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神的预示与拯救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神的预示与拯救 作者本人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使徒行传:2:17--18: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

神的恩惠是满溢的,神的应许是满溢的,神的慈爱更是满溢的:这一切,我在年幼时,在我不喑世事时,在我还不认识神时,就以加在我身上了。伴着我的回忆,我要高声赞美祂,哈利路亚!荣耀归给圣父、圣子、圣灵!

从姥姥家回来之后不久,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站在屋顶之上仰望着天空,湛蓝的天空下,一条巨大的船只正荡着桨由南而来,船上有着许多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女,当船只划过我的头顶上方时,船只停下来了,并且船上的人在往下看着我微笑,其中有人从船上扔下绳子的一头,示意我抓住绳子爬上去,见此我高兴极了,于是便抓住绳子努力向上攀爬,船上的人用期待的眼神望着我,并对我挥手给我加油,盼望我快快爬到船上去,当我爬到多半的时候,便从激动中醒来了。

我梦见了船,可是现实中我从未见过船,与之前的梦境相比,这个梦给我带来了喜悦和期盼,当再次入睡时,我还期盼着,就像之前那两种梦境一样,可以持续展开下去,我想知道自己进到船里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可是这梦再也没有出现过,仅此一次。

如今回想这清晰美好的梦境,不禁使我感动的落泪,因为这梦,正是我们慈爱的天父,所恩赐的,将对我做出的救赎预兆,祂将这梦刻在我的心底作为日后的印证,随着这梦的预示,神也正在看顾我这卑如草芥,微如尘埃的生命。

(或许有人质疑我太过追求异梦,试想一个年幼孩子能想什么呢?我的特殊记忆模式,和这梦,并非无故。里面有神的恩典,也有撒旦的迷惑,皆不是出于我自己。所要注意的是,不要凭着自己的心去刻意追求异梦,否则撒旦难免入梦去迷惑你,那种深度的迷惑,足以导致心灵的迷失,容日后详述。)

妈妈对我的训诫中,也常常有我爱听的故事,妈妈的故事总能轻而易举的吸引我们姊妹几个乖乖的聆听,我们很快就上了瘾,不管妈妈在做什么,只要我们在她身边,就会闹着让妈妈给我们讲故事听,妈妈讲故事时,开头总是说:从前有个人······所以做人要孝顺;从前······所以做人不可以撒谎要诚实;······所以不可以偷别人的东西······。妈妈给我们讲过许多的故事,虽然我没能完全记住所有内容,但是我却轻而易举的理解并记住了其中的道理,我认为妈妈所讲的故事都是真实的,我深深喜欢并认同故事中那正直、善良、勇敢的好人,妈妈也常常告诉我们要做那样的人,所以故事中那完美的人性,如同一颗美好的种子,落在了我的心底,奠定了我最初对人性认识的基础。

当妈妈的故事越来越少,对于我的训诫越来越多,越来越严厉时,使我渐渐的感到压抑、失落、甚至开始厌烦,我便不再与妈妈形影不离,于是我在家之外有了小伙伴,以此来逃避妈妈带给我的不快乐的束缚感。

那是分别小我几个月的两个男孩,我们三个几乎天天聚在一起过家家、打土仗······夏天在雨中蹚水,冬天在雪中打雪仗滚雪球,并一起学会了爬树掏鸟窝。从我五岁时的春天,转眼到了我六岁时的春天。

这期间我的上衣扣子,经常因为爬树而脱落,妈妈每次为我钉扣子时,都免不了一番唠叨和训斥,她始终搞不懂为什么我的扣子会频繁掉落,即使妈妈向我举起烧火棍吓唬我时,我也从没有告诉妈妈自己每天在外都做了什么,因为我不想做一个撒谎的孩子,但我也不想告诉妈妈实情,因为她对我的淑女式教育,是绝对不会允许我整天跟男孩子在一起玩的,何况是爬树呢?因此,不管妈妈怎样逼问我,我都始终保持沉默,我可不想失去那无拘无束的快乐。

在我每天都沉迷于玩耍之乐时,我的老姑出嫁了。除了节日期间的必须探望之外,妈妈没在去姥姥家,而我开始闻见家里偶尔飘着中药的气味,有时也会看见妈妈不声不响的躺在炕上不吃饭,爸爸和奶奶都说妈妈生病了,不让我去打扰她,然后我便信以为真的习惯了这一切。

这天午后,我们三个小伙伴,在空置的猪圈上下玩耍时,我一脚踏空便头朝下的掉了下去,而那下面是三四米深坑。

“完了!也许我的头会被戳进胸腔里!”这个念头刚起,我便感觉到胸口一丝冰凉,伴随着“嘶啦”声,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心想这下会死的更惨,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是什么正在划过我的胸膛!

