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研读《启示录》的现代意义

研读《启示录》的现代意义

【内容提要】  对许多研究圣经的人来说,启示录是个奥秘。这书中充满形象与表征,启示录不但预见将来万物的结局,神与羔羊最终的凯旋,还将圣经其余六十五卷书联系起来,收画龙点睛之效。事实上,了解本书的最好方法,就是认识整本圣经!书中的角色、象征、事件、数字、颜色和其它等等,差不多全部都曾在圣经的其他书卷出现过。有论者称本书为圣经的“列车总站”,这是恰当的,因为这正是各辆“列车”的终点站。这些列车是什么呢?就是由创世记和其它书卷开始的各个思想系列,例如救赎、以色列国度、外邦列国、教会、神子民的敌人撒但、敌基督和其它等等。启示录这本书的意义我们不能完全正确了解,直到它最终的应验。但此书确有它的信息,而且是满有盼望、鼓励、得胜世界以及基督真正喜乐的信息。 

使徒保罗说:“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信、望、爱是基督徒生活的永恒品质。如果说加拉太书主要讲信,约翰一书主要讲爱,那么启示录的中心思想就是望。有人认为启示录不好懂,所以不常看它,这样启示录里面的信息就容易被信徒忽视。也有人曲解启示录的道理,给信仰带来危害,这就不能很好的荣神益人。因为存在这些问题,我们就更有必要深入研究理解启示录。

启示录不容易理解的原因之一,是作者善于用象征性的语言,来描述他所见的异象。例如作者用兽代表敌基督的罗马政权,用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冠冕的妇人代表教会。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本书用丰富的旧约词汇来表达属灵的意义。如果我们对旧约不够熟悉,就不容易懂得作者的意思。例如在第一章中,作者在异象里看见一位好像人子,“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这是但以理所看见的那亘古常在者的形象,他的“头发如纯净的羊毛”。(但7:9)但以理书与启示录都是善用象征性的语言来表达属灵的意义。在这里白色有两层意义:表明基督的纯洁无罪和永恒的神性。

一、 怎样更好的了解启示录。

如果我们知道启示录的作者和写作的年代,也有助于我们对启示录的理解。教会传统的看法认为本书是使徒约翰所作,虽然经过许多圣经考据学者的研究考查,这个说法还是不可动摇的。现在一般研究启示录的人,认为本书是在罗马皇帝杜密善(Domitian)统治期间写的(公元81-96年),杜密善曾在罗马各省中推行皇帝崇拜,对不参加皇帝崇拜的基督徒进行残酷迫害。启示录作者的目的是坚定信仰,把上帝的永恒旨意和计划启示出来。本书提到拜兽象(13:8),就是指拜皇帝象;“又叫所有不拜兽象的人都被杀害”(13:15),反映出当时信徒因不拜皇帝象遭杀害的情形。

本书是为第一世纪末受罗马迫害的教会写的。作者在第一章里叙述荣耀的异象:他是胜过死权的主,掌管宇宙和人类历史;因此一切信他的人都应当坚强起来,为主作见证。约翰为主的道被囚在拔摩海岛上,他得到上帝的启示,把那将来必要成就的事预先写出来。他所见的异象都是真实的,都是出于圣灵的感动。他蒙圣灵启示写信给亚细亚省的七个教会,这些教会外部面临迫害,内部又各自有自己的困难和问题。圣灵通过约翰向这七个教会作出指示。“七”代表完全的数目,七个教会代表事世一切的教会,从灵意来看,这七个教会代表后世一切的教会,因为“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2:7,17,29;3:6,13,22)

二、启示录的现代意义。

1、启示录内容中的现代意义:

致七教会信以后,作者把我们从地上带到天上。他看见上帝荣耀的宝座和站在宝座前曾被杀的羔羊。坐宝座的右手中拿着书卷用七印封严,天上、地上、地底下的任何人或天使都不配揭开那印,展开那书卷。这个书卷是有关世界命运的书卷,上帝对世界有他永恒的救赎旨意;这个永恒的奥秘只有通过为了世人的罪被钉十字架的主耶稣才能向我们显明。羔羊揭开七印后又有七号和七碗;通过揭开七印,我们看到人类历史中的罪恶和上帝的审判。在第六印与第七印之间,七号与七碗之间,约翰又看见一系列的异象:信者受上帝的印(7:1-8),无数身穿白衣手拿棕枝的人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7:9-17),大力的天使(10:1-10),两个见证人(11:1-13),妇人被大红龙所逼迫(12:1-12)等。这些异象可以看作是一些插曲,具有不同的目的。一个目的是鼓舞信徒,例如受上帝的印表示属于上帝,为神所有蒙神保守的意思,使信徒在上帝忿怒的审判大日中能站立得住。另一个目的是反映教会的光景:例如两个见证人反映教会在艰苦的环境中坚持为上帝作见证。

