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在唱诗班的服侍经历

有这么一句话说:“千军易领,难领一会。”说的是千军万马好领,但是要带好一间教会却很不容易的。而在一间教会里面最难领的,我认为非唱诗班莫属。虽说我带唱诗班的时间不长,可是接触和服侍唱诗班却已有很长时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特别是正式带领唱诗班之后,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唱诗班作为教会里的一个服侍团体,担任着主日崇拜时赞美献祭的重任,同时,唱诗班也是很多平信徒侍奉学习的榜样,甚至被誉为“耶和华的精兵”。按说这样一群人应该是很好带领的,可现实却常常事与愿违。我当上了唱诗班班长之后,经常感觉力不从心,甚至有了想退后逃避的想法。

我是在今年复活节下午经唱诗班选举为唱诗班班长的,在这之前,我们教会的唱诗班已经换了几任班长了,甚至教会的组长也担任过唱诗班班长,可是每一任唱诗班班长都做不了多长时间就不愿再干了,唯一的原因就是诗班太难领了,而且领唱诗班感觉就是得罪人,出力不落好的差事,所以他们带领一段时间之后就退出来,甚至宁愿做一个普通信徒都不愿再在唱诗班服侍。

最后经教会执事的商讨,决定由我来带领唱诗班,原因有两个:第一,我是一个弟兄,而且比较年轻,而唱诗班里面都是姊妹,所以由我来带领唱诗班的话应该会好领一些。我认为这只是人自己的想法而已。第二,我是一个传道员,圣经知识比较丰富,属灵生命也相对好些,这样比较容易服众。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教会执事里负责唱诗班的姊妹想把我往教会组长的位置上推,去年她就给我说过好几次让我带唱诗班,可我知道诗班不好带,所以就没有答应她。今年过了年之后她又给我说,我还是没答应,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要做教会的组长。这一次我实在是推不了了,只好答应下来。从我接任诗班班长之后,真是受了很多对付,甚至还有几次我都差点就不干了,可是,上帝一次次把我拉了回来,当我再次回想那些经历的时候,真是很感恩,也很愧疚。

以前,我们教会的唱诗班在我们整个市里面都很有名,几乎每一间教会提起都会给予很高的评价,而且也很羡慕我们的诗班。可是人都有肉体,当得到的称赞和声誉过高时,人就会骄傲,自以为义。所以长时间被人称赞也养成了我们唱诗班一些姊妹高傲的心态,及至到了现在被骄傲蒙蔽了自己的眼睛,看不到自己的不足和缺欠,总是一副高高在上、舍我其谁的心理。再加上前任组长的推波助澜和宠溺有加,从来不斥责诗班一些不好的现象,致使如今一些人气焰更加嚣张,动不动就会使性子、闹情绪,甚至在诗班里大吵大闹,最后都是班长连劝带哄,好话说了一箩筐,事情才会平息。所以几年下来,诗班班长换了好几任,却没有一个真能胜任的。我当上班长之后遇到的第一个考验就是“闹情绪”。

担任诗班班长没多久,我靠着祷告制定了一套诗班纪律,和诗班几个同工商定之后,才在诗班公布出来,并且让每一个人都签上了名字。纪律定出来之后,刚开始大家都遵守得挺好,后来就不行了。有一次,一个姊妹触犯了诗班纪律,我在召开诗班会议的时候就把这件事提了出来,按纪律规定她是要交罚款的,我也给他们说过,罚款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更好的学会顺服神,服侍神。可是她仗着自己是诗班老成员,拒不照纪律执行,当时有很多人说她做得不对,结果她就开始又吵又闹,后来她还生气回家了,一连几个星期都不参加聚集,主日礼拜也不来了,还四处散播说教会没有爱心了,诗班属血气了等等。其实她是想让我去给她说好话,也有人让我这样去劝劝她。我说:“你们参加诗班是服侍神的,不是服侍我的。再者你们来不来不是我能决定的,是你们与神之间的约定,你们服侍的好坏也是面对神的,我为什么要给你们低头说好话?况且是她触犯纪律在前,又不是我做错了什么。神是慈爱的,但你们不要忘了神还是威严的、公义的,他不会因为他的慈爱就废弃了他的公义,他也不会因为慈爱就不追讨人所犯的罪。不然岂不是人人都可以随意犯罪,人人都可以置纪律于不顾,人人都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果那样,我们把唱诗班当成什么了?自己家的后花园吗?”听了这些话之后,那些人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圣经上也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也就没有人再说什么了。而我每天回到家都为那个姊妹祷告,让神感动她,让她回来。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姊妹自觉自己做得不对,找到我主动承认错误,交了罚款,回到了诗班,之后再也不闹事了,服侍得也挺好,诗班的情况也好了一些。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可接下来的一件事更是让我难以应付。

