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张远来:我们可以向曼德拉学习什么?

  • 张远来|
  • 来源:作者博客|
  • 2013年12月17日 11:15|

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1918年7月18日——2013年12月5日)是南非著名反种族隔离革命家、政治家、慈善家,1994年至1999年间任南非总统,是首位黑人总统,被尊称为南非国父。曼德拉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印度国宝勋章、时代年度风云人物、萨哈罗夫奖、总统自由勋章、国会金质奖章、列宁和平奖、良心大使奖、联合国人权奖、费利克斯•乌弗埃-博瓦尼和平奖、布鲁诺•克赖斯基奖、卡特艺术馆人权奖等,在其40年的政治生涯中获得了超过一百项奖项。

2013年12月5日曼德拉在南非逝世,享年95岁。12月10日,曼德拉的葬礼在约翰内斯堡南非国家体育馆隆重举行。这是南非史无前例,规模及规格绝无仅有世界性葬礼。有来自世界上百各国家领导及退休领导人,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前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卡特。英国首相、副首相、反对党领袖和前首相布莱尔、布朗和梅杰。中国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前总统萨科齐,欧盟议会主席,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等等。另外还有86个国际组织和70多名世界名人和明星参加。曼德拉所受到的尊重与声誉在当代南非,甚至整个世界都是无与伦比的。

曼德拉1918年7月18日出生于南非特兰斯凯一个王族家庭,有可能成为当地酋长。但曼德拉上述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和声誉与其出生并无多大关系。实际上,在当时落后的南非,曼德拉是其家族中唯一受过教育的成员。9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家族的历史与其后来卓越的成就与声望几无关联。相反,解放南非走出那劳役他们世世代代的世袭封闭,帮助南非各族和解,才是他真正被世人记念的功勋之一。

在曼德拉的悼词上,习近平主席盛赞曼德拉的去世是南非而至整个世界的损失。而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那篇感情洋溢的曼德拉的葬礼上,在历数曼德拉的伟大功勋之后总结性反问:“对南非人民来说,对受过曼德拉激励的世界人民来说……,不管我们的情形如何,问良心说,我如何应用曼德拉的教导于自己的生活中去?”而这,也正是笔者在本书所想自问的问题:对中国的基督徒而言,我们可以从兄弟曼德拉的身上学到什么?

一、坚定的信仰

曼德拉出生在封闭、落后而独裁的南非,曼德拉后来的追求主要来自他的信仰实践。

曼德拉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曼德拉自幼在教会学校读书,受到基督信仰的影响而成为卫理公会教派信徒。和圣雄甘地不同,曼德拉公开声称自己“从来都是、今后也将一直是一名基督徒”。和中国国父孙中山先生类似,曼德拉坦言自己的政治理念和实践都以自己的基督教信仰为根基。为了实践基督赋予人人平等而自由的权力,反对种族歧视和隔离政策等,曼德拉一度身陷囹圄27年之久。1964年,曼德拉在接受审判时如是说:“我极力主张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和睦相处,享受平等的机会。这是我想争取实现的理性境界,如果需要,我宁可为这样的境界的实现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知道,这种精神正是基督信仰之人论的基本共识,也是基督信仰所长倡导的普世价值之一。

曼德拉的言行也处处表达了他基本的基督信仰理念:

You are a child of God,You’re playing small doesn’t serve the world. There is nothing enlightened about shrinking so that other people won’t feel insecure around you. We are all meant to shine as children do. We were born to make manifest the glory of God that is within us. It’s not just in some of us; it’s in everyone. And when we let our own light shine, We unconsciously give other people permission to do the same. As we are liberated from our own fear。

意译如下:

你是上帝的孩子。胆怯退后,并不会点亮这个世界;苟且偷安,并不能消解他人的恐惧。我们本应该光芒四射,象孩子们一样,照亮世界。我们生来就是为了我们里面的上帝的荣耀。这种荣耀的光芒不只在一些人身上;它在每个人身上。兴起发光,当我们将自己从恐惧中释放,我们不知不觉中也允许他人去闪耀他们的光芒。

从这些只言片语,我们看到曼德拉里面那深邃的,可以活出来的信仰——不是神学的概念,而是作用在处境化生活之中的信仰实践和使命。上帝在他心里,而只有借着祝福他人的生活,见证真理的行为,方能见证那在我们里面的上帝。正是这种信仰,带领曼德拉走出苦毒,在看似漫无边际的牢狱生涯中,依旧可以找到生命的力量,找到上帝在他身上的使命。没有给曼德拉带来自由和力量的基督信仰,就没有他后来致力于给人带去自由、爱与祝福的人生使命。

二、完全的饶恕

曼德拉完全可以因其家族的出生而享受集权主义给他的个人享乐,在那个圈子里做一个传统的王子。但基督信仰却激励他奋起致力于南非反种族隔离制度,并曾为反种族隔离制度而坐过27年牢狱。其中整整18年时间,曼德拉在被称作是“活地狱”的罗本岛监狱度过。曼德拉被关在总集中营一个“锌皮房”,整日在采石场做工,还受到看守的虐待。我们可以想象,作为一个政治犯,27年的牢狱会给曼德拉带去多少身心的痛苦和煎熬。但他立志绝不向过去的仇敌和曾经逼迫他的人报复。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然身陷牢狱”。这种饶恕正是来自曼德拉深处的信仰。

