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我的第一个圣诞节

1/1

编者按:圣诞节,让我们走近一位有特殊经历的传道人,去了解圣诞真正的意义,多年前,这一天对他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天,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耶稣是如何走进了他的生命?

(1)

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时候,全世界都好像重新苏醒,冰天雪地也因红绿参杂的圣诞树和顶端金灿灿的明星而焕然一新。

每当进入圣诞月,我便开始翻找圣诞音乐的磁带、光盘,或是借助网络,直到我的家里终于响起了快乐温馨的歌声,我便沉浸其中,内心的安然喜乐难以言说;那正是我多年来所寻找和渴慕的,如今不是我找到了,而是那位爱我的良人沛然临到,使我平凡的生命悄然升华,卑微之中充满了爱和盼望。

晚上与女儿在电话里述说这件事,她说小时候家里经常唱赞美诗,因此她在大学时代信心最低潮的时候,对她鼓励最大的就是那时赞美诗及圣诞节的歌声,她常常怀念,甚至新潮的歌曲不能进入------没想到这赞美竟成为我家一件宝贵的财富,难怪我不惜费时翻找,翻找的不是磁带光盘,竟然是生命里最美好的时光。

(2)

而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圣诞节与今天美丽的圣诞树、快乐的圣诞乐、喜庆的节日礼物是那样的遥远,远的不着边际;而我本人当时对圣诞节也一无所知。

但38年后到了应该写生命述职的时候,我清醒地认识到那才是我的第一个圣诞节,因为从此我生命的天空才逐渐地明朗,一切的曲折坎坷都找到了自己应有的位置。因此我有责任说出圣诞在我生命中的意义,而且我何等地愿意回到那个没有色彩没有音乐的第一个圣诞节,因为那时有我真正的渴望。

我的青年时代没有绝对真理,只有无神论、唯物论为意识形态的霸主,若有质疑、不满或另有想法都是政治上的反动。那一年寒冷的冬日,我坐了两年零三个月的监狱之后,从一个劳改部门的采石场被既非刑满也非无罪而释放,虽然这也意味着重获自由,但是在没有是非曲直的黑暗里置身何处并无太大的区别。于是我脱掉前胸是“囚”后背是 “犯”的大白字兰色囚服,却因没有自己的棉衣只能穿着劳改犯灰色的棉裤棉袄,被放归鱼龙混杂的世界。

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开进市区把我一个人扔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我身无分文只有非匪既盗的心态,跟着拥挤的人群挤上了久违了的有轨电车,我终究与惯窃扒手绝不一样,人格虽被摧残践踏,但无票乘车还是不能心安理得,幸有公共汽车人民坐的窘迫来揶揄自己,虽然是不是人民自己已经不得而知。

回到家,看见久别的母亲,蓬乱的白发,憔悴的脸,每一道如刀刻的皱纹都与我有千丝万缕的纠葛;忽然,那久别回家的渴望和所应有的喜悦立刻烟消云散,这里似乎不是我应该回来的地方,那个残酷的关押我的地方倒是我恰如其分地所在,在一个被迫的处境尚可回避那无能为力的愧疚,此刻我竟再也回不去心目中的家。母亲虽然近在咫尺却如咫尺天涯,家的美丽忽然幻灭消逝,我丝毫也没有获释的舒畅,反却感到一种更大的压抑和窒息;心里一痛,是无家可归、有家难归之痛!这一天是1976年的12月24日,我24岁。

(3)

人的一生总有些关键的时日是不能忘怀的,那也是一个寒冷的冬日在我上山下乡的农场,一间叫作办公室的草屋里坐满了人,蛤蟆头烟草呛人的烟雾弥漫了整个空间,一时看不清这些人的面目。

我被人叫到这里还没坐定,有两个陌生人走到我面前,郑重其事地问:“你就是W吗?”,“对,我就是。”,于是突然向我喊叫起来:“现在依法拘留你!”,接着两人就按着我的脖子,不由分说将我五花大绑,我挣扎着说:“你们干什么?你们要对后果负责任!”,“再喊就塞住你的嘴!”。

我抬起头看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刹那间都换了异样的表情,向我投来陌生的鄙异的目光,虽近在咫尺却恍若隔世。

把我押进另一间草屋被禁闭隔离,门外挤满了认识我的人都伸直了脖子,但再没有人和我开口说话,我顺着这些人复杂的目光看见映在墙上自己被五花大绑的影子,身后还脱着多余的杂乱的绳索------我来不及想向这突然发生的事对一个两眼一抹黑青年将意味着何等的悲惨,但也并没有惊诧或害怕,我所承受的那无形的束负和沉重的枷锁何止是从今天开始?本来就未曾有过自由,墙上的影子不过更接近真实的写照罢了;没有任何人会理解或帮助我,我的亲人也会认为我给家里惹了大祸,我只是写了几句诗表达了一个青年人的想往和追求,我何罪之有?

