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见证故事  >  正文

被撒旦奴役20年的家庭得蒙救赎

1/1

撒旦的攻击与神的拯救

为什么见证题目是撒旦在前面?而不是我们的——神!因为,我的记忆,是从被撒旦所控的家庭中开始的,一度被撒旦奴役和捆绑了二十多年的家庭,最终独一的真神上帝,将我和我的家人,从撒旦魔掌下夺了出来,我们一家人得救了!

我姓王,出生在1978年的农村。

伴随我记忆长大的,不是爱,不是家的温暖,而是冰冷的暴力与纷争,至今回首起来,仍,心有余悸!对于我来说,那时候我的家不是家,而是地狱!何以见得?只能简述一下,若是细说恐怕十万字也写不完这篇见证。

我人生的第一个记忆是:爸爸从外面怒气冲冲地奔到房间,顺手抄起一个木棍,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奔向正在做针线活的妈妈,一棍子打向妈妈的头,妈妈顿时扑倒在炕上,随后爸爸便骑上妈妈的身体,双手掐住了妈妈的脖子!若非被及时赶来的街坊阻止,恐怕我四岁就没了妈妈,而我被这一幕惊吓的呆若木鸡,连哭都不会了。

而这,仅仅是我惨烈记忆中的一个开始,随后这样暴力又惊恐的场面时有发生。对于爸爸的恐惧感,使我从来不敢靠近他,在我心里他就是个“恶魔”,哥哥背地里称他“恶爸”,我们几乎看不到爸爸笑,他永远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父爱是什么?信主之前,我从未感受到过。

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共有五姊妹。我父母意见最为统一和默契的事情,莫过于重男轻女的思想了,由于我不仅是女孩,也是排行在中间的一个,从我记事起,我没穿过父母给买过的新衣服,就连上学所用的书包和文具盒,都是姐姐和哥哥淘汰不要的,练习本是哥哥用过的本子,他用完正面,我用背面,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我辍学。但这一切从未让我感到多么的痛苦,让我难以接受的是来自父母双重的打骂和屈枉,在他们的眼里,我无论怎样,他们看我都不顺眼,我家人眼中的“赔钱货”,特别是我的妈妈,一点也不介意理直气壮的苦待我。

当与哥哥有纷争时,妈妈便责骂与我“以小犯上,不懂尊重兄长”;当与弟弟有纷争时,妈妈又会责骂我“以大欺小,不懂得疼兄爱弟”,甚至经常夹杂着一些羞辱与歧视的言语,来谩骂我,总之,在父母的眼里,我所感受到的都是厌弃和多余,不管谁对谁错,都是我的错,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我的大弟弟看出这样的形势后,便常常在父母面前故意对我挑衅,用尽方法使我发怒跟他打架,这样他就会跑到父亲身后,父亲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打骂我。很快的,哥哥弟弟都受到了父母的影响,对我的歧视甚至高于父母,他们从不把我当一家人,鄙视与嫌弃之情,全部体现在他们对我的欺凌与羞辱中,使我承受着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以至于在我七、八岁时,便开始渴望——死亡的到来!并且开始了一次次试图自杀的行为。

从小到大我受过多少屈枉和打骂,我真的数不清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所有自杀的过程中,总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将我的自杀行为制止。

有一次,妈妈带我和弟弟一起到瓜地,妈妈走在前面,我和弟弟在妈妈身后,这时弟弟无端骂我,并对我做出挑衅的表情,我忍不住回骂了他,妈妈立刻转身狠狠地打了我一个巴掌,并对我投以厌恶的眼神,和言语的羞辱。弟弟幸灾乐祸的吃着甜瓜,妈妈则丢下我们两个在地里看瓜,独自离开了。泪流满面的我,冲进瓜棚放声大哭,以往所有的委屈,一股脑的涌现在面前,我心中满是对自己生命的厌弃,这时我眼角的余光,看见了瓜棚角落放置的农药,我便毫不犹豫的冲过去,拿起了药瓶子。

