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普通的乡间传道人——记我的父亲

你佳美的脚踪,我侍奉的榜样

(一)

父亲走了,他走得很安详。那天夜里,我们一家人如往常一样在一起祷告。之后,父亲说:天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你还要去教会,睡晚了明天会困。说完之后,他就慢慢地躺倒在席子上,然后睡觉了。我看着他已经躺好,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白天有一些工作没有安排好,我并没有立即睡觉。差不多我回到卧室十分钟左右,听见母亲急切地呼唤我。我感觉事情不对,立即跑进了父母的房间,正遇见父亲离开的那一幕。他拉着我的手,很有力的握了我的手,但是并没有说话,我知道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然后,他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离开了这个充满病痛的世界。我知道,他走了。在他即将60岁的前三天离开了我,回到了天父的家。

父亲是因病信神的。在他年纪尚小的时间,他的父亲就因为过度劳累所导致的疾病,带着泪水和痛苦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年仅13岁的父亲,就担负起了家里所有的重任,他要照顾一个有点傻的大哥和两个刚会走路的妹妹,以及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弟弟。

他的哥哥因为智力有问题,所以很多事情都做不了。十三岁的父亲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每天生产队里繁重的农活儿和营养不良的生活,是他也在年纪轻轻的时间就患上了很多的疾病。再加上家里穷,父亲有一次发烧得了肺炎,没钱看,就此落下了很重的呼吸道疾病。在我很小的时间,就有这个记忆,那时父亲病的很重,一旦病情严重的时间,喘得连一块砖头也提不起来。

(二)

小时候,我对父亲印象很不好,因为在记忆中,他从来没有给我买过什么东西。当他干一天的活赚点钱之后,他就把钱全部补贴给他那三个弟妹和年纪轻轻就守寡的母亲。记忆中,我不曾记得炒菜放油是什么滋味,更是从来不知道肉是一种什么东西。我脚上的鞋都是补了又补的别人家孩子穿剩下的鞋头,甚至两双鞋的颜色都不一样。因为总是穿别人的鞋子,我得了很严重的脚气,小时候脚底经常烂得出血,也没有治过。

父亲常年的劳累,是他的身体罹患了很多的疾病。甚至有一次他完全的昏死过去,连续几个小时都没有任何知觉,村里的很多人当时都劝说奶奶赶紧张罗办丧事,因为明显呼吸什么的都没有了。但冥冥中自有上帝的保守,几个小时之后,父亲慢慢地又睁开了眼睛,第二天稍作休息之后,又继续勉强的干活。

后来,父亲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接受了福音,并且他相当的热心。伴随着对主的认识的增长,他这个病人居然成了教会的宝贝,很多人都劝他起来讲道服侍神。也是出于神的感动,就这样父亲在参加了一个短期的培训之后,开始正式成为我们教会的第一个传道人。说是教会,其实只有七八个人,当时是在一个牲口棚子里面聚会。虽然人很少,但是父亲讲道并不马虎,每次他都在家准备好长时间,力求使每一个去的人都有所得着。

(三)

几年的信仰之旅,我父亲的身体也慢慢的好了起来,父亲开始思索着为上帝建造一个教堂了,因为牲口棚是生产队里,他们想要收回去另作他用。另外一方面来讲,那里面也确实不能再继续聚会了,夏天蚊子多,每逢下雨,漏雨漏得根本没有办法聚会。冬天,因为是草棚,四面都通风,坐在里面简直跟坐在外面没有区别。

建堂期间,其中的辛苦难以想象,来教会的都是穷人。哪有什么钱奉献,就是想奉献都没有钱。那个年代,物资也缺乏得很,因为计划生育。凡是家里超生一个孩子的,计生办直接去家里拉东西。所以那些年,农村里面是很难生活的。面对一穷二白,想奉献又没钱奉献的会众,父亲首先回到家里把家里能卖一点钱的东西全卖了,拿到教会。就是这样的一腔热血,几十个老太太和一个病秧子盖了一间在当时相当时尚的红砖绿瓦教堂,一时间成为佳话。

那个教堂比我当时的家好多了,当时我记得我的家里还是土砌的房子,因为当时买不起砖头,就用土和秸秆堆成一个房子,屋子里面到处都是老鼠洞,蚂蚁窝。而教堂的地面都是全部用红砖头铺的地板。在当时来说,那奢侈极了。

(四)

父亲并非一个专职的传道,因为当时的教会既没有钱来养活传道人,也没有意识去养活传道人。若非一个人的热心和心里的责任,根本不可能去做传道人。白天要赚钱养家,稍微有点空就去讲道,讲道之前还要挤时间琢磨讲章,父亲就这样侍奉了几十年,直到这一次他生病走不动了,才不再出去讲道。