刚刚像被强暴了一样遭捆绑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隆重而专业的操作一定是唐宗宋祖的捕侩自古以来的传承,竟是千百年来的捆绑!所谓五花大绑就是是先用绳索套住脖子,并绕到背后反剪双臂-------

面对现实,人的内心深处可能都有些“阿Q”的成分,不过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今天发生在我身上,或者不是我也是别人------至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我无从知道。但我的内心还是有一种痛苦——“----你们的母亲必极其羞愧,生你们的必受耻辱”。【1】

(4)

我离开监狱的当天,有人说我是在圣诞节得了释放,当时实在不以为然,甚至觉得风马牛不相及,因我知道所谓的圣诞节还差一天与我何干!但后来才知道那个夜晚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夜晚,星空之下有天使天军向穷苦的牧羊人报告佳音并发出天上的赞美,因上帝之子降临人世,为沉沦的大地带来荣耀和平的盼望、因此那一夜被称作平安夜,圣善夜。

请听那来自天际的歌声:

“哦,圣善夜,众星闪烁极光明,亲爱救主今夜为我降生,黑暗世界,众人深陷于罪中,直到主来众灵魂得苏醒,何等盼望,普世欢欣迎接主。

真诚相爱,这是救主的教导,成全律法,带来平安福音,断开锁链,释放被掳的兄弟,靠他圣名,伤害压迫终止,喜乐诗歌,我们来高声唱和。”

当然这歌声是过了很久我才听到、又过了很久我才听懂的,但时空不能阻隔灵魂的苏醒,人的尽头是上帝的开始,当人性的单纯和热望遭到世界的重创,当一个人被剥夺的一无所有,你才会了解到耶稣是你唯一的需要!

(5)

但是两千年前的耶稣与我何干?

“如果我们的生命都顺服所读过的圣经,那么我们便不只是在自己的故事中看见神,更是从神的故事里看见自己的故事。神是大脉络,大布局,在其中,我们的故事找到自己的位置。”【2】终于明白了耶稣的案件与我的关系!这个世界逼迫我,祂解开我的捆绑。

有史以来,人类的命运从来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一个被决定的世界岂能忽略了那决定的因素!祂是真理,祂是原始,是所有健全知识的基础,祂有位格:祂说话和行动。“耶稣基督的苦难和受死与所有的‘苦难’有关,-----并且指向世界上最伟大的肇因”【3】

与我何干?当我的灵魂不自觉的苏醒,看见生命的关联,我虽不因囚禁而有罪,也非得释放而自由,但在祂面前我却是个不能推诿的罪人。

耶稣的降生、受死、复活给人类带来HOPE(盼望)、JOY(喜乐)、LOVE(爱)、PEACE(平安)!因他替罪人死,我们才没有了捆绑、恐惧、黑暗、罪的辖制、死的囚禁----

家的幻灭不过是我对一个文明系统的渴望,那是人应该生活在其中的空间和国度!今天在耶稣基督里为我们预备了神永恒的居所。

这不但与我有关,而且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生死攸关!难怪对于祂的到来普天同庆普世欢腾!

(6)

在不知如何结尾的时候,看到一段文字“曼德拉曾被关压27年,受尽虐待。他就任总统时,邀请了三名曾虐待过他的看守到场。当曼德拉起身恭敬地向看守致敬时,在场所有人乃至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他说: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仍在狱中。”【4】

这种伟大的自由和释放只有耶稣能带给曼德拉,我虽然只是一介草民,不能与这位总统相提并论,但耶稣基督所带来的新生命也赐给了我同样的自由和释放,问题是我是否已经将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还是仍在狱中?

在我走出监狱的那一天,有人说我是在圣诞节得了释放,虽然时间和日子并不重要,但若从我后半生从来没离开过礼拜堂这个事实来看,这一天对于我非同寻常,因为那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圣诞。

仅将此文献给为我降生的婴儿——新生王!

【注释】

【1】引自旧约圣经耶利米书50:12新译本。

【2】引自毕德生《请你吃圣经》

【3】引自约翰 派博《耶稣的受难》

【4】2016-12-15 乐活公社  思维方式(惊呆了)

相关新闻

我的守望者——追忆李敬真老牧师

在这个世界上,她不过是一个不能再普通的老太太,不会引人注目,不会有人报导,没有任何的新闻价值,但她在我的心里却有永恒的位置。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