就在我把农药送到嘴边的刹那间,忽然传来“救命!救救我!”的惨叫声,我本能的丢下手中的农药跑了出去,只见弟弟正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胀红的脸上汗珠滚滚,我顾不上想什么,忙上前扶起他问:怎么了,原来他是因为拉不出屎而肚子疼。

得知原因后,我忙让他蹲下,顺手捡起一根树枝帮他排便,挖出来的竟然都是甜瓜子。后来想起这事,不知他为何刚吃下甜瓜没一会,就这么快到后门了?这件事件中,我们救了彼此。其它自杀经过,也不再一一细说了,总之每次都是在关键的一刻被干扰,不管我是想服毒,还是想上吊,或者割腕,都同样被奇迹般的阻挠了下来,却从没有人发现过我的自杀行为。

而这一切,只是冰山一角,更大的困境还在后面,因为我的妈妈疯了。

那年,我只有九岁,妈妈疯了之后,我要照看只有两岁的小弟,要给一家人做饭,和打扫家里的卫生,上学也要带着小弟,不然就不能去上学,并且还要日夜防备妈妈的攻击,因为说不定什么时候,妈妈就会把双手伸向我的脖子,想把我掐死,或者拿着菜刀追我。即使在夜里,睡觉也是提心吊胆的,有一天夜里我感到异样,猛地睁开眼睛,她的脸就浮现在我的眼前,正对我诡异地笑着。这不是恐怖片的情节,而只是我真实生活中,经历的一点点的片段而已。

对于我来说,那样的岁月不是活在地狱里,又能是什么呢?

爸爸并没有因为妈妈疯了而有什么改变,我的疯妈妈和暴力成性的爸爸,动不动就互相攻击,常常打得血雨腥风般的恐怖:哭喊声、嚎叫声、打骂声掺杂在一起,经常会穿透寂静的深夜,响彻云霄,令人不寒而栗!这种情形下,我们几个孩子,都感到恐慌无助,没一个胆敢阻拦任何一方,巴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听不见看不见眼前的一切,就是莫大的知足了,大弟弟常常夜不归宿,甚至几天也不回家,他有时候睡在草垛里,有时候睡在别人家,挨家找吃的,而我却不能像他一样,因为我还要给妈妈喂药,要照看小弟,要给一家人做饭吃。我们家里的男人们,是从来不做家务的,我的姐姐也被送给了远在数百里之外的大姨家,每当妈妈生病,一切的家务都落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每当,我听到别人家中传出来的欢声笑语,我总忍不住流泪满面,别人家那幸福温馨之感,与我家时常爆发的打骂声,和那永远不绝于耳的“鬼哭狼嚎”声,相比之下,那就是我心目中,天堂与地狱的区分!
我开始思考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别人家都好好的,我家却这样?我不断的想着无数个为什么,妈妈每天三次虔诚跪拜烧香的情景,也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每次上香前,把手洗净,双手握着香拜了又拜,才把香插在香碗中;每到初一十五,还会供上饺子或水果。妈妈所拜的神,为什么不保佑她?不保佑我们一家过好日子呢?

终于,我盼到妈妈清醒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问道:“妈妈,你每天那么虔诚烧香拜佛的,为什么神仙不保佑咱家过好日子?反而咱家还受这么的磨难呢?”妈妈迷茫而又困惑的回道:“这,我怎么知道呢?我压根也没看见过神仙长什么样子。”

“那咱们还供他们做什么?”

“这也是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我嫁到这个家里来了,就得随着这个家里烧香磕头。”

看到这里,我想主内的兄弟姊妹们也许明白了,为什么我们家会这样,就是因为我的父母,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一家人,交给了撒旦一类的假神!

