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成"的文章列表

撞飞二十米的神迹大爱

说的是中国菜都寿光,有位叫徐素芝的姊妹,生在牧者之家,从小看着满屋的聚会人长大。后来嫁一邻村的主内弟兄,夫妻恩爱,生活美满,小日子蜜甜,但美满的生活却让生命满了缺憾,甜蜜的小日子让他与神渐行渐远。

​基督徒平安过节谈:节而不竭

​春节春节,迎春之节,基督徒也在春天里,也在节日中,都说“欢乐辞旧岁,平安迎新春”,咋辞旧岁咱就不说了,但平安过春节,却很有必要谈一谈。

世上有双天上的手,叫“助手”!——写在国际麻风节

​它是一个节,却少有人知道;它是一个国际大节,欢庆的人却不多。尤在咱中国,提到这个节,竟表现得跟火星人一般莫名其妙。

从一顿年夜饭看真神和假神的区别

先是父母毕恭毕敬把最先出锅的六碗饺子,摆到锅台旁的所谓“灶王爷”那儿,叫他老人家先品品口味,尝尝口感;但老人家从来都很客气,从没动过。也许老人家有自知之明,怕自己画在纸上的嘴巴,吃饺子不成,反被饺子烫成窟窿,那就破了相,现了原形。所以父母年年供,但他年年客气。

一个所谓牧者的自白:我那失联的侍奉

自己在教会中事奉也差不多十年了,但我却越来越感觉自己就是一架MH370,飞得挺快,好像也挺高,但却失联了。乘客不知道,但塔台知道,机长也知道——我这么多年来的所谓侍奉,大多就是一种失联的侍奉,在失联中事奉,在侍奉中失联。

农村教会侍奉的“浅见”与“远见”——一次交流会的发言实录

大家好!弟兄姓徐,来自山东农村,为主拣选二十年余,是一只骨灰级的老羊;主前侍奉 近十年,不牧师也不执事,啥都不是,来自基层中的底层,非常的接地气。下面就我接地气的侍奉,作一些有底气的分享——中国是农业大国,同样农村教会的发展,也左右着中国福音事工的大局。弟兄所在地是个县级市,有百万人口,登记在册的基督徒约五千人,共有近万人。而在职牧师一位,长老两位,对广大的农村牧场,鞭长莫及,杯水车薪。是众多的农

原创散文诗:看过玫瑰花

​神的创造都好,他的设计都妙。看过玫瑰花,我才真知道——

论农村教会传承问题:约书亚如何能不跑?摩西退休了要干啥?

​前些日,写了一篇小文“当代农村教会的惊悚:摩西老了,约书亚跑了”,虽说了很多,但某些方面仍有未尽感,在此补续,算为一家人再说一家话——

当代农村教会的惊悚:摩西老了,约书亚跑了

笔者所识的一家教会,弟兄姐妹正愁肠百结,嘘声一片。按本地相关政策,教会负责人年满70周岁,必须无条件退职,而年底,负责人“无条件”的期限已到,可放眼教会,能接任者却寥寥无几……

一名刚遭受洪灾的弟兄的劫后余思:不要让大水冲走你心底的平安

近些日,笔者所在的微信群几乎为“滚滚长流不逝水”之类的视频所淹没。每个视频都触目惊心,触目的是这“灾”不是在他乡,而就是在眼前;惊心的是你我都可能成为灾中遭难的一员……

办好农村布道会应当注意的六点

神的恩典,藉本地农闲季,教会组织了几场文艺布道演出。虽是初做,仍感丰获满满,但最大收获是一些经历、经验,在此谈点滴所见,以为共享共勉!

从“嫦娥偷药、夏娃盗果”想到的

​有两个女人因偷成名,每到中秋,中国人都会想到其中一位。

莫让培训成“赔损”——农村义工培训之我见

说到义工培训,笔者参加过几次,但总共不过二十余天,没啥资历,更无高见,可总有一些话梗在心怀,不吐不快,就谈一点浅见吧——

揽镜自视,主前自问——犹大是否是我?

耶稣的门徒无以计数,代代盛传;犹大的弟子也从未绝迹,处处现身;而尤在这末世,犹大之灵,更广纳徒众,混迹教会,喊着“夫子”,嘟着香吻,预备故伎重演;而手伸钱囊,偷拿银两,更是日日常常,小事一桩。但这里要说的,并非我们手提灯笼,到处查照,谁是“犹大”?而是揽镜自视,主前自问——犹大是否是我?

如何面对一根萝卜两头削的难题——传道人待遇之我见

近期,基督教媒体上一个热门话题,久热不下,那就是传道人的生活待遇、生存现况、生路何方的问题。笔者就一己经历,谈点一己之见。首先说,传道人与传道人也是不同的。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