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四:撒旦的离间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四:撒旦的离间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没有真理作为标杆,凡事以自我的感受为基准:选择爱,或选择恨;选择亲近,或选择远离……在随心所欲的选择下任意而为,稀里糊涂的伤了别人,却不知自己也已受损,以至于在不知不觉间,随从了撒旦的恶行,将彼此的世界卷入了黑暗痛苦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这个春天太过美好,因着一场生死之难,我看到了奶奶慈爱的一面,这让我感到温馨快乐,使我玩耍时的心情,也更加的舒畅了。

早饭过后,我向往常一样跑出了家门。呼吸着春天特有的馨香之气,在杨柳依依遍地黄花的田野间,我们三个孩童奔跑着欢笑着。

在一棵柳树下我们停了下来,我望着树梢上的树洞说:“我去树上掏鸟,你们俩在下面接着好吗?”他们俩表示赞同。于是我爬上了树梢,第一下我掏出了一团毛茸茸的草,扔给了他们检查里面有没有鸟蛋,当我小心翼翼的抽出第二团草时,一张很新的五元钱赫然夹在其中,我惊喜的呼喊着:“哇我掏到五块钱!”并即刻从树上溜了下来,把钱对着他俩晃了一下说:“不玩啦,我要回家了!”他们俩惊得无语,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我顾不得等他们开口说什么,便转身飞奔向家跑去。

那个时候一分钱可以买两块糖,二分钱可以买上一盒火柴……五块钱可以做很多事情,我怎会不惊喜呢?这钱要是给妈妈,她该多高兴啊?她一定会表扬我的!一句来自父母的表扬,对许多孩子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我还没有得到过,每当看到父母夸奖哥哥弟弟时,都令我很羡慕,那代表着父母的认可,代表着被父母的喜爱,怎会不令我渴望呢?

然而,惊喜的背后往往藏匿着悲伤。如果要我形容世人都能看得见的魔鬼,那么非金钱莫属,它足以试炼人心,更是撒旦绊倒人和制造矛盾最好的武器。

“妈,妈,你看五块钱!”我把钱举到妈妈眼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并且满怀期待的等待妈妈的夸奖。妈妈先是一愣,随后盯着我严肃的说:“这钱是哪来的?”我很得意的说道:“妈,我是从树上的鸟窝里掏出来的。”

“这怎么可能呢?你是不是在跟我说瞎话呢?我告诉你,可不许拿别人的钱,你跟我说实话,这钱到底哪来的?”

“妈,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去问东子他俩,他们俩亲眼看见我从鸟窝里掏出来的。” 妈妈没有表扬我,而是略有所思的说:“哦,那可能是鸟儿絮窝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叼来的,那你把这钱给我吧,等赶集的时候我给你买件新衣服。”

我曾问妈妈:为什么只有我穿哥哥姐姐的旧衣服?妈妈解释道:你姐姐的衣服不能穿了,不可能给你哥哥穿,因为你哥哥是个男孩子;你哥哥姐姐的衣服都可以改小了给你穿,因为你还小,穿什么样的衣服都没关系;等你穿完的衣服,就已经烂的差不多了不能再改了。就这样,无论是姐姐哥哥还是弟弟,都有过买的或做的新衣服,唯独我还从未穿过新衣服,就连春节也是一样,对此我早已习惯了。

此时,听到妈妈承诺给我买新衣服,我很意外不由得惊喜的欢呼起来:“喔!妈妈你太好了!”并且试图去拥抱妈妈,却被妈妈推开了,妈妈说:“你规矩点,女孩子家家的,别这么大呼小叫的,要稳稳当当的……”面对妈妈的严肃脸,我还是自我陶醉在幸福中开心的笑着,对我来说,妈妈承若的新衣服里,已经包括了对我的表扬。

从这天起,我遵从妈妈的话,不再天天出去玩,乖乖的在家里陪在妈妈身边,我也不在厌烦她的教训,对于妈妈所吩咐的一切,我都高高兴兴的去做,既然妈妈如此的爱我,我就得用顺从来回报她,因为妈妈常说:顺者为孝。

妈妈说去赶集的时候,我就提醒妈妈不要忘记给我买新衣服,可是妈妈从集市上回来后,还是说:“我忘了,下次的吧。”然后我就信以为真的等待下一个集市的到来。然而,随着妈妈口中的“下一次……”一个集市又一个集市过去了,从春天到了夏天,我也因失望而不再提及此事,但我还是相信妈妈,总有一天会兑现承诺的。

这一天,妈妈从集市上回来后,我惊喜的看到了妈妈从篮子拿出了衣服,先是将一套背心短裤,递给了哥哥,又拿出了一套递给了弟弟。并且说着:“你们穿上试试,要是不合适下个大集,我再拿去换。”   我眼巴巴的等待着,可是篮子里已经空了,我着急的道:“妈,我的呢?”

