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用本民族语言听圣经就像听自己的父母在讲话”——关注云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

  • |
  • 来源:福音时报|
  • 2015年06月09日 15:02|
1/1
  • 《傈僳文简释版圣经》发行仪式(图片提供:邵立良牧师)

    《傈僳文简释版圣经》发行仪式(图片提供:邵立良牧师)

“用本民族的语言听圣经就像听自己的父母在讲话”,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负责人罗舒引牧师说,这是她听过关于少数民族圣经翻译的最感人的话。

云南有25个少数民族,是我国民族最多的省份。其中彝族、傈僳族、景颇族、拉祜族、佤族、苗族、哈尼族、傣族、壮族、藏族、怒族等民族或多或少有人信耶稣,而能够用本民族语言听道、读经和唱诗,这是神向着少数民族信徒多么特别的爱。

据该省基督教两会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负责人介绍,目前,云南有7个民族的圣经翻译工作组,其中已经印刷发行的有:大花苗《苗文圣经》发行过两次,目前还在不断校对;西傈僳族的《西傈僳文简释本》,白彝族的《白彝文新约》。已经翻译完成申请准备出版有:黑彝族的《黑彝文圣经》;东傈僳的《东傈僳文圣经》,佤族《佤文圣经》,还在继续翻译的有:甘彝族的《甘彝文圣经》,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也出版了景颇族的《景颇文圣经》,但此民族没有翻译组。

某个民族圣经的翻译和印刷量都是根据该民族的需要来定的,因为有的少数民族基督徒人数相对较多、有的相对较少,在分布上有的集中有的分散,这都需要评估。另外,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在从事某个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时也会照顾到云南与四川交界部分少数民族基督徒的需要。

少数民族《圣经》翻译过程

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在今年之所以选择了上文提到的7个民族,也是经过综合评估之后,看到这些民族的基督徒有很大的需要,所以着手进行翻译工作。当确定要翻译一个少数民族的圣经时,云南省基督教两会会带领组建一个翻译组,他们必须是精通本民族语言和汉语的人员,还需要有一定文化水平和神学知识。整个翻译过程都会有专家(如联合圣经公会人员)在旁指导,他们有完整的体系和软件,会通过看翻译稿和进度来查看翻译稿的准确度和用词的优美程度。

另外,每个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不同,有的是从新约开始,有的则是从旧约开始,这和该民族的信仰历史有关。因为在该民族的基督教历史中,有的少数民族在传教士的帮助下已经有了新约,所以翻译组会直接从旧约开始翻译,完成后再将以前的新约内容整合在一起;而有的少数民族早就有了一些翻译稿的手抄本,所以整个翻译组会根据相关情况来调整翻译的内容。

翻译组组建完成之后,组员们会在有关专家的帮助下选择翻译时用来参照的《圣经》版本。罗牧师说,目前普遍使用的参照版本为新译本和和合本。比起新译本,和合本的文字更为优美,但如果有的少数民族翻译者在理解该版圣经上存在困难,翻译组会根据喜好和能力选择更适合的新译本,以确保翻译的准确度,这样,新译本为主要用来翻译的版本,另一个则为辅助性版本。

确定用来翻译的圣经版本之后,翻译组会定下长远的计划,并将工作分配到每一个翻译成员那里,随后就各自开始翻译工作,成员们有的各自在家里翻译,有的则集中在云南的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中心,如武定。过一段时间之后再集中开会,专家也会帮忙看稿,随后再进行调整。翻译完成之后,相关人员还要进行校对、排版与印刷等工作。

另外,当一个少数民族版本的圣经翻译完成,不是马上就大量印刷,而是先出部分圣经经卷的试读本,如《使徒行传》,然后发给对应民族的基督徒,请他们看是否能读懂,是否在表达上存在问题,翻译组也会根据信徒们的接受度和反馈不断调整,在这个过程中翻译组人员的翻译水平也在不断提升。

为何花很大代价翻译少数民族《圣经》?

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意义重大,同时也挑战重重。该项事工负责人告诉福音时报,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本身就有很多局限,因为翻译人员必须是少数民族,能够明白自己民族的风俗习惯和语言表达;另外,他们还需要有一定文化水平和神学水平,“希望有更高层次的翻译人才出现。”她说。

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无论从资金、人力还是物力上都需要很多投入,并且,一个少数民族版本圣经的面世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如白彝文新约圣经的翻译用了8年,苗文新旧约圣经的翻译则用了19年。在汉语越来越普及的今天,为何还要花这么大的代价去翻译某个少数民族的圣经呢?

事工负责人说,首先,传教士为一些少数民族创造了文字,而《圣经》是基督教的经典,将这本伟大的书用某种少数民族文字翻译出来,这是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其次,她说:“用本民族语言听圣经就像听自己的父母在讲话”,这是她听过让人极为感动的话,尽管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阅读汉语圣经,但是阅读本民族圣经所带来的那种亲切感是阅读汉语圣经所不具有的,这也是鼓舞着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不断发展的动力之一。

云南省基督教两会的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开始于2003年,但在此之前,一些少数民族教会就流传着圣经部分经卷的手抄本和单行本,有的是由传教士翻译的,有的是由少数民族人士翻译的,它们未经专家审核,省基督教两会也一直在收集。

有的少数民族年轻人不识本民族语言 那圣经翻译出来如何传承?

少数民族圣经的翻译工作一直在进行着,但也存在一些现实问题。即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识自己本民族的语言文字,他们只会讲,但是不能阅读文字,更不会写。平时,他们使用的都是汉语,若是这样,少数民族版本《圣经》面世之后,如何能够被少数民族基督徒很好地使用与传承还是一个问题。

“我们希望,圣经翻译出来不是摆放着,而是能够被使用,希望少数民族信徒热爱和传承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负责人说。

另外,她也讲了很有恩典的见证。如少数民族圣经翻译出来之后,老一辈的基督徒会看,他们多数人能够识别出自己的文字,甚至一些不认识的老人,因为长年累月阅读圣经,竟然开始识字,这在汉族基督徒中也有见证。

尽管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一直在发展着,但很难满足信徒们的需要,就像汉语《圣经》每年都出版很多,但教会仍然缺乏《圣经》一样。由于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比较特殊,他们需要投入很多,而少数民族信徒的购买能力有限,因此,尽管该事工一直在发展,但仍然未能满足需要。例如,苗文圣经已经发行过两次,但很多苗族信徒还是没有该版圣经;西傈僳族的圣经刚面试的时候发行了一万本,很快就没了,因为这个傈僳族支系的信徒很多,可能有的教会只有教牧人员有本民族圣经,信徒们还只能听,不能自己拿着圣经阅读。

目前,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少数民族圣经翻译事工正不断发展,他们会继续帮助已有《圣经》的少数民族,让他们更好地使用本民族的《圣经》,同时也帮助他们出版一些赞美诗集,不同少数民族都有自己的赞美诗集,但有的是从汉语赞美诗翻译过来的,有的是以前传下来的,但都未成体系。另外,省基督教两会也在看其他民族的需要,如哈尼族和傣族,但是考察之后条件不太成熟,他们会继续跟进,以帮助少数民族基督徒更好地用自己的语言来认识神和敬拜赞美神。

相关新闻

廖智和同工们开始支持少数民族地区

​8月16日,廖智在微博上分享,她和同工们开始到少数民族地区支持。她表示,虽然经过12个小时的漫长飞行,但灵里的喜乐无法止住。通过合一的侍奉她看到:在人,哪里贫瘠,那里就荒凉;在基督里,哪里贫瘠,那里的爱就富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4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