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一双看不见的手

据旧约年代表,士师秉政的年代约在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1050年。

根据《路得记》1章1节中可知,《路得记》中记载的事件发生在士师秉政时期。根据《士师记》的表述,我们看到以色列人三番五次地背叛上帝,各人任意而行,这个时期简直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昏暗时代,而出现在这个时代中的《路得记》则像一株幽莲,在污浊的空气中散发着一缕清香,又似乎是黑暗沉沦中的一抹曙光,使以色列的上空乍现黎明。

《路得记》娓娓道来了一段匪夷所思的爱情故事——一个外邦女子嫁与以色列后裔并在弥赛亚谱系上占了一席之位。与煽情、浪漫的旧约《雅歌》相较,《路得记》中的爱情是另一番感动,饱含内敛与温情。与书拉密女少女的活泼相较,路得亦显出成熟女性的沉稳。

《路得记》第二章。每次阅读这一章经文的时候,我的头脑中都会浮现一幅画。是一副现实主义风格的布面油画,作者是法国艺术家让·弗朗索瓦·米勒。这是一副最能代表米勒风格的一件作品,画面背景是忙碌的人群和高高堆砌的麦垛,画面主体是三个分别带着红、黄、蓝色的帽子,穿着粗布衣衫和笨重木鞋弯腰拾取麦穗的农妇。脸部被隐去,表情富于隐忍、谦卑、忠诚。整体画面朴实,却深含庄重。这幅画现存于巴黎奥赛博物馆,是米勒1857年的作品。相信你们已经知道,这幅作品的名字是《拾穗者》。

西方的文学作品大多散发着圣经的气息,其艺术作品亦是蕴藏了很深的基督教影子。我不知道米勒的这幅作品和《路得记》是否有毫厘关系,但是这幅作品会让我第一瞬间想到路得。

猜想波阿斯与路得的爱情之花或许就是萌芽于这样的一片麦田!

我们不知到波阿斯是否高,是否帅,但我们知道他很富,因为2章1节告诉我们,他是一个大财主。我们也不知道路得是否是一个如撒拉、利百加一样容颜绝代、颜值极高的女性。但从2章2节中我们知道她是一个独立的、来到陌生环境中未曾胆怯且自力更生的女性。她对婆婆说“容我去田间拾取麦穗”,她观察家务并不吃闲饭。这一点及其符合箴言书中对才德妇人的评价。于是路得来到田间,她恰好到了波阿斯的那块田里,而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一个恰好(得2:3)、一个正(得2:4),两个关键词构建了一部“巧遇”的剧。巧遇的背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运筹帷幄,上帝似乎在时空之外扮演了一个月老的角色。

当这个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波阿斯的视线中时,波阿斯立刻注意到了,他从监管收割的仆人那里得知,这个新出现的面孔就是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路得。对于路得的事迹,在下文可见波阿斯此刻已经略有耳闻。根据监管收割的仆人描述路得从早晨到如今常在田里,又展现出这个外邦女子路得的另一个美好的品质:勤勉,不畏辛劳。于是,这个亲手做工,不坐享其成,甘心服侍婆婆的女性即时蒙了波阿斯的怜恤。

 波阿斯怜恤路得表现在三个层面:物质层面,使路得不至于徒劳奔波甚至无所收获(得2:8-9上);精神层面,使路得不至于受仆人欺负羞辱(得2:9下,2:15-16);生理层面,使路得不至于面临饥渴(得2:9下,2:14)。

我们不禁思想:波阿斯如此怜悯路得的原因是什么?而路得本人对此也表示了疑问(得2:10)。那么波阿斯对此给出了答案(得2:11)。我们根据这节经文总结出两点:一是路得向婆婆所行的(得2:11上)。悲惨的情景中未曾离弃婆婆,丧夫无后裔,离开是无可厚非,于理是当然,然而她却为情感决意与婆婆甘苦同行,并陈词激昂地说服婆婆同意其跟随,且立下誓言以表其心志。二是路得离开父母和本地来到异乡(得2:11下)。与路得而言,到陌生的民中,无丈夫可以依靠,无儿女可以寄托其希望,婆婆家中也无兄弟姊妹可以相扶,唯一的嫂嫂也已经离开,唯剩年迈的婆婆与其相依为命。她所面临的或许是居无定所,或许是饥寒交迫,又或是颠沛流离,但她似乎未曾思考,也不曾犹豫,在婆婆这里,她是义无反顾的跟随。这样的背井离乡,或许会勾起波阿斯的思绪使想到他的祖先亚伯拉罕也曾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陌生之地。总之路得这样的信心和勇气不得不使波阿斯钦佩与折服。但这是不是波阿斯怜恤路得的根本原因呢?我想不仅仅如此!

