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为什么社会进化论该为世界大战买单?

近代西欧有三次比较大的思想解放分别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文艺复兴的缘由是因为人们长期生活在天主教的思想禁锢里面感觉人生无望,而现实人们手中又没有可以拿出来可用的文化来对抗天主教,因而借助复兴古代希腊、罗马文化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文化主张。这个运动为宗教改革奠定了先声,马丁·路德所发起的宗教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对于罗马天主教的不满,因而最后与天主教分道扬镳建立了著名的抗罗宗,也就是新教。同时马丁路德的改教运动也间接影响到了以后要发生的启蒙运动,启蒙运动的核心思想就是“理性万能”。这个理性是以人本主义为前提的,认为人的理性是衡量一切的标准,符合理性的就是真理,不符合理性的就不是真理。这个启蒙运动兴起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天主教的禁锢统治,因为当时法国并未受到宗教改革的影响,法国仍旧是天主教的统治范围,我们所熟悉的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这些文艺复兴的巨头,主要所做的就是抨击教廷的黑暗,将启蒙的思想带给法国的民众,同时也影响到西欧的其他国家。

启蒙运动之后,人本主义兴起,人们在理性的世界里面开始了新的征程,加上大航海时代人们对于世界新的探索,于是在各个领域之内迅速将上帝挤出了神坛,开始了以人为本的理性光辉时代,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称之为一个荣耀的时代。就在这个繁荣似锦的年代里面,有一个年轻人名叫加尔文,乘船开始周游世界,晚年写出了他的那本呕心沥血的著作《物种起源》,这本书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批评与褒扬的声音不绝于耳,大街小巷处处都在谈论关于本书中的节点与论点。本书可以看作是理性运动的高潮,因为本书从生命的形态将神创造的物种的“谎言”击破,人只不过是从低等生命进化而来的物种而已,并不是上帝的天选之民。世界上的物种都是在不同的环境之下被选择出来的,适应环境的就能繁衍,不适应环境的就不能繁衍,归纳为八个字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1882年达尔文逝世,被葬于威斯敏斯特教堂里面,但是他的学说却就此流传开来,成为人们研究物种的指引。本来作为一种学说,我们对于《物种起源》只是以理性看待,等待考究其正确与否,但是社会的动向真的是瞬息万变的。达尔文死后,他的学说就被另外一些人给二次开发了。维多利亚女王死的那一年,正是19世纪的第一个年头,这一年一个新鲜的名词被提了出来,就是我们熟知的“社会进化论”(也有人认为是在1870年这个词被提出来)。社会进化论者声称,人与人之间并不是以协作为链接的,而是以竞争为链接的,民族与民族之间也是如此,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是如此。世界上的资源是有限的,而只有强者才有权利支配这些有限的资源。对于弱者,消灭他们是自然的选择。人对于弱者的怜惜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这种社会进化论的思想一时间如同野火蔓延,迅速传遍整个世界,其中中国的严复也在同时间翻译了一本有关此类的书籍,将其命名为《天演论》。不过这本书在中国由于不符合儒家的思想,被搁置起来,后来偶然传入日本,就成为近代中国屈辱历史的起因之一。

我们都知道,日本侵略中国,但是很多日本人不这么看。因为他们是依照社会进化论这个理论来为中国治病的,在他们看来中国是生病的国家,他们来并不是侵略的,而是来为这个生病的国家治病的。我们看过《精武门》的都知道,当时的中国不叫中国,而是被称为“东亚病夫”。这个名字不是日本人随便给起的,而是有着哲学意味的,只有你是病人,他们才可以以正义之名来为你治病,而治病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呢?就是将病人杀掉。按照社会进化论的内容来看,这是一种最合适的方法,因为世界上另一个魔头希特勒也是用这种方法来给世界治病的:残疾人?杀掉或者不许你结婚;得病了?活着不是浪费粮食么!;老年人?送到工厂里面炼油吧!希特勒所受的思想与日本人是同一个思想,都是社会进化论,因而他时常在国内演讲高呼:只有日耳曼民族是高贵的,其他民族都是卑贱的,应该承接天命将他们消灭掉,这个世界只配强者生存。作为被这一哲学影响的普通日本人,他们认为他们是来帮助中国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而不是来搞侵略的,他们是来治病的,是一种人道主义的救治,帮助你或者替代你在这片土地上生活。

两次世界大战的起因都是因为哲学的误导,社会进化论者的思想将人与人之间几千年来形成的协作关系顷刻毁灭,取而代之的是人与人之间相互竞争的关系,他们该为这思想影响下的亡魂负责,这近一个亿屈死的亡魂和整个世界的残暴都因他们可怕的言论。前一段时间,12月13日,在南京无数人在纪念那些死在大屠杀中的同胞,其中很多人都在痛骂日本,其实我们更应该痛骂的不是日本,而是那些扭曲这个世界真理的某些哲学家,某些社会学家,正是他们无知且不负责任的言论,导致了这个社会的不正常。他们该为这个社会上的因他们丑恶言论而影响的人买单。在今天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哲人、社会学家宣扬不正确的思想,比如“同性恋”“人等”“阶级”将人进行三六九的划分,将人与人之间的协作变成“捧”“挤”“踩”,这一流毒仍是社会进化论性质的,我们一面悼念我们逝去的同胞,怎么另一面重新高举杀害我们同胞的邪恶思想呢?

上帝创造人,每一个人都是上帝的杰作,没有一个人我们可以将之称为“可弃者”,在教会里面神的仆人告诉我们,我们不可以趾高气扬,各人当看别人比自己强,而不是社会进化论所宣扬的自己比别人强。上帝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敌对的竞争,而是相互的协作,这样才能建立基督的身体。保罗讲到:教会好像一个人体一样,有手有脚,有眼有耳,这些肢体只有相互合作才能与各人都有益处,凡是讲究唯我独尊的人,必定落到无比悲惨的地步,就像撒旦一样,他原本是上帝身边无比荣耀的天使,然而因为自己荣耀就心生高傲,结果被上帝夺取尊荣,成为恶魔。耶稣也曾教导我们不是一个敌对的关系,而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他说:凡一家自相相争,这家必存立不住。行文至此,我想到了英国那个著名的玄学派诗人约翰·多恩的一首诗,他这样说: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可以自全。 

每个人都是大陆的一片, 

整体的一部分。 

如果海水冲掉一块, 

欧洲就减小, 

如同一个海岬失掉一角, 

如同你的朋友或者你自己的领地失掉一块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因此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这首诗将人类认同为一个共同体,我身的人就是整个大我的一部分,我对他、他对我,我们之间都不是一种陌生的竞争关系,而是这个大我里面的一部分,我若失去他,这个就是大我的损失,我应该感到悲哀。在圣经里面,我们教会也是一个基督徒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里面我们同属于基督,不要在这里面讲谁是最好的,也不要在里面讲谁是没用的,这些只会带来纷争,产生消灭对方的意念,而这意念正是害死我千万同胞的社会进化论。让悲剧就此结束,愿人间就此祥和,使基督之仁义道理统治我们,接连五湖四海成一。像大诗人王勃所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的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09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