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几度惊魂几番心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几度惊魂几番心碎 作者本人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当我们的身体摔倒了,旁人可以扶起我们,可是我们心若是倒了,又能指望谁来把我们扶起呢?在无所指望下,只能让我们的心学会自己起来,学会自己坚强,学会自己屹立。

我跟着爸爸回到房间后,大弟弟也从外面回来了,爸爸让我们俩看着妈妈,他说他出去找人来给妈妈看病。爸爸一出门,我们俩便不约而同的缩在炕头的一角,依偎在一起,呆呆傻傻的看着眼前令我们感到陌生,又诡异的妈妈。她的眼睛里,好像根本看不见我们姐弟的存在,她的目光在房间里游移着,仿佛在与另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世界,用眼神交流着什么,只见她的表情一会喜一会忧的,一会又好像在专注地思考着什么。吓的我们俩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生怕她发现我们后,会把她那诡异的目光凝聚在我们身上。

很快爸爸便找来了三爷家的大儿子(在此我称他为凯叔)。他曾有过医治邪症的师父,据说入这一门给人看病,只为积德行善,禁止收人钱财。不知什么原因,就在凯叔还未出师的时候,他就中途放弃了。有传言说,干这一行会招致邪灵的报复,任谁都觉得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行当,所以凯叔才放弃了。

妈妈刚一见凯叔进门,便说:“哼哼,我知道你是谁,你来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别想赶我走。”凯叔严肃的说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来干什么,那你还不赶紧走?”

妈妈与凯叔之间,来言去语,听的我和大弟弟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云。可没多一会,我就弄懂了,原来妈妈是被邪灵上身了,凯叔想把妈妈身上的邪灵劝走,可是那个邪灵油盐不进,跟凯叔摆起了龙门阵。

我和大弟弟越听越感到惊愕,而爸爸却时不时的在发笑,他的表现就像是在听对口相声,从凯叔几次看爸爸的眼神中,我感到了他对爸爸的不满。中间在爸爸又一次发笑的时候,凯叔终于忍不住的说:“大哥,你笑什么?你是不信吗?”爸爸连忙点头说:“我信,我信。”可是我知道爸爸并没真的信,因为他还在窃笑。

可是我却是深信不疑的,因为眼前的妈妈除了她的身体之外,哪一点也不属于我们原本的妈妈。我和大弟弟谁也笑不出来,都在恐惧中期待着凯叔快些把妈妈身上的邪灵赶走。 

凯叔继续劝说着妈妈身上的邪灵:“你没看见他们的日子多艰难吗?你在看他们家的几个孩子还都这么小……”妈妈说:“我到哪儿,哪儿都赶我走,这回我可找到好地方了,我哪里也不去……”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凯叔终于失去了耐心,他说:“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凯叔示意爸爸按住妈妈,可是妈妈显得力大无穷,爸爸一个人无法控制住她,身材魁梧的凯叔一起上手,才最终把妈妈按倒在炕上,接着凯叔按住了妈妈的寸关穴,妈妈即刻惨叫起来,并且求饶的说:“我走,我走还不行嘛,你不要治我了!”“那好你走吧,我本来也不想为难你。”凯叔说着松开了妈妈的手腕,结果他刚一松手,妈妈便点着凯叔的名字破口大骂,骂了许多难听的话,还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干嘛多管闲事跟我作对。”

凯叔见状又掐住了妈妈的手腕,妈妈又开始惨叫连连的求饶,她每惨叫一声,我的心就会随之疼一下,就这样几番折腾之后,直到子夜,妈妈才在筋疲力尽中,再没了任何反应。 

早上我起来后,妈妈还在睡着。爸爸说:“闺妮,你看看还有剩饭没有,热点饭吃吧。”我这才想起来,昨晚一家人谁也没有吃饭。平时一日三餐都是妈妈在做,她做好饭的时候,就会喊着:“闺妮,放桌子,拿碗筷……吃饭啦!”当我们都围在饭桌上时,妈妈还在打扫地上碎柴,直到把灶台上的一切收拾停当,才最后一个到饭桌上去吃饭。可是现在妈妈病了,姐姐工作的厂里常常加班,每逢加班的时候,她就住在工厂宿舍里不回家,我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姐姐了。除了妈妈和姐姐,我们谁也不会做饭,而我只会热剩饭。 

