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专访】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主在那些卑微受痛苦的人中间

1/1
  • 乔姊妹在为老人剪指甲

    乔姊妹在为老人剪指甲

2017年3月2日,上海豫园附近一家麦当劳,笔者见到了麻风病义工乔姊妹,还有另外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华裔姊妹。他们都是在麻风病康复村工作了七八年的基督徒义工,至今未婚。在麦当劳的音乐声中,乔姊妹与笔者分享了她做义工7年半时间里的经历。

乔姊妹是山东济南人,而在2009年之前,她从未听说有麻风病康复村,直到那一年8月,她认识并走进了这群被世界遗忘的人,成为其中一名义工。

“要不你去麻风村吧”

乔姊妹信主12年,信仰后,她一直想为主做工。2009年,处在信仰瓶颈期的她,很想要去体验主的生活,“每个人都说耶稣就是爱,但到底他是怎么生活的呢?”她想去旷野,想去体验耶稣和施洗约翰那样在旷野里的生活,这时候,有朋友建议说,“要不你去麻风村吧。”

乔姊妹这才知道,原来在济南就有个麻风村,在朋友简单的讲述中,她没有觉得麻风病人的可怕,反而让人觉得那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存在。想要体验耶稣的生活的她迫切地想要过去,期待自己的属灵生命能够成长。

后来她联系麻风村的义工要了地址,由于很多人不知道麻风村,出租车在附近绕了很久。到了村里后,乔姊妹却大失所望,院子周围很空阔,完全不是她想象中的旷野或者山里的那种面貌,“没有什么美的,也没有世外桃源,而是尘土飞扬,很像一个土窝”,她心里跟主说,“主啊,你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是搞错了吧?”当时她一种本能的感受就是赶紧离开。

这时,已经在麻风病村工作的一个姐妹却迎了出来,正是她之前联系的义工,就这样,她住了下来,因着约定,她决定坚持在这里住满10天,“这10天,我每天都看着大门,想着什么时候能回家。”

“当时是上帝抓了我”

从最初迫切想逃离到现在离不开这些可爱的老人,乔姊妹告白说,当时是上帝抓住了她,让她来从事这个工作,就像当时被抓的古利奈人西门一样帮耶稣背十字架,在那段路程中,耶稣的生命也来到了他里面,对于乔姊妹来说,她认为同样如此。

从2007年开始,她就想要服侍主,当时她的想法是做传道人,也开始装备学习,她自己有很多很多的计划,可是在麻风村,这里的生活一直在向她发出挑战。

已经开始服侍的卢姊妹跟她分享了耶利米的故事,何西阿的故事,还有古利奈人西门的故事,告诉她“不是罗马兵丁抓了古利奈人,而是主”,当时乔姊妹的心是崩溃的,“主啊,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非要抓我呢?”

在麻风病康复村居住的那十天,她每天在房间里学习圣经,因为天热,她也不出去,有一天中午,她就拉开帘子看外面,正好看到卢姐妹在刷洗澡的地板,“中午比较热,不容易感冒,她就选择这个时候给爷爷奶奶们洗澡,她做这些事,却从来不叫我”,乔姊妹开始一点点被感动,明白了“原来她是这样去做事情的”。

离开麻风村后,她来到一位朋友那里,朋友是一名传道人,知道她去了麻风村,在交流中,她不知不觉开始和朋友分享以赛亚书58章的经文,“我所拣选的禁食不是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吗?不是要把你的饼分给饥饿的人,将飘流的穷人接到你家中,见赤身的给他衣服遮体,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吗?……”朋友顿住,问她,你是要去麻风村做服务吗?还是没有下定决心的她回答,“我可以去,但是不是现在”。就在这时,一个麻风病村的小女孩给她打来电话问,“姐姐你什么时候再来呀?”“明天就去”,脱口而出的瞬间,她都被自己吓住了。

“心得了麻风病怎么办”

在麻风病村一个月后,乔姊妹见到了这个义工团体的创办人,他给自己取名为金尘土,意思是自己像尘土一样卑微,大家都亲切的称他为金爷爷,今年已经84岁了,他先后到过云南、四川、贵州等多个省市的麻风病村,帮助那里的康复者,用耶稣的爱去关心他们,让这群没有人敢接近,生活在人生孤岛中的卑微者体会到了耶稣完全的爱和接纳。

金爷爷的故事深深震撼了乔姊妹,因为他一个人的放弃和牺牲,世界开始有了新的改变,这改变不只是我们身边的人,还有那些远处还在受苦的人,“已经72岁的他为什么还要去云南、四川走这么远的路,去关心这些麻风病人呢?”通过和金爷爷交通,乔姊妹意识到人知道行善但是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各书4章17节),她开始明白,耶稣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他做的时候很多人就来跟从他了。

