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圣经观与“龙”的问题(上)

圣经观与“龙”的问题(上) 圣经

《圣经》是神的话、神的道,它被称为“天下之大经”。基督教的一切信条、教义、各种神学思想的根据都应该来自于它。我们神学院校的师生就是要学习《圣经》、理解《圣经》,并且要遵守《圣经》上的话。奥古斯丁称《圣经》为全能的上帝致受造者的信。马丁·路德说除了《圣经》还可以在哪里找到神的话呢?①中国基督教出版的《要道问答》称《圣经》是上帝给人的启示,包括有关上帝爱世人,在基督里为人预备救恩的生命之道。这就是我们基督徒对《圣经》的基本看法。由于世界各地各教会对《圣经》的研究在这200年来大有进展,我们该怎样全面地看待这些研究成果,以促进我们在建设中国教会的道路上健康发展?因此有一个圣经观更新的问题。这是至关重要的大问题。现将分三方面叙述这个主题。

(一)

《圣经》是上帝所默示的,是圣灵在特定的时空条件下,通过特定的作者将上帝的启示记录下来。因此《圣经》不单是上帝给人类的一本“天书”,而且有人的因素在其中。它反映着作者的时代背景,作者个人对上帝的认识,以及作者的写作风格、历史观、文化背景……《圣经》不但是一本属灵的书,也是一本文学作品。我们可以研究它,需要周密细致地审视它、考察它,除了相信上帝的最高启示在其中,还要以理性的态度对待它。《圣经》中所记载的不全是上帝亲口说的话,我们也不能说《圣经》的每句话都适合今天的时代,研究《圣经》,学习《圣经》要看历史和文化的情景,更重要的是要看上帝在今天透过《圣经》要向我们说什么话。如果对《圣经》的内容只注意表面的字句,甚至死抠字眼,生搬硬套,那么“字句要人死”(林后3:6)今天教会中有一些错误的神学导向,产生害人的结果,都是因为对《圣经》没有全面的、历史的了解,因而产生不良的社会效应。正确的圣经观不仅有助于建立正确的神学思想,更重要的是能帮助信徒与社会、时代相适应,这对今天我们要做传道人的人尤为重要。

中国基督教,包括中国的神学教育,过去多少年来存在着两种圣经观的对立。例如,将《旧约圣经》的首五卷看作是摩西亲笔所写下的,包括摩西的死与埋葬也是摩西生前所得的默示写在《申命记》中。如果有人称“五经”中有摩西后人之作,出于不同的资料来源,甚至可以和《约书亚记》构成一个合理完整的单元,称它们为“六经”,那就成了另一派的观点,甚至被称为“不信派”的观点。在《新约》的教学中,往往把四福音并列,如果把前三福音单独列出,把《约翰福音》列在约翰著作中去研究,又被认为这是“新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金陵协和神学院联合之初,老师们在开课时就要分“点1”、“点2”,②以区别不同的圣经观、神学观,而需要“互相尊重”。甚至到八十年代复校之初,有的老师强调,《旧约》前五卷是摩西写的,学生就容易接受;如果说《旧约》“五经”由四个底本所组成,那么这位老师被学生认可的就较少数。这说明中国基督教界对《圣经》要用科学的方法,历史地、客观地去考证它,在部分信徒或传道人中仍属存疑。③当然,在圣经观的研讨中,可以有不同的观点,但我们应该以开放的态度,注意到两一方面意见的合理性,不断调整自己固有的、甚至传统认为对的观点,使我们对圣经的形成有更加合理的,完整的认识才好。

