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慕圣"的文章列表

你是在国度里生活的基督徒

前些日子,正在新闻上报道说,有一群中国人去日本旅游了。当他们即将要离开的时间,却接到酒店的电话,要求他们先不要走,因为某个房间的马桶盖在旅客住宿后不翼而飞了,他们想要检查一下是否是旅客给带走了。旅行团接到通知之后,就在原地等候,不一会儿酒店的人就赶到了,结果在一个大妈的行李中发现了丢失的马桶盖。新闻报道出来之后。国人打呼丢人,纷纷要求这样的人下次就不要放出国门了,太丢人了!无独有偶,今天新闻上又报

正常教会的牧养结构分析

将教会分为四个层次的结构进行牧养,这样每一个人都会找到自己服侍的对象在哪里。说的更浅白一点,每个人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组织,都会有集体的认同感。

基督徒中间经常刮的一股“虚荣风”

基督徒需要荣耀,这个荣耀不来源于某个政府对你的肯定,或者为你修建教堂公园等等;也不来源于某个政治人物,明星等等,毕竟这里面还有林丹呢,是不是?或者林丹倒了,很多基督徒的信心也倒了,基督徒的荣耀唯独来源于基督,除此之外都是虚浮。

一名义工传道人死在了讲台上

圣经每个人都读过,只是能读懂的人甚少,包括有些属灵领袖,讲得道理让人听起来扎耳朵,而不是扎心。

不要忘记感谢“熟悉”的恩典

对于恩典的定义,在基督教里面是不陌生的。我们常常将我们没有付出而白白得到的东西称为恩典。比如,我们的救恩,这是上帝给予我们的恩典,我们没有为此付上过任何的代价,不是由于悔改,也不是由于重生,更不是因为信心,这些都是上帝赐给我们恩典的结果,而不是赐给我们恩典的原因。我们常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将结果当成原因,认为是我们的信心使上帝决定将恩典赐予我们,其实这样理解的话,那恩典就不是恩典了,似乎告诉人如果你

如何成为一名天国里的富人?

神对你我有一个美好的盼望,那就是希望我们在天国里面做一个像他一样的富裕之人,而不是一个小信之人,无义之人。

我为什么不为特朗普点赞?

自从特朗普正式入住白宫之后,世界的镜头似乎就开始在这个美国历史上争议最大的总统身上定格了。连续十几天的时间,每一天所关注的新闻平台都会铺天盖地的推送大量关于其政策的新闻。

做一个有职业尊严的牧者难不难?

做一个牧者其实不难,难的是做一个有职业尊严的牧者。职业尊严不同于面子尊严,甚至它可能和面子会产生分裂,但是职业尊严最终总强过面子的尊严。如果我们承认神是真实的,为什么不同意他的话呢?

当牧者不再想着讲好道的时候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教会在真理上的教导能力明显不如以前了呢?为什么今天传道人做工的果效显得似乎远不及以前的时代呢?

夜深人静的抽泣——《泣血的侍奉》一文作者回应指责

批评也好,不理解也罢,我只自己知道我爱不爱主,旁人无权指责,有谁知道我每个月这微薄的收入中,还资助过比我更贫困的传道人呢?别人无权指责我,真的没有,如果你没有吃过妈妈从街上捡来的菜叶子,你永远没有权利指责我。

注意!一年中最大的试探临近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过年的意义对于我们不言而喻。中国虽然有很多的法定节假日,但是迄今没有哪一个节日在人们的心里能够与春节媲比,社会上有一句话叫做:有钱没钱都回家过年。因此对于一个漂泊者来说,即便这一年过得再怎么不如意,都要回家过个年。“年”成为中国一个最具名族特色的节日,堪比西方的圣诞节一样隆重。

泣血的侍奉——一欲辞职基层传道人的心声

未曾走入侍奉的人或许永远不会清楚,侍奉上帝之中的艰难,这种艰难在我国的北方尤为严重。曾经我踌躅满志,要与教会共存亡,不管前面有多少的难处,我都想过要扛下来;而如今我踌躇迟疑,前面的路似乎越来越迷茫,令我感到服侍上帝并不是只有一腔热血就可以走得下去的。

宗教改革500年后,神学在纪念中继续前进

今年是2017年,这一年对于基督教新教来说意义非常重大。500年前的那个10月,一个年轻的德国修士将一张白纸贴在了维滕贝格大教堂门口,从而上演了人类历史上与文艺复兴、启蒙运动齐名的三大西方社会变革的宗教改革运动。

新的征程,谁主沉浮?

毛泽东曾在长沙橘子洲望尽长江东去,不禁喜上眉梢挥诗一首,就是那首我们都会背诵的《沁园春·长沙》,其中他豪迈地扬起笔锋写道: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毫无疑问此时的战争他已经胜券在握,只待稍许时日便可取得最终的胜利。固然,毛泽东问天谁主沉浮,并非因为他对于世界格局的未知求问,而是因为稳操胜券对敌人发出的反问。即将来临的新中国里面,究竟是谁主沉浮?其实我们圣经中也有类似的事情,当以色列人从埃及上来

当利未人离开圣殿的时候,你想到了什么?

想必利未人这样的族群,我们读圣经的时间都会非常注意,因为他们是在以色列家里面没有田产的支派,他们支派在出埃及的路上被上帝特选为专门在会幕里面做服侍的工作。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之后,他们是唯一一个需要被分散的支派,散在各个支派里面,在各地分得一座城(逃城),在这里面主持敬拜神的工作。因为他们没有田产,没有自己的庄园与牛羊,所以他们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日常的会幕服侍里面,但是他们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