妈妈抬头撇了我一眼,仿佛才发现她的身边还有个我,愣了一下说道:“什么你的?没有你的。”我质疑道:“为什么没有我的?”

“因为没钱了。”妈妈的回答令我感到生气,我不甘地问道:“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我给你的五块钱呢?”

“你什么时候给过我五块钱了?你哪来的钱?你是会赚钱,还是会下钱啊?”天呐,妈妈竟然这样说!难道妈妈真忘记了一切吗?

“妈,你忘了吗?就是我从鸟窝里掏出来的那五块钱……”还未等我说完,妈妈便说:“鸟窝里还能掏出来钱?你们谁信啊?”哥哥弟弟马上附和着说:“不信,鬼才信呢……。”

我懊恼的说:“东子他俩可以给我证明,不信可以找他来当面问清楚!”妈妈马上提高了嗓门:“你还说!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谁让你跟男孩子去玩的?谁让你去爬树的?我说你那扣子怎么总掉呢,我没打你就是好的了,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妈妈的话,就像机关枪里扫射出来的子弹,密集而又猛烈,使我心痛的同时又无言以对!我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敢相信妈妈竟然会这么对我!

我伤心的哭了,哥哥弟弟面对我的眼泪,穿着他们的新衣,对我手舞足蹈的显摆着,并以他们得意的笑容嘲弄着我的伤悲,我不在乎他们怎样,比起妈妈的欺骗,他们的幸灾乐祸又算得上什么呢?

原来妈妈总是说“下一次”是在等待我忘记,并且让我在她的谎言中欣喜地期待了那么久,最终又这么无理的对我,你教导我不可以撒谎骗人?可是你为什么骗我……。

在痛楚的泪水与难解的困扰中,无数个为什么在我脑海缠绕着,因为这件事,使我想起了以往,每年妈妈都给哥哥弟弟过生日,却从未给我过过生日,她也是说:今年忘记了,明年吧……。原来妈妈不是第一次骗我,心底涌现的声音告诉我,自己一直以来最爱的妈妈并不爱我,并且无视我的一切……不!我不相信妈妈不爱我,我一定会证明的!

由此,我开始在乎起了以前并不在意的事情,刻意关注妈妈是如何对待哥哥弟弟,又是如何待我,只要发现“不公”便即刻向妈妈提出质疑。比如:妈妈,为什么家里只有哥哥弟弟有百岁照、周岁照,我和姐姐却一张照片也没有?当妈妈的解释令我难以信服时,我便会气愤道:妈,你在撒谎,就是你偏心爱他们不爱我!

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叛逆,妈妈对我也越来越没耐心,经常指责我:你哪那么多为什么啊?是不是皮子痒痒了想挨揍了?你个小死闺妮,你就混吧!你个大逆不道的……妈妈可以任意打骂教训我,而我除了常常独自坐在院墙外哭泣,便是一个人落寞的在村子游荡。

因为五块钱,导致我们母女的矛盾不断升级,也给彼此带来了深深的痛苦;因为五块钱,我暴露了不属于淑女的行为,因此我也失去了昔日伙伴和那无拘无束的快乐。

撒旦借着物质和谎言,成功的离间了我们母女,以至于陷入长久的敌对,并且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撒旦知道我所在乎的是什么,而我却还不知道撒旦的存在。

歌罗西书:3:21: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以弗所书:6:4: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只要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他们。

借此,我想呼吁每一个成年人,孩子是用来呵护和爱的,不管是自己的儿女,还是别人的孩子,都是一样的,请善待身边的每一个孩子,至少不要去伤害他们。每一个报复社会的人背后,都曾有着来自他人深深的伤害,伤人者必伤己。将恶事做在一个小孩子的身上,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孩子的心灵是最容易受伤的,并且也是最难愈合的。我之所以如此详细的讲述我的经历,就是想给世人一些警醒,人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相应的“果”。即使撒旦再厉害,若没属罪的把柄落在撒旦手中,它也无机可乘。谎言,既是属撒旦的,人类的原罪,就是由撒旦的谎言开始的,并且是借助物质开始了它的欺骗。

我越是想证明妈妈爱我的证据,就越是得到相反的答案,越是想妈妈亲近我,妈妈就离我越远,这使我越来越不开心,越来越孤独伤感。恰恰是妈妈所恨的奶奶成了我唯一的慰藉,奶奶从来没有用厌恶的眼神看过我,也从未打骂过我,并且有时还会对我微笑,我觉得奶奶比妈妈爱我。可是,很快奶奶病了,从秋天到冬天,一直躺在炕上“哼哼嗨嗨”的。

