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慕圣"的文章列表

双十一来了,网购成瘾怎么办?

在即将临到双11里面,尽量做到理性消费,下单之前更要三思,我现在是不是真的需要买这个东西?我相信这能够帮助你戒除网购的上瘾症状,做一个理性消费的基督徒。

我们教会的老信徒被异端拉走了

前些阵子教会的负责人告诉我,我们教会的一个老信徒被异端拉走了。她给我说的时间,话里充满了很多的无奈,搞不懂这个信耶稣这么久的老信徒为什么会离开教会进入异端里面。其实我对这个信徒也是有印象的,印象中她是一个很热心的姊妹,每个礼拜天他都早早的到教会,然后把教会的圣台打扫一遍,下礼拜的时间走得也很晚,印象中总是她在打扫教会的卫生。她个子不是很高,眼睛大大的,忽闪忽闪起来显得很精神,每年圣诞节教会排演节目

基督徒的朋友观

说起朋友,我们都会不自觉地想到一些人。这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在某一个阶段陪着我们一起走过来,以至于我们几乎在他们面前没有任何的包装,可以肆意的将自己的秘密进行分享,这一类的朋友,我们通常给他们命名为“知心朋友”。这一类的朋友在定义上其实是最接近圣经里面给出的真朋友的定义——朋友乃是时常亲爱,弟兄为患难而生。圣经里面认为真正的朋友不是建立在金钱财富地位的关系上的,而是建立在相互的“劝诫”“相爱”“交心

神在世界上画了一个圈...

假如我问一个问题,这个世界上什么疾病最可怕?那么我想很多人脑海中会很自然的想到癌症,的确作为医学已经如此发达的今天,人类还是有很多疾病无法攻克,就像癌症一样,一旦患上可能就预示着死亡的一天天逼近。其实糟糕的情况远非如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病其实都是非常可怕的,为什么我们现在不用害怕了呢?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针对某一种病的药被研制出来了,因此这个病就不显得那么可怕了。就像天花病毒一样,在种牛痘没有发现的

我是怎么逃出传销组织的?

这两天我们的手机被一个大学生刷屏了,是一个悲剧的故事。如果主人公能活着的话,那应该是喜剧。23岁如花一般绽放的年龄,永远定格在那个灰色的相框里,带着对于这个世界的绝望,去了另外的那个世界。有人说他死是因为大学生刚毕业,涉世不深没有分辨力,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理论,我们不谈这个社会的问题,却一味地指责那些淳朴的人,或许这就是我们对于我们自己的否定,我们过往对淳朴的肯定都是虚伪的,其实我们骨子里面是赞

以色列一父亲的极端信仰酿悲剧

儿女不信耶稣,父母该怎么办?前两天CNN报道了一则新闻,讲述一个生于以色列地的基督徒父亲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割喉杀死,事件的起因竟然是女儿交了一个穆斯林男朋友,并且表示要改变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服从男朋友的伊斯兰教信仰。这一决定使他的父亲感到无比地愤慨,也觉得自己在亲属中抬不起头,最终失去了理智亲手将女儿手刃致死。事后,这个父亲被警方控制起来,但是他并没有为自己的行动感到有任何的不妥,相反他很冷静地说自

小偷全身纹满神佛保平安,不少国人的“信仰观念”很奇葩?

前两天齐鲁晚报发布了一条动态新闻,南京警方在一次行动中抓捕了一名盗窃惯偷,当警方对其身体进行检查的时候,发现嫌疑人身上纹满了各路神仙,甚至在额头的位置还纹了一个道教二郎神的眼睛。自称这样做可以保证自己在偷窃时不被警察抓住,有神仙护体必然能逢凶化吉。

不能硬生生把信仰过成了宗教

最近微信上很多人拉我入群。前两天,我们教会的一个弟兄在微信上加入了一个教会,说是全国各地的弟兄姐妹。我问他把我拉进去干啥,他说让我有时间在里面讲道牧养,作为一个传道人,我当然欣然答应了。

我经历的三次灵恩主义聚会

目前的中国教会可以简单的分成两种,一种是崇尚灵恩主义的教会,一种是对灵恩主义采取敌对态度的教会。双方对于对方都感到不可理喻,灵恩主义的教会认为,教会里面如果没有灵恩,这样的教会怎么能对人有益处呢?而反对灵恩主义的教会认为,教会目前的混乱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误将灵恩主义作为教会是否属灵的标尺。

评白百何事件:婚姻究竟意味着什么?

打开百度热搜之后,占居榜首的依然是白百何的出轨新闻,普遍来讲大家对于此事的看法呈两极化,一部分人认为是狗仔队卓伟在带节奏,扰乱别人正常的生活;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明星既然是全民眼球的焦点,就更应该恪守为人之德,做好全民表率。关于白百何出轨一事的对与错,为什么会引起网民如此大的关怀,并且呈两极化的观点也正撕裂着很多人的价值观。

也谈清明节:你的信仰被绑架了么?

那么我们来说一下,基督徒该如何看待清明节?清明节是中国式的感恩节,我们对于先人的感恩是圣经上所教导的,圣经其实在很多地方也都提到了向祖先的纪念,比如以色列人修家谱,纪念自己的父辈等等,这在一定程度上都表示一种感恩。中国基督徒当然也需要对自己的亲人有一颗感恩的心,包括那些已经去世的人,都可以进行缅怀的。

圣经中那些“负能量”的人物

最近这社会上都在宣扬正能量,认为这样的言语能够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可以作为治愈系信息净化这个社会。并且这股风也开始进入教会里面,最明显的就是很多成功神学的牧师,他们也开始认为教会需要多讲一些正能量的道理,不讲或者少讲悔改认罪之类的信息。往往他们的讲道被称为“充满恩膏”的讲道,会用言语的技巧挑动信徒的情绪不断地呼唤“哈利路亚”以及阿门,而很多信徒也很乐于听这样的讲道,感觉自己听完这样的讲道又一次如

神学班同学重聚时的扎心见闻

昨天去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见到了阔别十几年的同学,那是我最初在2004年读的一个神学班,当时我们班上有90多个学生,而今的重聚只来了20多人,大多数已经联系不上了,这20多人现在只有3人在教会侍奉,有几个甚至说他们现在不信了。一个同学聚会,五味陈杂,除了苍凉却似乎还有一些别的味道。

伸手扶约柜的乌撒是怎么死的?

传统神学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的圣贤解释了福音的奥秘,神学其实也只是一个脚手架而已,帮助我们在信仰里面更好的明圣经。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种神学是完美的,神学都有其优秀的方面,也有其很多的瑕疵是无法解释的。但是我们断不会选择不用神学方法来分析圣经,而直接读圣经,这样的结果必定是危险的。我们需要明白的一点是信仰先于圣经,这一点我们在以前也说过,圣经需要在信仰的视角下理解才算是圣经,除此之外都是文学的表现

德斯蒙德·多斯,教会需要你!——观《血战钢锯岭》有感

昨天在网上看到一篇精致的文章,是范学德写的“有关《血战钢锯岭》被激进改革宗定为非正统基督教思想”的文章,题目是《基督徒,你为何如此狂傲?》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网上搜一下,一篇非常精致的文章。读完文章之后,就勾起了我想看看这部电影的欲望,尽管我是一个不怎么爱看电影的人。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