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专访】一个挣扎于“渴望事奉”与“困于生计”之间的85后传道人家庭

本文采访的是一位在江苏一教会事奉的85后传道人刘姊妹,她讲述了她的信仰经历及在家庭中和服侍上面临的各样的挣扎。信主前她对生活失去盼望,认识神之后生命来到翻转,并渴望成为一名传道人,给更多人分享福音,最后她如愿进入教会参与事奉,并结识了在异地同为传道人的丈夫,后二人一同在刘姊妹服侍的教会事奉,直到他们孩子的生出。

刘姊妹说她没有想到当前生活的艰难,除了要独自带两个孩子,还在照顾患癫痫病的丈夫,不仅困于生计,更让她不能承受的是来自教会的人在言语上带来的伤害。尽管如此,有艰难,有压力,有心痛,有失望,但她没有失去对神的信心,她说神要使用的人会经历风雨,她不能因此放弃事奉,尽管教会状况有时让她感到心寒,她说自己也需要经历一些事。

在信主之前,她曾三度自杀

刘姊妹为安徽人,后随父母全家搬到江苏,她17岁就开始打工,当时父母忙着做生意,缺乏对她的关心和管教,而哥哥和姐姐也相继成家,有了自己的孩子。毕竟,单身和已成家之人所面对的生活状况不同,渐渐地,刘姊妹和哥哥、姐姐之间的思想观念产生了差异,出现了代沟,交流变少。“父母其实很爱我,但是他们的方式我不能接受,他们的观念就是要努力地去挣钱,所以17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打工了,”刘姊妹回忆自己的经历。

就像刚离开学校步入社会,对未知的世界充满迷茫一样,刘姊妹说,她对于社会也很陌生,在与人相处上不知所措,因为在年龄上有差距,更让她艰难的是别人的勾心斗角常常让她吃亏,工作上不顺心,回到本应该是心灵港湾的家,她也几乎得不到温暖。

“这一切让我很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她曾产生过轻生的念头,但转念又想,“我还没尝到恋爱的滋味,难免觉得有点遗憾,于是决定先感受一下爱的味道,那时再自杀也不迟。”就在20岁时,她恋爱了,但遭到了父母极力反对。由于受不了女方父母施加的压力,男方选择了跟她分手。当时刘姊妹伤心欲绝,整天以泪洗面,未曾想过初恋的滋味如此苦涩。为此,她也很恨自己的父母。

没过多久,刘姊妹听到了那个男生再次恋爱的消息,对象是她的好友。“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就像被人撕碎了一样痛。彻底没了活的盼望,于是开始寻短见,第一次实行自杀的时候差点丧命。当时,我一口气喝了一整瓶白酒。”家人发现的晚,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差点没抢救过来,途中曾出现了停止呼吸的状况。

她继续分享,虽然命是救过来了,但自己的心却死了。“我父母哭着求我不要想不开,我却无动于衷,一点都不为他们的难过而难过。”结果,没过一个月,她又一次实行了自杀,也没成功。“生命是存在的,但痛苦也是如影随形的,我一点都不快乐,没有活着的盼望。”

与牧师一次交通后经历到神

就在她想实行第三次自杀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只看到天空的阴沉。

“突然我就抬头望着天,对着天说:‘如果神你真的存在,那我现在就去教堂找牧师,如果牧师能够帮助我让我有活着的盼望,就说明你是存在的,我就信你,’”刘姊妹分享起自己第一次思想神的存在。

原来,她曾在姨家待了四年,对方一家都是信主的,她也曾跟着去教会做礼拜。

想到这,她那天就去了教会,礼拜结束后找了牧师和他交通,并接受了牧师的祷告。“当他的手按在我头上,我感觉有一股暖流从头流入到我的心,之前我说过,我的心像撕裂了一样痛。但那股暖流下来的时候,我的心就像是被粘好了一样 ,非常舒服,充满了喜乐,之前的绝望,彻底没了,而且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说这是她第一次真正经历到神,感受到他的同在。