春节前夕我也病倒了,一家人忙进忙出,准备过年的一切事物,但一切仿佛都与我毫无关系,我只是躺在奶奶旁边时睡时醒,昏昏沉沉。

年三十,从一早开始,房间里便充斥着缭绕的烟雾,呛的我呼吸困难不断咳嗽,我挣扎着起身查看时,只见堂屋的八仙桌上,整子(十支)的香正徐徐冒着浓重烟雾,并摆放着隆重的难得一见贡品,看到这里,我只好无奈的躺回被窝里,继续忍受着我无法改变的一切。

妈妈见状说道:“你再忍一会,一会把帘子放下来就不会这么呛了。”妈妈的语气很温柔,或许只有在我生病的时候,妈妈才会对我好一点,我虽然很难受一句话也没说,但我却因着妈妈的柔声细语感到安慰。

年夜饭,妈妈逼着我吃了一个饺子,然后我就再也没吃什么。大家都很愉快,迎来送往的拜年人不断,唯独我是寂寥昏沉的一直躺在炕上,一切的快乐与喧闹都与我毫无关系。就这样,我迎来了自己的七岁。

春节过后,爸爸外出赚钱去了,对于我来说爸爸在家不在家没有太大区别,他在家我也不敢接近,不在家我便少一些担惊受怕。

从生病开始,一种莫名的阴郁就笼罩着我,直到我的病好了,那种阴郁还未散去,我不想说话,对什么也没兴趣,就像下雪前的天空那样阴阴沉沉的,挥之不去。直到那风沙肆虐的早春来临,我经历了奶奶过世的全部过程。

清晨的阳光因风中弥漫的黄沙显得暗淡无光,就像我阴郁的心情般,缺乏充足的光照。我安静的站在奶奶的房间里,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奶奶躺在炕上,妈妈小心翼翼的给奶奶喂饭喂水,可是无论是吃的还是喝的,很快就又从奶奶的口中呕吐了出来,妈妈利落的清理完奶奶的呕吐物,又忙着给奶奶用毛巾擦嘴,这时奶奶缓缓抬起手握住了妈妈的手说:“闺妮妈妈,我对不起你!”说着,眼角淌下了两颗混浊的眼泪。妈妈先是一愣,接着哽咽道:“妈,您说这干嘛呀?过去的就过去了。”奶奶接着艰难的说道:“闺妮妈妈,你听我说,我知道,我不行了,现在不说,以后就没机会了,我知道我以前不该那样对你,我是鬼迷心窍了,我现在知道我错了,你别恨我。还有我枕头里有两块钱,等我走了,你把这钱给雪儿。”

妈妈一边掩面而泣,一边说道:“妈,您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好好养病吧,那钱等雪儿放学回来,您自己给她吧。”

“我知道,我等不到雪儿回来了,也等不到我儿子回来了,我真想再看我儿子一眼……”

奶奶临终前,将自己仅有的两块钱留给了姐姐,用此诠释了她对我姐姐爱。

我的三个姑姑陆续地赶来了,奶奶已经不再说话,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着。她们给奶奶换上了黑色的短袄和长裙,然后不时的去探试奶奶的鼻息,并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或许姑姑们觉得总去探鼻息太麻烦,随即将一张轻薄的黄纸盖在奶奶的脸上,不时的看一眼微微浮动的黄纸说:“还有气呢,再等等吧。”

我好想大声喊“不要这样对奶奶!”,可是我不敢,我怕在场的每一个人,我知道如果我那样做,她们立马会把我赶出去的,因此我只能躲在一旁默默的伤心流泪。我想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等待奶奶咽气,她们不都是奶奶的女儿吗?平时奶奶不是很爱她们吗?

终于,奶奶脸上的黄纸不再浮动了,她们一边说着“行了”,一边掀开奶奶脸上的黄纸,那一刹间,我看见奶奶的眼睛圆睁着,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斜上方,我的心一下碎了!

“奶奶!奶奶……”我忍不住的哭出了声,并向奶奶跟前走去,我想去抱住她,我想给她我的爱,想使她那充斥悲凉与孤独的眼睛可以看着我笑一笑,我想用自己行动告诉奶奶不要这么难过,即使所有人都不爱你还有我爱你!可是二姑一把扯住了我,把我推到一边说:“别再这捣乱,给你五毛钱去带着你弟弟出去玩吧。”

面对大人们的吩咐,我除了服从还能怎样呢?于是我握着二姑塞在我手里的钱,拉起弟弟的手,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家门。

我的哭声与呼啸的风声夹杂在一起哀嚎着,许久以来的阴郁心情,全部化作了奔涌的泪水,和着脸上的沙尘,尽情的流淌着。

(未完……)

(本文作者系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神的预示与拯救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四:撒旦的离间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75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