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教会在社会中应该有影响力

圣诞节过去了,大地似乎一下子安静了,除了教堂和商场偶有几处横幅显示着余温之外,圣诞节的欢愉好像来去匆匆,不留下一片云彩。果然,“基督教对于社会的影响除了圣诞节之外,几乎还处于空白状态。”站在教会的窗口,凝望着马路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我想到了我的那个学者恩师说的一句话。

我的这个老师是研究基督教历史的,他认为我们今天基督教在中国社会的影响远不及民国时期基督教对于中国的影响力,我们中国人自主办教的时期是基督教在中国社会弱化的开始。诚然,我们都看到了,民国时期的基督教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巨大,中国有很多著名的大学、医院都是在基督教的发展中被建立起来的,这也是广为人知的。而今我们自主办教之后,基督教对于这个社会的影响几乎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反而如同闭关锁国的清政府一样,将自己包裹在自我的世界里面,自满自足。

这里面的确有神学的原因,目前在中国的教会中基要主义神学其实还是蛮强大的,基要主义神学自诩为纯正神学的典范,排斥一切与自己不相同的,并且也拒绝参加社会上的公益服务。认为这个社会正在不值得投入任何精力,它所需要的就是悔改。这一点有点类似于圣经中启示文学的作者们对于社会的态度,认为社会已经不可救药,基督徒要赶紧与社会撇清干系,以免使自己沉沦。因此基要主义的神学在中国由于过于根深蒂固,所以很多的信徒并不清楚基督教对于社会的责任,只是更多的将社会斥责为鞭笞的对象而不是帮助的对象。在这种神学的影响下,教会与社会行将渐远自然不足为奇了,其实社会上所过的圣诞节与教会里面所过的圣诞节在本质上也不是同一个节日而已,我们也不必因为很多的年轻人在过圣诞节而亢奋,也不必为很多的学者在抵制圣诞节而感到悲哀,因为在基要主义神学的统辖下,每一个基督徒都是一个与社会脱节的人,社会在过什么节其实他们是不关心你的感受的。就像有很多基督徒看到别人过圣诞节,他就高兴;别人过万圣节,他就斥责。这一类的节日不会因为你的斥责或者赞同而有任何的改变,因为他们根本不认识你是谁?或者如年轻人的一句话:你是哪根葱?装什么大头蒜?圣诞节是你家开的?你说怎么过,我就怎么过?发生这一切的神学原因是我们根基中的基要主义过于利己,我们已经长时间离开了社会,而今忽然看到这个社会在过圣诞节,我们再跑出来指点江山,你自己认为合适么?就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指着茜雪对李嬷嬷骂道:“他算哪门子奶奶?不过小时候吃了几天奶,如今惯得她祖宗似的。”

我们无须证明教会与社会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样的?只须再次温习主耶稣的话,我们就可以知道当今基督教对于这个社会的责任在哪里?耶稣在他的门徒面前讲过这样的一个比喻说:“天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来,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太13:33节)这个比喻中讲到教会(天国)如同一个面酵,只有一点点就能将整个面团发起来。这里面主要讲到的就是天国在社会中是有巨大影响力的,教会就是那个面酵,被放在哪里,哪里就会被她影响。如果没有被影响,我们需要检查她是不是真实的面酵,如果是真实的,那么周围的面一定会被影响的。

有很多人将这个比喻谬讲了,认为面酵在圣经中就是邪恶代表,妇人就是罪恶的代表,三斗面就是纯洁的教会,发起来就说明教会中应该时刻谨防罪的渗透。这样的解释是出于灵意解经法,但是我们必须承认灵意解经法有很多都是出于人的想象,而不是经文最直接的意思,这个最直接的意思就是教会将带给社会巨大的影响。我们经常会有一种念头就是我们未来是要进天国的,所以社会与我们来说不重要。其实这是由于神学上的错误,我们不是以后要进天国、或者天堂的人,而是我们现在已经在神的国里面,也就是天国里面,这个不是未来性的,而是既济的。我们身处社会的人也是身处天国的人,天国不是未来我们居住的场所,而是我们现在生活中的主权,一个人对于上帝的顺服就是生活在天国里面。天国与社会是平行的,天国也绝不是离群索居,远离社会,而是就在这个社会里面。因此主耶稣说天国好像一个面酵,她要影响她所处的世界。

那么,我们眼前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影响这个世界,我们需要明白的是社会绝不是我们的仇敌,而是我们做工的工场。不是我们唾弃的对象,而是我们走近的群体,让基督的影响在这个社会上被壮大起来。只有教会的影响力起来了,教会在这个社会上才有话语权,也才会最终被尊重。教会不应该成为被社会边缘化的组织,应该成为被社会认可具有权威的群体,我们当今所面对的这个世界,正在经历着一次巨大的蜕变,这次蜕变是在文化领域悄然发生的,如果我们不能参与其生发的过程,那么我们终将在他成熟的时刻也无立锥之地。就像今天很多地方都在考虑要不要为同性恋的婚姻做公证,教会虽然大声疾呼这是犯罪,但是由于你群体实在对于社会的影响太小,声音也显得苍白无力。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人微言轻,同样这句话也适宜用在各个组织上面,当你的组织对于这个社会来说可有可无的时候,你的话语对于社会来说也必定是可有可无的。

扩大教会对于社会的影响绝对不是对信仰的背叛,而是对我们信仰的有的放矢,我们所要的话语权也绝不是太高自己的地位,而是为了使基督的道理被更多人视为必须参量的对象,而不是像今天一样被质问:你算哪根葱?我每每看到网上有关于基督教内容的时候,下面的评论区简直不堪入目,更多的评论都是这样一个意思:有你什么事?凭什么我要认可你?

就像世界大国之间的博弈,我们为什么要在乎美国说了什么?我们为什么不在乎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家说了什么?不是因为他们国土面积小,而是因为他们在国际上地位不够大。在社会上,教会需要有自己软实力的影响,这些需要我们透过一些以基督教名义的公益活动来提高我们的知名度,让教会逐步成为社会上不可被忽略的组织。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的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相关新闻

如何成为有影响力的教会

今天,教会不能成为自我满足的状态,只是守着堂里的信徒,这样教会就失去影响力永远只能在原地踏步,所以不论何时,教会不能失去宣教的异象。以我们要走出去,以身作则,亲身亲为作众人效法的榜样,我们要用爱心去抚摸那些心灵满了创伤、痛苦、绝望的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28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