对于圣经考证学,年纪较大的传道人也许比较生疏,它是17-18世纪以来,随着圣经研究的深入而逐步发展起来的。首先要用文学及历史学的方法来对待《圣经》,研究每卷书的写作过程、历史背景、中心信息,甚至超脱经文本身,参考当年其它有关《圣经》的文献。这些考证在中世纪是不可能的,因为中世纪的基督教,不按历史背景来解释《圣经》,把《圣经》看作是没有发展,没有进步的一本书。14-16世纪欧洲产生文艺复兴运动,提出人文主义的思想体系,反对中世纪的禁欲主义,摆脱教会对人们的思想束缚,因此在自然科学方面有了极大的发展。例如哥白尼的日心说,对几千年来的地心说有所否定;哥伦布和麦哲伦在地理方面的发现,对传统的“天圆地方论”打了问号,为地圆说提出了无可反驳的证据。人们对宇宙有了新的认识,在科学、文学、艺术等方面出现了空前繁荣的新时代,产生了许多在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人类进步的文化思想;而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也是在文艺复兴的影响下,对封建的教皇制度进行反叛,这才可能在圣经研究领域打开了新的局面。首先,他亲自将《圣经》译成德文,将《圣经》解放给所有的德国人都可以阅读。其次,在《圣经》的研究领域,他不仅仅是按传统的教义和教会的遗传进行解释,更加重要的是重视《圣经》的文字内涵,着重字义的理解,从而反对寓意解经。关键的一点,是否定只有教皇才有解释《圣经》的权利。从此,研究《圣经》的浪潮势不可挡,直至今日,在《新旧约圣经》研究方面,有两方面的成绩,在不同观点的书刊中,均予以不同程度的肯定,一是《旧约圣经》中的五经底本说;二是《新约圣经》中的前三福音问题。

(一)  底本说的理论根据是:“五经”内容有重叠,互相有矛盾,用神的名称不一,写作的风格迥异,观点不同。这些客观事实在《圣经》中是改变不了的。因此,从1753-1857年之间不断有人对“五经”是否由摩西亲笔所写提出疑问,最后有JEDP四个底本说成为公认的比较能圆满解决的办法。这个底本说的简介如下:

J,是英文“耶和华”起手的字母,称耶典,写成于公元前800-850年,内容包括上帝创造世界、始祖犯罪、洪水灭世等,流传于巴勒斯坦南部的犹大国。

E,是希伯来文“上帝”的起始字母,称神典,写成于公元前800-750年,内容从亚伯拉罕开始,强调西乃之约,重视选民,弃绝外邦人,流传于北国以色列。

D,是《申命记》起始的英文字母,称申典。写成于公元前650年左右,作者为散落于北国的利未知识分子,为振兴民族,盼望有摩西般的先知出现。

P,是祭司著述,用祭司两字起始的英文字母,称祭典。编写于公元前500年左右。除历史叙述外,主要是关于祭司律法和祭祀仪文的规定。

关于底本说最简明的参考资料有:2005年第2期《金陵神学志》,丘处恩博士的文章。其它在1988年北京、上海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第421-422页),及1999年中国基督教协会印发的《圣经百科全书》第306页中都有。

(二)  前三福音问题。这个问题现今已在各种观点的《新约导论》参考书中普遍提到。比较简要又能说明问题的可查《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第124-125页。值得注意的是,在1790年以前(距今不过200余年)人们还认为前三福音是按正典圣经所排列的次序成书的。④那时还没有一个前三福音或符类福音的名词出现,而如今几乎各派均认可前三福音中有非常相同之处,也有相异之处,而“马可先在说”也为绝大多数学者所同意。这是为什么呢?目前比较公认合理的解释是英国学者施继德(Streeter)提出的四原稿说。⑤

这“四原稿说”指:《马可福音》共有677节经文,其中600节重见于《马太福音》,400节重见于《路加福音》,各占它们内容的三分之一以上,《马可福音》仅有十分之一的材料未被《马太福音》、《路加福音》采用,因此《马可福音》成为前三福音中的第一原稿。

除与《马可福音》一致处以外,《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还有235节相同的经文不见于《马可福音》,学者认为两者共同采用了《耶稣语录》(代号为Q)的材料,而这Q材料是一个较为固定的口传材料。这是前三福音中的第二原稿。

前三福音中除了三自或二者共有材料外,《马太福音》、《路加福音》还有各自独有的材料,如《马太福音》中的300余节(约占全书三分之一)带有犹太色彩,而《路加福音》中的约有500余节(约占全书二分之一)带有亲外邦人倾向的材料,学者分别称它们为M和L,它们也许是流传于初期教会的口传材料,或者是马太、路加自己独有的材料,这即是前三福音中的第三、第四原稿。

这些圣经研究的成绩,对于我们认识《圣经》,保持一个正确的圣经观有什么帮助呢?