妈妈的疯病不是精神分裂症,而是被邪灵附身,因此在我还未感到神的存在时,就已然经受了鬼灵的存在。四处的求医问药,并没有使我的妈妈彻底康复,“大仙姑、大师”也找了个遍,谁也没有能力完全康复我的妈妈,那漫长的时光里,妈妈的病总是反复发作。

有人说我们家里供的东西太多了,有五个神侃,于是这五个神仙互相争风吃醋,所以就整得我家鸡犬不宁。可笑的是,我妈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供奉都是些什么神。其实那些都是四道门,被信奉者称为:胡家(狐狸)、柳家(蛇)、白家(刺猬)、黄家(黄鼠狼),并统称为“保家仙”。

当我得知这一切的时候,我不禁在想,人为什么会把动物当神仙来跪拜呢?而附在我母亲身上的东西,正是刺猬,我常常会看见妈妈像刺猬一样的行为,像刺猬一样的嗅东西,像刺猬一样的吃喝动作,眼神里总是充满邪恶、狡黠的笑容,或是愤怒,经常突然攻击身边的 人,最想杀死父亲和我,还有我的小弟,我不仅仅要自己小心,还要时刻保护小弟,生怕不知何时妈妈会将小弟掐死,终日提心吊胆的生活,使我好怀念过去的妈妈。

我想拯救我的妈妈,拯救我的家,我再不想看到妈妈受苦了,也不想我的家变为邪灵掌中的玩偶,于是有一天,我将妈妈所供奉的五个假神一一撤下,并且将香碗等摔碎,并且叫嚣道:“有本事就来找我算账,放过我的妈妈!我不怕你!”

后来,那些可恶的邪灵,不但没有放过我的妈妈,反而也开始搅扰我,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它们经常使我困倦无力,使我发呆不知思考,那种滋味很难受,就像背负着千斤重担,使我不思饮食,只觉乏力不堪。虽然我没有像妈妈一样,被邪灵控制失去理智和意识,但那种被捆绑束缚的感觉很难受,不得已只能找“仙姑”帮忙,每次按照“仙姑”的办法烧纸之后,就会好一段时间,可是很快的它们还会来搅扰我,每年都会出现数次这样的事情,妈妈则每年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失控状态中。

我相信,有鬼就有神,有邪恶的侵扰,就有正神的克制之法!我已然见到了鬼邪的力量,可是那正神之力何在呢?我要到哪里去寻找的到呢?

拯救妈妈,击败邪灵,成了我活下去的理由和信念,我因此而变得坚强起来,充满希望的,渴望着得到一种拯救的力量。

几年后,在我十八岁的时候,在千里之外的广州,我无意中步入一个神秘的机构,那里的人,有人会凭空取物、有人可以透视、有人可以用意念治病、有人可以看见鬼魂......那一刻,我惊讶无比,我看到了希望,迫不及待的想学会“神功”,这样就可以赶走我家的邪灵,可以救我妈妈,也可以救我自己,甚至可以救很多很多的人!于是,我毫不犹豫的交了学费。

我经历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我意识清醒下,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是因为老师用意念(邪灵)控制我们在场的所有人,虽然意识清醒却不能自控,各个手舞足蹈,就像一群乱跑乱窜的鸡一样,我仿佛从中看到了我发疯的母亲(但那时我并没有因此而醒悟);随着讲师的抬手做抛物动作,我感到一股气流从头灌入我的身体,讲师说那是送给大家的功力。(其实,是邪灵入体)

还没有认识真理的我,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也是来自撒旦的诡计,还单纯的想着那就是“神功”,更不知道这是上帝在圣经中明令禁止修炼的邪术!

一年后,我自认可以有能力治好妈妈了,便回到了家中,我发功为妈妈治病,被邪灵控制的妈妈,却鄙夷的嘲笑道:“小样的,就你那点道行太嫩了,还想跟我斗?哈哈哈......”

挫败感难以言表,随之而来的是妈妈被邪灵控制的更加厉害,家中的风波也到达了顶点,如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小舟,顷刻间就可颠覆在浪尖般!

