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生命的起点与终点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生命的起点与终点 作者本人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爱:是生命的起点,世间万物皆来于神满怀爱心的创造,每个人心中都有对美好的盼望,都有对爱的奢求,那是神安置在我们生命中最初的灵。爱:是滋养灵命最基本的要素,只要你用心去感受,用心去思考,你就会发现,神的爱无处不在,并且那是充满无上智慧的爱!神赋予你生命之初的爱,还在吗?

连日的风沙肆虐,使小草不肯探出头,鸟儿不愿离巢,它们仿佛都不喜欢风的呼啸声,和那铺天盖地的漫漫黄沙,这样毫无生气的初春衬托着我的伤感,衬托着奶奶离世后家中的空旷。

我的爷爷常常在三个姑姑家轮流住,很少回家,因此奶奶去世后,东屋偌大的房间里便空空如也了。

几天后,妈妈先是抱来一只猫,接着又买了三十只小鸡崽,并把这些小生灵全都安置在了东屋。小鸡崽被装在一个大纸箱里,放在东屋炕头上,妈妈怕小鸡冷,每天还不忘在灶里添上几把柴火。看着那些毛茸茸的如线团般的小家伙,它们挤在纸箱的一角“啾啾叽叽”的叫着,眼神怯生生的,令人很是怜爱。我伸手去摸着它们的时候,感觉手上柔柔的暖暖的,这纯洁无暇的小生命,给我的心灵带来慰藉,我欣慰地笑了,当我抬头看见妈妈也在看着小鸡微笑的时候,她的笑容充满慈爱和喜悦,这不禁使我感到有些不解,便问妈妈为什么一时间又是养猫又是养鸡的?妈妈叹息一声说:“哎,家里死气沉沉的不舒服,是为了给家里增添一些活氛气。”

妈妈的这话,使我即刻联想到了什么,于是我问道:“妈妈,你还恨奶奶吗?”妈妈面带忧伤的说:“我怎么能不恨呢?”

“那为什么奶奶死那会你还哭呢?”

“我哭也不是哭她,我是在哭我的委屈,我早就想着她哪天要是死了,我一滴眼泪也不会掉的,谁成想她会在临死前跟我道歉,你奶奶那么一说,我的心就一下子软了,害的我哭了一场。可是,那我也忘不了她怎么欺负我的……”

妈妈满带怨愤和伤感的话,让我认定了自己的疑惑,我认为妈妈“给家里增添活氛气”的行为,也包含着庆祝自己的解脱,这让人很不开心,并对此耿耿于怀。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不能原谅奶奶,奶奶都道歉了不是吗?她都已经痛苦而孤独的死去了,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这么恨她呢?

我的母亲用新的生命来填补家中的空旷感,充实着由于缺乏生气的春天,却无法填补我失去奶奶的忧伤。

数日后的夜晚,熄灯后的一片漆黑中,父母在有说有笑的在聊着什么。我望着窗外透过树梢月亮,心里想着奶奶便掉下了眼泪,想着奶奶带给我的点滴温馨,一幕幕恍如昨日,当我脑海中奶奶那双充满痛苦和凄凉的眼神衬托在父母的笑语声之下时,不由得使我心痛难忍,便失声抽泣起来。父母的交谈被我的哭声打断了,爸爸纳闷道:“大晚上的,没人打你也没人骂你,你哭什么?”

我倍感委屈地说:“我想奶奶。”我话音刚落,妈妈便不悦地说:“你奶奶活着的时候,也没疼过你没爱过你的,你想她干什么?”