我把热好的饭端上了饭桌,可是一家人却看着饭桌发呆,都是一副吃不下的样子。大弟弟说:“怎么没有粥呀?”是啊,我也想喝粥,可是我不会做。平时的每一天早晨,妈妈都会熬上一锅,香喷喷的玉米面粥,或是大米稀饭什么的,从我记事起,早饭就是这样的,我们的胃口早已习惯了,这忽然间的改变,另我们谁也不适应。

爸爸阴着脸说:“别那么多事儿了,赶紧吃吧。”爸爸说完,率先拿起了筷子。我们匆忙的啃了几口干巴巴的剩干粮,吃了几口咸菜,早饭就算结束了。饭后,我看妈妈还没有醒,就问爸爸:“爸,妈是不是没事了?”爸爸说:“嗯,应该没事了,你去上学吧。”

我松了一口气,便背着书包走出了家门,我相信妈妈一定会好的,因为昨夜她失去反应之前对凯叔说:“我走了,已经出了你们村子了,我已经走远了。”所以,我相信妈妈身上的邪灵真的走了,妈妈只是太疲惫了,需要休息,等她睁开眼睛后,就还会是我原来的妈妈。 

中午放学后,我一路小跑的奔回家,我想着“或许妈妈已经在给我们做午饭了,至少她会认识我是谁了……”可是当我回到家里后,妈妈正一副古怪的样子,在房间里游荡。我的心一下就凉了。

爸爸说:“闺妮,看来你妈一时半会的好不了了,以后你就来做饭吧,你姐上班呢不能耽误。”我回道:“爸,我怕我做不好。”爸爸忧愁的说:“没关系,做什么样都行,只要能做熟了就行。” 

在此前,不管是我的爸爸,还是哥哥弟弟,他们就连一根柴火也没摸过。记得妈妈曾经说过,有一次她让爸爸帮他拿点柴,刚好被奶奶听见,就狠狠的骂了她一顿,奶奶说做饭的事情就是女人的事情,男人是绝对不可以摸锅台的。因此在我们家,除了我的妈妈和姐姐,就是我最熟悉灶台了,此时做饭的事情,理所当然就是我来承担了。

我虽然有九岁的年龄,却没有正常孩子的身高和体质,我矮小瘦弱,与比我小三岁的大弟弟身高不相上下,有时候我们俩一起走在外面,别人都以为我是他妹妹,因此他常常取笑我,平时也只叫我“小矬子”而不叫我姐姐。因着我的矮小个头,在许多年里,我们从未把对方看作姐弟关系,也都忽略了各自的正确位置而互不相让。 

站在灶台前,我够不到洗锅,站在板凳上,又站不稳,我只好爬上锅台去刷锅。和面时,更是觉得吃力,我无法把一盆面和匀,蒸出来的馒头,不仅碱面没匀开黄一块白一块、一道深一道浅的颜色不一,并且大小各异都是绽开的,就像一堆烂在地里的倭瓜花。当我把这样的馒头端上桌子时,我很愧疚又怕会被爸爸骂,就胆怯的说:“爸,我力气太小了,面没和匀。”爸爸却笑着说:“没事,这就挺好,能做熟了我就很知足了。”在爸爸的笑容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被肯定和被需要滋味,这一刻,我从心底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我决心一定要把饭做好,不能辜负爸爸的信任。

随之,暑假到了。我每天在家照看妈妈和小弟,打扫卫生和做饭。在经历了“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时而碱大了,时而碱小了”之后,我终于能把馒头做好了,也会熬粥了,只是炒的菜还是令人难以下咽,但我已经尽力了。爸爸则每天带着哥哥他们下地干活,基本什么也顾不上了。 

我总是用尽一切的力气,干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每当我感到精疲力尽的时候,我都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很快妈妈就会好起来的,等她好了看到我做馒头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在这过程中,我也体会到了往日里妈妈的辛苦,原来一天做三顿饭是那么不容易。 

所有平日里妈妈做的家务,我都尽力的在做,唯独没有继续替妈妈烧香叩拜,因为我觉得妈妈所跪拜的神,并没有保佑她,反而使她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我对那些神侃很是不满。 

这天早上,我为妈妈用毛巾擦完脸后,又拿起梳子给她梳头,她又冷不防的向我举起了双手……梳子在我手中滑落,我快速的跑开了。我心里虽然很难受,可是我相信那不是妈妈的本意,是她身体里的邪灵想要害我,等妈妈好了就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我常常安慰自己,不然我不知道用什么来支撑自己坚持下去。 

