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专访】“艰难中等候一个新时代”——一名90后神学生的服侍之路

本文讲述的是河南一名90后神学生王利姊妹在农村基层教会服侍的经历,她的经历可能和很多神学生一样,受母亲影响接受信仰、进而接受神学教育,走上侍奉的道路;在侍奉的道路上,又面临服侍为先还是亲人为先的艰难选择;而当最亲的人身患重病时,她陷入了困境,不知该如何。

这一代年轻传道人,他们承受着与父辈不同的服侍压力,那就是日益增长的生活成本和基层教会深受“受苦神学”影响之间的冲击。随着时代发展,让现在的神学生一边种地一边服侍已经不切实际,就现实来讲,现在还有几个年轻人种地?更何况很多人是无地可种;然而农村教会深受“越穷越属灵”的观念影响,生病是因为犯罪这种思想依然深入人心,留不住神学生,留不住年轻传道人,令本身就受社会大环境影响而日渐荒凉的农村教会雪上加霜。

不过王利最后的分享带给人盼望,她说:“神的国度神在掌权,农村教会虽然有诸多问题,但仍然有神特殊的带领,神是体贴人软弱的神,在这里,因着低阶层弟兄姐妹的死信心,上帝似乎更加的感性。在这里,很多弟兄姐妹失去了起初的那份火热,但都在慢慢沉淀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从而做那成千上万个堆起千层浪的一颗小小石子,安静地淹没在海水中等待那另一个新时代。”

25岁的王利是河南基层教会的一名普通传道人,读完高中之后,在母亲的要求下,她放弃考大学,前往河南圣经学校读神学,毕业之后回到家乡教会侍奉。

母亲影响走上服侍之路

王利信主、读神学、直到成为传道人都离不开母亲的影响。据她讲述,母亲是在1992年认识主的,当时她年仅两岁,弟弟仅7个月大。她兄弟姐妹四人,还有两个姐姐。之后,一场变故降临到了这个家。

“母亲信主4年后,1996年,我的父亲离世,留下34岁的母亲和四个年幼的孩子,并5000元外债,母亲整日以泪洗面,茶饭难咽,13岁的大姐辍学,二姐小学四年级未读完……深深体会了世态炎凉,主耶稣是我们唯一的依靠……”

“遭遇变故后,母亲开始在教会参加服侍,她很热心,不识字,就在教会专心做马大和探访的事工。”

从小,她几乎每个礼拜都跟着母亲去聚会,除了上学。2008年,她高中毕业,母亲将一心想读大学的她送进河南神学院,希望她能读神学,将来服侍神。那个时候,她打心眼里不愿意,“还为此跟老妈赌气了三个月”,但她最后还是顺服了。

为供弟弟读书打工一年

三年神学的学习,让王利的信仰得到再一次建造和坚固。神学毕业后,弟弟正好要上大学,两个姐姐已经出嫁,弟弟上大学的费用就落在她的身上,她决定跟教会请假,前往上海打工一年,赚钱给弟弟上学,然后再回教会侍奉。

在上海,她开始是在一家服装厂做仓管,后来做服装销售,打工之余,她也在上海教会参加一部分侍奉工作。打工结束后,她回到家乡教会,然而,她打工的行为在教会引来一些争议,这一次被指“没信心”的行为,让她的侍奉之路变得曲折起来。“镜子碎了,总会有裂痕的”,王利用这句话这样形容。

作为义工参与教会服侍

回到家乡的她成了教会的一名义工,稳定服侍两间教会,都是和她有关系的,一个是娘家那边教会,也是推荐她去读神学的教会,另外一个是婆家那边的教会。娘家教会人不多,只有五六十人,“到了春节大概有一百多,因为前两年建了个大教堂,有欠款”。因此在教会提出要给生活补贴的时候,她没要。除了这两个教会,去其他教会服侍的话,每次会有80到100的补助。

在王利所在的县,有60多间教会,神学生有数十名,基督教两会用了两名,有四名是在教会有生活补贴,其他都是义工侍奉。而神学生之所以是义工,因为有很多教会负责人,还有其他没有经过神学培训的讲道人,都是义工,“不能因为你比他们年轻,不能因为你读了几年神学就得给你发工资,”王利说。

她继续谈到,在教会中有这样一种想法,那就是教会的钱是神的钱,要教会的钱就是没信心,就是不属灵,所以,在教会大家都是义工,靠种地生活,和她同在河南圣经学校毕业的一个弟兄, 现在有两个孩子,教会每个月给他三百块钱,主要是靠种地养家糊口。

“一次去他们教会讲道,信徒向我反映他拿教会钱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大家都很想去城市教会服侍,可是农村才更缺传道人。”

在教会不敢讲奉献信息

有一次,王利骑电瓶车去一个教会讲道,因为路远又是冬天,所以天未亮就从家里出发,结束后,教会组长(教会负责人)给了她20块钱,说是给电瓶车充电用,当时很多信徒看着都非常不理解,“就像2012年我因为弟弟在读大学而外出打工,很多人都是不能接受的,我说我需要钱,他们会说,你要有信心,要相信神,不能灰心,好好服侍。可是弟弟的学费怎么办?”