走出监狱的曼德拉,经历了完全的自由——不仅是脱离囚牢的自由,更是完全饶恕后的自由。当曼德拉因为基督对罪人的饶恕而学会饶恕时,他已经学会了像基督那样饶恕自己的敌人。基督耶稣在十字架上第一句话就是为把自己诬陷钉上十字架的敌人祈祷:“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和基督一样,曼德拉呼吁他的同胞克制复仇的欲望““把长矛扔进大海”。1994年曼德拉当选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在他的总统就职仪式上,曼德拉邀请曾经看守他的三位前狱方人员出席典礼,把他们介绍给世界各国的政要,并向这三个人致敬!这一完全饶恕的举措,令全世界为之惊愕感动。曼德拉不是政治秀,而是在学效基督。

谈及那段经历,曼德拉有这样一段表白:我们下飞机踏上罗本岛的那天,天气阴暗,凛冽的冬风透过单薄的囚衣打在我们身上。迎接我们这群被判处终身监禁的几名非国大成员的,是一帮荷枪实弹的狱警。我们旋即被押上囚车,送到一幢独立的石造旧建筑物前。狱警命令我们脱光衣服,然后他给我们每人一套卡其布的新囚衣。然而,种族隔离的条例甚至体现在囚服上。除了印度人凯西拿到长裤之外,我们每人都给的是短裤。我穿上短裤,但我发誓:我穿着它的日子不会很长。拿着刚发的3条薄得几乎透亮的毯子,跟在白人看守后面,我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尽头的单间牢房。牢房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N.曼德拉,466/64,表示我是这个岛上1964年以来接收的第466名囚犯。牢房里霉湿气味扑鼻,且十分狭小,只有三步长、两米宽,躺下时双脚会碰到墙壁,头则顶着另一面墙,是名副其实的“牢笼”。然而,地狱也是有两面性的,人性本善,我和白人看守詹姆斯•格列高里结下了深厚情谊。我出狱时,写给他一封信:“20年来我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今天结束了。但是我会永远记住你,谨向你和你全家致以我最诚挚的问候,并请接受我最深厚的友情。”正是在这段牢狱生涯里,曼德拉经历了基督的饶恕而得到真正重生得救的自由生命。

曼德拉从不认为自己是天生的圣人,他说,“我不是圣人,除非你把圣人定义为不断尝试的罪人。”曼德拉的罪人并非法律意义上的罪犯,而是宗教意义上的不完全。是信仰让曼德拉学会了饶恕。曼德拉的宽恕精神跟他的基督教信仰紧紧相关。曼德拉年轻的时候曾经是发誓不惜牺牲生命也要跟白人种族主义者斗争到底,激进而充满苦毒的“愤青”。他的婚姻也曾经破裂。但27年的牢狱成了曼德拉反思信仰和使命的灵修学院,从中他学到了基督的饶恕。他的里面不再是白人或者黑人的斗争,而是整个国度的被拯救。因为,即使按着曼德拉的仇恨可以反制白人,那样只不过是反其道而行之的黑人对白人的压迫。饶恕让他更深地认识了人类真正的需要。他说“在那漫长而孤独的(被囚)岁月中,我对自己的人民获得自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对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获得自由的渴望……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

It matters not how strait the gate,重要的不是铁门直不直,

How charged with punishments the scroll,重要的不是判决书,

I am the master of my fate:我是我自己命运的主人,

I am the captain of my soul.我是我灵魂的掌舵者。

换句话说,若我饶恕,就没有人能囚禁我的灵魂;若我选择仇恨,没有牢狱,我也活着监禁之中。不公的苦难可以制造仇恨,也可以因为饶恕而成为医治的病床。在这里我不禁想起索尔仁尼琴的一段见证:二战快结束的时候,我因写信批评斯大林而被捕。我的第一间牢房是我的“情人”,在那里我才开始了解自己的内在生命,倾听灵魂的声音,最后找到上帝。在蹲监狱和做苦力的双重煎熬下,祸不单行,我得了腹腔癌。但真是“祸兮福之所倚”,在手术做完的后半夜,我和躺在另一张病床的一位基督徒囚犯进行了对我一生来说最关键的交谈。虽然黑暗中我们看不清对方的脸,但那位基督徒详细讲述了他的人生。在那个漆黑的夜晚,我不仅听清了那洋溢着福音的声音,而且那些话语,像光,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像盐,给了我后来试图治疗人类心灵腐烂的永恒药方……

当世界信奉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时,曼德拉知道,仇恨不可以借着仇恨消解,只有饶恕和爱才能至终消解那恶恶相报的地狱。曼德拉不仅饶恕人,也成功地带领南非人民抛弃仇恨,走向和解,从而避免了恶恶相报的恶性循环。

