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们为何需要全职传道人

  • 张远来|
  • 来源:张远来的博客|
  • 2013年12月21日 11:57|

几年来,受带职侍奉观念及某些明星式的“企业家牧师”影响,“全职传道过时论”在某些地区甚嚣尘上。他们以为在职场时代的今天,教会需要的是有过职场经历或经验的带职传道人,而非科班式的专职传道人。带职牧者更理解职场人士的心声和挣扎,更多地接触和认识社会,能比全职传道人更好地管理和牧会。他们也以保罗织帐篷为例,以人人皆祭司为神学的依据,认为传道人就应该植根职场,带职侍奉,而不可以专职而成为雇工。诚然,职场传道人或许真的更加理解职场人士的处境,他们的证道也或许更加贴近生活,加之我们的传道人往往高中或者大学毕业,没有进入社会工作的经历便开始报读神学,毕业后变成了专职传道人,对现代职场确实不一定了解,或者把牧场变成了职场,而把侍奉当成了工作。因此,传讲的信息,列举的案例都有可能不适应职场人士的胃口或需要。但这是否说明全职传道已经过时?带职传道人是否可以取代全职传道?教会是否还需要全职传道人?本文就尝试就这些问题从教会传统和教会需要的立场做一点回应,从而表达作者本身的拙见:为何我们还需要全职传道人。

一、圣职是否适合兼职?

我们是否还需要全职传道人?首先让我想到一个问题:圣职是否适合兼职?

圣职传统由来已久,在旧约圣经中,上帝亲自分别利未人侍奉上帝,包括传讲律法,代民献祭,维系和传播以色列的信仰理念等等,而不可从事其他“世俗性”经营性事工。历代以色列历史上,上帝也经常从不同的岗位呼召一些先知,分别出来,离开职场,专职侍奉,代表上帝,站在神人之间,传讲上帝的心意,也替人民向上帝祈祷等。比如以赛亚,耶利米,以西结等等。甚至不仅是以色列人,在中国秦朝以前,我们的国家也有专职的祭司阶层,负责代表国家向昊天上帝献祭。其他,每一个民族宗教,都有其专职的宗教教职人士。

基督教全职侍奉的圣职阶层在历代教会发展史中,成了代表了社会的良知和中流砥柱,传播圣经的真理,对抗世俗化的侵蚀。2千年的教会历史,教会的侍奉一直包括了全职的神职人员和带职的侍奉者,即我们常说的教会义工。义工的存在不能取代专门的神职人员,反之也一样。

专职侍奉,或者说圣职的本身意味着神圣,其存在不仅是一种工作式的侍奉,也是对信仰本身的尊重。信仰是个人性的,但信仰者作为教会的一员,有是社会的成员,具备了群体生活的特征。因此,基督信仰不是追求个人得救,更是在群体的团契生活中让教会成为映射天国的雏形。故,教会需要分别为圣的神职人员,代表上帝,传讲真理,组织信众的信仰生活。故,否认全职传道的价值,是对信仰作为群体团契性生活的误解。故,教会需要分别为圣的全职传道人,组织和引导信徒过好信仰生活。带职侍奉者是必要的,但作为神圣群体信仰生活,仅仅靠义工传道来带领,显然是对圣职及教会生活本身的不够慎重。

使徒保罗诚然在哥林多有过织帐篷维持生计,支持宣教的经历。但纵观整个保罗一生的侍奉,他似乎只在哥林多有个这样的经历,而且当他的同工带来从帖撒罗尼迦等地的捐款后,他离开停止了在哥林多织帐篷的生意,而开始专心传道。且他在哥林多真正大有影响的传道就是在“专职”以后。

我们也有不少信徒受温州教会的影响,认为温州大多数传道人都是带职,有的也被按立了圣职。大家认为几乎可以代表中国的如此“复兴”的温州教会都可以带职侍奉代替全职传道。故,此经验可以推及全国。笔者认为,恰恰相反,温州教会过去的复兴并非带职传道的结果,相反,带职传道,缺少一大批全心委身的优秀传道人,而不能全心委身侍奉,恰恰是温州教会埋下衰落的隐患之一。

另一方面,某些带职侍奉的牧师(最近几年,这种趋势在海外较为普遍)由于其特殊的经历,其证道分享或许真的更能调动信徒的胃口。但这更不能作为否定全职侍奉牧者的合理性。证道不是为了迎合听众的胃口,而是传讲上帝的旨意。信徒不是喜欢什么,传道人就该讲什么,而是信徒需要什么,传道人传讲什么。客观地说,教会需要带职侍奉的优秀义工,更需要全心侍奉的专职传道。