在这种“越穷越属灵越有信心”的观念情况下,她坦诚在教会不敢宣讲有关于奉献的信息,工人得工价更从未讲过,因为曾有一位传道因在讲台上宣讲奉献信息而被赶下了台,“由此,对我的担心,你或许就可以理解了。”

在参与教会的侍奉以来,她说她讲过的唯一一次奉献的信息是为了建堂,那次礼拜上,她带头将订婚时婆家给的16000元奉献了,是那次参与教堂奉献者当中最多的,“奉献的信息是在这种情况下宣讲的。”

“在这里,主日只有半个小时讲道时间,要是超时了,很多人自己就拿包走了,我们也想改变信徒的认知,只是因为文化,年龄,理解能力,认知态度等原因,讲了跟没讲一样,听了跟没听是一样”。

一边打工一边服侍之难

“在基层教会,神学生面临的问题基本都一样,我们也都习惯了。”王利说,对于有些人效法保罗,一边打工一边服侍的例子,在他们那也不太可行。

“在那边打工的话,月工资有1200-1500,但一个月只能休息一天,根本没时间服侍。只能卖菜、抓鱼、摸虾换钱,摆个地摊什么的,而且想着怎么挣钱的同时还要顾及教会,不然又会有人说你下海打鱼不属灵了”。

“拎泥兜,你知道吗?”王利这样问笔者,她解释说,这是一种在工地上干的活,“沙子、水泥用水混在一起,用一个小兜子提过去,用来垒墙,这份工作一天能赚60-80不等,主要是在工地上干活时间比较自由,礼拜三、礼拜五、礼拜六、礼拜天也有时间去教会侍奉。”

母亲患癌害怕公开求助

自结婚生了孩子后,王利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其他教会服侍了,只能专心做好两个教会的服侍。她现在主要靠丈夫打工维持生活,她说,本来日子也可以这么过下去,可是到了2016年底,这个家再次遇到风暴——一直在教会热心侍奉的母亲察觉身体不适,确诊后是癌症!

“母亲是16年11月16日感到身体不适的,17号到乡级医院检查,22号转到县医院,同月30号又转到省医院(河南省郑州第三附属医院)并在该院被确诊为宫颈癌,于12月11号下午做了长达5个小时的切除手术……”

联系王利,她说她不希望让太多认识的人知道妈妈的病,因为如果妈妈知道是这样的病的话,她肯定就不治了,“她会说人的生命在主手中……”让她不敢公开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会说“生病是因为你有罪,你没信心”,还有人会说“上帝会医治,不能靠医院”。得知妈妈生病后,她给教会负责人打了第一个电话,“半个多小时就是为我和我妈妈认罪。”

她讲了自己亲戚身上发生的一件悲剧的事。王利介绍说,她父亲弟兄四人都是信主的,只有她大伯不信,为什么呢?“因为在二十多年前,大娘生病信主,教会的人过去了,说要他们凭着信心停掉所有药物,结果人死了,所以到现在大伯和堂哥对基督教都有很大的偏见。”

妈妈手术后回到家里休养了,因为身体虚弱妈妈不能吃饭,但因为需要化疗,医生交代要多吃,前来看望的教会同工说“要信靠神,在医院治病也有治死的,养生也有养死的。”

1月15日,王利母亲开始在河南省第五附属医院做化放疗,笔者询问近况,王利说“感谢主,妈妈状态还好,反应不是特别强。这样的化疗需要做6次,每月一次,本月只做化疗,从下月开始,化疗和放疗一起做。”但所需费用对这个家庭来说,是很沉重的一个负担。

相信神的国度神在掌权

侍奉路上虽然难,但她相信神的国度神在掌权。“农村教会虽然有诸多问题仍然有神特殊的带领,神是体贴人软弱的神,在这里,因着低阶层弟兄姐妹的死信心,上帝似乎更加的感性,”她说,“在这里,很多弟兄姐妹失去了起初的那份火热,但都在慢慢沉淀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从而做那成千上万个堆起千层浪的一颗小小石子,安静的淹没在海水中等待那另一个新时代。”

(王利:17629922938)

相关新闻

是什么造成传道人的两难处境?

看了邯郸大名县传道人的两难处境的文章,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在反思事情的真正根源上,我赞同事情出现的根本原因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出现在我们教会的文化与体制上。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8.465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