哥林多后书9章9节说“他施舍钱财,周济贫穷;他的仁义存到永远”,雅各书4章17节说“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金爷爷问,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帮助这些困难的人呢?应该啊,金爷爷告诉她,那去做就行了,“他并没有说一定要服侍麻风病人,而是让我们去服侍那些有需要的人。”

乔姊妹开始反思,“我也上教堂去做礼拜,我也读圣经,这些话怎么就像没有看到一样?这些话语我有听过吗?我好像看过,但又好像从没看到一样。”

因为后遗症,很多麻风病康复者身体有残疾,瞎眼的、瘸腿的、没有手的,圣经中提过的所有病症几乎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乔姊妹刚接触他们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害怕,因为在外面她也见过很多残疾人,体会不到他们的生活有多么困难,行动有多么不便,也没有觉得他们有多么可怜,所以当有人问她是否害怕时,她的回答是不怕,“你看他们多可怜啊”,她嘴上虽然回答噢,可是心里却没有什么感触,她开始问自己,“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里面没有怜悯同情他们的心呢?”

当她开始了解一些麻风病人发病的一些因素时,她开始害怕起来,“神啊,我是不是也得了麻风病?”因为麻风病的症状就是麻木,没有知觉,有的神经死了,以至有了伤口,也不容易愈合,这样他们就留下了不同的后遗症,她开始用手掐自己的手臂,疼,我是有知觉的,怎么对他们没有反应呢?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得了肉体的麻风病,而是得了心里的麻风病。

“身体上得了麻风病,可以吃药,吃药就好了,也不会传染,可是心里得了麻风病该怎么医治呢?他们可以吃药,我怎么办呢?”

以赛亚书58章就是一贴良药,“你心若向饥饿的人发怜悯,使困苦的人得满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发现;你的幽暗必变如正午”,心里的麻风病象征着罪,自私,嫉妒,专爱自己,不能爱仇敌……而上帝之所以让这些卑微受痛苦的人在我们中间,就是为了医治我们心里的大麻风。

“实际上,耶稣更爱这些卑微受痛苦的人,上帝爱他们,他从灰尘中抬举这些贫乏人,他们是和王子同坐的人,神看重他们,箴言19章17节说,怜悯贫穷的就是借给耶和华,他的善行,耶和华必偿还。诗篇74章21节说,不要叫受欺压的蒙羞回去,要叫困苦贫乏的人赞美你的名。这些话语看到的时候不能装没看到,原来上帝的生活是这样的,耶稣的生活是这样的生活。”

乔姊妹坦诚,虽然这样说很简单,但真正去做的时候就会碰到很多拦阻。

“我就是她,你看到了吗?”

真正让她下定决心,放下自己一切计划,参与到麻风村服侍的,是麻风村的一个小姑娘。她介绍,现在全国大概有600个麻风病康复村,有25万麻风病康复者,其中有的人在康复村生活,有的就远离人群,自己一个人在山头上生活,其中很多是老人,他们可以自己生活,但是却活得很痛苦,没有盼望。虽然他们已经被治愈,不会再被传染,但是人们对他们依然敬而远之,这是被大众遗忘的一群人。

现在虽然患麻风病的人已经不多,而且可以被很快治愈,但在麻风村也有一些年轻的麻风病康复者,小琪就是其中的一位。在麻风村,乔姊妹可以去那些麻风病康复者的住处,和他们一起生活、交流,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当时还未完全接纳他们。

直到有一天,小琪和几个小孩子跑到了她的房间,她没有想到自己反应那么大:一下子把所有门窗都打开,好像空气都会传染一样,小琪一直站着不坐,她过意不去,拍拍自己身边,“小琪要不你坐这?”谁知,小琪一下子就坐下来了,她惊呆了,又赶紧说,“我们一起出去学习吧”。小琪同意了,打开门离开的时候,小琪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姐姐,我走了啊”,“行,你先走”。小琪离开后,她赶紧收拾自己床单……结果,整整一天,乔姊妹完全心不在焉,晚上也睡不着,“为什么我睡不着?我想知道什么原因,哪里出问题了”,她开始祷告,这时她里面有这样一个声音,“你常常祷告,说我愿意你在我心里边,我愿意接受你做我个人的救主,我愿意你在我生命中掌权,做主做王,可是我来了你却不接待我。”

乔姊妹很纳闷,主啊,你什么时候来了呀,我什么时候不接待你了?这时,她脑子里闪现出小琪开门走时回头看她的那一幕,“姐姐,我走了啊”,“你走你走”……

那真的是耶稣吗?那就是主吗?是的,弟兄中最小的那一个就是我,你不是常常读这样的话语吗,我常和你同在,你却不常和我同在,耶稣在你心门外叩门,但是你却不接待他。

乔姊妹说,她之前看过很多类似的圣剧,可是她还是没有认出耶稣来,“主啊,原来你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到我身边,可是我却没有接待你,而是要把你赶出去,如果耶稣就这么从我生命中走过去了我怎么办?”乔姊妹马上跪下来悔改,“主啊,你帮助我吧。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和她一起吧,我真的愿意了……”

