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一:星空下的祈祷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一:星空下的祈祷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人,往往会在万念俱灰时,才会去仰望天空,才会去呼求上苍,才会把自己最后的希望,寄予自己心目中那最慈悲、最公义、最至高无尚的——神。

这天深夜,我在睡梦中,忽然间感到有些异样,我猛的睁开了双眼,一张诡异的面孔赫然出现在我眼前!在幽暗中,那张脸显得那么阴森恐怖,那笑容是那样的邪恶!“啊!”我惊叫一声,一骨碌滚到一旁大叫着:“爸——爸!”

灯亮了,爸爸看到站在我一旁的妈妈,他破口大骂道:“你个***大半夜的不睡觉瞎折腾!我这一天天的累的要死,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妈妈脸上的笑容即刻不见了,她双眼冒火的道:“***你敢骂我!我杀你了!”妈妈呼啸着冲向了爸爸,瞬间打成了一团,并彼此恶毒的咒骂着!

被惊醒的大弟弟,坐起来揉了一下眼睛,呆呆的望着厮打在一起的父母。眼见着身体单薄的妈妈,将比她强壮许多的爸爸死死的控制在身下,我惊的不知所措!妈妈已然把手放在了爸爸的脖子上!失去了抵抗力的爸爸大叫着:“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过来帮忙!”我和大弟弟这才如梦方醒的跑上前去,试图拉开妈妈,可是我们两个能有多大力气呢?我们一点也拉不动妈妈。爸爸急切的喊道:“快去把你哥叫起来!”我慌忙跑进西屋,推搡着正在熟睡的哥哥:“哥!快起来……”哥哥一向睡觉很沉,我连推搡带喊叫,他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我们三姊妹使出浑身力气,才和爸爸一起把妈妈按住。爸爸挣脱后,怒骂着哥哥睡觉太死,同时他报复性的对着妈妈劈头盖脸的就打,妈妈发疯的怒吼着,奋力挣扎着,眼见我们就要按不住她了。 

“爸,不要打了!”我忍不住喊了一声。爸爸停止了殴打,叫我们不要松手,他则用拇指掐住了妈妈的人中,并俯着身子将全身的力气都倾注在了他的手上,妈妈即刻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这声音是那么的刺耳!她的每一声惨叫,都深深刺痛着我的心!我咬着牙忍着心头的痛楚,却忍不住眼泪的坠落。这一刻,显得那么漫长那么煎熬,我双手颤抖着,眼见就要撑不住了。 

“啊——!”随着妈妈最后一声,划破夜空的惨叫!她不动了,就像死了一样。她的叫声是沉闷的,因为她张不开口,她的叫声是绝望而犀利的,因为没人能解救她。妈妈生生的疼晕了过去。爸爸的手松开了,却在妈妈的鼻翼下留下了一个血色的月牙。爸爸探了一下妈妈的鼻息后说:“没事了,你们去睡觉吧。” 

灯光熄灭了,我双手紧紧的攥着被子,那锥心之痛阵阵席卷着我,使我久久的难以成眠。 

第二天一早,我看到妈妈的鼻翼和上嘴唇之间,全然红肿着,那个月牙状的伤口上,凝固着隆起的血浆,是那么的刺眼又扎心!它在谴责我的良心,是我半夜的惊叫声导致妈妈受伤的,是我导致妈妈疼至昏厥……都是我的错!在妈妈鼻翼下的血痂脱落之前,每看到她的脸一次,我都要经受一次深深的自责与痛悔。 

几天后,姐姐下班回来的早,我便将妈妈受伤前后的事情告诉了她。晚上睡觉时,由于姐姐在我身边,我多少有了些安全感,我睡的很安然。正在我熟睡之际,姐姐急促的推醒了我,她轻声说:“快起来,妈好像跑出去了!”这次我们长了记性,没有惊动爸爸,我们轻手轻脚的打开灯后一看,妈妈果然没在房间里,我跑到堂屋一看,房门大开着,外面漆黑一片,院子里也没有妈妈的身影。

“姐,那我们快去把妈追回来吧!”我焦急的说着。姐姐迟疑了一下说:“把你哥也叫起来一起去吧,就咱俩去我害怕。”于是我们又叫了哥哥。

星光暗淡的夜色下,我们三个跑出了家门,出了我家院子,就是村子的东口,放眼望去只见东南方向树木交错间,隐隐有个人影,我们三个便一起跑了过去。

那人影,果然是我们的妈妈。我们追到她的时候,她已然到了邻村后面,四周三面是树林,她正在树林中的小路上扭扭哒哒的向前走着。对于我们来说,此时围绕在我们周围的树木,就像这深夜里的幽灵,在黑暗中摇曳着恐吓着我们,加上被邪灵控制的妈妈,即使我们三个姊妹在一起,仍是吓的我们胆战心惊。我们追上了妈妈,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拉住她。 

