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的文章列表

福音小说:王子缴“枪”记

王子的父亲是杆老烟枪,大名无敌扬四乡。宁愿一日不三餐,至少也要三盒烟,年纪不大挥别了人世间。王子耳濡目染,和香烟极早就结缘,当学生时,老师如果断了烟,还得向他来求援……如此这般,王子身上也有一杆“枪”,把他来捆绑,让他不释放。他认为信耶稣行为好,对人要求特别高,自己吃不了这一套,还是不信少烦恼

福音小说:母亲节的电话

苏婶的老人机像苏婶一样进入病休,多少日都不哼一声,但自今晨突然病愈似的,铃叫不止。大女儿来电唠半天,二女儿来电唠半天——不,半年。三女儿在海南,犹若越南,四百多天难见一面,这刻也突然来电,只是老占线,不觉急眼……

徐老五奇婚记

​俺叫徐老五,今年三十五,但衣服破了没人补,为啥?说得好听一点,俺是一个单身;说的通俗一点,俺是一根光棍。那位也许说了,你看你,浓眉大眼也不算丑,怎么连个媳妇也搞不到手?这事啊,是亲闺女见亲娘——一说话就长。

彼拉多的白日梦:自洗己罪

读圣经,让我知道了彼拉多;和彼拉多很熟,是每次聚会的宣读“使徒信经”:“……我信我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巡抚彼拉多手下受难……”

卖主又自卖的犹大,真是贪财之人吗?

一直以来,我为犹大叫屈。因为我们太不把犹大当人物了,就以为他贪财卖主,区区三十块银钱,让他从门徒成了叛徒。但据我了解——非也!

等待“复活”的复活节!

有件事四福音全数记载,其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无一不清;这件事使基督耶稣的信仰全别与其他宗教;因这件事就有了一个世界性的节日,这节日带给人春天般的盼望和欢欣,但在中国,

鸡叫前的彼得——耶稣受难记系列人物之一

神子耶稣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但他原是为此而来;人子耶稣知道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他也是一个人。于是,矛盾与忧伤,一会撕咬,一会挤压,他那颗也是血肉的心,躲无可躲,眼见要碎,虽然绝不能碎。

莫让清明不晴明,勿使过节成纠结!

柳绿了,花红了,一句话,又到清明了。网络时代,每一个节日都是先在网上报到,才在现实中临到;先在网上发酵,才在生活中发生。清明也一样,近些日,主内媒体关于“咋过清明、清明咋过”的谈论,又烟升火冒,一派热闹,笔者也借机插两句——

一匹有“标签”的老马,如何看待教内教外给的各样标签?

老马那时候还是小马,其实也已不小,都三十好几了,但大家都习惯叫他“小马”,原因有二:其一,“小马”的确不大,瘦瘦小小的个头,并且也永远长不大了;更加其貌不扬——可以说他是时代的产儿,甚至是早产儿,因为那年头啥都紧巴。其二,他所在的教会大多都在七十以上,七十以下的算年轻人。他才三十来岁,小娃娃一个,又姓马,所以小马一匹。

从世家“甜妹子”到神家“女汉子”——一位姊妹的生命蜕变路

爷爷奶奶是基督徒,爸爸妈妈是基督徒,她和弟弟也是基督徒,她们是基督“世家”,基督是她们的世传之宝。所以虽是一女孩子,她的名字却带着一特别的“世”字,这不仅因为她是“世”字辈,好像也是一种隐隐的提醒——她的信仰是“世”传的。

撞飞二十米的神迹大爱

说的是中国菜都寿光,有位叫徐素芝的姊妹,生在牧者之家,从小看着满屋的聚会人长大。后来嫁一邻村的主内弟兄,夫妻恩爱,生活美满,小日子蜜甜,但美满的生活却让生命满了缺憾,甜蜜的小日子让他与神渐行渐远。

​基督徒平安过节谈:节而不竭

​春节春节,迎春之节,基督徒也在春天里,也在节日中,都说“欢乐辞旧岁,平安迎新春”,咋辞旧岁咱就不说了,但平安过春节,却很有必要谈一谈。

世上有双天上的手,叫“助手”!——写在国际麻风节

​它是一个节,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竟表现得跟火星人一般莫名其妙。

从一顿年夜饭看真神和假神的区别

先是父母毕恭毕敬把最先出锅的六碗饺子,摆到锅台旁的所谓“灶王爷”那儿,叫他老人家先品品口味,尝尝口感;但老人家从来都很客气,从没动过。也许老人家有自知之明,怕自己画在纸上的嘴巴,吃饺子不成,反被饺子烫成窟窿,那就破了相,现了原形。所以父母年年供,但他年年客气。

一个所谓牧者的自白:我那失联的侍奉

自己在教会中事奉也差不多十年了,但我却越来越感觉自己就是一架MH370,飞得挺快,好像也挺高,但却失联了。乘客不知道,但塔台知道,机长也知道——我这么多年来的所谓侍奉,大多就是一种失联的侍奉,在失联中事奉,在侍奉中失联。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3.724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