看到了神的回应,刘姊妹非常高兴,但那天当她回到家时,父母却以为她疯了,因为她好久都是苦闷着脸,没有笑过,更没有好好地和父母说过话。突然间的转变让她的父母十分错愕,以为自己的孩子疯了,不然怎会有如此不寻常的状态。

想成为一名传道人参与事奉

“品尝过主恩的滋味,怎能轻易忘怀,当然想把主的恩典带给更多的人。”这是大多数走上事奉道路的传道人的告白,刘姊妹也不例外。她分享,自从经历神的医治之后,她就特别想在教会里工作。“我很想成为传道人,因为自己经历到神,所以很热心地希望更多的人也像我一样经历神。”于是她就一直祷告,希望能有机会进入教会。

半年后,神回应了她的祷告,开始在一个教会办的工厂里工作。那时,工厂里的人已经招满了,她是被破格收入的。后来工厂关门,走得只剩下三个人,刘姊妹就开始参与教会的一些事奉,“虽然辛苦,很累,但是特别开心,”她说。

教会事奉两三年后进入婚姻

刘姊妹分享,在教会服侍了两三年之后,她的婚姻也越来越受到父母和一些教会的人关注,身边也出现了一些追求的人。“但一次感情的失败,让我在考虑婚姻时十分慎重。尽管当时有几位年轻人的父母看中了她,教会的师母也偷偷帮助安排相亲,但她都没有同意。有一次,她在同一天里拒绝了三个表白的人。

“但是,拒绝了他们我却很难过,于是就哭着向神祷告,问神,属于我的那个人在哪里,为什么还不出现。”后来,她回忆,当时听了一篇道,说的是如果想要什么样的另一半,就按照自己想要的,列出来一些要求。她照做了,写了几条:1、要爱神,要比我有信心;2、孝顺父母;3、体贴我照顾我;4、个人比我高一个头,大半个头也可以,年龄必须比我大一两岁,身材匀称,长相要我看的顺眼。5、必须是我老家的,我父母能同意;6、最好是个传道人;7、必须要在XX(地名)服侍。

刘姊妹就这样照着条件,一个一个祷告。“2011年9月11日那天他就出现了,”她说,“那天晚上,夏令营刚结束,心想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于是玩起了刚买的电脑,突然在QQ上有人联系我,对方是我多年的QQ好友,但是我们在现实中并不认识,最多只知道他是信主的。”当时,刘姊妹只是想试试刚买的电脑视频效果如何,就接受对方视频邀请。

聊了之后才知,对方在国外读神学,借此机会,刘姊妹问了他很多有关圣经的问题。从那晚通过视频聊天开始,他们就几乎天天晚上在相同的时间视频,因为对方白天有课,只在晚上有时间,而她也是白天服侍晚上才有时间。两个人常常聊到很晚,探讨信仰问题,很多时候都是刘姊妹在问。

慢慢地,两人互生情愫,刘姊妹也接受了对方的告白。但在正式确立关系之前,他们都各自为着婚姻的事祷告,免得这是个错误。“三个月后,那位弟兄回国了,并见了她的父母。“我父母很喜欢他,就这样第一次见面我们就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第二年的情人节那天,我们就订婚了。”之后,刘姊妹跟随未婚夫去了对方服侍的地方,以便于更好地相处和互相了解,因为从认识到订婚,他们都没有真实地相处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只相处两天,第二次见面就订婚了。于是,她请了一个月的假,到了未婚夫所侍奉的地方,所见让她十分吃惊。