妈妈发现了我们,她转过身来打量了我们一下说:“你们来干什么?别跟着我,我要回家去。”我们三个对视了一下,我说道:“妈,咱家不在那边,你走反了,咱家在这边呢。”我说着向家的方向指了一下。妈妈说道:“那是你们的家,不是我的家,我家在那边。”妈妈说着指了一下东南方。我们都愣住了。

即使我们的姥姥家,也在西北方呀,她为什么说自己的家在东南方向呢?我们几个一时慌了神,不知该说什么也不敢再上前一步,我们都发现了妈妈所伫立的身后,有着一座孤坟,这使我们更加的恐惧。

妈妈失去了耐心,她抓起地上的泥土,对着我们扬洒着怒道:“滚!你都给我们滚,不然我杀了你们!”我们惊慌的后退躲闪着,妈妈便转身又向前走去,我们赶忙追上去,她又开始咒骂驱赶我们……我们与妈妈之间就这样僵持着,一直徘徊在那个孤坟左右,始终不敢上前去抓住妈妈。这可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吧?忽然,我想起了前些天妈妈拿着菜刀追赶我的事情,我便有了办法。

“姐,我有办法让妈妈回家了。”我边说着,边捡起地上的一个土疙瘩,冲着妈妈大喊一声:“妖孽——看法宝!”随之将手里的土疙瘩丢向了妈妈,土疙瘩击中了她的肩头“噗”的一下,散成了灰尘。妈妈果然被激怒了,她咆哮着向我们扑来:“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看着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的哥哥姐姐,我推了姐姐一下喊着:“快跑呀!往家的方向跑!” 

我们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撒腿狂奔,妈妈怒冲冲的在后面追赶着,没跑多远,妈妈便放弃了,然后又扭扭哒哒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我喊住了哥哥姐姐,然后又如法炮制,激怒妈妈继续追赶我们,就这样跑跑停停,最终把妈妈引回了家中。妈妈好像跑累了,到了家门口她默默的走进了房间,倒在炕上睡着了。我们的爸爸,始终在呼呼大睡,什么也没发觉,这对我们和妈妈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这一晚,大弟弟没有在家睡,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也没有人去找他。第二天一早,大弟弟头顶上沾着柴草,双眼无神,一副灰头土脸的乞丐模样,从外面走来,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使我感到一阵酸楚,我问他:“你昨晚去哪了?”他淡淡的说:“我昨晚在大伯家后院的草垛里睡的。”我又问:“你干嘛不睡家里?”他头也没抬的说:“我觉得睡在草垛里,比睡在家里好。”我听完后再没说什么,他说的对,只要不睡在家里,睡在哪都比睡在家里更好。面对经常在深夜幽灵般的,游荡在房间里的妈妈,我们姊妹几个谁不害怕呢?谁不想逃呢?我也想,可是我不能。 

姐姐一向胆小,她晚上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白天爸爸和哥哥、大弟弟去地里干活,自从暑假以来,只有我是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面对妈妈,日夜提心吊胆。 

这天傍晚,我准备好晚饭后,爸爸他们也下地回来了,看着他们进了院子,我连忙把桌子放在院子里,便开始拿碗筷……一切就绪后,爸爸他们也洗漱好了,都围在了饭桌上,端起了饭碗。接着我又去房间里搀扶妈妈,一直把她扶到饭桌旁坐好。我捞了一碗面,放好调料搅拌好,半蹲着捧着那碗面端在妈妈眼前说:“妈,吃饭吧。”就在我把碗放在桌子上的瞬间,妈妈毫无征兆的把双手伸向我的脖子喊道:“我掐死你!”我猝不及防,腿一软便倒在了地上,紧接着我连滚带爬的跑开了,妈妈伸着双手追赶着我,我一口气跑到院门口,妈妈追到院子中央时停住了。 

我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脖子,回想着刚才被妈妈双手触碰的感觉,不由得浑身寒毛直竖,受惊的心狂跳不止。我望了一眼饭桌上,爸爸、哥哥、大弟弟,谁也没有抬头看我一眼,他们依旧在闷不做声的吃饭。从始至终,他们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听见,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看到他们的这种冷漠,令我由内而外的感到一种刺骨的冰凉。

我多么想此时能够有人安慰我一下呀,哪怕饭桌上任何一人抬起头来看我一眼,我也能好受些,我被惊吓的浑打颤,带着一整天劳碌后的筋疲力尽,我只需要一点点的安慰就可以,可是没人能给我。我下意识的把双手放在胸口,我只能自己来温暖着自己、安慰自己,我告诉自己不要怕,不要难过,不要哭!不要哭!可是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妈妈在院子中央,扭哒了几步,就开始唱了起来,随之跳起了舞,当我看到她赤着脚,将脚尖立在地面上,翩翩起舞时,惊的我瞬间忘记了刚才的一切!我忙擦去眼泪,慢慢的靠近妈妈,紧紧盯着她的双脚,只见她的大脚趾直直的立在地面上,支撑着她的身体,做着各样的动作,惊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幕让我忽然联想到了自己看过的木偶戏,此时妈妈那么像被一根根线牵动的傀儡,只不过她的身体是柔软的灵活的。

