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透过《以西结书》浅谈先知以西结

根据《以西结书》所呈现的形象,以西结是才华横溢的文学家;是辞令非凡的演说家;亦是优秀的默剧演员;文学造诣非凡,可称为启示文学之先驱;又因其著作篇幅较长,故其又有“大先知”之称。

以西结不是历史的革命家,但他始终忠诚于自己的一神信仰且忠实于自己的职业操守,追求理想,捍卫真理,是变革现实的宗教战士。

公元前8世纪中期至公元前5世纪中期,是以色列内忧外患、饱经风霜的黑暗时代。上帝兴起一批属他的代言人跃上政治舞台,他们或悲国忧民,泪眼如泉的泣诉;或面对政治腐败与社会道德沦丧慷慨激昂的犀利笔锋;或在亡国被掳间以身为鉴的厉声疾呼;或立足于独特视角,专注绘述上帝宣告的黎明美景。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他们成为盛夏的一抹凉,成为暗夜中的一束光,以西结便是这束光中的一隙。

一:先知以西结

(一)以西结的身份

以西结名字意为:耶和华赐予力量。以西结的名字在被掳名单中出现过一次(代上24:16),在《以西结书》中被两次提及(结1:3,24:24)。以西结是布西之子为祭司,已婚人士,迦巴鲁河边被上帝所特别选召为先知,正式受命成为上帝的代言人。上帝亲切地称其为“人子”,并赋予其职责为守望者。

在以色列的历史上,以西结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是第一个以耶路撒冷沦陷、圣殿被毁、圣约之民被流放到巴比伦作为核心历史事实的先知”。

以西结品性热忱,对上帝的威严有超越的感受,谦卑在上帝的主权之下,未经上帝许可,多是缄默不言。在以色列群体中他有一定的地位和影响力,以色列长老们两次(结8:1,20:1)与其进行座谈。根据《以西结书》所呈现的形象,他是才华横溢的文学家,是辞令非凡的演说家,亦是优秀的默剧演员,因其著作篇幅较长,故其又有“大先知”之称。

(二)以西结的文学造诣

《以西结书》为流放后的先知文学,“先知文学是旧约文学的核心之作”,先知陈明的思想亦是文学的灵魂。以西结文风特立独行,《以西结书》中数字明晰,包括新圣城的长宽高等数据和作者在记述重大事件或异象发生时的编年记号和日期。其著作中利用很多反复语式,例如:“人子啊,你要······”出现48次,“主耶和华如此说”出现110次,“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及“耶和华的话又临到我说”共出现48次,“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共出现47次,“这是我耶和华说的”及“这是耶和华说的”共出现8次,“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出现16次等。这些反复语式在其他书卷中也有痕迹,然以西结对此语式的使用较为突出。

《以西结书》文学风骨明朗,文学技巧布局严密匀称,全卷48章,前24章信息消沉,后24章信息趋于积极;“文学结构简单明了,以耶路撒冷陷落为中心”;文学形式异彩纷呈,有盟约控诉、祸哉神喻、应许神谕、哀歌、挽歌、寓言、异象、叙述及散文等;文学修辞包罗万千,有比喻、排比、拟人、借代、设问、反问、双关、重叠、反复、直言、侧重、反衬、陪衬、互文与通感等。

  “以西结对异邦的灭亡作了想象的描绘和象征的比拟,其中有启示文学之特点,给后来的启示文学作者以很大启发,可称为启示文学之先驱”。

(三)以西结的经历

以西结一生命运多舛,生于犹大频临亡国时期,主前597年,尼布甲尼撒王攻打耶路撒冷,大肆劫掠,掳走约雅斤及其大批臣民至巴比伦,以西结便在被掳人中。

1.流放异地,临危受命

国破家丧,流亡他乡。以西结在被掳之地的迦巴鲁河边,危难之际被上帝遣派进入以色列国民那里。先知所入之境那民极其悖逆,恶劣犹荆棘与蒺藜,狰狞如蝎子。

2. 吃书卷

展开的书卷内外都写着哀号、叹息、悲痛的话,以西结听命于上帝吃了所赐的书卷,口中觉得甜如蜜。与以西结有相似吃书卷经历的还有旧约中的先知耶利米和新约中的使徒约翰。

3.哑口不能言

上帝的祭司撒迦利亚,新约中施洗约翰的父亲,在圣殿中见了异象之后亦哑口不能言,但不同的是祭司撒迦利亚是因不信天使加百列所报的信息,而先知以西结则是顺从上帝的安排,上帝对其说话让其传递信息时会使其开口,其他时候则使其舌贴上膛,哑口不言,保持缄默(结3:25-27),直至耶路撒冷沦陷。

