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母亲带我找到了天父的家

母亲带我找到了天父的家 刘玉华姊妹和母亲

说来很是愧惭,我年已四十三岁,却不知有“母亲节这样一个特殊感恩的节日。

我患类风湿性关节炎病这二十三年来,对于年节,我的心真如同盲人的目。几日前,教会弟兄看到“母亲节的征稿链接,鼓励我写一写我的母亲,看完信息,心中感动,终于鼓起勇气握起我墨迹浅淡的笔来……

童年的我,总觉得妈妈是勤劳手巧但又很严厉的妈妈,非常羡慕别人家慈爱温柔的妈妈。晚上写作业时,文盲的妈妈得空会检查我的作业本,挑出她认为我写得不认真的字,要求用橡皮擦去重写,那时的我不服气,却有点心虚,因为那些歪七扭八的字我确实可以写的端正些,可仍然想借由她的不认得字”蒙混过关,狡辩的结果自然都是失败的。当我心不甘情不愿的擦去重写的时候,妈妈便会说:“我小时候多想上学啊,就是没有人给我上啊!现在我让你们上学,你们不肯认真学,等你们长大了后悔也晚啦。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妈妈八岁便失去双亲,她是孤儿长大。

妈妈的奶奶中年守寡,一年内痛失儿子儿媳,归咎于我的妈妈命太硬,克死了父母,对年幼的妈妈鲜少关爱,过年才会给她编一双草鞋,这双草鞋穿烂后的余日里妈妈便是赤着脚,直到下一个新年才能有一双新的草鞋。聪明的妈妈十二岁学会了打袼褙纳鞋底缝布鞋(我生病后,妈妈给我做了好几双绣花鞋,我的棉鞋都是绣着花的)。

平时妈妈虽对孩子管教严厉,却不会动手打我,即使怒极也不会。长这么大只是在我读小学一年级时,她拧过一次我的耳朵。 

那天放学后妈妈的饭快做好,一位老人走到门口说他的肚子饿了,想要点饭吃。我非常“机灵的跑去把门关上,老人“哎哟一声。妈妈赶紧打开门递给他两毛钱说:“老人家,对不起!孩子还小,不懂事,你不要计较这个小畜生啊!我这就给你盛饭,你坐下吃饱再走啊。

老人走后,妈妈转身狠狠的拧住我的耳朵,告诉我:“以后再也不许看到乞讨的老人就关门,老人已经老了,做不动活才出来讨生活,这样的人我们要给他吃的,不然他会饿死的。揪你的耳朵是让你长记性,不晓得怜悯人的聪明是假聪明!

这是我第一次挨妈妈的打。唉,每时想起这件事,耳朵依然火辣辣的疼……

按常理言,苦尽终有甘来时。可是我二十岁那年的春天不幸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现在我四十三岁,妈妈七十八岁。我的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了我二十三年。我曾跟妈妈说让她把我丢弃在某个城市,我打死也不会说出我父母的名字和家住哪里,这样,或许会有医院帮我治疗,如果没有,我死去也没有关系。

妈妈听了这些泪流满面,痛哭失声的把我搂进怀里,她说:“乖丫头啊,你可知道没有妈妈的人是多苦啊,我从小没有妈妈,看到别人喊妈妈我就会掉眼泪啊……你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我是你的妈妈。我就是死也不能把你扔掉不管啊。你不要怕,妈妈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你治,不能全治好,我也要把你治得能自理,我死了才能闭目。你以后不要再这样瞎想啊,你这样想妈妈就会伤心了。你不能做家务,妈妈做。我做好饭你吃现成的我也高兴。有妈妈呢,有个歌里不是唱有妈的孩子像块宝么,生病的孩子还是妈妈的一块宝啊。妈妈没有骗我,直到今天,她佝偻着腰抱我上下轮椅,抱我上卫生间。她仍然当我是她的宝。

二十多年前,妈妈还是六十多岁的时候,从江苏老家骑着三轮车,拉着二十多岁的我,一路艰辛,终于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到了北京301医院。因身上只有几百元钱,夜间只好在医院打地铺。一天,发现脚底下有一个钱包,里面全是百元大钞,还有身份证、工作证。妈妈将心比心,想到如果我们把看病的钱丢了,就是天大的事。于是,她通过清洁工把钱包送到了医院办公室。在失主的一再恳求和大家的劝说下,妈妈才收下了失主表示感谢的六百元。

