是关心我用错了方式。

到了我上初三,或许因为我不听管教,经常让他们失望,父亲便告诉了我是从小被抱养的,我有我的亲生父母,就把我转学送到了在镇里亲生父亲所教书的学校。被送到这里后,我的逆反心理严重了,认为他们管不好我也不该将我送走,有种被放弃的感觉。在生父所在的学校,我不但没有好好读书,也是经常逃学,在学校谁惹着我了,便叫社会混混替我出头,我还给自己纹了身。

生父渐渐发现自己也管教不好我,又把我送回县城父亲家里,我转学到了县城的另一所中学。在校期间,我的生父突然一次到学校找我,我不懂他为什么要来找我,不是管教不了又把我送走了吗?我在学校没有理睬他,他在我眼里就是个陌生人而已。而那天我放学回家后,见到我的生父坐在我们家中。我不知道父亲和他有讨论什么,但这场景让我厌恶,他们或许在商议谁来带我。我讨厌他们,我的自怜以及内心的反叛使我更不愿读书,继续逃学和社会混混瞎混,变本加厉的叛逆。我的性格在这几次转学期间产生了极大的变化,渐渐被扭曲且开始极端化,他们说的一切话我都不听,并且反其道行之。结果最终没有参加中考,暂时辍学了。

辍学后在家游荡了一个暑假,父母出钱把我送进了一所私立高中(如今我明白我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他们是真心爱我为我好。只是青春期的叛逆使我当初根本无法意识到)。我原以为这次可以好好读书,甚至可能会考大学,可之前的狐朋狗友依然联系我,使我没能坚持做一个好学生,又逃学瞎混,这好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后来被学校劝退学。彻底伤了父母的心。

只读了一个学期的我,在2004年彻底辍学了。在我辍学那一天,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到学校接我,在回家路上的车里他在朋友面前否认了我这个妹妹,说是亲戚家的孩子。是啊,多么丢人的事,谁也不愿承认,我被嫌弃了。

而我被接回家后,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怀孕了,母亲发现我的肚子大了便带我去堕了胎。约了我亲生父母,双方坐在一起谈论我的问题,都说管教不了我,互相推让,看谁能管得住我。我被他们嫌弃了。最后决定将我送到亲生父母家里休养身体,因为在县城的家会经常来客人,被人发现会丢脸。过了半个月我身体恢复好了,生父便将我送回了县城。虽然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但是这一切以及他们对我的态度已经让我的心灵千创百孔。

自怜的我成了一名辍学青少年,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学会了抽烟。和父母除了日常谈话,几乎不怎么交流,我的心被封闭起来,没人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明白我不是一个好女孩,没人会喜欢这样一个不知羞耻,逃学瞎混,又早恋又被人甩又堕胎的女孩。

我是一个不听管教的坏女孩,不过我渴望被爱,渴望得到关怀和正确的引导。  

3、逃离“命运的安排”

父母为了我以后的日子,也担心怕我终日游手好闲不上学,会被左邻右舍说三道四,便安排了一次相亲好让我嫁人。茫然不知所措的我跟着去,对方的条件还算不错,我试着让自己接受眼前的这一切和这个人,接受命运的安排,后来就被他们定下这门亲事。

可这事定下没过多久,我不愿再见对方。我开始思想我的人生,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吗?和这个我不爱的人结婚、生子、等老等死?这就是我的命运?我不甘心,我的人生到底该如何走下去?我要自己决定,外面的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一看。后来我让父母回绝对方,取消了这门亲事,当初的订婚礼金礼品也让父母退还给了对方。在这件事上我一直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从不强迫我,而是让我自己做决定,这是给我的自由。

2004年夏季,18岁的我亲自跑了好几趟公安局办好了自己的身份证,带了些钱,告别父母,离开了那伴随我了18年的的小县城,独自去了另一个城市。逃离了‘命运的安排’……

我想要自己决定我的人生。虽然我不知道何去何从,未来会如何……


(本文作者是云南会泽教会的一名信徒。)


见证:妓女进了神的国(二)
见证:妓女进了神的国(三)
见证:妓女进了神的国(四)
见证:妓女进了神的国(五)

相关新闻

读神学时患重病 神给安慰“主要用我”——西宁贺增海牧师见证(上)

在生活道路极度失意的时候,1989年8月的一个礼拜天,我独自一人去了基督教聚会点第一次参加聚会,当时唱的那首灵歌我记得很清楚叫《主若今日接我灵魂》,当时我一边跟着唱一边哭,那时我已经感到我再也离不开教会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4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