妈妈的话触动了我伤心处,我愤愤地大声道:“谁说奶奶没疼过我!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她……”我没头没脑地指责了妈妈总惹奶奶生气,又指责爸爸没在奶奶去世前在她身边,总之把我积累于心的奶奶去世前后所有的不满和怨气,一股脑全都发泄了出来。当然,我所有的抱怨和指责,大多都是荒谬的。而我所有的不快,都是因为奶奶那双没有闭上的眼睛有着太多让我无法释怀的痛楚,我希望有人可以像我一样爱着她,不想让妈妈继续恨着奶奶,可是我却不懂爱不是勉强来的。

妈妈所经受的苦难,那时的我又怎能完全体会得到呢?她十七岁时,便被逼嫁给了我的爸爸,进门后奶奶就把妈妈当做狗一样对待,餐餐让妈妈吃剩饭,还说狗就是吃饭的,随意打骂妈妈更是家常便饭,奶奶说每个儿媳妇都是这么过来的。而爸爸就是奶奶手中对付妈妈的武器,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奶奶一声令下,爸爸就会毫不留情地下手往死里打妈妈,所以爸爸是奶奶眼中的孝子。妈妈婚后所生的第一个儿子,是妈妈最爱的,可是却因为拉肚子奶奶不让去看医生,而在两岁多时就夭折了。这样日积月累地恨,怎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抵消的呢?妈妈心里装满了对奶奶的恨,依旧一日三餐的侍奉奶奶,但那只是出于她自己做儿媳的本分,而不是出于爱。奶奶在临终前醒悟了,如果她没有死,我相信,奶奶一定会悔过自新好好补偿我的母亲的,因为她知道了自己需要的什么,她需要爱!她想回到爱的起点,想爱身边的人,也想被身边的人爱,她不想心怀愧疚的死去,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或许这才是奶奶死不瞑目的真正原因。

在妈妈的数落声中,我蒙上了被子,嚎啕大哭,宣泄自己的悲伤,告别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幸福。随着这一晚,我释怀了因着奶奶离去的所有阴霾,勇敢地面对了无法改变的事实。

天气暖和了,大地也充满了生机,小鸡被散养在了院子里时,已然少了好几只了,那是因为被猫吃了。妈妈本想着这只猫可以将家中猖獗的老鼠消灭殆尽,可是这只性情沉闷、眼神冰冷的猫从来不抓老鼠,只抓鸡来吃。面对这样的残酷事实,妈妈多次狠狠的打了猫,可是馋嘴的猫并不长记性。

春雨过后,我在窗前埋下了几粒花种,为了防止淘气的小鸡,我给它围上砖头。几天后我惊喜的发现它发芽了,很快便长出了叶子,我又为其插上了篱笆,渐渐的它有一尺多高了,这让我感到了欣喜和安慰,我常常蹲在它们面前看着它们,预想着它花开时的芬芳美丽,便会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这是在奶奶去世后,最让我感到安慰的事情,我在一株花苗上倾注了我全部的爱,这又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滋味。幸福就是这么的简单,心里有多爱,就有多幸福。

哥哥偶然发现了我对着花笑,便每天清晨起来对着我的花撒尿,我看到后跟妈妈告状时,哥哥解释自己是在给我的花上肥料呢,结果妈妈忍俊不禁,并没有批评他。妈妈如此的笑容中,我感到的是失望,那代表了妈妈对我的漠视;哥哥却感到很得意,那代表了妈妈对他“聪明”的赞赏。

我告完状之后,哥哥小解时再也不去厕所了,只要有尿了,就浇在我的花上。在我的忧心忡忡中,花的叶子一天天枯黄了,很快便失去生命的气息,它们都死了。当我悲伤的掉着眼泪跟妈妈告状时,妈妈却无所谓地说死了就死了,花花草草的算什么呢?大不了明年再种嘛。是啊,我在你眼里都不算什么,何况是一株花草呢?我这么一想,心便冷了。之后,我也对“告状”失去了信心,我已然知道让父母为我主持公道,是毫无希望的。

我的花死了,妈妈所精心照料的鸡,也所剩无几了,它们都被猫接二连三的吃掉了。麦收之际,鸡已经能下蛋了,但也只剩下了一只,它的最后一个同伴,几天前刚被猫吃掉,因此这只唯一幸存的鸡显得弥足珍贵。

早饭之后,父母去地里干活之前,郑重其事的交代我在家看家,唯一的任务就是把鸡看好,其它事情什么也不用做。并且爸爸把猫用绳子拴在了西厢房门口的柱子上,再三叮嘱我一定要看好。

