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倥子"的文章列表

那些陷在婚姻软弱中的肢体,我该如何帮助他们?

曾经与某位同工交通时,她说:“弟兄啊,现在教会中有很多的肢体,在婚姻问题上出现了破口,给社会带来了很多不安定的因素,也使神的名受到了亏损。我们教会牧长曾多次要求我,去帮助那些陷入于该软弱中的肢体。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能否给我提供些建议?”

崇拜时手机铃声总是响,乡村教会该如何应对?

手机的普及与使用,也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低头族”。甚至在日常的教会生活里面,有很多弟兄姊妹在聚会时被手机霸占着,比如正在做祷告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正在听道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打电话来。

对方是妈宝男,我该如何与他相处?

身边的闺蜜建议我,不要和这个男生相处。因为这个弟兄不行,太粘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妈宝男,若是在一起了,以后会经历很多磨难,日子肯定不好过。通过网络媒体,我也看到了很多网友对妈宝男的吐槽,心里非常的纠结。

与不信主的对象交往时,你会思考这三个问题吗?

面对着对方暂时并没信主,作为神儿女的我们,在准备与对方交往之前或交往时,应注意些什么呢?本人认为至少应该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愚昧人哪,你们将一车人的生命往哪带?

据《人们日报》于11月2日10:19所发布的消息: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原因公布是乘客与司机激烈争执互殴致车辆失控所致。

“芯片”真的就是“兽印”吗?

使徒保罗曾告诫我们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6:13),倘若我们的心不洁净,没有将目光完全盯在耶稣基督身上,本人倒觉得在哪都不洁净,在哪都会有兽的印记。因为他所传的不过是另一个基督,假先知假教师而已。

关于当下乡村教会服侍的三点感触

最近读了一篇题为《衰落的农村教会让传道人感受到六大心痛》的文章,我感同身受。当我们面对着这些萎缩与衰落,除了心痛,又该怎样面对呢?本文结合自己以往的侍奉经历,从三个方面谈谈我个人的体会与感受。

面对色情的诱惑,你还在挣扎吗?

前些天在与教会里的一位肢体交通时,她突然问了这样一个话题:“在这个充满诱惑的社会当中,作为弟兄如何战胜眼目的情欲,使之避免陷入婚前性行为或婚外情的网罗当中?”她的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一个月前所接的那个案例。

当你挽回濒临死亡的婚姻,你知道挽回的是什么吗?

面对着已经频临死亡的婚姻,我们都会尝试着尽最大努力的去挽回。当我们千方百计的为自己的婚姻做最后努力的时候,挽回的并不是我们自己的委曲求全,而是挽回与神之间的关系。

妻子该无条件无原则地顺服自己的丈夫吗?

经上说:“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弗5:24),这一节经文,真的就像那名女士所说的那样?做妻子的真的就该无条件无原则的,主动顺服自己的丈夫吗?本人认为,妻子顺服丈夫应至少是基于以下几个条件。

恋爱前,你需要思考的4个问题

“老师,对方不信主,您觉得我能不能与他相处?”,“老师,他明明是个基督徒,刚认识几天,怎么总是想上床”?……每次参加相关婚前辅导的时候,总会有肢体这样问我。恋爱之前,我们需要搞懂哪些问题呢?我认为应至少需要思考以下几个方面。

面对家暴,我该怎么办?

当我为老人递上面巾纸的时候,老人家哭出声来了。好一会儿,说“到底我犯了什么罪,神这样审判我。你在外面找女人,我们不反对,你不能提离婚呀,提也可以,但你不能这样作践我女儿,什么烟头烫、冷水淋……”

教会中的婚姻辅导与社会中的婚姻辅导一样吗?

在与心理咨询行业中的一位前辈进行交通时,他好奇的问我说“倥子,你们教堂做相关婚姻辅导时,与日常心理咨询,是不是存在着某些不同之处?”结合平时牧会时个人的领受,我觉得至少存在着以下几个方面的不同之处:

你我会像犹大那样卖主吗?

路加福音22章3-6节这样说:“撒旦入了那称为加略人的心,他本十二门徒里的一个。他去和祭司长并守殿官商量,怎么可能把耶稣交给他们。他们喜欢,就约定银子。他应允了,就找机会,要趁众人不在跟前的时候把耶稣交给他们。”

基督徒当真不该认罪?——驳某传道人“不认罪”谬论

最近陆续有教会肢体给我打电话或发短信,让我留意一个平台,它于3月7日发布一篇为“每日金句--《耶稣说》之三 你们应该悔改,因为天国近了”的文章,他们问我说:“按着这篇文章里的信息,作为基督的我们不该认罪。可是真的不去认罪,又如何去回转呢?”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5.61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