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丰荣新牧师:《傈僳文简释本圣经》面世是傈僳族的又一次“飞跃”

  • |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5年05月06日 17:11|
1/4
  • 傈僳文《圣经》(图:福音时报)

    傈僳文《圣经》(图:福音时报)

  •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封面(图片提供:邵立良)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封面(图片提供:邵立良)

  •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扉页(图片提供:邵立良)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扉页(图片提供:邵立良)

  •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隆重的发行仪式(图片提供:邵立良)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隆重的发行仪式(图片提供:邵立良)

“一个民族,从没有《圣经》到有《圣经》,这是很大的‘飞跃;而《傈僳文简释本圣经》的面世是又一次‘飞跃,这能帮助传道人和信徒更加正确地理解圣经,获得属灵生命的成长。”当谈到《傈僳文简释本圣经》的面世给傈僳族教会带来的意义时,参与该版《圣经》翻译的丰荣新牧师告诉福音时报。

今年21日,《傈僳文简释本圣经》发行仪式于云南怒江州泸水县东方红教堂举行,傈僳族信徒首次拥有了本民族文字的注释本圣经,当时的发行量为一万本。丰牧师透露,此发行量远远不能满足怒江州10万傈僳族基督徒的需要。值得感恩的是,该版本《圣经》的修订版已经在酝酿之中,当顺利发行时,印量将增加到3万本。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的翻译

《傈僳文简释本圣经》的翻译并非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回顾翻译过程时,丰牧师说:“当联合圣经公会问翻译组需要多长时间时,我们说是两年,但实际上用了4年的时间。”他指出,《圣经》的翻译与其他书籍的翻译不同,需要慎重、带着敬畏的心,因为这关乎信徒的属灵生命。有时一句经文的翻译都需要花费很多时间,需参照《圣经》原文(《旧约》为希伯来文,《新约》为希腊文),负责翻译的同工都不懂这些文字,因此联合圣经公会会请翻译专家进行协助。另外,在翻译的过程中,同工们需要了解经文背后的历史,结合当时的背景来进行翻译和注释。

该版圣经的翻译始于201011月,整个过程中都有联合圣经公会(UBS在旁协助,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主席余文良牧师也经常给同工们开会并指导翻译工作。翻译人员主要为怒江州的5位教牧同工,分别来自怒江州基督教两会直属城区基督教堂、泸水县阿尼布教堂、贡山县城区基督教堂、福贡县伯特利教堂和一块比教堂。丰荣新牧师属于贡山县城区基督教堂。

丰牧师出生于有基督信仰的家庭,爷爷奶奶受当时传教士影响、接受福音,并将信仰传给后代。他个人曾接受过不同圣经培训班的教育,还在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上过圣经函授班。除了《傈僳文简释本圣经》,丰牧师还参与过傈僳文版《教会工人培训手册》及其他福音类小册子的翻译工作,并于20052006)年翻译过某个版本的《圣经》。丰牧师还清晰记得,那是封面上画有一条鱼的黑皮本《圣经》。

再次提到刚刚“问世”的《简释本圣经》,丰牧师坦称此版本并不完美,诸如注释还不够多,也存在错字、漏字母和标点出错等问题,无论是在增加注释还是校订文字上都需要改进。

令丰牧师感慨的是,此版虽不完美,却实实在在是傈僳族弟兄姐妹期盼已久的“宝贝”,以至于当一万本《傈僳文简释本圣经》公开发行后,不到一个月就被信徒抢光了,还有弟兄姊妹在寻找这本《圣经》。据丰牧师透露,获得此版本圣经的信徒主要集中在怒江地区,全州有10万信徒,可想而知,一万本圣经对于这么多信徒来说远远不够,更别说要满足整个云南省傈僳族信徒的需要。

傈僳文《圣经》的发展

丰牧师告诉福音时报,目前傈僳文《圣经》有五、六个版本,而国内傈僳族信徒主要使用的是1986年翻译的版本。

追溯历史,傈僳文的创造及傈僳文《圣经》的翻译,与19-20世纪上半叶来华的传教士息息相关。据怒江政协副主席朱发德所写《滇西基督教史》和《圣歌弥漫的峡谷》记载,傈僳族人过去信奉原始宗教,后来传教士不仅在怒江大峡谷里播撒下福音的种子,还为他们创造文字、翻译《圣经》,给这个民族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19-20世纪上半叶,美国传教士翰生创造了傈僳文字,后经富能仁牧师修改,缅甸的巴东等人也参与了傈僳文最初方案的设计。最后于1919年定版的傈僳文是以拉丁文创制,属于拼音文字,富能仁牧师等人运用原有的26个拉丁字母和14个倒置或翻写的拉丁字母作为拼音基础,推出一套完整的傈僳文。因其具有单音多节、易读、易写、易记等特点,很快就为傈僳人所接受。

这套文字创制成功后,富能仁牧师和巴东就开始联合试译《约翰福音》。这一福音书的翻译工作最终于1939年在英籍传教士杨思惠手上完成,前后历经了十七年。后来,在杨思惠牧师妻子伊丽莎白和傈僳族信徒摩西等人的协助下,杨思惠还完成了《新约全书》的翻译。

丰牧师介绍说,在整本傈僳文《圣经》发行之前,傈僳族基督徒使用的《圣经》为《马可福音》《约翰福音》的单行本,以及浓缩了圣经内容的《要理问答》。后来的版本内容为《新约圣经》和《诗篇》,直到1968年,傈僳族基督徒才有了完整的傈僳文《圣经》。

回顾《傈僳文简释本圣经》翻译,丰牧师认为,这是傈僳族历史上的又一次“飞跃”。在此之前,傈僳族信徒没有任何可以解释《圣经》的工具书,他们很难明白圣经的真意。而该版本《圣经》恰好能帮助信徒和传道人更正确地理解圣经,这对教会的发展和信徒灵性的成长都意义重大。

相关新闻

云南干田傈僳族基督教会发布重新修建教堂最后请求代祷书

云南干田教会2012年11月开始为重新修建教堂筹款,近日,据干田基督教堂执事何成华(马太)介绍,教堂的工程已完成五分之四,余下的工程还需七万余元,盼弟兄姐妹继续爱心代祷和支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72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