首先,要肯定圣经考证学的必要性。圣经考证学的英文名是Biblical Criticism,有人译为圣经批判学或圣经评鉴学。不少基督徒认为,《圣经》怎么可以批判?最近我们江苏省基督教两会出版一本《新约研究指南》,书中指出:“用‘批判’的方法研究《圣经》,并不意味着像批评一个不诚实的人那样去‘批评’《圣经》。‘批判’的意思是仔细地(采用科学的方法)了解《圣经》,看看它的写作过程、历史背景、语言学上的背景,当日的宗教习俗、传统、传递的过程,中心信息等究竟如何”。⑥因此如果重视圣经考证学,就会对《圣经》有一个比较科学的态度,可以客观地、历史地认识《圣经》,从而可以得到一个比较正确的圣经观。

其次,圣经考证学包含哪些内容?周天和博士著的《新约研究指南》一书曾介绍《圣经》的“文学考证”是指《圣经》可以从文学的观点去研究,考查《圣经》的资料来源、作者及成书年代。这种方法重在研究《圣经》的内容、文学形式及写作的目的等等。

《圣经》的“历史考证”是考证圣经人物、事件的历史真实性,并对那个时代的思想方式及其它背景有所认识。

“形式考证”是在19-20世纪之间兴起,主要是追溯在《圣经》形成之前是否已存在一连串故事所组成的口传资料。形式批评工作着就要整理这些资料。

“编修考证”指符类福音的作者不单收集资料,而且把传统的资料按他们自己的神学观点编排和修订。

研究圣经其它的考证方法尚多,如来源考证、传统考证,另外还有鉴定各种抄本,确立圣经原著本来面目的经文考证学等等。这些考证方法的目的,主要在说明《圣经》产生的过程除了上帝默示的因素外,人还在起哪些作用。或者说,上帝的灵感和人的书写、编辑,在完成《圣经》作为经典的工作中是分不开的。这是具有全面圣经观不可缺少的内容之一。

第三,作为一种研究方法,各有优点或缺点,但能作为一种学说或研究的手段而存在,说明《圣经》是可以,而且应该研究的。有人说:“在《圣经》面前我们永远不是科学家、研究者。”这是指人对上帝启示的领受,指耶稣基督救恩的永恒性。《圣经》的最高权威在于它是神所默示的。即使是“完全灵感说”,“字面灵感说”也得承认“完全灵感并不是说《圣经》中每句话都是对的”,⑦《圣经百科全书》的作者举了三个《圣经》中的例子⑧说明它们虽然存在于《圣经》之中,但它们绝不是受圣灵感动所说的话。作者在另一段又指出:“《圣经》的话同时又是人的话,故可以说《圣经》是神人合著而成。”⑨这是更新的圣经观中很重要的一点,也是本文所要论述的第一大点。我们的圣经观应该是辩证的,既要看到或深信《圣经》是上帝的话,也要看到《圣经》中有人的因素,这样才可全面理解圣经各卷之间的差异,《圣经》的真理不是在一个层次上,《圣经》也不免有错误的地方。我们需要全面地、历史地、整体地理解《圣经》的真理,这才是正确的圣经观。

注释:

①陈惠荣主编,《圣经百科全书》,中国基督教协会,上海,1999年6月,第1334页。

②“点1”是基要派师生的课,“点2”是现代派师生的课。

③目前“金陵协和神学院”的教学已大有改观,学生的接受能力也普遍提高。

④卢龙光:《基督教圣经与神学词典》,汉语圣经协会有限公司,香港,2003年9月,第495页。

⑤B.H.Streeter,The four Gospels,Macmillan,London,1924

⑥周天和著:《新约研究指南》,南京:江苏省基督教两会,2006年5月,第11页

⑦同注[1],第1334页。

⑧伯 4:27-9,约伯友人的谬见,可14:66-72 彼得的三次谎言,拉4:7-24控诉犹太人的书信。

⑨同注[1],第1334页。

(注:本文原载于第三期《金陵神学志》,福音时报蒙作者授权刊登。)

相关新闻

阅读圣经的好处

现在很多教会都在开展信徒的读经计划,号召每位肢体能够天天读经,并用一两年的时间,通读一遍。有的牧者还在工作之余,组织查经班,帮助弟兄姐妹深入研读《圣经》。   不少肢体踊跃地参与其中,每天都至少阅读一章经文。不过也有些信徒存在形式主义的倾向,将读经视为例行公事,每天仅用极少时间草草翻阅,并没有真正地阅读。因此,我们倡导信徒读经的同时,更要让他们明白读经的好处,才能让其认真地阅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圣经观与“龙”的问题(上)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