这件事当时被《北京青年报》和北京电视台做了报道。演员陈晓旭从电视中知道了这件事,收留了我们母子。但陈姐姐信佛,她不看病,只念佛。陈姐姐虽然是我的恩人,但我对她的信仰,无法认同。

晓旭姐姐去世后,虽然她的工作人员仍然对我们很好。但我们不愿再给别人添麻烦,还是离开了。因为在北京没有足够的医治费用,我们还是回到了家乡。

治病这么多年,家中已经不是一贫如洗,而是负债累累无力偿还。

为了让我在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还能活下去,78岁的妈妈再次带我来到北京治病。到了协和医院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我们连买最便宜的药的钱都不够,是一位好心的病友帮我们付了药费。

在一次感冒又没有饭吃的时候,妈妈晕倒在医院里,急诊的护士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糖,过了一会儿,妈妈就醒了。她有低血糖,饿了没有钱买吃的,她只能忍着说不饿,我告诉她我也不饿。饿得受不了了,妈妈去饭店捡来别人吃剩的饭菜,她说是一个很漂亮的年轻小姑娘吃剩的,一点也不脏。

“饥不择食这四个字,我是有多么深刻的体会。

寒冬腊月,妈妈把我推进一个大商场,商场的物业经理主动走来问我们需不需要帮助,他给我们买来饭菜,买来热饮。叮嘱我们有什么需要就跟他们工作人员说,他们会提供帮助。腊月二十六,商场人流如织,喜气洋溢。经理们送给妈妈一个红包,说:大妈,快过年了,这个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们拿去用吧,祝你们新年快乐!是啊,新的一年迎来新的希望!

有一天,一位年轻的女孩送给我一本《圣经》微笑着跟我说“这个送给你,耶稣爱你!我不以为意,但妈妈很珍惜的把《圣经》放在背包里。

儒雅的钟先生领来西贝莜面的秦总,跟秦总说请西贝莜面村为我们提供午饭,由他来付账,先定三个月。秦总说,还用付什么账啊,我们西贝莜面免费提供就好啦,不用付账,就这么说定了。

我的膝关节髋关节需要做人工关节置换才能站立行走,需要最少三十万的费用。我已经不敢想了,妈妈日夜发愁。

妈妈的右腿因静脉曲张肿胀溃疡,医生说太严重了,保守治疗不管用,建议微创手术。两万元的手术费用对我们也是天文数字啊,因为没有钱,只能一天天忍着疼痛的拖下去。突然有一天,美丽的天使基督徒张莹妹妹,来看望我和妈妈,喜乐烛光团契的金颖姐、毛毛姐、苏叔叔、满兴叔叔和彭阿姨他们都来了,带着神的爱,带着神的光,照亮了我和妈妈的世界,引领我们认识了主,回到了家。

在杨哥、林贺和喜乐烛光团契的帮助努力下,妈妈的静脉曲张手术顺利完成。现正在大家找好的里教堂很近的旅馆里安心休养。周日大家还把我们母子带到教堂,弟兄们把我从轮椅上,抱到教堂的座椅上,兄弟姊妹们对我们母子像亲人一样,使我们这对漂泊的母女找到了家,被天父收留。

我感恩母亲23年来不离不弃的养育,更感恩我的母亲把我从她的日渐无力的怀抱中,交到天父慈爱温暖的大手中,让我在爱的大家庭中,有了数不清的兄弟姊妹!

我和母亲不愿意再加重大家的负担,为了减少大家的开支,凑集医治费用。我们母女还是要继续过夜间找地方打地铺的生活。但只要母女在一起,就有温暖。我们母女心里已经有了家,基督徒们和各界爱心人士还会和我们联系,关心和帮助我们。前面的路无论多么艰辛,有天父的引领,我的母亲和我就不再惧怕!

在这个感谢母恩的日子里,主已赐给了我一株忘忧草,用它来抚平了妈妈常年不展的愁眉!

我做了决志祷告,迎来了母亲节!母亲节,承载了天父满满的爱!哈利路亚!

注:作者系北京一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相关新闻

我那平凡的母亲

我的母亲虽然长相平平,而且也没有什么社会名气,更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在你们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但是,她在我的眼里却是天底下最好,最棒的母亲。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母亲带我找到了天父的家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