因为当时传道人稀少,仅有的几个义工必须在整个县里面的教会来回跑着讲道。不但自己讲道,他也鼓励很多人起来传道,因着父亲身体的康健,很多人相信了神。只不过随着他们的老去,很多新生的一代,不知道这个见证。现在村里面信耶稣的从原来的几十户减少到只有三十多户,不过我相信父亲已经像大卫一样,服侍了他那一代的人。

后来父亲成为我们那个教会的负责人,他在忠心上面令我自叹不如,自行车在当时可算是稀罕物件,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了,但是我清贫的父亲根本买不起,他所有的交通工具就是两条腿。白天坐别人的自行车去城里干活谋生,晚上回来之后,开始准备去讲道。没有自行车可以坐,他就步行去,有时间路程远到需要步行几个小时才能走得到。

有一年,我神学暑假期间,父亲让我骑摩托带他去他以前讲道经常去的地方拜访一下,我以60迈的速度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父亲告诉我,以前他每个月都要步行来一次,每一次步行大约要花六个小时左右才能走到。我听了都感到难以置信,我骑着摩托都不想跑这么远,而他步行每月都要跑一趟……

(五)

父亲建造的第二个教堂是在我八岁的时候,因为县里面要修路,刚好我们教会被规划了。那个年龄对于别的事情,我此时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但是对于建教堂我却历历在目。那个时间,似乎钱不再是问题了,因为修路有补助,补的钱完全可以建造一间新的教堂。而使我清楚记得的是那件事,那年刚给教堂打好地基,接着天开始下雨,,连续下了半个多月的雨。很多人都说,建到这里可能不是神的旨意,要不怎么会下雨呢?很多弟兄姐妹都回家了,也不来帮忙建堂了。学过建筑的都知道,刚打好的地基如果长时间的被水浸泡会有什么影响,没有人帮忙建造了,也没有人管刚打好的地基了。怎么办呢?天在下雨,明显不可能用什么遮住天不让下雨,他就一个人,是的,一个人住在地基旁边的小棚子里面,每天雨停了就用铁锨往外面拨水。就这样,下雨聚水,停雨拨水。连续半个月的雨终于停了,而教堂的根基并没有损坏,那间教堂现在还在,只是样子已经很老旧了。

他的忠心是我们整个教会都认可的,在他的葬礼上,我们县里面很多的信徒都来送他,甚至我们的两会主席胡长老也感叹说:我们县里面从来没有那一个“土八路”(注:没有受过神学教育的传道人)荣归天家的时间有这么多人相送的,就是以前的老会长和老长老也没有这么多人来送。我们县里面一共有10位圣职人员,来参加葬礼的就有9位,附近教会来送行的诗班队伍浩浩荡荡的从我家门口排到一百多米开外。

(六)

父亲清贫了一辈子,他没有为我留下什么遗产。加上他之前生病,办葬礼的时候家里所有的钱拿出来也就一万零七百块。要知道一口棺材就要将近3000块,以现在的购买力剩下的几千块钱根本不可能够。但是神并没有使我们缺乏,不断地有弟兄姐妹来帮助我们,甚至有郑州的几个信耶稣的驱车来到我家里,要给我父亲上礼。原来,他们都是听过我父亲讲道的人。我母亲一收到礼金就转交给村里的丧事委员会管理,丧礼完毕之后,我们清点之后发现,光是教会弟兄姐妹的礼金就远远超过了我们原来的那几千块钱。

在村上,父亲与世无争。原来因为家里穷,我们的老宅基地上没有建房子,被村里的另一家人占了,父亲丝毫没有辩解,说空着不如给别人住,反正我们也建不起来。他性格谦和,很多人都愿意和他共事。尤其在他的葬礼上,村里很多我们平时极少来往的人也都来帮忙送行,并送上礼金。(注: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父母在村里很少为别人随份子)

(七)

我想,父亲的一生是成功的,他的成功不是属世的,因为他没有为我留下任何的钱财,也没有为我留下房产,保险之类的。但是他却把他最宝贵的信仰给了我,使我今天也在侍奉上帝。他走在我毕业的这一年。他的结束我的开始,父亲31岁生了我,走得时间也才不到60岁,但是他不是伤悲而走的,我清楚的知道,他临走的时间为什么抓住我的手而不说话,其实我感受到了,他在告诉我,不管遇到任何难处都不要离开神,最苦不过要饭,即便是以后真的到了以要饭度日,也要侍奉神。

18岁,我高中毕业开始读神学,而今十年已过。曾经我有迷茫的时间,而今我知道,你是我的榜样。你走了,我悲伤。但我并不持续的悲伤,因为神确实安慰了我,他擦去我一切的眼泪,装在了他的皮袋里,这要成为美酒,在永恒的筵席上。父亲,走好。我们神国度里再见,你给我的接力棒,我搋紧了,我将前行继续为我们共同的盼望,燃烧这无悔的青春。

主历2016年7月29日父亲荣归天家,本文写于2016年8月5日

(本文作者系河南长葛市一教会的传道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82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