启示录表明基督再来之前必要有善与恶、光明与黑暗、上帝与撒但两大势力的最后决战。大红龙摔在地上逼迫妇人,意思是说撒但降落到地上迫害教会,揭开善恶两大势力决斗的序幕。从海中上来的兽(13:1-10)成为撒但在地上的代理人,就是当时的罗马政权。约翰告诉当时受迫害的教会说:罗马政权背后的势力是撒但,但是撒但已经在天上失败,他是气愤愤地下到地上,所以也不足畏惧。教会应当相信上帝有能力执行公义的审判,最后罪恶势力一定会消灭;国此到上帝的义愤在七碗的灾祸中发尽时,大巴比伦(罗马帝国)最后倾倒了(18)。撒但被捆绑一千多年,在此期间那些殉道者和坚守信仰的人,与基督一同作王审判世界。然后有最后审判,新天新地和圣城耶路撒冷自天而降。

对现代人的意义: 撒旦是有能力的说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至于牠的能力是有限的这件事,也是广为人知的。当我们读到以下的经文时,就会发现圣经的教导在现实的境况可以带给人鼓励与安慰:“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像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地却帮助妇人,开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12:15—16)。对于一个活在现今时代的人来说,有两件事不时使他惊讶无比。第一,是邪恶的事不断在世上出现。教育、科学甚至福音,也不能把邪恶消灭。第二件叫人惊讶的事,是良善也继续不断地出现。良善与邪恶势力成为对比,它不会出现在富有、高层、有影响力、有文化的地方,平民当中才能找到。同样的,在生命较高层的领域里,善良是绝不会缺少的。那么良善要怎样才能得胜呢?展开的书卷要告诉我们一些东西。我们的知识是有限的,我们的力量是微小的。所以我们只能盼望、顺服和信靠。我们必须实践圣徒那坚忍和信心的功课(13:10),直到基督自己的胜利来到。争战和胜利都是属于基督的,教会必须凭信心而活。当龙要将教会的生命夺去的时候,教会不能叫大地开口将龙吞掉,因为这是操纵在那位展开书卷的主手中。许多时候,大地并没有开口把敌人吞掉,邪恶经常得胜。那两个见证人被杀了,而且暴尸在邪恶之城的街头上。但这一切只能加于他们的遗体上,他们的灵魂却受了印记和保护,死人将要在那些惊慌震栗的敌人面前复活。在基督里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们期待着上帝将它完全显明出来。

2、深入了解本书信息的现代意义:

我们对本书内容有了一些概括的认识以后,可以进一步了解本书的信息。约翰在一个异象里看到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人子。作者解释这七个金灯台的奥秘说:“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1:20)旧约会幕中有金灯台(出25:31-37),先知撒迦利亚也见过金灯台的异象(亚4:2)。会幕是神与人相会的地方,会幕里的金灯台代表上帝的临格;灯台发出光来,这光代表上帝真理启示。教会的任务是为上帝的真理作见证,把人引领到上帝面前。圣灵指责以弗所教会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并且警告说:如果不悔改,主就临到他那里,把他的灯台从原处挪去。(2:4,5)教会为基督的爱作见证才有存在的价值,否则还要他做什么?这难道不是圣灵对历代教会的警告吗?

约翰所看见的是那位死而复活的基督,他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天上的星宿为上帝所造,也在他的管理之下(伯38:31)。那七星也是七个教会的使者(1:20),这就是说上帝不只管理宇宙也管理教会,复活的主不只管理众星,也管理用他的血所建立的教会。主的手不但是全能的手托住万有,也是温柔慈爱的手,随时随地安慰我们,擦干我们一切眼泪。复活的主在众教会中间行走,他的眼目如同火焰,察验人心肺腑,同时也用他全能的手臂保护众教会。教会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主与他同在。这对第一世纪末风雨飘摇中的教会是如此,对历代的教会也是如此。

羔羊揭开七印以后引起七号,七号代表上帝更严厉的审判。但是在七印与七号之间,天上寂静约有二刻(8:1)。这个寂静如同暴风雨前的片刻安静,给人以一种悬念不安的感觉。这个寂静也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正如先知哈巴谷所说:“惟耶和华在他的圣殿中,全地的人都当在他面前肃敬静默。”(哈2:20)

但是这个寂静还有更深的意思。约翰在异象中看到:“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他,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那香的烟和众圣徒的祈祷,从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8:3,4)根据旧约记载,祭司平时在圣所中烧香,这香是由香树脂和香料制成的粉末。祭司把这香的粉末撒在装满火碳的金香炉里。惟有大祭司一年只有一次(即赎罪日在至圣所烧香)香的烟缭绕在约柜上的施恩座周围。这香代表众圣徒的祈祷,正如诗人所说:“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愿我的举手祈求如献晚祭。”(诗141:2)约翰在异象中看见天使把大量的香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上帝宝座前的金坛上。我们的祈祷如同馨香的祭物,经天使之手献在上帝面前。在约翰的时代,地上的教会遭受罗马国的迫害,众圣徒昼夜向上帝祈求呼吁。上帝命令天上的会众和众天使,暂时止息他们的颂赞声音,为的是要听地上众信徒的祈祷。我们可以想象约翰这个异象对当时的教会曾经起过多么大的鼓舞作用!上帝停止天上的颂赞,为的是倾听地上最卑微的小弟兄和小姊妹的祈祷,我们即或没有什么东西能献在上帝面前,但是我们一切有声无声的祷告,都要经过天使的手被带到父神的座前。

