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当今教会牧养中的最大矛盾

今天早上一个同学给我发来一段话,问我上帝既然已经赦罪了,那么基督徒还需要悔改么?其实我每天都在回答信徒各样的问题,包括以前同学的很多人也愿意将问题说给我听,我知道这是上帝给我的职分,让我帮助教会在神学思考上有一些得着。在现在的教会里面,因为对于神学的不重视,所以很多传道人都是只读了一年或者两年的培训班就做传道人的,因此神学根基相当薄弱,除了教导一些伦理性的教条之外,很难对于信徒有更多的真理性的引导。我记得韩寒曾说过,“中国现在最大的矛盾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智商和官员日益下降的道德。”其实我们教会也在面临相似的矛盾就是“信徒不断提出的疑问和传道人专业知识不强之间的矛盾”,这样的矛盾存在于很多的教会。我在读神学班的时候,在老师眼中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因为我问题多嘛。这些问题基层神学班老师又解决不了,自然你就不受待见了。你提一个问题,老师往往这样搪塞你:“你要以敬畏的心,回去多祷告,神必指引你。”听起来非常属灵对不对?但是我对于这样的答案可是反感极了,因为你说的这个方法根本不是一个方法,或者说是一个万能的方法,就像我们都听说过“万能钥匙”,可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万能钥匙。因此我们教会有人要去读基础神学班,我都不怎么推荐。一般的神学班除了教你一大堆的律法(规条)之外,什么都教不了你,那里的老师都不懂神学,遑论他能教你让你明白圣经呢?在我所处的教会中,受欢迎的牧者不是那种张口一个“赞美主”,闭口一个“哈利路亚”的牧者,而是那种能够切实地回答信徒问题的牧者。现在的信徒已经不像原来的信徒那样了,原来的信徒更多的是依靠激情,就是牧者是一个打气筒,不断地给信徒打气,让信徒像吃了“大力丸”一样,不用大脑的思考,只用强烈的激情。我认为,这个牧养方式已经不能切合这个时代了,这个时代是理性的时代,我们原来只有激情的牧养方式已经不能满足有知识的人,他们进到教会里面的时候,更多的是想解惑,只要人生的疑惑解开了,他们自然会更加爱主。牧者不能只做一个打气筒,更应该做一个解惑者,凭借丰富的属灵知识将信徒引到更加明朗之地。

马友藻博士在他的小著《真知道神》里面讲到,爱神的人不是簇拥神的人,而是愿意明白神的人。簇拥神讲究的是激情,而明白神讲究的是理性。就像耶稣在世的时间,他行了一个神迹,五饼二鱼吃饱了五千人之后,有极多的人跟随了耶稣,这里的跟随是激情型的,而不是理性认识的跟随。这样的一个巨大的教会在耶稣的一句话里面轰然倒塌了,这句话就是:你们要吃我的肉,喝我的血。那些凭借激情跟随主的人,根本不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此时激情已经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了,所以他们多有退去的,不再跟随耶稣了。倒是那些看起来没有什么激情的人,这时候相反却留了下来,正如他的门徒所言: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跟随谁呢?他们能从耶稣的话里面得到不是五饼二鱼满足五千人的激情信息,而是从主的讲话里面得到永生的信息,这是难得可贵的思考带来的结果。

当今中国教会里面,正面对的就是这个问题,如何从激情的牧养中转化为理性的牧养,不再是靠吼、靠打气鼓动信徒爱主,而是靠真理的思辨、明白真理的动力去引到信徒为何爱主。我们缺乏的不是“做什么”而是“为什么”。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对于信徒所提出的问题,不能一味地说要靠着主,依靠主,更应该问一下我能帮助你什么,为你解答什么。世界上最轻松的职业是有些传道人,他只要会一句话就可以了,这句话就是:靠着神,你一定会XXX的。世界上最辛苦的职业是另外一类的传道人,他们不会对信徒说这句话,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对信徒,他们永远都会以神的真理来解答,而不会用简单的一句话进行搪塞,因为这句话永远都不会错。错的是信徒,你为什么不更好的依靠神?这句话在教会只是一句政治上正确的口号,实质上并不能帮助信徒有多少生命上的造就。

我附近的一间教会里有一对夫妻,妻子得了脑溢血躺在床上动不了。丈夫每天精心伺候她,他们教会里面牧师去探访,有一次也喊了我陪同去。去了之后,这个牧师不间断地说:你们夫妻要仔细想想哪里犯罪了,一定要多祷告,不要埋怨神。结果说了没几句男主人就怒了,说“你们教会的确很好,我妻子病了你们也来看了几次了,但是你们每一次来看她都说我们犯罪了,我们心里承受不了,你们太高贵了,你们不要来了,你们的耶稣我们信不起,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本来要去探访的,结果我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连同牧师一起被撵了出来,出来之后,这个牧师还说“犯罪人的心是何等顽梗呀”,我只是笑了笑,没有做任何回答。有时候我在想我们教会是不是全都害了“以色列疾病”,只要他们看见一个人生病或者遭灾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上去指责他们:你是不是犯罪了!或者说:那肯定是你父母犯罪了,你受到了报应。这种病在耶稣的门徒里面也有,而耶稣却让他们知道了其他的对待途径,是爱而不是指责。非常显然,这位牧师的处理方式根本就是“以色列疾病”的延续,只是将难担的担子放在别人头上的一种处理方式,根本不会对人有任何的益处,只会加重人的负担。而这个牧师还自认为自己是来帮助他们的。这样的帮助其实就是激情牧养方式的一种表现,在人身上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有很多的副作用。

我以前读到过这样的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去庙里面求问神僧想生个男孩。神僧回答说:心里虔诚拜佛就必然得着。然后这个人就回去了,一年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孩,遂上山质问神僧,为什么我又生了女孩?神僧说:那是因为你不够虔诚。这个人想了想,的确有时候不够虔诚。反过来说如果生了男孩,那么这个人就会说:哇,神僧真神!这里面有一个不可定论的问题就是,到底什么是虔诚,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的答案,完全凭借一个人的激情。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不愿意依靠宗教的原因。灵了就说真神奇,不灵就说你心不诚实。这样粗暴的答案真的是我们所信的神要我们给信徒提供的么?我们的充满理性与真理的信仰,真的要在一群激情的牧者手里变成世俗的一般宗教么?想起来还是令人不寒而栗的,这哪里是基督教的神学思考,分明就是民间宗教的迷信嘛。激情的牧养永远不能使基督教脱离魅化,唯有以真理理性的牧养是信徒明白信仰的奥妙。就像保罗书信里面不是写满整片的高声调的“哈利路亚”“赞美主”,在面对各样问题的时候,保罗不是回信告诉他们:回去祷告就好了!而是指出具体的解决措施。

盼望我们做牧者的每一个人都要有一个钻研的心,因为在这个时代里面我们面对的信徒,不再是那种无知无识的农村老头与老太,国民整体的素质都在提升,我们传道人也需要日益提升我们的专业知识。这样,我们在面对信徒所提出来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能真实的满足他们,而不用去搪塞他们。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的一名传道人。)

相关新闻

教会在社会中应该有影响力

今天基督教在中国社会的影响远不及民国时期基督教对于中国的影响力,我们自主办教之后,基督教对于这个社会的影响几乎可以说是乏善可陈,反而如同闭关锁国的清政府一样,将自己包裹在自我的世界里面,自满自足。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92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