什么“神功”、什么开光的“玉观音”都是假的,骗人的!因为没能治好妈妈,反而使我家中的状况更糟,我的希望破灭了,这使我陷入了深度的迷茫与绝望!心底也不断呐喊着“老天啊,那可以击退恶灵的真正力量在哪里啊!?”难道就要任邪灵继续逍遥下去吗?

略过其间诸多的磨难,难以详述。两年后,我站在北京的天桥上,卖着自己手绘的工艺品,脑中回想着过往的种种悲伤,一桩桩一件件都使我寸断肝肠,终日被愁苦刺痛的我,深感生死两难的纠结,使我看不到世间一点点的美好与温暖,一切都是冰冷黑暗的!就在这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站在了我的面前,只见她:发白如雪,笑容却如三月阳光;她体态苍老,却充满着青春的活力;她满脸皱纹,眼睛里却发出明亮、慈爱、喜乐的光芒,是那么的温暖人心,灿烂无比!她就像一束明亮而又温暖的阳光,瞬间照亮了我阴沉昏暗的心灵。

这一刻,我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心中不禁想:如此苍老的人,如此的美好精神,来自哪里呢?她所拥有的喜乐、平安、幸福之感,不正是我一直以来所渴望的吗?

她对我微笑着,竟对我开了口:“小姑娘,你家是哪里的......”

几句交谈过后,她给我讲起来主耶稣,给我唱赞美诗,给我讲述主耶稣大能的拯救见证......她神采飞扬,满面春风的说着,并在征得我同意后,送给了我一本圣经。

我仿佛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神的荣光,她就像一位快乐的天使,她叫马素珍。

耶稣基督的名字,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我无数次的听过,但始终没有机会深入了解,从不知该到何处去找祂,直到此时,我才从这位马阿姨口中得到了更深一些了解。

我得到了宝贵的真理圣经,使撒旦着急了,在打开圣经开始阅读时,撒旦的攻击与干扰也开始了。

当我看到上帝创造万物,并且如何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人的时候,我顿悟道:“哦!原来我们是来自上帝的创造!”,这时另一个声音在脑海浮现道:“没错,是这样的,上帝创造了你,就是让你来受罪的”,这样的声音,让我有些认同,因为这个声音,使我想起了自己过往所有的苦痛,甚至有怒气从心底涌现出来。当我看到“禁果”事件,以及人类的始祖被逐出伊甸园的时候,我略有所悟:“哦,原来人是因为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所以才会受苦的,原来当初人是和上帝在一起的,多么美好的事情啊?”,这时脑海又浮现了一个声音说:“没错,可是你看,上帝就因为一棵树上结的果子,就世代降罪给人类,看哪,上帝是多么的小气,这样的惩罚太重了,而你是多么的无辜!”我又一次赞同了来自撒旦的声音,随之便气呼呼的合上了圣经,气得我看不下去了。

虽然我一时放下了圣经,可是又常常忍不住拿起,因为那位马阿姨的美好形象总在我脑际闪现,使我向往她的世界,可每当我拿起圣经阅读时,撒旦便会不停的干扰我,我的心底和脑海里,常常是三个不同的声音在缠绕:我是真正独一的真神,我爱你......;我需要爱,需要平安喜乐......;祂要真的爱你,会让你受那么多的苦楚吗......。这三个声音,一个来自上帝,一个来自我,一个来自撒旦,而当时,我是无法分辨的,竟然都以为是来自自己的。

撒旦加大了对我的攻击,使我处处寸步难行,以此来向我证明自己并没有神的看顾,撒旦深知我的弱点,便专门在我的软弱处攻击我,以此来让我认为,都是上帝所为,好让我迁怒与上帝。