我们在上面说过,撒旦要在地上找他的代理人,就是那个从海中上来的兽(13:2)。这个兽有七头,指的是罗马的几个皇帝。七头上有的名号,意思是罗马皇帝自称是神而要人敬拜。兽的七头中有一个似乎受了死伤,那死伤却医好了,就是指那个迫害教会的尼禄皇帝死而复生的传说。二十多年以来,度密善对教会展开规模更大的迫害,犹如尼禄再世,13章大部分内容似指杜密善迫害教会的情况。此外还有一个从地中上来的兽,它“两角如同羊羔,说话像龙”(13:11)。这第二个兽使指推行罗马官方宗教的官吏(13:14,15)。这第二个兽是有很大的欺骗性,所以说他说话像条龙;那条古蛇在伊甸园,就是用欺骗的话引诱夏娃犯罪。它外表温柔又有羊羔的角,正像主耶稣所说的假先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在这一段里面我们遇到启示录最难解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兽的数目六百六十六(13:18)。解经家们为了这个数目绞尽脑汁。为了求得答案,有一个解法是,如果把组成“尼禄皇帝”这个词的几个希伯来字母所代表的数值加在一起,恰恰是六百六十六。这就是说这个数暗指迫害教会的尼禄皇帝,或是死而复生的尼禄——杜密善。我们可以肯定说,最初启示录的读者都晓得这个隐语的意义,但到了第二世纪末教父爱任纽的时代,这个隐语的意义已经失传了。现在关于这个数目一切的解释,不免都带有一些揣摩的成分。

新约讲到世界末日,认为基督再来以前要有敌基督者出现,在启示录中这个敌基督者就是兽:有一派解释启示录的人,把敌基督者说成某一个历史时期中敌对教会的势力。例如有的宗教改革家认为教皇是敌基督者,后来到二十世纪时也有人认为法西斯头子墨索里尼是敌基督者。这都不是对启示录正确的解释。

启示录讲到在最后审判之前,撒旦要被释放迷惑列国,就是歌革和玛各,叫他们聚集争战,向善的势力做最后反扑。有个别的人解释说:歌革是以西结38章中的罗施、米设、土巴德王,这种解释的经文根据是不充分的。中文圣经把罗施译作专有名词(地名),但是从钦定本圣经起(1611年)许多英文圣经都把罗施译为普通名词“首领”。米设和土八都是小亚细亚东部古代名族,这些名族的古代都是和以色列名族相敌对的。在启示录里歌革和玛各都是象征性的说法,代表一切抵挡上帝的势力,他们并不是特指某一地区的某个民族。

结论

有一派解经家认为启示录中所讲的事情都是古代的历史,也有人认为启示录中讲的都是将来在末世要发生的事。这两派各走极端,不能帮助我们正确理解这部书的思想。约翰写启示录完全不能脱离他那个时代的历史情况,因此本文举出一些当时的历史事实来解释本文的用意。但是启示录中也确有大量内容,讲到末世的情景和永恒的事物,因此不应只极限于约翰那个时代。我们应当靠真理圣灵引导,深入认识本书中的属灵教训,不可借用本书的某些内容,去牵强附会某个历史时代中具体的人或事。上帝要籍启示录向今天的教会说话,但不是叫我们妄自揣测主再来的具体时日。主耶稣明明教导我们说:“但那些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有父知道。”(可13:32)

启示录告诉我们,将来的理想世界是从天上降到地上的。这就是说,人固然要努力去建设一个理想的世界,但这主要是出于上帝的赐予。上帝不是叫人脱离世界,而是使这个世界经过更新和重建。正如主祷文所说的:“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

参考书目:《诠释启示录》、迈克尔斯著、沈珪、麦启新等译、天道书楼有限公司出版。2001年12初版。

《启示录注释》巴克莱著、文国伟译、基督教文艺出版社。

《启示录讲经记略》、何慕文教士著、中华神学院出版部出版。

《启示录讲义》、矢内原忠雄著、郭谁租译、人光出版社出版、初版1999年6月。

《末了的事》、布恒瑞著、郭凤卓译、苗根出版社出版。

《启示录导论》吴献章著、宣道出版社出版。

《启示录神学》、包衡著、邓绍光译、宣道出版社编辑部

(本文作者为广东揭阳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研读《启示录》的现代意义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47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