整个士师时代的以色列如同废铜烂铁,无法锤炼。《路得记》使我们看到在这一大片被阴影所笼罩的地上,还有一个叫伯利恒的地方持守信仰,还有一群人为耶和华大发热心。《路得记》2章4节:波阿斯来到田间,第一句话并非询问仆人们的工作状况,也非询问收成如何,首先是彼此的问安祝福。12节波阿斯对路得说“你来投靠耶和华,愿你满得他的赏赐”。从这两处经文我们可以看出,耶和华信仰的传承,在这群人中得以保存,在这个被偶像和异教风俗所污浊的大环境下未被断绝。波阿斯纪念传统,纪念那双他未曾见过的手曾用手指为他们先祖在石板上写下的诫命,他纪念那律法中的条例。

《申命记》24章19-22节:“你在田间收割庄稼,若忘下一捆,不可回去再取,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这样,耶和华你 神必在你手里所办的一切事上赐福与你。你打橄榄树,枝上剩下的,不可再打,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你摘葡萄园的葡萄,所剩下的,不可再摘,要留给寄居的与孤儿寡妇。你也要记念你在埃及地作过奴仆,所以我吩咐你这样行。”

西奈盟约中严谨的宗教,道德和社会责任在士师时期被严重践踏,但却未曾被波阿斯遗忘,作为上帝的选民,他恪尽职守。他纪念他的先祖曾在埃及地做过奴仆,并不忘记耶和华上帝的律例、典章和诫命。出于对上帝的敬畏,他对上帝的律法忠心遵守与执行。他以上帝的爱来怜悯寄居的孤儿寡妇。如此敬畏上帝之人,在上帝翅膀之下满得赏赐与祝福并成为大财主是无可非议的,以至于在未来从他后裔中出现了以色列人素来所盼望的弥赛亚也不足诧异了。

因着路得在悲惨境况中的信心与勇气,波阿斯敬重路得。因着上帝的律法,波阿斯顾恤路得。蒙了这样的顾恤,毫无疑问,路得满载而归。

满载而归的路得将她的劳动成果呈现给婆婆看。2章17节使我们知道路得一天拾取的麦穗打完后的数量是一伊法,根据度量衡的换算表,约22公升。这可观的收获,让拿俄米感到惊奇,于是她询问路得的工作地点,当得知是在波阿斯的田间后,她对波阿斯做了如下评价和介绍:一是他不断恩待活人死人;二他是本族的人,是至近的亲属。如此,路得对波阿斯又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在此之前,路得知道他叫波阿斯,是个富足的人,没有有钱人的骄奢淫逸、奸诈刁滑,他对非同胞的外族人遭遇的困难深切同情,并以实际行动慷慨援助。此刻,她又得知,他恩待人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持续不断,并且他们具有亲属关系。自然地,这些新的信息加深了路得对波阿斯的了解、感激和敬重。一个深表顾恤,一个心存感激,二者彼此敬重,惺惺相惜。

听完路得麦田里所遇见的一切事,拿俄米似乎陷入了某种短暂的沉思。2章22节,我们看到拿俄米极其同意并鼓励路得紧随波阿斯的使女拾取麦穗。拿俄米关注耶和华上帝的信息,所以她听到耶和华眷顾自己百姓的时候,即刻做了归回决定。在离别之际她也是以上帝的名义为两个儿媳祝福(得1:8-9)。拿俄米对上帝的认识也是深层的,归回后面对同城妇人称呼她,她的回应中是以“全能者”来称呼上帝。尽管在之前的饥荒中她随丈夫去异地寄居,且未反对当初丈夫离开伯利恒的决定,但这并不能成为她信仰上缺乏信心的证据,因为妻子顺服丈夫本是合宜的。当年亚伯拉罕离开时,撒拉亦是无条件跟随。信仰上,拿俄米无可责之处。沉思后,一个关于路得未来道路走向的问题出现在拿俄米的日程表上,为此,一些想法也开始在拿俄米心中酝酿。在路得与波阿斯二人情感的质变进程中,拿俄米成了不可或缺的助推力,拿俄米像是一支箭,被那只看不见的手置放在弓弦之上,等待着一触即发。透过拿俄米为媳妇所作的打算和预备的行动,上帝的救恩即将临到外邦,即将点燃那盏外邦的灯。士师时期,上帝选民的失职失察未能阻碍上帝的旨意。

上帝是伟大的策划者,他用双手将将恰好的人,在恰好的时间,放到了恰好的地点。假如路得未曾跟随拿俄米,便无可能相遇波阿斯,即不会在弥赛亚谱系中有一席之地,不会成为弥赛亚谱系中五位伟大女性之一。然而,这里没有假如,事情就这样在上帝那双看不见的手中按部就班的发生了。

波阿斯不是士师,亦没有丰功伟绩,却以另一种身份赫然伫立于这个时代的舞台。而路得亦如波阿斯所祝福的那样虽有所失,但失而复得,且更胜先前,满得耶和华的赏赐。这似乎又使我们想到了圣经上另一个古老的人物——约伯。二者遭遇不一,结局相近。

诗篇31篇19节:“敬畏你、投靠你的人,你为他们所积存的,在世人面前所施行的恩惠是何等的大呢!”祈愿这双看不见的手扶持我们:用爱心在苦难中坚持不离不弃,用信心等候苦难的过去,用忠心和我们所信的上帝相守,始终如一。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在读神学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年轻人流失,牧者需反躬自省?

有同工问现今教会中为什么青年人很少(或越来越少)?我想这的确是一个既需慎重又需刻不容缓去思考的问题。我想从牧者、教导和受众(即年轻人)这三个角度稍述拙见。因篇幅有限,我们可以通过三篇文章来聊聊这个话题。此篇,以牧者为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