几天后的上午,我刚给妈妈梳洗完,小弟便步履蹒跚的走到妈妈跟前,他张开两只稚嫩的手臂伸向妈妈,嘴里“哼唧”着要妈妈抱。妈妈默然的望着小弟,眼睛里没有一丝往日疼惜小弟的神情,就在小弟的手就要够到妈妈时,妈妈猛然将双手伸向了小弟的脖子,喊道:“我要掐死你!掐死你!”这一刻,我疯了一样扑过去将小弟从她的手下抢了出来!抱起他就往门外跑,刚一出房门口,我双腿一软便瘫坐在堂屋的地面上!我死死的抱着小弟,眼泪扑簌簌的奔涌而出,我的心剧烈的狂跳着,仿佛一张口,它就会从我的嘴里跳出来!这真是太可怕了!妈妈总想掐死我,或许是因为她本来就不喜欢我,可是我的小弟呢?他可是妈妈的心头肉啊!妈妈呀妈妈!如果你真把我的小弟掐死了,等你清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心爱的小儿子被自己掐死了!你还能活的下去嘛!妈妈,我宁愿被你掐死的人是我!因为我知道你没那么爱我,这样你至少不会太难过! 

幸好妈妈没有追出来,否则我再也无力反抗了!我从妈妈身边跑出来只有三四步,就瘫软在地站不起来了,我浑身颤抖着胸口紧紧的贴着小弟,我能感到我们俩的心脏在一起“砰砰”的跳动着。

“小弟,你以后千万不要到妈妈跟前去知道吗?她会杀死你的……”我明知小弟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可是我还是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样的话,我想我多说几遍,他或许就能懂了。 

我紧拥着小弟,边说边落泪,伴着妈妈在房间里愉快的唱腔,我忍受着自己的心,被撕裂般的疼痛,我很想放声痛哭一场,可是我不能,那样的话一定会吓坏小弟的,所以我只能咬着牙忍着,任凭眼泪无声的流淌着。 

家人回来后,我逐个的告诉他们,不管什么时候,一定要注意妈妈的举动,千万不要让妈妈接近小弟。自从爷爷去世后,我们就都搬进了东屋,西屋就成了哥哥专用的房间,他不容许我们任何人去他房间睡,但这次事件之后,小弟大多时候都跟他在一起睡,我觉得小弟离妈妈越远就越安全。而我,也睡在了离妈妈最远的地方,父母睡在炕头,我则睡在炕尾,姐姐在家的时候她就挨着我睡,那时我会把小弟放在我们两个人中间,一起来保护他。自此,我们几乎终日提心吊胆,生怕妈妈有一天会伤害到小弟。

这天午后,妈妈对着镜子,将粉盒里的痱子粉,厚厚的涂抹在脸上,然后她得意的对我笑着说:“你看我美吗?”对此我忽然感到很愤怒,因为我的妈妈从来不化妆,并且最讨厌擦胭脂墨粉的事情,我觉得这是邪灵对我妈妈的侮辱,它把我妈妈原本的脸,弄的面目全非,把我妈妈从里到外都变成了一个鬼祟的模样!我怒道:“美个屁!你就是个妖孽!”邪灵愤怒了,大喊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见状我撒腿就跑,她操起菜刀就追,我一把抱起门外的小弟,跑到了院子里!妈妈追了几步后,便扭哒着身子回到屋子里去了,并且插上了房门,又开始唱了起来。 

她唱道:“我本是那王母娘娘的三公主……”我在院子怒道:“狗屁!你就是个妖孽,老天爷早晚都会来收拾你的……”就这样,妈妈在房间里唱着,我在外面骂着,心里深深的恨着!恨那占据了妈妈身体的邪灵!恨它折磨着我们家的每一个人!恨它让我的小弟不能被妈妈抱在怀里亲昵! 

小弟闹着要找妈妈,我抱着他那柔弱的肩头,轻轻的摇晃着他说:“小弟,你要乖要听姐姐的话,不要再到妈妈跟前去,她现在根本不是咱们原来的妈妈……”我对小弟说着,我的心却在一点点的碎裂,很痛很痛,小弟想要妈妈,我何尝不想要妈妈呢?小弟跟我要妈妈,我又能向谁去要妈妈呢?

我仰望着苍天,将眼泪生生的憋了回去,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

以赛亚书:40章29-31节:疲乏的,祂赐能力;软弱的,祂加力量。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经上说:神就是爱。神爱我,所以祂看顾惜我。我爱我的妈妈和家人,所以:爱,让我有力量;爱,让我有勇气;爱,让我变得坚强。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九:魔鬼的现身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玩弄的她和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几度惊魂几番心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13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