没有完全认识真理时,我是瞎眼的,耳聋的,是被撒旦蒙蔽的。

撒旦的手段,在我身上不断得逞,阻止我得救的路,使我看不下去圣经,以至于很长的时间内,我连《创世记》都没有看完。

“你看吧,善良有什么用?被人欺负,什么都吃亏,你得到了什么?你爱父母,什么都为父母着想,可是你连父母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换来过,你看你是多么的傻?你所付出的毫无意义,你再看看,那些你心目中的坏人,谁不比你过的好呢?你相信善恶有报,可你看报应在哪里呢?你还不是在受苦,你眼中的坏人还不是在享受?”撒旦在我的弱点上,最后一次绊倒了我。的确,为了得到父母的爱,我很努力的省钱给他们,有时自己没钱吃饭就饿着,也从未跟父母要过一分钱,我只想给父母多一点,再多一点,只想父母能给我一点好脸色,哪怕对我笑笑,哪怕对我说上一句关心的话也好,可是不管我如何付出,父母永远对我冷言冷语,反而把我给他们的钱都花在了我的哥哥和弟弟身上,对于儿子永远都是疼爱有加。我又一次认同了撒旦,认为这一切的苦楚,都是来自上帝,我深深的跌倒了!

“上帝啊!你所说的我都信,可是你为什么看不见我的苦?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信你,但我不服!你让我生不如死要到什么时候呢?我做错过什么吗?从此,我不需要信仰了,因为我只看到了‘杀人放火子孙多、祸害一千年、好人没好报’”(等我明白了圣经的真理之后,我才明白,人所有的苦痛,不是上帝的惩罚,而是源于我们自身的迷失给了撒旦可乘之机。)

在我发起这样恶念的当天,我的上帝并没有责怪我,而是又派遣了一位天使,来到我身边,对我施行了及时的拯救。她姓懂,同样像那位马阿姨一样,带着主的荣光,出现在我卖东西时的路边,她也是主动与我交谈中,谈起了耶稣基督,并且邀请我去她家玩,我们很快成为了好朋友,在她体贴的关爱下,使我感受到了人间美好的一面,我从心底决定会为这个萍水相逢的朋友“两肋插刀”,她说我们一起去教堂,我就去了。

我们两个一起去教堂的第一天,正好赶上复活节受洗的呼召,她说我们一起受洗很有意义,我就同意了,只要她高兴,我陪她做什么都是开心的。

那时,在我心里,陪她去教堂,陪她受洗,都仅仅是陪着她玩,而接下来的一切,彻底转变了我。

复活节受洗当天,我迟到了,赶上受洗最后的一刻,我在接受洗礼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她的身影,使我感到了一丝丝的失落和疑惑。

礼拜结束,我匆忙离开教堂去她家找她时,她见到我就哭了,并且哭的很伤心。我很诧异她的悲伤,并且安慰她道:“这也值得你哭呀?这次受洗错过了,不还有下次的吗?”

“你是不知道,我好几年前就想受洗了,我爸妈都是基督徒,可我到现在都还没能受洗,你知道我多难过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受洗的时候都总是各种原因被错过,没有受洗就不算是真正的基督徒,我现在好羡慕你,你不知道你是多么的幸运......”她一边说一边哭,一边哭一边说,不停的拿起一张张的纸巾,擦着涕泪,不一会茶几上便堆满了纸巾。

她的一番哭诉,让我顿时感到了受洗是一件多么不易和神圣的事情,敬畏的心,也油然而生,我的眼前亮了,仿佛看到上帝之手,一边阻拦着我犯罪,一边拯救着我。

在真理的光照下,我明白了上帝与主耶稣的爱,也看穿了撒旦的把戏,我的脑子从混乱变得明亮了。我开始积极地去教堂参加礼拜了,随后我学会了祷告,懂得了爱的真谛,也懂得了真理何等宝贵。

随着我不断地祷告,上帝应允了我的祈求,我的妈妈奇迹般的康复了,被邪灵撒旦捆绑了二十多年后,终于得到了神的拯救,我父亲的暴力行为也消失了,我也终于得到了父母的疼爱......诸多的祈祷,一一都得到神的应许,使我的生命中再无匮乏,我也终于过上了充满喜乐的生活,这样大能的恩赐,除了造物主的独一真神,谁能赐予呢?