4. 妻亡不可泣

先知之妻是其眼目所喜爱的,然上帝将先知所爱的取去,却告知以西结不可流泪,不可办理丧事,不可吊丧,甚至连叹息都不可出声(结24:15-17)。先知无语凝噎,独承丧妻之痛。

5.目睹四大异象

异象之一,随北方刮来的狂风而来的大云,包着闪烁的火,火中发出如精金的光耀,从其中显出四个活物的形象来,活物的脸庞各有一自由四方行走并不调转的轮,轮辋周围满有眼睛(结1:4-28)。

异象之二,圣殿中偶像崇拜达至顶峰,上帝差使灭命者,遍走全城,以行击杀。耶和华上帝的荣耀离开圣殿(结8:1-10:22)。

异象之三,遍满平原的骸骨,因先知遵上帝之命所说预言,于是枯骨复生,成为极大地军队(结37:1-14)。

异象之四,以色列地,至高的山上,看见新的圣城耶路撒冷,上帝的荣光充满圣殿(结40-48章)。

6.灵被举起

在其他书卷中,人多是被圣灵感动,被圣灵充满,被圣灵浇灌,圣灵降在身上等,然而《以西结书》中,“灵被举起”多次出现(结3:12,14;11:1,24;43:5)。这是先知以西结特殊的人身体验。随着灵被举起,先知的工作阵地也随之转移,先是被灵带至提勒亚毕,迦巴鲁河边(结3:14),后被带至平原(结3:22-23),然后在上帝的异象中又被带至耶路撒冷朝北的殿门口(结8:3),接着是耶路撒冷殿向东的东门(结11:1),又至迦勒底被掳的人那里(11:24),再又被放置遍满骸骨的平原之上(结37:1),最后又被带至以色列地,至高的山上(结40:1-2)。

7.以身为鉴,亲身示警

先知拿砖石,绘制耶路撒冷城图于其上,又造台筑垒,用铁鏊为铁墙,作安营攻击状,以警城将被困,作以色列家的预兆(结4:1-3)。

先知被绳索捆绑,不能辗转,左右侧卧共430日以承担以色列家和犹大家的罪孽(结4:4-8)。

先知按量而饮,按分而食,且吃未曾吃过的不洁之物,以示子民将会面临缺粮、缺水之状(结4:9-17)。

先知用快刀剃头发和胡须并分别用火焚、刀砍、风吹散来预示因子民悖逆,违背上帝的典章,干犯上帝的律例,故将遭受瘟疫、饥荒、刀剑追赶之灾(结5章)。

先知白日挪移物件,夜间挖通墙壁,携物穿墙而过,以此作耶路撒冷君王和他周围以色列全家被掳出逃的预表。而先知耶利米负木轭、铁轭声嘶竭力的对同胞劝降,以便国家得以存留,与先知以西结的经历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西结的经历,或多或少在其他先知或祭司或使徒身上能看到些影子,但这所有经历累计一人之身,却是非常特别的。他对同胞沉醉在罪恶中的不自知感到焦虑,不惜以身为鉴,以民族的处境为舞台,依从上帝设计的剧本,自导自演了一部又一部默剧。

二:以西结的工作

一个人担任的职分越多,所担负的责任就越重。上帝赋予以西结多重身份,也就决定了以西结所要承担责任的厚度。以西结本是祭司后裔需要担负宗教崇拜的责任;危难之际,上帝又呼召其为先知赋予代言的重托;作上帝代言人的过程中,上帝又亲自委任他为守望者。

(一)颁布谕令

以西结最早被呼召为先知是他在巴比伦的第五年,即公元前593年,最后一次先知传言则在公元前571年(结29:17),因此它的先知活动覆盖了第一次流放、耶路撒冷沦陷、第二次流放这段以色列历史上最困苦的时期。

现今时代,先知往往被认为是某种预测者,例如预测股票的升跌,经济的增长与减幅,竞选的结果等。而在古以色列,一个真正的先知与现今时代的先知无丝毫共同之处。“2600多年前先知的职业与他们是否具有政治敏感性或能否提供娱乐资讯无关。先知的职业价值恰恰在于他们超脱于政治”。

“先知属于他生活的时代,但重大时刻,先知也站在世俗秩序之外,他一只脚踏在有限的时间里,另一只脚踏在无限的时间里;他耳朵朝向永恒,口向着城市;他讲的话出自上帝的旨意”。

作为先知的以西结,这个先知身份并非他主动争取而得,乃是来自上帝的主权召唤。他所谈论的非自己的意愿和思想,也非利用自己的名义呐喊呼吁,他只是一个声音的传递输出者,他的主要职责在于颁布上帝的谕令。

