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教授访谈(二) 龙象征魔鬼撒旦?这是翻译问题造成的误解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教授访谈(二) 龙象征魔鬼撒旦?这是翻译问题造成的误解 龙图案

2019年是圣经和合本发行一百周年的日子,它在中文世界中使用广泛、影响深远,是众多信徒常常诵读的经典,“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等经文耳熟能详。日前,福音时报专访了金陵协和神学院旧约教师、南开大学客座副教授林培泉,谈到了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龙”等词汇的翻译带来的问题以及中国解经事工的发展。下文为第二部分:“龙”的翻译带来的文化冲突。

因翻译问题而造成的误解:以“龙”为例

在国内教会,时不时会听说这样的事:饭碗上有龙图案的要砸掉、被子上有龙图案要剪掉,甚至有人名字里带“龙”的要改名,因为在这些信徒看来,龙象征魔鬼撒旦。但在中国传统文化里,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象征,这就造成了冲突。

其实,这是翻译带来的问题。在受圣经影响的西方传统里,”Dragon”是邪恶的,这个词来源于希腊文δράκων(drakōn),启示录12章1节到13章18节,以及16章13节里提到“龙”或“蛇”,其字面意思是一种巨大的爬行动物,在《启示录》中隐喻性地指向魔鬼。

在旧约里,能翻译为新约“drakōn”的词有tanīn和Leviathan(音译),《创世记》1章21节里的tanīn翻译为大鱼,现在主流英语翻译为sea—monsters(海怪),这种译法让人想到《山海经》里的描述,误以为《圣经》和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山海经》没有区别。所以,传教士们进行和合本翻译时非常谨慎。

林教授认为,最好的翻译方式应该是将tanīn音译,但是翻译和合本的传教士又担心大家不理解,最后将其翻译为“大鱼”。“和合本修订的时候,我提议将它翻译为大海兽,因为这不是鱼,与吞掉约拿的大鱼不同,两个词应当要有所区别;也不要翻译为海怪,免得读起来像《山海经》;更不能翻译为‘龙或‘蛇’。”

在伯7:12,诗74:13、148:7,赛27:1、51:9,耶51:341,结29:3、32:2的经文里,有翻译为“鱼”“大蛇”“毒蛇”“虺蛇”“野狗”等,在这个过程中,意义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圣经原文指的是“与神作对的”。在《创世记》1章里特别讲到tanīn,是指古代近东地区海里的一些巨大动物、非常可怕,人无法胜过。但在以色列人看来,他们只是上帝的受造物,却是当时的一些人崇拜的对象。与tanīn相近的词是Leviathan,指海兽、鳄鱼(非中国人理解的鳄鱼),它会喷火、眼睛冒光,可怕至极。在新约里,就用希腊文δράκων(drakōn)来翻译tanīn和Leviathan这两个词。

当传教士进入中国,他们发现中国人对龙又崇拜又惧怕,而为了让人知道圣经里描写的drakōn可怕,就将它翻译成了“龙”,这是传教士不理解中国文化造成的。即,英文的dragon不能翻译为中文的“龙”,这导致中国基督徒在提到龙的时候都认为是魔鬼。但事实上,龙是中国中华文化的图腾和象征,是一种吉祥物,现实中并不存在,它的形象深入到了社会的各个角落,如元宵节舞龙、二月二龙抬头、端午节赛龙舟,以及建筑物和衣服上的雕饰等。

“龙”的英文翻译应该是“loong”,它和西方传统中的dragon(恶魔)是不同物种,我们称自己是“龙的传人”,可当它翻译成英文“descendants of the dragon ”时,震惊了西方世界,这就是翻译造成的问题。比如,Fox和Grant等品牌,如果直译为狐狸和巨人,在中国就很难被接受,而福克斯和捷安特就很吸引人。

“龙”的问题,是传教士在翻译的时候出现的偏差,并非信仰或神学问题。因此,林教授说:“和合本的翻译,不见得所有的都是准确的。”这个版本的圣经,是合一的象征,也是来华传教士们互相妥协的产物,这一定会造成从圣经文字到中国文化中的不完全对称,包括“龙”的翻译。

林教授建议,drakōn的翻译应直接音译,并用注释加以解释,而不要使用中国文化中的已有概念,就像圣经中的“舍客勒”“贺梅珥”等度量衡。比如,有人提出要解释大麻风,可这个词因为圣经的翻译而被大家熟知,本身已经成为了术语。阴间是中国文化概念,但是否是圣经里讲到的Sheol的观念呢?不一定。对于这个词,林教授也提倡音译。圣经里的“橄榄”和中国的橄榄也不一样,前者可以榨油,中国的只能生吃,传教士到了中国福建,看到很多类似橄榄的东西,就将其橄榄翻译为olive,这是误解。

再比如,在举行圣餐仪式的时候,教会称为“掰饼”,这个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中国北方地区叫饼,而英文里是面包;主耶稣洁净我们像雪那样白,可澳大利亚并不下雪,很多人难以理解,他们就用了一个能表达这个涵义的当地词汇。因此,林教授认为,翻译的时候要契合当地文化,但也要避免出现问题。

圣经翻译对于基督教信仰的传播,翻译能带来益处或误解。林教授表示,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不能太排斥和封闭,不能将许多优秀的东西看为是与我们的信仰不相容的,要有广阔的心胸,多理解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精华,学会在处境中用中国文化表达我们的信仰。即便与基督信仰有些矛盾的,也当理解而不是极端化地视为魔鬼或产生抵触。此外,基督教不是西方或外来文化,它最初是东方的文化,在传播之后融合了东西方,它是普世性的,我们在传播的时候不一定采用西方的做法,基本信仰不变,但表现形式可以多样化。

相关新闻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教授访谈(一):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

2019年是圣经和合本发行一百周年的日子,它在中文世界中使用广泛、影响深远,是众多信徒常常诵读的经典。日前,福音时报专访了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牧师,谈到了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龙”等词汇的翻译带来的问题以及中国解经事工的发展。下文为第一部分:和合本圣经的百年影响。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金陵协和神学院林培泉教授访谈(二) 龙象征魔鬼撒旦?这是翻译问题造成的误解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06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