厢房是爸爸亲手盖起来的,那是他引以为傲的成就,除了没有安装门窗之外,几乎是很完美的。厢房共有三间,一间是厨房,一间是牲口棚,中间栓猫的这间,是给牲口储备草料用的。他在栓猫的时候,那只漂亮优雅的母鸡,正趴在这个房间一角的草料堆上,酝酿着它的蛋。爸爸指着猫和鸡的中间位置,吩咐我就坐在这里看住它们。

我坐在散落的草料上,背靠着栓猫的柱子执行自己的看守任务,猫躲我远远的伏在地上,眼神依旧是那么冷森森的,尽管它吃了那么多的鸡,可是它依旧是那么的瘦小。那只鸡,趴在它的窝里,不安的打量着我和猫,很是害怕的样子,我笑了,对它说:“胆小鬼,不用害怕有我保护你呢,你就好好的下你的蛋吧。”

我一会看看左手边的猫,一会看看右手边的鸡,太阳随之越深越高,阳光充充足足的照在我身上,晒的我浑身慵懒,猫仿佛在阳光下睡着了,那只鸡也微微的闭着眼睛在打盹,四周寂静无声,我的眼皮很快也不听使唤的合上了。

当如雷鸣般的怒吼声将我惊醒时,在我睁开眼睛的一刻,首先看到了父亲那愤怒狰狞的脸,接着便看到了自己的周围,包括我的身体上,全部都是毛茸茸的一片,看到遍布在身边的鸡毛,我惊得哑口无言,爸爸暴跳如雷的骂着什么,我竟然一句也没听清。

妈妈把那只鸡下的最后一个蛋,握在手里抚摸着,一脸心疼的对我说:“这鸡蛋还温乎呢,说明这鸡是刚被吃掉的,你说你还能干点什么吧……”妈妈唠叨着,惋惜着,责怪着,走开了。

我怔怔地愣在原地,等待父母的对我的责罚,我想一顿打骂是免不了的了,毕竟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可是那只猫在抓鸡的时候我怎么会一点没有察觉呢?鸡下完蛋的时候没有叫吗?它怎么能这么快的就吃下那么大一只鸡的呢?竟然连一根骨头都没剩下,这太恐怖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爸爸举起了铁锹,当着我和大弟弟的面,狠狠的拍向了那只猫,发出“砰砰”的闷响!爸爸那凶恶的面孔、上下挥动的铁锹、一声一声的闷响,震撼着我脆弱的心脏,粉碎着我的灵魂!这一幕即刻与几年前他打妈妈时样子,重叠在了一起,这双重的恐惧摧毁着我意识,令我感到阵阵眩晕,我努力的克制住自己不要倒下去,并且多么想冲过去拦住爸爸,求他不要再打了,可是我还是被巨大的恐惧压倒了,再一次感到了什么叫胆战心惊,什么叫魂不附体!

爸爸停手了,猫也不动了,随着它微弱的呼吸,红色的血液从它的鼻孔和嘴角缓缓地流在地上慢慢的渗入泥土中,这一切使我愧疚的心碎!我以为爸爸会就此放过它,可是他顺手把铁锹交给了我大弟弟,说道:“你们两个去西边挖个坑,把它给我活埋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骇的瞪大眼睛盯着爸爸,爸爸怒道:“还愣着干嘛,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回头我再跟你算账!”

爸爸呀!你为何那么残忍呢?这还不够吗?我不想那样做,可是我们俩谁敢说个不呢?弟弟脸色惨白,惊魂未定地看了我一眼,默默的把奄奄一息的猫铲在铁锹上,走在前面,我拖着发软的双腿,寸步难行的跟在他后面。

挖坑的时候,我对弟弟说挖的浅点吧,弟弟果然把坑挖的很浅,埋土的时候我又说:“把土埋的松一些吧,我希望它不要死,我希望它可以自己从坑中爬出去,然后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到家里来了。”弟弟点头说:“嗯,我也不希望它死。”我们彼此约定谁也不要告诉爸爸我们的心思。对于他的配合与共同的心愿,我很是感激,因为他大多时候都是喜欢跟我作对的。

午饭我没有吃,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为那被我害死的鸡和猫深深忏悔着我的愧疚。父母没有打我,但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我期盼着那只猫不要那样的死去,否则我该怎么宽恕自己的罪过呢?