(二)守望子民

“守望的人”和“守望者”在圣经中共出现16次。守望者听命与王,替王警诫;他们的工作地点多在城门的楼上(撒下18:24,哈2:1),便于登高望远;他们的任务是特定情况下吹角(耶6:17,结33:6),或特殊事宜时大声疾呼(撒下18:25)。守望者需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当值时段昼夜不寐。

 以西结是由上帝钦点的守望者(结3:17;33:7),他受命担负起斥责并安慰圣约之民的职任。以西结所守望的是一群以上帝诫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悖逆之民,他需要足够的热忱和不厌其烦的耐心;守望这项荣耀圣工的背后是无法预测的冒险,又需要他具备足够的勇气;守望也是先知一个人的孤独行动,需要他有足够的心理承载力;守望更是一种责任的定向,要向上帝和本国的同胞负责,他亦需要对上帝有足够的忠诚和顺服;当他被赋予为守望者后,他便不能为自己而活,哪怕是身陷囹圄,他所有的活动也必将以使他人得益处为先,至死不渝。在某种程度上,守望者亦是一种舍己的牺牲者,而先知以西结作即便成了这牺牲者,为使命,他亦甘之如饴。

(三)革新宗教

在第二个异象中上帝使以西结亲眼目睹以色列民的毁约背道。当以西结身临其境时,他所看到曾经被上帝亲自救赎出的圣约之民,上至首领、长老,下到妇人无一不是在进行可憎的偶像膜拜。而假先知也如荒场中的的狐狸,不曾堵挡破口,更不曾重修残垣,尽随己意行虚假与谎诈的占卜,更有妇人随心发预言行玄秘巫术。这自上而下,由内而外的败坏,使上帝对以色列民罪愆深恶痛绝,转脸不在看顾他们。上帝的荣耀由约柜上到门槛渐行渐远直至离开。上帝被一个邪恶的民族驱逐,被迫撤离。“宗教的特权,就是上帝的同在,无论是多么艰难,但最可怕的损失就是那种同在的离开”。

以西结总结以色列历史并深刻反思。在以西结的笔下,以色列的历史上找不出一个完美的时期。整个就是一段败坏的历史,一段罪观下的以色列历史。以西结对罪的反省也采取了历史叙述的形式。典型的代表作是《以西结书》20章采用的“审问式”历史重述。“以色列犯罪史”他分别对以色列历史上的三个重要阶段进行评述:出埃及、旷野时期和定居迦南时期。而以相同形式抨击与反思以色列民的悖逆和叛离的历史记载亦见于旧约诗篇(78篇,106篇)和新约使徒行传(7:1-53)并哥林多前书(10:1-11)。

回忆历史不是为沉湎过去,而是要面对现在和未来。

以西结通牒以色民,民族和国家遭受这般毁灭性的打击是因为个人未担负起应付的责任,自己的义只能救自己的命,除却回转,别无他法。每个人都当离罪,转回,得以洁净。他更是反复转述、陈明上帝的心意:上帝喜悦罪人离罪得存活(结18:21-23,18:31-32)。当圣约之民将所犯的一切罪过,尽行抛弃,自作一个新心和心灵,他们将获新生,亦是与上帝关系的重新建构,新的群体与先前的劣根顽民不在相连,上帝的荣耀会重新归回。

以西结不是历史的革命家,但他始终忠诚于自己的一神信仰且忠实于自己的职业操守,追求理想,捍卫真理,是变革现实的宗教战士。

上帝给予以西结特殊的身份、经历、使命,练就他,使他成为以色列历史上伟大的先知代表。而今我们又当如何在这多元化的世界上、社会中作上帝话语的输出者呢?

------------------

参考书目:

 1.《希伯来圣经的文本、历史与思想世界》 游斌   宗教文化出版社  2007年3月第1版

 2.《认识圣经文学》    郭秀娟   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  2001年3月初版

 3.《圣经文学十二讲》  朱维之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9年10月北京 第11版

 4.《圣经》和合本

 5.《圣书的子民》【加】 谢大卫   李毅 译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5年1月第1版

 6. 每日研经丛书《旧约圣经注释》下卷  纪博逊 主编 基督教两会出版  2014年9月

 7.《圣书与圣民》游斌   宗教文化出版社

 8.《旧约历史》【美】约翰·布莱特  周南翼 张悦 译     四川人民出版社

(本文作者来自河南省舞钢市,现就读于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

相关新闻

神学生:我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们不敢扪心自问:一个人活着的意义和价值?我们不敢自问生命的尽头,我会在哪里?不敢问:我所有的这一切与我而言与这个世界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不敢问:我究竟属于谁?因为,一发问,我们现有的一切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就会瞬间颠覆。看吧,你所看到的这个被你恨铁不成钢的“疯子”之所以成了“疯子”就是因为不小心在某一天少少的自问了一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透过《以西结书》浅谈先知以西结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056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