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的文章列表

不做标题党,但要标题靓——谈主内文字事工

某次与几位主内媒体撰稿人,网络聚会,聊到文章点击量的问题,就引出我下面的话题——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文如其人——文章也如果是一个人的话,标题就是她的“脸”。看脸识人虽然常常打脸,以貌娶人也容易翻脸,但在网络中,尤其海量的自媒文,绝对是以“脸”取天下。

福音小说:酒驾危情

最后男子不情愿的交出紧攥的车钥匙,被推搡上警车……眼前一幕,让晓兵原本飘飘快意中的心头,当头棒喝:“酒驾、酒驾,代价、代价……”交警申斥的话,在他耳边一圈一圈的绕,或者一圈一圈的勒。突然手机铃响,芸打来的,晓兵心犹豫一下,终于点开,芸在里面悠悠问:“到哪儿了?我已经点好菜。”

原创诗歌:疫情与臆想

二零二零这一年,说来真是不一般;澳洲大火烧红天,美伊又起新战端;这些离咱有点远,好像不必放心间;谁料疫情起武汉,一拖二延成灾难;

非常时期“逾越”的秘诀

非常时期,“拘”家团聚,从前最紧缺的时间,一下陈积的厉害,不好出手。一头扎进《圣经》,那里天地宽,甚至比天地还宽,是跨越时空的,我手头就紧巴起来,但心头却一下宽松。尤其读到数千年前,以色列人非常的那一夜——逾越节的晚上,他们灾中不受害,殃中却无恙……让我忍不住赶紧跑回,站在今天,也是非常的今天,向遇到的每个人大喊:我得了“逾越”非常的秘诀,快听我说说

2020年春节,一个被病毒改写的特殊的中国年!

有人也许因为不能团圆团聚,不能推杯换盏,畅聊畅饮,感觉春节失色不少,这样过年,躲在家里像过关;但一个“万事互相效力”的人,这年一定非常的特色,甚而非常的彩色,因为我们过一个天天属天的“灵修年”。

圣诞“落网”记

就在那一晚,人生第一个圣诞,我心大反转,热泪淌满脸,怎么擦也擦不干:原来这圣诞,与我大有关;耶稣降世间,与我更相连……转眼几十年,不觉到今天,回首那一段,感恩更满满,感慨仍无限,此正是:我本罪人太愚顽,自投爱网是恩典;今天你我过圣诞,都被耶稣亲拣选;一张爱网撒人间,把咱拉上救生船——

亲历邪教之三:魔鬼就是为杀害,失落它手尽是灾

主在经上明确教导,也是明明警告:“盗贼来,就是为偷窃、杀害、毁坏……”(约10:10)偷窃神给羊的光亮指引,杀害无知失迷的羊,藉此毁坏神的救赎大工,败坏神在人身上的万古计划……土生土长的邪教“东方闪电”,就是凶恶的“盗贼”,露骨的“偷窃”,凶残的“杀害”,疯狂的“毁坏”……无所不用其极,超乎人的想象,突破人伦底线,只有人不敢想,没有他们不敢做!

夜半爬墙为哪桩,说是拖人上天堂——亲历邪教大放招(二)

​上一次咱说到“邪教惯常用歪招,利诱色迷常用到——”这次咱谈一谈他们的“歪招”之二,或“邪法第二步”——威逼:话说神的恩典,我虽其貌不扬,经济荒凉,后来也成了家,比他们秀色可餐的钓饵还秀色许多,以至姐姐们都惊绝。但我上了他们的黑名单是无疑了,不断有不速之客不速造访。

基督徒中普遍存在的两种错误想法

神的家大,神家的人多;人多想法也多,其中至少有二:一种是信了耶稣后,心中仍不平安,感觉自己得救太简单,不太保险,自己必须干点事,尽点力,后补一下。还有一种想法是,反正俺得救了,能进天国了,万事无忧了,至于说什么得赏不得赏,那都无所谓,愿给就给,不给拉倒,我不贪心。

我被闪电差点闪了腰,亲历邪教大放招

这世界上好像草总比苗壮,邪老比正强。“东方闪电”从所谓的“东方”闪出后,四方游闪,八方电人,久扑不灭,凶光不息……我就被他们“闪”过,差点闪了腰;邪教都是歪招,我差点中招歪倒。今汗颜揭秘,不惮人笑,以识其恶,以避其险——

胸怀与爱怀——“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十二

​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如果问你“农村教会讲台侍工”的第一责任人是谁?你一定会说:“当然是传道人了!”答案当然不是。

用牛与养牛——“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十一

这是一个关于农村教会讲道人薪酬的问题,是老生常谈,或者长叹!但要谈农村教会讲台侍工,却又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再谈一下,叹一声——

心气与心志——“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十

​“心气”在这里特指一个人看重自己而产生的底气,心气冒上来就是“傲气”!自古有“文人相轻”的说法,传道人也是人,并且是识文解字的人,“相轻”之说,一不小心就沾边。

委托与受托——“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九

​提庇利亚海边,一堆炭火旁,复活之主三问门徒彼得:“你爱我吗?”也是在一堆炭火旁,三次不认主的彼得,这时爱从心生,如火燃烧,三次拍胸作保:“主啊我爱你!”主就三次委托:“你牧养我的羊、你喂养我的羊、你牧养我的羊!”(约21:15—17)

台上与台下——“农村教会讲台侍工谈”之八

有件事不一定是真的,但你一定听说过,咱再听一下:某讲道人讲完道,刚要往台下走,突然妻子抱着枕头走上台来,说你讲得太好了,简直不象现实中的你,我要和台上的你一起生活,你千万别下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