第二天一早,我匆忙的去查看那埋猫的位置,我期待可以看见地上有个坑,猫却不在坑里,就像我预想的那样,它逃出去跑远了。可是,结果却令我泪如雨下,埋猫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证明它已经死了,永远也不可能从这里出去了,它是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又被窒息而死的!不!这太残忍了!

我的愧疚和自责,使我陷入了痛苦的轮回,成了我罪孽深重的阴影,它时刻笼罩在我的心头,折磨着我身心,摧毁着我的意志,我深陷痛苦中不能自拔,那血腥残忍的一幕,时刻抨击着我,告诉我那都是我害的!

那种滋味谁能体会呢?我可以向谁倾诉呢?谁能帮我宽恕自己呢?当我由于把希望寄托于妈妈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对妈妈说:“妈,那只猫死的太惨了,爸爸有点太狠心了。”我想,毕竟那是妈妈养大的猫,我的心思或许能得到妈妈的认同,可是妈妈说:“它还不该死吗?三十只鸡啊,都被它吃了,怎么处理它都不过分。”妈妈充满怜惜与无奈的回答,使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可是妈妈却无法体会到,我正在被怎样的痛苦折磨着。我只能又把这一切封锁在心底,默默的独自承受着。

几天后,沉闷的下午,大弟弟或许是因为寂寞,他捅咕着我,就像一窝里的小猫小狗那样,有事没事的总要掐弄一会,我们俩撕来撤去的,刚好被爸爸看见,爸爸即刻怒吼道:“再打!信不信我活埋了你们!”

“活埋!”这对我们俩来说是多么恐怖的字眼啊!我们俩立刻都联想到几天前那只可怜的猫,因我惊骇的时候,也看见了弟弟惊恐的表情,我们俩个都被吓得呆住了。这两个字,成了只有我们俩才能体会到的恐怖,甚至真的相信爸爸会做得出来的,所以每每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都会令我颤栗。

我养的花死了,妈妈精心饲养的猫和鸡也死光了。它们曾经都是我和妈妈各自的心爱之物,都是以爱为起点的开始,却都以惨死而告终。

家里再次笼罩上了死气沉沉的气息,每个人都阴沉着脸,看不到笑容,大弟弟与我的打闹触怒了父亲,被一句“活埋”惊吓之后,我默默走出了家门,像每一次孤独无助的时候一样,我漫无目的的游荡在村子里,我脚步慢的不能再慢,因为村子很小,走完这一条路之后我还要走回来,我必须慢慢的走,以此来消磨这漫长的时间,来拖延走向回家的路,家里没有我所盼望的,只有我惧怕的,和我不愿面对的压抑、冰冷、孤寂!我有父母有众多姊妹,可是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因为我就是常常的处于这种深深的孤独之中,徘徊着,游荡着,不知何处去。

不知谁家的收音机里,又传来了那首我最为熟悉和最爱的歌曲,使我不禁泪水涟涟:“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

(我哭了,我没有朋友,我的孤独挥之不去。)

“漂亮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弄脏了美丽的衣服,却找不到别人倾诉。”

(我哭了,我有太多的忧伤,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

“聪明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遗失了心爱的礼物,在风中寻找,从清晨到日暮。”

(我哭了,我把爱弄丢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回来。)

“我亲爱的小孩,为什么你不让我看清楚,是否让风吹熄了蜡烛,在黑暗中独自漫步。”

(我弄不清自己是谁才会爱的小孩,我在痛楚与迷茫中迈着孤独的脚步,我的世界一片荒芜,就像没有灯光的黑夜。)

“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谁来擦干我的泪珠!谁能陪伴我走上回家的路!谁能告诉我!我的家是家吗?)