中途,我感到被扥了一下,使我头朝下的坠落姿势发生了改变,当我睁开双眼时,我已然轻飘飘的坐在了地面上,落地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这一刻,我惊骇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肚腹,我没有看到血流如注的恐怖一幕,只见从胸口到小腹,除了一道长长的白色印痕之外没有一丝血迹,只是我的上衣从上至下,裤子从裤腰直至右侧库管,已然被隔成了两半,我本能的将分开的衣服合在一起,用手抓紧,然后抬头向上望去。

我仰望着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锋利的钢丝勾,它是用来悬挂和固定猪食槽的钢丝一头,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U形,凸出在猪食槽的一角,它要是勾的再深一点,我就会被开膛破腹了,要是在浅一点便勾不住我有些紧吧的上衣,若是它不勾住我的衣服改变了我下落的姿势,我就会头先落地,那会怎样呢?至少会折断我的脖子······我正在为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巧合深感惊奇时,东子二人从猪圈的上圈探出来惊讶道:“咦?我们还在等你过家家呢,你什么时候坐到下面去了?”

“你们没看见我是掉下来的吗?我差点被开膛,不玩了我得回家了。”我这才站起身来,在他们俩惊疑的目光下,我一手抓着两半的上衣,一手抓住两半的裤子,弯着腰一扭一扭的向家走去。我一边走,一边盼着爸爸妈妈千万别在家,他们要是看到我把衣服弄成这样,一定会把我打个半死的。当我小心翼翼的走进家门时,正如我所愿,家里静悄悄的,西屋里果然没有人。于是我迅速的钻进炕尾的衣服堆里,赶忙的脱下身上的衣服,第一次的拿起了针线,我想在妈妈看到以前,我一定要把它缝好。就在我刚七扭八歪的缝了没几针的时候,奶奶幽灵般的出现在了我面前道:“你在干什么呢?”

我吓的慌忙把手里的衣服藏在身后,战战兢兢的说道:“奶奶,我,没干什么,我在缝衣服。”

“拿过来给我看看”奶奶说着,把手伸了出来,望着奶奶那不容违背的眼神,我知道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好忐忑不安的将手里的衣服交给了奶奶。

“哟?你这衣服怎么坏成这个样子了?”奶奶惊讶的看着我,在等待我的答案,可是我却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我也做好了被奶奶责罚的准备。这时奶奶却看着我的衣服“噗嗤”笑了,说道:“再说你哪会缝衣服啊?呵呵,还是奶奶给你缝吧。”奶奶的反应,使我感到惊讶,她没有再继续追问我什么,而是拿着我的衣服转身去自己的房间了,望着奶奶那苍老的背影,我的心瞬间便被融化了,原来奶奶并没有我一直认为的那样可怕,一直以来对奶奶的恐惧感,在此时瞬间化作了感激。

对于自己惊心动魄的遭遇,我深感后怕,也为自己毫发未伤感到惊奇。一直的感激奶奶为我缝衣服,却从未想到感激那看顾性命的神,因为我虽然经历了神迹却不知道神的存在。

对于“大难不死”的遭遇,人们往往归结于自己的“幸运”,可是这生死攸关的“幸运”来与哪里呢?我想,很多人都像曾经的我一样,都将“幸运”做为最终的答案,然后就停止了求根寻缘,而正确的答案就在这“幸运”的背后,那是来自神的恩待,是来自神的看顾与保守,但这是不信神的人永远也不知道的。

空中之船的梦境,与我的幸免于难,先后发生,是神给我的对我救赎的启示和看顾我性命的证据,可是那时尚且年幼又不认识神的我,怎会明白呢?我虽一无所知,但神的恩典已然伴随我。

我虽不懂,撒旦却是明白的,它看见了神对我的看顾,因此,撒旦对我的进攻便也随之开始了,因为它知道我在意什么,便将我在意的夺去,以此来击碎我的心,好将我拖入地狱。

(未完...)

(本文作者系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隐形的稗子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三:神的预示与拯救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43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