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五)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五)

福音时报编者按:王颂灵于1929年7月30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基督徒家庭,她在12岁那一年重生得救。当时有一位名叫徐复生的牧师到北方主领奋兴会,小颂灵也和大人们一起前去参加,就在这次聚会上,她说自己“遇见了主”,并许愿奉献给主。1958年的一个深夜,王颂灵因坚持信仰而被捕,此后在青海度过31年的监禁、劳改的生活,她却用基督的爱爱上了青海。

六、雅歌书中的基督,求你与我同在 

从1959年起,中国接连三年遭到严重的自然灾害。青海省本来就是贫困落后的地区,那时普通百姓的日子都很困难,而关押在劳改营中的犯人更是过着极其艰苦的生活。

青海是畜牧业地区,出产牛羊,那时牛羊肉都运往苏联去了,馀下的羊肠羊血就给劳改营的犯人当伙食。吃饭的时候,每个犯人发一碗羊肠汤当菜,犯人的伙食自然没有什么调味品,加上那么大量的羊肠,也没有仔细地清洗乾淨。因此羊肠汤不仅有刺鼻的腥羶味,而且有时会浮着一团黑黑的羊粪。那里的气温极冷,白天有摄氏零下二十度,拿到了汤碗,必须即刻捧着喝下,否则一会儿碗内便结起薄薄的冰片了。除了羊肠汤,有时用山芋的枝藤老叶煮汤,犯人称为“老叶汤”,老的枝梗咬也咬不烂。有时发一碗青稞麦粒,糠?都没有磨掉,必须用力咬嚼才吞咽得下去,但吃下去肠子会阻塞,大便通不出,十分难受。

王颂灵说起有一位关押在一起的天主教小姐妹,当时二十岁出头,她也是从上海去的。她父亲是银行家,家境十分富有,有两辆私人汽车。这位小姐长得十分秀气,王颂灵说“像小天使一般”。王颂灵看见她捧着刺鼻的羊肠汤,闭上眼睛微笑着仰脸向天父谢恩时,王颂灵的心深受感动。

在食物匮乏之时,有管教人员想到了一个方法:开卡车到结了冰的大湖上去,炸开湖面冻得硬硬的冰层,捕捞湖里的鱼。那时候青海本地的居民都不吃鱼虾,因此湖里的鱼资源极其丰富,冰一炸开,鱼都蹦出来,有的鱼大的有三尺长,卡车载满了鱼开回营地,这样犯人们便可以吃鱼了,王颂灵说这是最好的伙食。

王颂灵初到劳改营时,房屋尚未造好,先是住在帐篷里,因为人多帐篷少,所以每个人只有七寸宽的地方可睡,大家侧着身紧贴着睡,根本不能翻身。王颂灵说:“幸亏睡得那么挤,否则冻也要冻死了。”后来房子造起来了,条件改善了一点,在大火炕上睡,一个人有一尺二寸宽的地方。睡觉的时候可以平躺了。

在生活艰难长期贫穷缺乏的环境中,王颂灵曾想起马太福音第十九章29节:“凡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亲、母亲、儿女、田地的,必要得着百倍,并且承受永生。”王颂灵对主说:“主啊!‘承受永生’,我确信无疑,但在前半句的‘百倍’是否是灵意呢?”在晚年时,王颂灵对她的学生们说:“主的话句句都是信实的,主让我得着的真是超过百倍啊!”主赐恩给祂的使女,晚年享受主的丰富。然而王颂灵对自己仍非常的节俭,而对贫苦的、有缺乏的,她却十分关心,乐于施捨。

劳改就是劳动改造,王颂灵被安排在製鞋组。管教人员规定每人每天要扎好三双成人布鞋底。王颂灵说当她第一次扎布鞋底时,勐想起十多年前的一件事:那时她十三、四岁,中学的老师安排女学生有一门手工课,叫每个女学生回家时带一双布鞋底来扎。王颂灵回家对母亲一讲,母亲便铺了一双小小的,是她小弟弟的鞋底给她。王颂灵不喜欢这手工,她扎了一只后,便放在枕下不再扎第二只了。突然有一天,老师对她说:“你的手工完成了吗?拿来给我看看。”王颂灵不敢对老师说没完成,回到寝室,取了那一只扎好的布鞋底,不是一双,心中忐忑不安地交给了老师。老师没有在意,就在那只小鞋底上给她打了个分数,算是手工课的成绩。当劳改时,王颂灵又一次拿起鞋底来扎时,她甘心乐意地说:“主啊!我该做,我该做。”与王颂灵一起劳改的难友姐妹说:“当时我们这一批女犯人,有的心情压抑,有的满腹怨恨,拿着鞋底都马马虎虎地扎,只有学生出身的王颂灵,她扎的鞋底针针密密麻麻,行行整整齐齐,质量一直是全组第一名。”