婚姻经历变故却始终未放弃

她发现,他所在学校的学生都是来自穷乡僻壤里十几岁的孩子,大部分为少数民族,但令人欣慰的是,虽然他们都是孩子,却非常懂事。一路奔波到了学校,刘姊妹回想当时的场景,自己非常累,刚好又到了吃饭时间,她就跟着他去了食堂。“下去一看饭菜,我顿时没了胃口,装菜的盆就像洗脸盆一般大,一盆土豆、一盆白菜、一盆鸡蛋番茄汤,就那样摆在那里,因为人多,学生们都是各自端着饭碗,挤在一个房间里吃饭,人有坐着的、站着的、蹲着的,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吃饭的桌子,是为老师准备的。”刘姊妹描述起当时的场景,自己很不喜欢那样的吃饭氛围,“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挤在一起,甚至连个像样的菜碟都没有,所以很想不吃离开,但又不想让这些学生认为我娇气,所以只好勉强留下来吃饭,可是菜真的很难吃,不是没油就是没盐,真的难以下咽……”

之后的一个月里,对于她来说充满煎熬。“吃饭对于我来说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但也没办法。”可当时,更令她揪心的是,在那里待了没几天,就发现未婚夫身体上有疾病。她分享,在交往的过程中,未婚夫也并非有意隐瞒,只是他自己并未确定是不是得到了医治,并且也不知道怎么就在她面前犯病了。“他告诉了我实情,并且说如果后悔还来得及。”刘姊妹想的却是,如果自己不嫁给他,还有谁肯嫁给他呢?“如果悔婚,神的爱又在哪里呢?”

结果,她很坚定地告诉对方,自己不会悔婚,但这件事情不能让她的父母知道。有一天,他一个人反锁了门,在房间里和老师通电话,那时犯病了,摔得头破血流,弄得满头满脸和上半身衣服上都是血。后来被送到医院,缝了五针。当时刘姊妹在医院守了一夜,“第二天就出院了,因为医药费太贵,虽然是学校全权负责,但是他在医院里待不住。出院没几天,我的假期就结束了,便回到了自己的教会。”

当刘姊妹告诉她教会负责人未婚夫有病时,教会负责人劝她离开他,否则以后会很辛苦,甚至会守寡……尽管听了很多劝诫的话,但她没听那些,也没放弃,没多久,教会里的好几个关心她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一起劝她尽快离开他,不然一旦结婚就来不及了。“我更加难过了,那段日子真的很煎熬也很纠结,但是我仍然坚持,终于熬到了结婚那天。”他们的婚礼全是他所在的神学院和教会办的,好得让她感到意外,她的父母也很满意。“真的非常感恩,他完全符合我祷告里的那些要求,唯一我后悔的事是,我没有加上‘身体健康没有疾病’这一点。虽然如此,神的恩一直伴随着我们,相信他的身体定会得着医治!也希望更多未婚的弟兄姊妹,一定要好好的为自己的另一半祷告,千万不要像我这样有漏掉的!”她说。

生活和事奉遭遇的双重困境

一个传道人家庭,两个人都在教会服侍,丈夫身患疾病,婚后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而全家人的经济来源就是丈夫每个月2090元的工资。刘姊妹分享,她的丈夫先是在神学院当老师,自己是在教会服侍,婚后丈夫到了她所在的教会侍奉。当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之后,她停止了服侍,直到第二个孩子出生,她都一直在家里带孩子。

刘姊妹说,孩子尚小,开销很多,2090元的工资除去十分之一奉献、水电费、奶粉费、尿不湿、柴米油盐,偶尔给两个孩子添些衣服,一个月下来所剩无几。更重要的问题是,她丈夫的身体不好,必须靠吃药来维持,药费半年下来就好几千,这是吃药不足量后的开支,如果吃足量,他们的生活难以维持下去。

“压力很大,所以我丈夫想靠信心生活,决定断药,我刚开始还信心满满,一口答应,可是后来我实在受不了,难以接受断药带来的后果。”刘姊妹劝丈夫继续吃药,“因为除了心疼丈夫,让人难以忍受的还有教会的指责、周围人的眼神,那些冷嘲热讽简直让人心寒。我照顾两个孩子已经很累了,还要照顾生病的他,真的很累,但是他依然坚持信心的道路,值得感恩的是,尽管已经断药一年多,偶尔会生病,但他的身体比以前好很多了。”