没有完全的饶恕,就没有完全的自由和健全的人格。曼德拉卓越的成就和伟大的影响,正来自于他学效基督那样的完全饶恕。

三、卓越的贡献

曼德拉绝非徒有虚名,他伟大的声誉绝非来自27年的牢狱经历,也非出生王族世家的荣耀,甚至不是他所谓虔诚的信仰,或者内在饶恕的精神。而是,这一切内在信仰,完全饶恕,苦难经历和出生背景之外,所带来的可见的,甚至可以量化的卓越贡献。换句话说,没有曼德拉卓越的贡献,别人不会在意他是一个基督徒,也不会在意曾经有一个人做过27年的监狱。这一切都是种子,只有他卓越的贡献才是他内在生命结出来可见的子粒。子粒之丰盛才能显示种子之优良,土壤之肥沃,或者丰收之收成。曼德拉的声誉来自他的人格魅力和卓越成就。曼德拉荣誉等身。他是罗马、伦敦、佛罗伦萨、阿伯丁、格拉斯哥等上百个城市的荣誉市民;当选为苏格兰、利兹、伦敦等数不清的大学联合会主席;大不列颠全国海员工会及无数个工会的荣誉会员;获得包括中国北京大学在内的英、法、美、德、古巴、津巴布韦等数十所大学的荣誉学位和学衔。世界各大洲都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城市、街道、公园、广场……德国还建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学校。他是印度尼赫鲁奖、奥地利布鲁诺·克赖斯基人权奖、委内瑞拉西蒙·玻利瓦尔解放奖、苏联列宁国际和平奖、圭亚那最高荣誉奖、西班牙人权协会奖、德国不来梅团结奖、东德国际友谊之星奖、欧洲议会萨哈罗夫奖、古巴普拉·希龙奖、英联邦第三世界奖、美国肯尼迪人权奖乃至诺贝尔和平奖等众多大奖的拥有者……

奥巴马总统在悼词中如此盛赞曼德拉的事迹:在他的一生中,是他的斗争、智慧、坚持和信仰造就了他。他告诉我们,可以获得的东西,不仅可以从历史书上看到,更可以从现实中争取到。

“曼德拉给我们展现行动的力量,为了实现理想而冒险的力量。”

“曼德拉控制住怒火,把奋斗的愿望通过有效的组织、平台和战略行动。他更加知道,为了争取公义,必须面对强有力的利益集团,所以,他的行动必然要付出代价。”

我们很难用简短的语言来表达曼德拉的人生历程,奋斗历史和个人坚毅的生活。而更难做到的事,就是描述一位历史巨人,他在把自己的国家推向公义的过程中,也唤醒了世界数十亿人。(How much harder to do so for a giant of history, who moved a nation toward justice, and in the process moved billions around the world.)

“曼德拉不仅把囚犯给解救出来,而且把关囚犯的人也给解救出。”(It took a man like Mandela to free not just the prisoner, but the jailor as well.)

习近平在唁电中表示,曼德拉先生是享誉世界的政治家,在漫长的岁月里,领导南非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取得反种族隔离斗争的胜利,为新南非的诞生和发展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这一切不是在描述曼德拉是基督徒,而是在描述一个基督徒的伟大成就。正是这份卓越的成就成了他信仰的最美好见证。曼德拉不是把基督信仰贴在标签上告诉人:我是基督徒!他是用自己不懈的努力,卓越的成就来证明了一位基督徒如何靠着那加给他力量的凡事都能做!世界没有,也不会记住曼德拉是如何敬虔的基督徒,但世界会记住这位基督徒有着怎样的贡献。

 看过曼德拉的见证,我多了一丝欣慰。这欣慰不仅是一位兄弟曼德拉美好的见证给了基督做了美好的见证!而是,我看到信仰可以彰显在生活中的,可以学习的美好榜样。南非的基督徒可以活出和解的卓越见证,中国的教会一样可以成为这世界的光和盐。

中国和南非处境上没有直接的可比性,中国基督徒和曼德拉作为基督徒却有着信仰的共通性。曼德拉的伟大不在于他是如何“属灵”的基督徒,而是他如何活出一个属灵的基督徒该有的社会生活。曼德拉的伟大,正在于他在一个错综复杂的环境里,践行了灵魂深处的信仰,像基督一样饶恕,像基督一样活出美好。这份信仰植根于曼德拉的心灵深处无人知晓,但当它开花结果,并以人类普世价值实践出来时,就变成了见证信仰的光与盐。我想,走出心灵的囚牢,走出我们自设的围墙,让信仰成为生活的实践而非标签,给世界带去恩典与希望,这恰恰是我们在悼念兄弟曼德拉的时候,可以从他身上学到的东西!

相关新闻

张远来传道:聚会点工作浅析

思路决定出路。对普遍存在并将快速发展的聚会点,消极漠视等于掩耳盗铃。教会需要化被动为主动,因势利导,以教牧关顾为纽带,以堂会和教会管理组织为中心,积极主动地做好聚会点的联络、教牧和管理工作。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张远来:我们可以向曼德拉学习什么?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48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