再来分享一个见证:

后来有一次,因我大弟弟在家请“大师”做法,妈妈再次被邪灵附体,而我知道的时候已然是两个月后的春节。(切勿与撒旦打交道,否则等于与魔鬼签订了契约,若不回到主耶稣里来,谁也无法拯救.)当我走进家门后,妈妈见到我即刻尖叫着从椅子上跳起来就想逃跑,我的哥哥、嫂子都被吓坏了,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和妈妈,我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妈妈,并且把她按着坐在椅子上,我跪在地上,紧紧握住妈妈的手,闭上眼睛心中默默祷告:“主啊!求你看顾我的母亲,求你像赶走众多污鬼一样,也赶走我母亲身上撒旦一类的邪灵,阿门!”如此简短的祈祷后,我的妈妈瞬间安静了,并且问我“闺女,你啥时候回来的?”之前她那不正常的状态一扫而光。

一家人都惊愕妈妈为什么发疯的时候单单会怕我,又疑惑为何妈妈会在我面前瞬间恢复正常,我很高兴的告诉家人,因为我信了耶稣基督,那是主耶稣的医治和看顾。

由此,我给小弟传福音,他也信了基督。

后来,我问妈妈,那天看到我后为何如此害怕,想要夺门而出,妈妈的回答令我诧异又惊喜:我那天看到的根本不是你,而是一团好大好亮的光,就像一个大太阳,太亮了,简直要吓死我了!

妈妈的形容,让我想起一句话:圣经,是脚前的灯,是路上的光。我更加确信,三一的真神,已然与我同在了,我得救了,并得到了莫大的赏赐。

在主的看顾下,我的小弟和姐姐都归信了耶稣基督,如今我的父母恩爱有加,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生活在欢声笑语中了!这一切都源于天父上帝的爱,即使在我们充满无知的背叛下,祂依然爱我们,默默的拯救着我们,从未放弃!

假如,我曾经因自杀死去,我家会怎样?因为我没死,在妈妈发疯时,用铁锹劈向爸爸脑袋的刹那间,我救了爸爸的命......,我一次次地自杀未遂,不是上帝对我的残忍,恰恰是对我们一家的爱和不放弃,并且最终拯救了我们,将撒旦从我的家中清除了出去。若没有曾经的苦难,就难以感受到如今莫大的幸福,上帝在我心中明了了祂的爱,祂不勉强人爱祂,在我们转向撒旦时,祂会忧伤盼望我们回头,并且时刻看顾着我们的性命,一次次给我们悔改的机会,直到我们来到祂面前,认识了祂,祂便抓住我们的手一路引领,再也不放开!

主啊,感谢你从未丢弃我,感谢你如此的厚爱与恩典,救我一家人脱离撒旦之手,并赦免了我们一切的过犯,抚平了我心中所有的忧伤,使我得了喜乐的源泉,你的爱永不匮乏,你的爱源源不断,你的爱胜过世间一切人的爱,因为只有你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没有你的真理圣经,我不知道对错;没有你的真理圣经,我分不清正邪;没有你的真理圣经,我曾经就是那瞎眼的,耳聋的,迷路的;没有你的真理圣经,我找不到回家的路,看不清撒旦的真面目,也看不到你的恩典,如今我拥有了真理的圣经,我看清了一切的真相,也有了得救的权柄和坚定的信念!一切的见证、赞颂、荣耀,都归于:圣父圣子圣灵,奉主耶稣的名。阿门!

(本文作者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原文标题是《撒旦的攻击与神的拯救》。

相关新闻

“KO”撒旦的秘诀

在信仰的道路上,常常需要争战,跟自己罪的习惯争战,跟罪的想法争战,跟懒惰争战,跟情欲争战,跟不信争战,跟骄傲争战……争战得胜的秘诀是什么呢?如何在战斗中“KO”撒旦?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