王颂灵劳动得好,并不是为得人称赞,而是甘心顺服在主的手下。因此当管教人员要提拔她当犯人中的大组长时,她拒绝了。她的不识抬举冒犯了这位管教人员,以致后来吃了许多的苦。当王颂灵生病了,这位管教员就报复说:“别人生病可以去看病,就是王颂灵生病不可以去看病。”甚至王颂灵无力行走时,还说她装病,吩咐人架着她拖出去批斗。

扎了一段日子的鞋底后,管教人员又挑出年轻的女犯人去做更重的活,王颂灵被挑出来去缝製藏靴。藏靴是藏民穿的羊皮靴子。王颂灵说:“藏靴的鞋面是两层用胶粘合的羊皮,鞋底是七层粘合的羊皮,上下共九层羊皮。每次上鞋,先用鞋鑽用尽力气在九层羊皮鑽上孔,然后用鞋线穿过,用劲扯紧。”王颂灵是学生出身,加上从小身体体质差,对这样要用手劲的活实在力不能胜,每次鑽孔,都从心里呼叫:“主啊!”因为用尽力鑽,又侧身拼命地扯紧鞋线,王颂灵的嵴椎骨变了形,用手一摸是很明显的S型。

在这样忍辱负重的日子中,王颂灵无怨无悔,向着主的心专一不变。因为长久挨饿,许多犯人偷东西吃了,有的犯人偷吃製鞋用的化学浆煳,发生中毒死亡,也有上海去的犯人在劳动时偷藏了一棵卷心菜,在管教员休息日时,大家用碎布料当柴,烧熟后吃了充饥。但王颂灵从不吃她们偷来的东西,保守着神儿女的清洁品行,于是撒但就更凶恶地攻击她。

与王颂灵睡同一室里有一个老年女犯,平时王颂灵一直谦卑地服事着同室的难友,每天帮大家打热水,灌热水瓶。但这老年女犯竟对大家说,王颂灵为她冲热水瓶时偷拿了她每月的津贴费(犯人每月发二元二毛钱生活津贴),王颂灵对她的话默不作声。接下来,那老年女犯更加恨她,无中生有地造谣诬蔑说,王颂灵生活作风不端,当着众人,用下流话大声谩骂王颂灵,王颂灵仍默然不语。

这老年女犯晚上也不放过王颂灵,夜晚王颂灵躺在铺上时,这女人便将一把四寸长的水果刀,在王颂灵旁的水泥地上“叽咕叽咕”的磨刀刃,嘴里恨恨地叨念着:“杀死你!杀死你!”王颂灵说:“在监狱中,犯人与犯人之间的凶杀斗殴,是无人重视的,也无人为你主持公道的。那时,我只有整夜不息地呼求:‘雅歌书中的基督啊,求你与我同在。’”

惊恐无助的王颂灵深知,只有在主耶稣十架宝血遮蔽下,撒但不能越过,结果仇敌的利刃被主钉痕的手挡住了。

雅歌书是王颂灵一生中非常珍爱的一卷书,雅歌书中的良人,是她一生的至亲至爱。在晚年她给几位姐妹查经时,她第一卷查的就是雅歌。王颂灵说:“雅歌是爱的篇章,是在圣经全本的中央,正如人的心脏在身体的中央,若是我们对主的爱冷澹了、丢弃了,就如一个人心脏停止了,那就是生命的死亡。再多的工作,也是徒然的。”

她诚恳地勉励这几位姐妹:“让主的爱在我们心中如死一般地坚强,主的路是爱的路,生命是在爱中成长的。”