这首从春节前夕就以响彻大江南北的歌,唱出了我每一次的眼泪,唱出了我每一次的孤独,唱出了我每一次的忧伤,唱出了我心灵的迷茫,唱出了我的渴望与向往!与我灵魂交融在一起,陪伴着我走过了整个忧伤的童年,走过了迷茫的少年时代,走过了我堕落的青春,它是我灵魂的倾诉,是我心灵的知己,时常回荡在我的心间,直到陪伴我走上了回家的路!

然而,我在此时此刻才知道这首《我亲爱的小孩》的歌词,是一位基督徒所写!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一直萦绕在我的生命中,因为这本身就是一首召唤所有迷失的孩子,走上回家之路的声音!我们都是神迷失在地上的儿女,祂召唤着我们,祂愿意陪伴我们走上回家的路!

这一事实使我感动得哭了不知多少次,我因此双手颤抖而停笔!我不得不停下平复自己百感交集的心情,感念神的恩典。

神的爱是奇妙的,是伟大的,是无私而公正的,祂一定会擦去我们悲伤的眼泪,慰藉我们的心灵,只要心中有爱,爱就存在每一个角落里,给我们的伤痛带来抚慰,陪伴着我们走上回家的路。

当我还沉浸在“谁来擦干我的泪水”而伤感落泪时,无意中抬头,我看见了三爷家门前围着许多人,有着欢声笑语。三爷家没有院子,房前一览无余。我擦掉了眼泪,慢慢走了过去,或许是我想在人群中驱走我的孤独,或许是我想在他们的欢声笑语中感受一些温暖,便大着胆子走了过去。

原来,他们在看一大盆的蛤蜊,他们为此感到新奇,交口称赞着,有说有笑的说着。在那个年代里,不靠山不靠海的平原地带,能看见这么多鲜活的蛤蜊,是很难得的,很多人都是一次见到,而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它们在水里两扇贝壳缓缓的张合着,很是有趣。

在他们的交谈中,我得知这叫蛤蜊,又知道了那是三爷家的小儿子从青岛带回来的。我蹲在盆边充满好奇的看着,并且欣慰的笑了。

这时三爷蹲下身来微笑的看着我说:“丫头,你稀罕(喜欢)这蛤蜊吗?”我点点头,应道:“嗯,可稀罕了。”于是三爷伸手从盆子里抓起两个蛤蜊说:“来张手,给你两个拿回家养着玩去吧,找个罐头瓶放上水,再放点沙子就行了。”

哦!这是多么令我惊喜的礼物啊!三爷的微笑温暖了我,清除了我忧伤,他的礼物快乐着我,赶走了我的孤独!我来时路上有多么的忧伤,回去的路上就有多么的欢快!一个微笑,一个礼物,便擦干了我的眼泪,便使我走出了悲伤和恐惧!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礼物,是在我最需要安慰时得到的。

我永远不会忘记每一个善意对待我的人,我也会默默祝福和感恩每一个对我好的人,我相信他们都是我的天使,那是因为我内心中爱的匮乏,每当有人对我有一点点的好,我便会感到温暖如春,有人曾说我有点阳光就会灿烂,我想是的,那是我更懂得爱的珍贵。

我把三爷送我的蛤蜊,看做了最为珍贵的宝贝,把它们养在一个大大的罐头瓶里,时常趴在柜子前,静静的望着它们在水里上下浮动着,它们的贝壳一张一合的,是那么的优美,那么的有趣,想着三爷对我的微笑,我就会沉浸在幸福中,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

这又是一个爱的起点,慰藉着我的心灵,因着它们的存在,我的爱又有所寄予了,只要让我爱着,我就会欢喜幸福。

可是它们的命运的终点又是会怎样呢?撒旦会甘心我在神的恩典下有快乐吗?

(未完...)

(本文作者系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四:撒旦的离间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五:生命的起点与终点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759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