这时,一个村民走进了我家院子,远远的便道:“嘿?又唱上了,我来的可真是时候,唱的可真好听,这是什么戏呀?我怎么没听过呢?嘿,还能用大母脚趾跳舞,可真神了嘿······。”我狠狠的瞪着他,心里非常厌恶他对我妈妈的调侃和嘲笑!爸爸这时才抬起头,挤出个笑脸来与其寒暄了两句后,那人借了个什么东西,便走了。从此,妈妈会唱戏、会跳舞的消息传遍了街头巷尾,从此我的妈妈常常被人嗤笑调侃,这使我心里非常的怨恨,我的妈妈已经那么可怜了,你们不帮我们也就算了反而把她当做笑话,人心真是冷漠的可怕!

家人们,吃完饭便都一声不响的进了房间。晚饭,我一口也没吃,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一个人默默的收拾着桌子上碗筷,我动作很慢很慢,不知道是没了力气,还是没了希望,也许都是吧。收拾完一切后,我倒在了院子里的一块凉席上,身心麻木的望着浩瀚的夜空,任泪水不断的模糊着我的视线视线。

房间里,又传来了父母的吼骂声和打斗声,我咬着牙紧紧的捂住了耳朵,我不想听,也不想看。可是妈妈的嚎叫声,还是能钻进我的耳朵!不管我用多大力气,也堵不住那刺痛我心的声音!可是我没有勇气走进房间去,我不想再帮着爸爸去折磨可怜的妈妈,我也没有能力去阻止爸爸,我想不出什么办法来,只能拼命的捂紧自己的耳朵,咬紧自己的牙,身体蜷缩在一起,对抗着自己一边挣扎一边隐隐作痛的心。

终于,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房间里的灯熄灭了,我知道妈妈一定是又疼晕过去了,眼见妈妈受苦,我却无能为力。我松开了紧绷着的身体,内心却在绝望的呐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谁能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我听不到任何回答,因为我知道我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人,不会有谁给我答案的,我感到了万念俱灰般的绝望。

 想着小弟一次次要找妈妈,我们却不能把他送到妈妈的怀抱;想着姐姐那担惊受怕的眼神;想着大弟弟常常头上顶着柴草,像个小乞丐一样出现在我眼前;想着妈妈所受的折磨······我的心一遍遍的被撕扯着!令我痛的想要死!妈妈,你曾经那么虔诚的一天三拜,为什么那些神不保佑呢?不但没有保佑你,为什么还会让你受这样的折磨呢?

忽然,我曾与妈妈之间的一段对话,浮现在我脑海:我问妈妈天上谁最大,妈妈说:“当然是老天爷最大了,不管天上地下,都是归老天爷管的,谁也没有他大……”是啊,妈妈说过老天爷最大,老天爷最善良,最公正……那么我应该求老天爷!于是我猛的坐起来,双膝跪倒,双手紧扣在一起贴在胸口,仰望着星空,默默祈祷着:“老天爷,如果星星就是你的眼睛,我希望你可以看到我,因为我可以看见你的眼睛,你若能看到我,也就能听到我的心声,我求求你,如果我妈妈做错了什么,请你不要惩罚她,我愿意代替妈妈受罚,我愿意替她生病,甚至让我现在就死都可以,家里少了我没什么的,可是要是没有妈妈,我们家就不在是家了……” 

诗篇107章10-13节:那些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被困苦和铁链捆锁,是因为他们违背神的话语,藐视至高者的旨意。所以他用劳苦制服他们的心,他们扑倒,无人扶助。于是,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他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 

祈祷完之后,我感到了一阵轻松和释然,我觉得我心目中那个最大的神,已经听到我了。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几度惊魂几番心碎

当我们的身体摔倒了,旁人可以扶起我们,可是我们心若是倒了,又能指望谁来把我们扶起呢?在无所指望下,只能让我们的心学会自己起来,学会自己坚强,学会自己屹立。 我跟着爸爸回到房间后,大弟弟也从外面回来了,爸爸让我们俩看着妈妈,他说他出去找人来给妈妈看病。爸爸一出门,我们俩便不约而同的缩在炕头的一角,依偎在一起,呆呆傻傻的看着眼前令我们感到陌生,又诡异的妈妈。她的眼睛里,好像根本看不见我们姐弟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一:星空下的祈祷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28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