“上帝真的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后来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真的很感恩。”乔姊妹说,主其实一直想见到我们,现今也是,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在苦难的人中看见主,主不仅只爱那些聪明的人,更爱这些在苦难当中的人。

“我也被当成麻风病患者了”

当乔姊妹告诉家人自己想要去麻风村作义工时,妈妈以为她在开玩笑,妈妈不能理解她,虽然她的妈妈也有信仰。妈妈说,“你应该去祷告,神的旨意不一定在你身上”,乔姊妹知道这是妈妈在心疼自己。

后来,妈妈把乔姊妹接回家,她到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也得麻风病了:一进家就闻见消毒水的味道,她的房间里,衣服,书橱,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墙上全是花点,也是消毒水留下的痕迹……。以前,乔姊妹不知道麻风病人所经历的歧视,这次,她知道了。

“那些麻风病人,他们要来康复村,没有人愿意让他们坐车,住店,很多人就只能一步步挪到这里,他们的心里也是冰冷的,其实他们不只身体得了麻风,心里也得了麻风,他们是双重麻风。”在家里,沙发不让坐,椅子也不让坐,乔姊妹只能拿个小马扎,铺张报纸坐在上面,感觉像是被隔离了,“我就像是得了麻风病一样”,她在心里问:主啊,这样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活的,我不是麻风病,我的家人知道我从麻风村出来都是这样,更何况他们是真的麻风病人呢?

乔姊妹很心酸地分享道,麻风病人,他们真的是被村庄隔离,被社会隔离,被朋友、被亲人、被父母、被儿女隔离,这样的时候,他们是怎么生活的?没有人去关心他们,没有人去爱他们,真的是听天由命,得了这个病,就是被人轻视,没有人权。

“我可能以后都回不了家了。穿着洗了好几遍的衣服去超市,还是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售货员都来问我你是不是在医院上班。”

不过现在,家里开始慢慢接纳乔姊妹的工作,她在家里也和家人分享麻风病康复村的故事:“这些人真的是把我当亲女儿、亲妹妹来看待。”

“他们唤醒我们那颗麻木的心”

在和麻风病人的实际接触中,她说,不是社会抛弃了他们,不是家人抛弃了他们,而是基督徒抛弃了他们。“耶稣是爱,他和每一个人在一起,也和麻风病人在一起,耶稣和他的门徒也去经历麻风病人的生活,不知道耶稣的时候,这些麻风病人都在等死,是谁流了这些无辜人的血,到底是谁,其实不是别人,对我来说,这就是我。”

圣经上说,怜悯原是向审判夸胜。主就在这些卑微受痛苦的人中,我们有没有认出他来呢?乔姊妹指出马太福音25章40节的经文,“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她接着说:“如果我们连眼前身边看得见的弟兄你都不爱,又怎么能说自己爱神呢?实际上,不是我们给这些麻风病人什么,而是借助这些人给了我们什么。麻风村只是上帝提供给我们的平台,让我们更多明白他的旨意和计划,上帝爱他们,上帝会救他们,通过他们唤起我们慈悲的心,唤起我们的爱心,唤醒我们那颗麻木的心,这是真的。”

乔姊妹讲到前年的一次探访,他们一行去山东探望一个麻风病老奶奶,她住在山头上,两边的村庄都不接待她,老奶奶没有手,一条腿是瘸的,他们去的时候,老人家很高兴,不停的说感谢耶稣,“真是很难想象她是怎么生活的,隔壁村的弟弟有时候会过来给他送菜,一碗菜要吃好几天,正如附近的一位村民说:‘老天看顾着她,养活着他……’”

“圣经上说,末后的时代,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渐渐冷淡了。现在无论信不信耶稣,很多人也知道行善,但真正在做的人真是太少了。在麻风村做义工,没有教派之分,真理就一个,就是耶稣,就是为了别人去牺牲,去死,”乔姊妹说,他们想告诉更多人,主在通过这样的生活,医治我们里面的麻木。生命要长进,需要有爱的对象,服务的对象。通过我们周边的人,才能显出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到牺牲,做到为了他人而舍己。

“我刚到麻风村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不会笑,非常绝望”,乔姊妹他们来到这里后,帮助这些人,照顾他们,和他们聊天,像一家人一样一起生活,“他们让我们学到了更多,互相帮助,彼此相爱。上帝真的眷顾他们,听到他们经历的时候,真的明白他们是上帝所爱的人,现在这些老人笑起来的时候就像天使……”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探访麻风康复村的那些基督徒义工们

2016年虽然过去了,但我去年12月中旬,在山东枣庄和江苏泰兴两处麻风康复村,为期几天的探访,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感动和振撼。使我在麻风康复村的基督徒义工们身上,看到了所彰显出来的耶稣的无私大爱。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