因为前期断药,身体不适,这影响到了教会的事奉。为此,教会师母亲自去了刘姊妹家,讨论工作的问题,意思是如果孩子已经断奶了,那应该回去工作,让丈夫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一旦她开始工作,时间长一点会给涨工资,如果是她丈夫继续做,除非病完全好了才有涨工资的机会,否则这事永远不可能。“听到这些话,我心里很难受,其实直接一点就是不想让我丈夫继续事奉了,只是委婉地嫌他有病。”刘姊妹说,尽管丈夫身体不好,但他工作很认真很努力,“但是每次丈夫生病,他们都要指责一次,说‘是不是犯罪了?’‘罪没对付清吧!’‘是不是没有好好祷告’之类的话。”

她分享了一件事情,有一次,她的丈夫犯病了,上楼梯的时候腿没劲儿差点摔倒,只好请假修养,“结果被教会师母一顿说,被问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不然为什么会生病。晚上,当丈夫去见牧师汇报工作,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被牧师训得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刘姊妹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丈夫身有疾病,总是像犯罪了一样被教训。“我也想过,孩子断奶了就送她们去托儿所,然后开始服侍,可是实在受不了教会师母说的那些话,有些心痛,有些失望。”

神要使用的人,会经历风雨

“我不想多说教会什么,我服侍的心没有变,但是我只想换种方式服侍……所以我决定出去打工,丈夫在家带孩子,先把家顾好……”

“教会……我希望能成为有爱的教会……我不是指责而是呼吁,希望中国的教会能够多多体恤一下传道人的家庭,尤其是困难的家庭、有病的传道人,多给一些关爱,因为有病不是他的错,即使给不了经济上的帮助,最起码能少点指责,”刘姊妹说。

在随后的一次采访联系中,刘姊妹说:“虽然生活艰难,想离开教会,但我和丈夫为此事祷告了很久,在这事上始终有拦阻。我们的婚姻是神安排的,在事奉上我们也不想走错,需要行走在神的道路上。”最后决定刘姊妹还是独自在家带两个孩子,丈夫依然在教会事奉。

“对于服事,我之前想法单纯,而且全心全意,之后才发现,现实状况和以前想的完全不同,有点失望,当然不是对神失望,而是教会的……”但刘姊妹转念又想,“神要使用的人,会经历风雨,我不能因此放弃事奉,尽管教会状况让人心寒,但我也需要经历一些事”。

她说,她希望教会能给传道人帮助和鼓励,不一定是经济上的,有时言语上的鼓励更能给人力量,更温暖人心。“我非常在意教会里人的言语,这让人失望,常常因为这些言语而受伤,这是最让我难以承受的,再加上丈夫患病,心里也有很多压力,还要独自带两个孩子……”

“经济上的挑战都不算什么,我相信神不会让我们饿死,我希望丈夫的病能得到医治,成为美好的见证。”

编后语:目前刘姊妹的丈夫已经停药了,他们想靠着信心走下去,而随着两个孩子渐渐长大,生活开支会不断增加,特别是孩子上学后。刘姊妹说,虽然她渴望留在教会事奉,但就他们目前的情况来看,之后可能不得以要出去打工,让丈夫安心留在教会服侍,但她说他们会在祷告中寻求神的带领。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从利未人所当得之份看对传道人的供应

“利未”因着在以色列民拜金牛犊的事上与神站在一起(参出32:),且勇敢对付罪恶,结果被神呼召出来专一侍奉神(申10:8),且得神应许而世世代代蒙大福,得“所当得的份”。旧约的利未人就某种意义上说,就相当于新约的传道人,现根据圣经的真理,与大家一同分享《从利未人所当得之份看对传道人的供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