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从圣经伦理看安乐死

001年4月10日,荷兰参议院以四十六票赞成,二十八票反对,有条件的通过安乐死法案,使荷兰成为全世界第一个将安乐死(Euthanasia)和医师助人自杀合法化的国家。虽然这个法案已经通过十年了,但是在全世界的范围中,有关安乐死的争议却一直没有停息。我仅仅从圣经伦理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安乐死”一词源自希腊文Ευθανασία,英文是Euthanasia,这词有两个字组成,“eu”的意思是“好”,而“thanatos”则是指希腊死神塔那托斯,意思就是“死亡”,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指没有痛苦的死亡——安乐死。

目前,全世界医学界对于“安乐死”依然并没有一个标准的、统一的、固定的定义,不过在操作层面,主要可分为四种:

1、主动及自愿安乐死:经当事人知情、同意,或应当事人的要求,主动求死的病人。如:罹患绝症的病人。

2、主动及非自愿安乐死:当事人既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或因当事人没有能力判断而遭遇他人赐死。如:早产的、无法继续生存的畸形婴儿。

3、被动及自愿安乐死:病人主动提出,请医生为其终止维生系统,让病人可以自然死亡。如:濒临死亡且医药无效的病人。

4、被动及非自愿安乐死:病人自己不能作主,在家属与医生的判断之下,为其终止维生系统,让病人自然死亡。如:植物人。

前两种属于是“主动安乐死”,而后两种则属于是“被动安乐死”。中国学者给安乐死下的定义为:患不治之症的病人在危重濒死状态时,由于精神和躯体的极端痛苦,在病人或家属的要求下,经过医生的认可用人为的方法使病人在无痛苦状态下度过死亡阶段而终结生命全过程。我认为,这个定义属于主动安乐死。

对于赞成安乐死的人来说,他们大多数人的观点是:人拥有死亡的权力,并且当人的生命痛苦超越于死亡的恐怖之时,人就会要求死亡。也有人认为,某些疾病根本是无法治愈的,并且带来心理与生理上的极大的折磨,于其在这样的痛苦中挣扎,还不如有尊严的去世。还有人认为,一些疾病会增加病人家属的负担,或是要消耗大量的社会公共资源。这些人都认为,主动安乐死是可以的。

作为牧师,我经常要到医院去探望一些病人,能深深体验到那些身患绝症,被病魔蹂躏的人是何其的痛苦,那时的人真是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在那种无助的状态下,能痛痛快快的了结自己的生命,倒是成了一种解脱。但是,这并非代表我也赞同主动安乐死,我倒是认为被动安乐死是可行。

下面,我愿意从圣经的教导,来探讨有关安乐死的问题。

一、上帝的创造,使生命具有神圣的价值

人是上帝创造的,人拥有上帝的形像(创1:26-27),故此每一个生命都有其神圣的价值,不可以随意杀害,这是以上帝为中心的世界观而得出的结论。申命记三十二章三十九节,上帝说:“你们如今要知道:我,惟有我是上帝,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使人死,我使人活;我损伤,我也医治,并无人能从我手中救出来。”所以,生命的主权是上帝,人对自己的生命只有管理权,却没有主权,因此人若是企图毁灭自己的生命,就是违反上帝的要求,否定上帝的主权。

若是有人企图夺取他人的生命,这是僭越了上帝的主权,并且取而代之的恶行。故此,认为人对自己的生命拥有死亡的权力,这个观点是错误的,是人本主义的思想。

二、基督的救赎,使生命具有神圣的意义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到这个有罪的世界,经历人世间的一切苦难,并且为罪人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基督救赎了死在罪恶过犯中的人,使一切信靠他的人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基督徒在基督里获得是新的生命,于是,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的生命就不再是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主耶稣。正如保罗说的,“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14:7-8)这个属于主耶稣的人,他的生命就有了不同的意义,人活着乃是为信仰做见证。

既然主耶稣是我们生命的主,我把自己的生命交托给他,我们也信靠他能给予我们足够的恩典,叫我们可以在苦难中有满足的盼望与喜乐。故此,任何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自己,或是他人生命的,都是轻视了基督的救恩,是对基督缺乏信心的表现。当然,对于不信主的人,他们对于生命的理解自然就缺乏了这样的意义,这实在是非常悲惨的事。