二、圣职之确立是教会对付异端邪说的法宝之一

圣职之确立不仅有着其历史传统,也同样具有神学依据和教会发展的功能性需求。圣职制度的确定是教会对付异端邪教的重要途径之一。简单而言,教会内部对付异端邪教有三个普遍的方法:

第一、圣职的权威性;

第二、教会公会议的决议;

第三、信经。

所谓圣职的权威性,它代表了教会接受圣职神授的权威性。或者说使徒统绪。即,耶稣确立了12使徒,包括保罗,作为上帝在世界上的代表。他们有确定和制定教义的权柄。使徒又培训和按立了他们的门徒作为教会认可的领袖,即神职人员。他们教导门徒,确定教义的真伪。他们同异端邪教争战,辩解真道,让信徒得以认识真理,确保教会的大公性和正统性。

试想,如果教会没有属灵的领袖,神职人员没有分别为圣,专心侍奉的属灵的权柄,教会何以带领信徒走向真道,抵制异端邪说?没有上帝仆人的带领,教会的信徒都受谁的牧养?人人皆祭司并不代表人人都是真理。人人都有自己的真理,说明就不是真理。或许否认全职传道观念的人会辩解,带职侍奉的牧者一样可以起到属灵权柄式的真理教导的作用。不错!不过我们认可带职侍奉“圣职”的合理性本身就代表我们必须认可的前提:即,圣职本身的神圣性和属灵权威。否则我们强调带职牧师这一职分的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那么,若我们认可带职牧者的圣职身份,我们就已经在认可圣职本身的特殊、独一和神圣性。而在此前提下,专职或者全职的圣职身份岂不更具备神圣性?

作为神圣圣职,传道人需要更好地装备和训练,以对付错综复杂的侍奉环境。我们把侍奉形容为属灵的争战一点也不为过。传道人所面临的挑战和危机与诱惑比常人更大。因此,更需要专心侍奉,努力学习,刻苦己心,做好群羊的榜样,对付异端邪说,在世俗化的洪流中带领教会过圣洁的生活。

作为教会信众,或者基督徒商人,更无须越俎代庖,代替牧师的工作。我们不能以带职侍奉,或者全职侍奉过时论为由,贬低全职受薪传道圣职的合理性和神圣性。保罗就说过,牛在场上踹谷,不可笼住它的嘴——神职人员接受教会的薪俸是理所当然的。圣经甚至教导我们需要加倍敬奉那在主里劳苦的人。不要让传道人成为“文明的乞丐”。

没有优秀的传道人,就没有优秀的教会。没有优秀的教会何以让信徒在社会做光做盐?我相信,今天如果我们有足够优秀的传道人,有足够优秀的教会,我们就能在这个社会做光做盐,成为社会的良知,优化文化,净化社会空气,传递正能量,播撒爱的种子。今天的教会如何,就看她如何对待自己的传道人,教会如何,就看她的传道人能否站在破口之处,做中流砥柱,做铜墙铁壁!传道人好,教会就好,教会好,社会就会变好。

三、全职传道人可以更专心地委身侍奉

正如彼得的那句话,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念”!圣经说,心怀二意的人,在他一切所行的事上都无定见。心怀二意的人莫想从神那里得着什么!做什么都需要专注。侍奉更当如此。耶稣说,那不可少的一件事!在每一个当下,我们只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去做。专职不一定能专心,但没有专职的侍奉,就没有专心的侍奉!一个人不能侍奉两个主。

当然,我不认为不可以带职侍奉。上帝带领人在各行各业,不同的岗位和平台上侍奉主。以为主而作的心态做主带领我们的一切事,无论是做老师,做工人,做公务员……凡是为上帝做的,都是侍奉。但全职的侍奉更能让人专心和专注于上帝的托付。

基督新教强调人人皆祭司!这句话也常让人误解为不需要专职。但这一教义强调的不是不需要专职的侍奉,或者否认神职人员的合神学性。而是强调,每一个信徒都可以自己向上帝认罪悔改而蒙赦免。无需借助圣捐或者向圣职人员忏悔,向圣母忏悔才能蒙赦免。实际上,也只有自己认罪悔改,才有可能蒙赦免。