到了有一天,劳改营的上级领导来场里检查工作,女场长在会议上禀报工作。忽然那个老年女犯乘人不备,冲进会议室,大声吵嚷说女场长侵吞犯人的津贴费……。这一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女场长更是怒不可遏。商议后决定立刻将这老年女犯送到医院去作检查。一查下来,原来她早已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了。这一来,女场长名誉澄清,王颂灵长期受的诬陷诽谤也不攻自破。

隔了一年多,管教人员从医院里领回那个老年女犯,她已变得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管教员将她带到劳改的工场,当众宣佈:“现在她可以做一些轻微的劳动,但要有一个人来照顾她,我决定放在王颂灵旁边,由王颂灵带着她干活。”王颂灵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时笑着说:“我一看见她进来,心顿时吊了起来。”足见这人对王颂灵的伤害有多大。听到宣佈后,王颂灵明白这是主的安排,她祷告主:“主耶稣啊,求你加给我爱心来待她,求你救救这可怜人的灵魂。”

王颂灵有一点点糖果,是爱她的弟兄姐妹寄给她的。于是,王颂灵每天去劳动时带着一颗糖果去给她吃,那个神情木然、一声不吭的老年女犯看见糖果露出一点开心的样子。王颂灵剥开糖纸放进她嘴里,然后轻轻地对她说:“我说一句,你跟着我说。”王颂灵祷告说:“主耶稣,救救我。”开始两天,那人一言不发,几天后,她肯开口说“救救我”,却仍不肯呼叫“主耶稣”。王颂灵知道这是属灵争战,天天为她迫切祷告。又过了几天,老年女犯开口说了“主耶稣,救救我”。王颂灵继续带她认罪:“主耶稣,赦我罪孽,作我中保,救我灵魂。”老年女犯慢慢地、一句一句跟着祷告,王颂灵的心十分喜悦。

不久劳改营通知老年女犯的女儿来保释了她,可以领她返回家乡去。她女儿来后,王颂灵也带领这女青年接受了救恩。可是王颂灵还有一件心事未了,王颂灵深知这老年女犯多年来极其节俭,从不捨得用一分钱,那么她历年的津贴钱到底放在哪儿呢?问问这老人,她一声也不答。王颂灵叫她女儿仔细地找,但她女儿翻遍母亲的衣物被褥,也找不到一点钱。王颂灵知道没几天她们要离开了,只有祷告主:“主啊!怜悯她们吧,她女儿务农,家里经济状况并不好,能找到这笔钱,对她们会有帮助的。”就在她们母女俩要启程的当天清晨,那女儿睡在母亲的床铺上,床挨着砖牆,为了防寒气,平时犯人们都用废纸箱的纸板隔在床铺与砖牆之间。那女儿起床时,用手撑了一下床旁的纸板,忽然,她觉得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卡在纸板缝隙间,于是她站在床上,伸手探入纸板间,一下子摸出一只扁扁的破旧眼镜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几百元人民币。那女儿兴奋得飞快跑到王颂灵处高兴地喊着:“阿姨!阿姨!我妈的钱都找到了!”

王颂灵经历的就是这样一位又真又活、满有慈爱怜悯的主。同时,她自己效法基督的爱,来爱周围的人,包括伤害过她的人。

王颂灵讲到在劳改营内有一位年青的女管教员,她的丈夫是抗美援朝战争中的荣誉军人(受过重伤),那时担任军队里的领导干部。因而这年青的女管教员待人傲慢,对待王颂灵是无缘无故地特别仇视,每次说话都是凶巴巴的。但后来她自己犯了生活错误,破坏了军婚,开除了公职,成了一名服刑的罪犯。王颂灵说到她时,没有一点记仇的心,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幸灾乐祸。反而带着怜悯的心说她其实很可怜,因夫妻年龄差距大,丈夫又是残疾,没有正常和谐的家庭生活,可能影响了她的心理状态,所以对人的态度那么生硬,结果还犯了罪。

还有一位女管教员(就是王颂灵生病时,说她装病不准她去看病的那个人),在王颂灵1989年离开西宁回上海后,她患了癌症,有人向她传福音,她接受了主。当她远程来上海看病时,特地打听了王颂灵的住处,来看望王颂灵,并为着从前对王颂灵的苦待,诚恳地向王颂灵道歉,并高兴地告诉王颂灵,她已相信了主耶稣。

原文链接:你这女子中极美丽的(二)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1)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2)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3)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4)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在青海与主同行31载的主仆王颂灵略传(五)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39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