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三种基督徒

1/1
  • 图片来自马宏志博士的微信(微信号Dr-Daniel-MA)

    图片来自马宏志博士的微信(微信号Dr-Daniel-MA)

成为基督徒的有三种人,一种是对“世路”绝望而决意走“天路”的人。一种是以“天路”的名义绕着弯走“世路”的人。一种是为情绪、情结所困、缺乏理性意志薄弱的从众的糊涂蛋。

人的心思意念是不能隐藏的,因为人的兴趣点就可以暴露一个人的本质。走“天路”的人,他们单单仰望神国,只对那神所启示的、超言绝象的永恒之奥秘感兴趣。他们即使在这世上“尽诸般的义务”,也是因为这“诸般的义务”连接着神意。对他们而言,在这世界支撑着人的身份感的一切地位、名相、言说方式以及社会规则都虚幻不实,因此他们不会被这些个东西给粘连上而不能自拔。他们有力量宽恕别人,不是出于宗教的信条与道德的要求,乃是出于那远远大出世界之外的来自永恒之维度的信息临在了他们身上、使他们自然如此。在此意义上,他们可谓真的“罪得赦免”。

由于他们的兴趣点在天上,他们并不喜欢“街上人的问安”、厌恶“在会堂假意作很长的祷告”。他们倒喜欢“关起门来,独自向黑暗中的父祷告”。对他们而言,信仰既然是一件关乎灵魂的事情,则“左手做的不必让右手知道”。他们甚至并不在乎在别人眼里自己是不是基督徒。他们认为,既然自己侍奉的是那“万名之上的名”,则一切“万名之中的名”都不重要了。

以“天路”的名义绕着弯走“世路”的人则不同。他们很看重世间的“身份”这种东西。他们没能在官场、江湖上找到一个满意的身份、便去到宗教中谋求一个满意的身份。他们很善于为他们的既有“身份”谋取最大的“红利”。他们狂热地拉人入伙、并满怀暴戾地攻击异己。他们精心地用某一种特定的言说形式以及意识形态编织着属于他们的“镜像同盟”,并用这“镜像同盟”去自我催眠和催眠他人。而这一切,皆会落实到一种非常现实的计虑上———获得支配他人的权力、得这世界的好处。这样的人通常是教会的头头。

如果你是第一种基督徒,错把这第二种人当成你的弟兄姊妹、试图和他们谈论信仰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其实对基督意味着什么一点也不感兴趣。“基督”不过是他们借以支配他人的“魔术棒”而已。他们感兴趣的是你是否会全然放弃你的“自我”,并把“自我”交在他们的手中。他们甚至并不掩饰他们真正的兴趣所在,当你去到他们的地盘,他们拉你入教的理由常常是基督教如何有势力、基督教如何让西方世界强盛发达之类。如果你就是那种怀着改变自己现实处境的期望而找一个能帮上忙的组织的人,你也就正中他们下怀。

他们从不谈背十字架的苦弱以及这受难的奥秘、从不谈这世界不义与衰败的本质。他们要的是在这世界“得胜”。基督教在他们那里,实际上是一个袍哥码头,他们因此真正在乎的,是自己能否当上这袍哥码头的“老大”。

还有一种基督徒,就是那种为情绪情结或现实处境所困、缺乏理性、意志薄弱随大溜、糊里糊涂就入教交纳“奉献金”的人。他们内心的软弱驱使着他们总要寻找一个强权的“父亲”来统治他们。被统治、被奴役、被虐待是他们内心深处最深刻的渴望。他们只有在被统治、被奴役、被虐待的时候才会感到他们是存在的。他们本质上是集权体制的热情拥趸。一旦原来所依附的集权体制让他们下岗失业或失去身份的时候,他们就惶惶不可终日。他们急于要找到另一个集权体制来统治他们。于是乎,他们自然地成了第二种“基督徒”的“目标客户”。

这种基督徒对神国的奥秘不能领会,他们其实也不需要领会神国的奥秘,因为不可思议的事物总会让他们陷落到巨大的虚无感中。他们不敢“关起门来,独自向黑暗中的父祷告”,他们更喜欢教会中此起彼伏喊“阿门”的热闹、这样才能带给他们一种充实与强大的感觉。教会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个城堡。这个城堡里的强人被认为已经替他们挡住了一切的焦虑、他们只要依附这个强人就OK了。

他们当然最害怕思考。他们害怕的不是思考本身,而是思考会带来对教会中强人的怀疑,而这怀疑无疑会破坏他们与内心所投射的“强人父亲”之间结成的“心理同盟”。如果强人垮了,他们虚弱的内心立即又会陷入到一种非存在的焦虑之中。在他们那里,这个由教会强人与自己的虚弱所组成的“神经症城堡”非常重要、甚至比基督带来的启示本身重要得多。

尽管他们实际上很虚弱,有时候他们也会惊人地显示出“强大”的一面。比如,在他们被教会强人煽动去仇视“异端”、“异教徒”的时候(电影《红字》、《城市广场》对这样的状况有着生动的揭示。)。他们真的仇视的是“异端”或“异教徒”吗?不是。他们只是通过仇视“异端”、“异教徒”来确认他们那“神经症城堡”的稳固而已。

他们就是被哲学家尼采所轻蔑地诽谤为“虫人、畜类”的人。很讽刺的是:为什么曾经是虔诚的基督徒的尼采最后却最恶毒地诽谤起了基督徒呢?其实,尼采本质上就是他自己所恶毒诽谤的那种基督徒。只是因为那曾经拥有的“神经症城堡”垮塌了,他就在一切方面走向了原来那个自己的反面。

所以,这第三种基督徒其实是最有可能走向另一个极端的。我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内心虚弱的基督徒,曾经在教会的“城堡”中满有喜乐,突然有一天,当生活向他显露出真实的一面后,他的“神经症城堡”垮了。他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不遗余力地仇恨与攻击基督教和某个教会首脑。

《圣经》上说:“天国的门的窄的,走的人少”。这话一点不假。选择基督信仰,从来不是一件很廉价的事。所以,当有人夸耀说中国的基督徒人数近亿、基督教的势力越来越大的时候,属灵的人就一眼会认出其中所隐藏的与基督之道格格不入的东西来。

本文摘自作者博客。原文:三种基督徒

相关新闻

牧者对传道人的警惕和激励:得胜物质试探 供应生命的粮食

​“传道人有上帝赋予的尊荣和权柄,不要利用此来满足自己的私欲;传道人要成为的生命的供应者,将生命的饼供应给所牧养的人。”福建神学院三十周年校庆感恩崇拜中,单渭祥牧师如此警惕和激励传道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811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