6月,诗班的几个同工提出要把诗班中的老年成员挑出来,也就是让一些年龄大的姊妹退出唱诗班。我们唱诗班年龄差距很大,小的三十多岁,大的七十多岁,普遍都在四十到六十五岁之间。毕竟人上了年龄,体力和精神各方面都不能和年轻人相比了,而我们诗班又经常出外,考虑到老年人身体原因才决定劝退他们。可是当我宣布这个决定的时候,立即遭到了一位老姊妹的反对。她是我们教会前一任的老执事,也在唱诗班里面,今年她的年龄已经七十多岁了,是我们诗班里唯一一位年龄超过七十岁的。好多人都劝过她让她退出唱诗班,可她就是不退,还说什么“我奉献在祭坛上了就不能拿下来,迦勒八十岁了还上阵打仗呢,我还没有八十岁呢!”结果因为她不肯退下来,其他一些上年龄的老姊妹也不肯退,还说:“那她不退我们也不退,我们还没她的年龄大呢。”

其实诗班有很多决定不能执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老姊妹。她自认为自己很属灵,再加上她是上一任的老执事,新组长上任之后又特别信任她,安排她在教会里面领祷告,而她年龄又大了,大家又都出于对她的尊重,所以都不想和她作对,结果她就倚老卖老,总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很属灵,结果导致因为她一个人的原因,几任班长都没办法把老年人劝退下来,而一些想加入唱诗班的年轻人也因为诗班中老年人多而放弃了。所以这个决定再一次被推翻了,而她后来在教会祷告时开口说我属血气了,属肉体了,看不起老年人了等等。刚好那天早上我去教会办点事情,结果被我听到,回到家之后我心里特别难过,我真想不通我到底哪里属血气、属肉体了,本来是好心为他们考虑,结果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后来我越想越生气,真想撂挑子不干了,可我知道我不能那样做,我只能是跪在神面前流泪祷告,求神给我指示。这件事也掀起了很大的风波,甚至在教会平信徒中都产生了影响,有些不明真相的人也在背后说我太年轻,不尊重老年人,做事太莽撞,心高气傲了等等。可这一切我都只能是一笑置之,其中的辛酸和眼泪只有神知道。但让我感恩的是,神总是有他做工的时候,人不能做的神都会做到。后来没过多长时间,在一次外出时,有位老姊妹出了差错,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回来之后我和几个同工还有教会组长就一致决定停止老年姊妹在唱诗班的一切对外活动,除了圣诞节和复活节演出之外,老年姊妹不再编排在诗班里面。而那个老姊妹也没办法再说什么,只能是接受。

还有其他的事情也是让我进退两难,几度落泪,甚至我都已宣布不再带领唱诗班,不再做诗班班长了,可是神的手一直抓住我,不放弃我,借助同工到我家里安慰我、鼓励我,我才能以坚持下来。如若不是神的爱和同工的勉励,也许我早就退出唱诗班了。

至今为止,我带领唱诗班已经几个月了,在神的带领之下和几个同工彼此的配搭服侍当中,唱诗班的纪律有了很大的改善,后来我又祷告,之后按年龄和个头把诗班分成了几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组长和副组长,小事组长决定,大事我决定,这样子下来更是调动了每一个人的积极性,让他们都能参与到服侍当中,我的担子也相对轻省了不少,真的很感谢神给我预备的同工。

现在诗班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经常请假。我们每周三的时候都要聚集练习,上午练习管乐,学习声乐,下午的时候排练圣诞节的舞蹈,诗班里面都是姊妹,都是家庭主妇,再加上每一个人的信仰情况不一样,所以每一次聚集总有人请假不来,要不就是来了之后人在心不在,不到时间就急着回家,所以请假、早退现象时有发生,为此我也苦口婆心劝说过她们,用圣经上的话语劝勉他们,可是这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我也只有在神面前恳切的为此祷告,毕竟只有神的灵能感动人心,复兴人心,而我不过是他使用的一个小仆人而已,我也相信神会改变这一切的。祝愿我们的唱诗班会越来越好,越来越复兴,大大荣耀上帝之名,阿门!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致福音时报帮助过我的主内家人们

作为一名农村基层教会的传道人,我在教会服侍已经十几年了,而我与《福音时报》结缘,也只是在今年5月份的时候,至今为止也不过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可是,时间虽然短暂,我却感受到了那份来自基督里的爱和温暖,也因着这份爱,我才能以坚持下来在教会服侍,而没有“下海打渔”。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