传道人需要神圣的呼召,去献身上帝,委身教会,专心牧会。他需要清楚上帝带领他如何侍奉,以什么样的平台侍奉。或许在职场上,或许借着互联网,或许专门制作动画片针对某个非常特殊的群体侍奉。这都不足为怪。但侍奉就是侍奉。上帝托付每个人侍奉的岗位不同,但侍奉的对象和心态都该相同——专心。就笔者观察,全职传道人相对而言,交我所认识的带职传道人,或者那些明星般的职场牧师,可以更好地接受训练和学习,也更容易尊重圣经真理和神学传统。带职牧者更容易倾向以职场的可行性作为传讲信息的标准,而科班式(经过严格神学训练)的牧者则更能尊重教会的传统和真理的基础。而这是我们应对教会世俗化的必要条件。

一位商人献身侍奉需要谨慎,而一位牧师辞职经商(同样以侍奉的名义做“商人牧师”),更需要谨慎。我们在圣经中见到无数职场人士被呼召献身侍奉,几乎没有看到神职人员被呼召,分别为俗,改行经商。

保罗说,凡在军中当兵的不当将事务缠身。笔者以为,我们不仅需要优秀的,更多的全职传道人,肯定圣职的合神学性,还需要安下心来,让牧者做牧者,让管理的人协助牧者去做管理!

四、圣职人员应该成为社会的良心和信徒的灵性导师

神职人员(本文把圣职和神职混用)既然蒙召分别为圣侍奉上帝,他就应当有分别为圣的侍奉使命和生命见证。就社会性和教会性而言,神职人员理当成为社会的良知和信徒的灵性导师,面对罪恶而不苟且,面对信徒的软弱而能分担。职场强调职业道德,即,你在某个职位上,你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在公司拿薪水,就要对得起老板和公司。同样,神职人员作为上帝的仆人,信徒的牧者,也要有合乎自己职分的“侍奉道德”。你要有牧者的情怀,为父的心肠。侍奉不可以成为得利的门路。

上帝呼召我们做牧者,成为神职人员,不是要我们借此成为糊口的工作,而是要站在上帝和人之间,社会和教会之间,传递爱,传达上帝的心意。成为光照亮黑暗,成为盐做社会正能量的调节剂。当社会迷失航向,神职人员可以成为良知。正如曼德拉所做的,他活出一个美好的榜样,传递饶恕,爱,坚毅的精神,舍己的牺牲而带来南非的谅解与和平。像德勒莎修女,献上自己,给人温暖;像潘霍华,献上自己,为真理浇奠。也许,我们终其一生都未能成为潘霍华浇奠自己;也无法像德勒莎修女那些无私地爱;或者如同曼德拉完全的饶恕;索尔仁尼琴那样,执着的先知精神。但这最起码可以成为我们的榜样和追求。

神职人员应当成为信徒的灵性导师。也许我们真的缺少职场下海的经历,或者经历过商海沉浮的阵痛与豪迈。实际上,我们无法犯过所有的错误而给人教训;经历所有的成功而给人榜样。但我们可以从圣经中寻找真理而授予人,从经历上帝中给人鼓励,在圣洁蒙爱的生活中树立榜样,在爱人如己的见证中传递爱心。活出神职人员该有的见证,从而不证自明专职圣职人员自身存在的必要性及合教会性。

上帝给人有不同带领。他可能呼召你在职场侍奉,也可能呼召你全职委身。他可能带领你在互联网上见证基督,也可能让你深入社会的最底层传播爱心。但无论在哪里,我们若以为主而做的态度侍奉,做主所要我们做的都是侍奉。每一个平台和岗位都是重要的。教会的讲台是侍奉的平台,教师的讲台也是侍奉的平台;制衣厂的车间是侍奉的平台,董事会的圆桌也可以成为侍奉的平台。教会是禾场,家庭也是禾场。全不全职不重要,上帝的带领最为重要;在哪里侍奉不重要,侍奉的心态和目标才是最重要的。圣经中的先知,但以理是带职先知,上帝也没有给他那个全职侍奉的呼召,但这没有影响他作为先知的职分和影响力。其他的先知基本都是全职侍奉者,他们没有带职侍奉,也丝毫无损他们侍奉的社会性效果。在中国这个教会蓬勃发展的时候,我们需要大批带职的侍奉者,我们更需要一大批优秀而委身的全职神职人员。

2013年12月19日星期四

于广州

相关新闻

张远来:信仰生活必备的六个“Q”

现代人喜欢用“Q”来表示一个人某一方面的能力指数,Q被用来表示我们在面对某一挑战时所具有的相关承受力,形象而较客观。信仰观念所造成的人生失败其实就是源于某一Q值的缺失,健全的信仰生活必备六个“Q”。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我们为何需要全职传道人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1.125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