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死亡?

死亡,一个令人寒颤的字眼。在中国的习俗中,死被人认为是最不吉利的字眼,也是最大的不幸。死亡往往意味着终结,不管一个人在世上生活如何、成就如何,它都会不期而至给人生画上一个句号,即或是被画这个句号有多么的不情愿,它依旧冷冷冰冰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死亡,之所以可拍,是因为他对于我们个人来说是一件未曾经历的事情,我们没有一个人在世上曾经死过,然后又活过来可以指导人们如何面对死亡,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全新的事情,一件没有任何生活积累的事情。因此一旦人要面对自己没有经验的事情的时间,就会显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办,唯一的经验就是我知道活着是什么样子的,因此拼尽一切力量也要活在自己所经验过的世界。

昨天,去医院看望一个病号,发现病灶已经是癌症晚期了。躺在ICU里面,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吃饭全靠用针管往胃里打流食,呼吸全靠呼吸机。浑身上下都水肿的不成样子,让人看见不免伤心落泪。治疗显然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家人还在坚持,因为他才50多岁,谁能横下心来见死不救呢?这家人原来也不是基督徒,只是生了病之后才能为基督徒的,因此他们对于教义也不明白,对死亡仍旧存在着很大的恐惧。到了可以探病的时间,我们教会的人和他们家属一起到了监护室,看到病人躺在床上,浑身上下插满了各样颜色的管子,眼微微睁开,里面闪着微弱的泪光,似乎连流泪的力量也没有。我们站在旁边爱莫能助,我忽然想到了田立克关于宗教的意义中说到终极关怀,我想应该是这个时候了。我轻轻拍了一下他妻子的肩膀,示意和我出去一下,到了外面,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含忍眼泪点了点头,随手掏出纸巾转背擦干眼泪,随我一起又一次进入病房。我抱着这个病人的手,轻轻地告诉他:耶稣很爱我们,他也为我们经历了死亡,为我们建立了一个更美好的家在生命的那一边,那里没有疾病,也没有痛苦,也没有分离。死对我们来说并不可怕,因为耶稣是我们的先锋,他亲自为我们尝了死味,为的是我们将来能够从容不迫的面对死亡,那边不是世人所说的地狱,那边是耶稣给我们预备的乐园,不是一个煎熬之地,而是一个幸福之地……,我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我看到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因为他已经不会说话了,所以我并不清楚我的临终关怀是否让他对于死亡有一个全新的看法,从而不再惧怕那即将到来的时刻。

回到家里,我就在想,其实世上的每一个人都需要对于死亡有一个认识,因为我们终将临到的时刻我们不了解,我们就没有胆量去面对他,甚至很多基督徒在临终的时刻也显得很害怕,这是我们文化的疾病,我们的文化中强调生往往过于强调死亡,或者干脆回避谈到死亡,将死亡的话题视为忌讳的话题,因此国民在面对死亡的时间,往往显得非常的孤独。《论语·先进》里面记载季路问孔子有关死亡之事,孔子却反问季路:未知生,焉知死?意思是活着的事情还不清楚,干嘛要管死后的事情呢?这是儒家人对于死亡的态度,认为死亡不应该是活人关心的事,活人就应该关心活着,死亡不属于活人该了解的。在佛教文化里面,对于死亡描述却是非常的可怕,什么要经过多少层的地狱,什么孟婆汤,什么望乡台,什么彼岸花等等,读他们的死亡文化让人感觉不战而栗,这样的死亡除了令人害怕,还有什么积极意义呢?在道教里面,人死亡之后就会变成鬼,而鬼是没有人性的,鬼不能乱跑要被收在一个灵魂的监牢里面,永世不得翻身。这些都是我们中国文化对于死亡的态度,我们看不到里面有任何令人感到轻松的地方,死亡在这些文化里面是如此的可怕,因而面对死亡的人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伤心的一个人,临终时那份恐惧与战兢所造成的心里折磨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包袱呢?

国际上有一个关于死亡幸福指数的图标是这样的:02.jpg

这个图片很直观的告诉我们,其实中国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有多痛苦。我们只将目光聚焦在活人身上,以至于使每一个垂死之人都感到无比的恐惧。因此我们需要赋予死亡以意义,让人们对于死亡不在心存胆怯,不在无法逃避的时候感到恐惧,而是勇敢的面对。当然我们并不是为死亡唱颂歌,歌颂死亡有多么美好,而只是单纯的将死亡带给人的恐惧进行弱化,使人在面对死亡的时间,不至于孤独、悲伤,甚至害怕。

在基督教的教义认为,死亡并不是一个人生命的终结,死亡只是一个分离。分离的过程虽然是痛苦的,但是却是有意义的。就像胎儿从母亲的产道出来,这个也是一个分离,虽然对于婴儿来说告别母胎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是对于我们在这个世界迎接他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喜悦的结果。或者我们灵魂足月的时间,要与肉体分离的时刻就像麦子要与胞胎告别的时候,生命的那一边也有灵魂的助产士在欢喜的迎接我们。死亡并不是人类的结局,人只不过就像在人生的路口转入了下一条道路,我们站在这条道路无法看到而已。耶稣告诉十字架上的那个强盗说:今日,你要与我同在乐园里了。这是对于死亡的最好的安慰,或许那个强盗内心中还是对于死亡无比恐惧的时候,因着耶稣的这一句话,使他敢于直面即将而来的死亡。保罗在他人生路途走到尽头的时候,他对提摩太说到:那美好的仗,我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这是保罗对于即将面对的死亡的迎接,他不是去受羞辱,而是取领自己的赏赐。因此在基督教里面,死亡并不是一个可怕的字眼,任何一个基督徒在面对死亡的临到之时,心里都不要感到压抑与绝望,这只不过是我们生命的必经路口,下一站将是无比美好的。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的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

相关新闻

为什么社会进化论该为世界大战买单?

近代西欧有三次比较大的思想解放分别是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文艺复兴的缘由是因为人们长期生活在天主教的思想禁锢里面感觉人生无望,而现实人们手中有没有可以拿出来可用的文化来对抗天主教因而借助复兴古代希腊、罗马文化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文化主张。这个运动为宗教改革奠定了先声,马丁·路德所发起的宗教改革,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对于罗马天主教的不满,因而最后与天主教分道扬镳建立了著名的抗罗宗,也就是新教。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916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