三、圣灵的大能,使生命具有活泼的动力

当人因信称义、重生得救之后,圣灵就将上帝的爱,厚厚浇灌在我们身上(罗5:5),这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7)。因着圣灵在我们生命中的工作,给我们有胜过苦难的能力,我们深信,“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林后4:17)并且,圣灵在我们的生命中还要结出丰硕的果子,就是“仁爱、喜爱、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加5:22-23)

一个基督徒不仅充满上帝的爱,还会流露出上帝的爱来。一个拥有爱的人,不会轻易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是用来爱上帝,也是用来爱人的。

这里有一个美好的见证。1982年在澳大利亚出生了一个无手无脚的畸形儿,他的名字叫尼克(Nick Vujicic)。但是,他的父母为了基督的缘故,认真抚养了这个孩子。后来,尼克成了一名基督徒,他也曾经向主祈祷能拥有神迹,张出手、脚来,但是上帝并没有垂听他的祷告,但是,圣灵却在他的身上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现在,尼克是一位著名的励志演讲家和布道家。他还创办了一个名叫“没有四肢的生命”(Life Without Limbs)的组织,帮助了很多四肢健全,却意志消沉的人。可见,圣灵能大能,能赋予人生活的勇气和动力。

对于基督徒医生来说,因为敬畏上帝,与爱人的生命的缘故,故此,绝不可能会僭越上帝的主权,践踏他人的生命,相反会保养顾惜之。

基于这些圣经理由,我认为主动的安乐死是违背上帝旨意的,但我不反对被动的安乐死。正如一位牧者所说,没有经历过痛苦的人,怎么能了解痛苦呢?看到很多病人在痛苦中挣扎,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所以,我认为,给予病人减轻痛苦的药物,虽然这些药物,可能会缩短病人的生命,但是,这依然非常有必要的。当然这必须有严格的麻醉医生来施行。药物的作用是为了减轻痛苦,而不是夺取病人的生命。

若是,病人主动建议终止其维生系统也是可以的。有一位老牧师,罹患尿毒症,并且已经血透了十年,后来因为一次感冒而引起了很多并发症,老牧师深感痛苦,于是向医生提出终止血透。仅仅几日之后,他在弟兄姊妹的祈祷、唱诗声中离开了世界,安息了自己的劳苦,这也是美好的。对于身患绝症的临终病人而言,能够减轻痛苦往往比延迟死亡重要。

上帝命定人人都有一死(来9:27 创2:16-17 罗5:12),藉着非自然的方式来阻碍自然的死亡过程,反而是违反上帝的旨意。如,一个脑部或脑干已经死亡的人,仅仅是靠着机器来维持呼吸和心跳,这样的生命其实已经死了。无休止地使用机器来维持生命,是毫无意义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让这个病人离开世界,也并非不可。那在怎么样的情况下,才可以允许被动的安乐死呢?我认为,有以下几个方面:

1、病人所患的疾病,没有挽回的可能,若是延长生命,只会徒增他的痛苦。

2、病人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必须主动提出停止维生系统,并有确切的证明之后,方可执行,否则医生绝对不能执行;若是病人突然反悔了,医生必须重新开启维生系统。在美国,也有一些人会事先签署文件,在某些情况下,医生可以不必抢救。

3、病人在丧失意志的情况下,必须有医院与家属集体决定才执行。

对于安乐死的争论并没有休止,不过,给予安乐死的理由,主要是在与为了减轻病人的痛苦,那从这个角度来看,通过医药固然能解决病人肉体的痛苦,但是还有一样,就是心灵的痛苦,也是我们亟待重视的。很多病人,因为子女及亲友因故不能前来探望,或又缺乏朋友,于是便感到极其孤单、苦闷。还有某些不良的医护人员,对病人的态度冷漠,也会增加他们心灵的痛苦。因此,对于基督徒来说,对病人的照顾应该是身心灵全人的,若是教会注重临终关怀的话,那些想要申请主动安乐死的人,就会大大减少了。

参考资料:
罗秉祥,黑白分明—基督教伦理纵横谈,香港:宣道出版社
叶敬德,21世纪基督徒装备79课:安乐死,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
方震中、袁伟乐、余尚群,基督徒反对“安乐死”的原因
陈明进,安乐死问题初探,台东师院学报

相关新闻

多网站频现征友过情人节 专家指体现“心理孤独”

情人节期间,多网站出现征友过节的现象。有心理专家指出,这是人“心理孤独”的体现。单身基督徒更容易面对孤独的问题,有基督徒辅导老师建议单身基督徒把人生交给基督。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从圣经伦理看安乐死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78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