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从美式橄榄球超级碗比赛看“抓功”

2017年一月五号是美国的一个大日子,那一天全美国的人基本都做一件事:看超级碗比赛。这是美式橄榄球的决赛,向来都是一票难求,甚至在克林顿当总统期间,幕僚们不小心,把总统的国政演说安排在超级杯的时间。您猜怎么着?国政演说要给超级杯让位。美式橄榄球是很精彩的比赛,得分的主要方式是带球进入对方禁区。进攻的方案主要有两种:短传给带球的人,由他带球进攻;长传给一个接球的人,由他带球进攻。防守一方尽全力要把带球的人拦住,这包括除了拉面罩之外的各种手段,只要把带球的人按倒在地上,球就算死了。两队各出十一个人在场上搏斗,那场面很震撼,常常有被撞晕过去的人被担架抬下去,然后比赛继续进行。虽不及斯巴达克斯时代的厮杀,却也有一丝相似。

今年的超级碗比赛可以说是超级精彩,是在波士顿爱国者队和波特兰大猎鹰队之间举行的,地点是在德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市。比赛一开始,猎鹰队就以高效率的进攻连下数城。而且猎鹰队的防守很到位,使得爱国者队长传短跑都不能成功。上半场结束时,猎鹰队以28:3领先。对我们这些伪球迷来说,谁输谁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比赛是不是激烈。大家都觉得爱国者队大势已去,下半场,只要猎鹰队不出大错,他们就是今年的超级碗得主了,毕竟在历史上,没有一个队能在落后25分的情况下反败为胜,夺得超级碗。结果,大家都跌破了眼镜!

下半场,爱国者队开场也并不出色,好像他们真地就接受亚军的事实了。猎鹰队也没有特别变化,双方就这样一来一往地打着球。慢慢地,爱国者队将比分追了上来,离终场还剩2:03的时候,比分是28:20,猎鹰队领先。爱国者队在进攻,四分卫(球队里进攻的中心人物,负责分球)汤姆.布莱迪(Tom Brady)传球给前方23码的朱立安.埃道满(Julian Edelman),猎鹰队有三个人也去抢那个球。大家都飞身上前,球在空中碰到了猎鹰队员的身上,再往下掉的时候,朱立安的双抓碰到了球;但是因为冲击力太大,球又脱手而出;奇妙的是,球掉在了一个球员的腿上,球被稍稍抬高了一点,就在他倒地的时候,就好像朱立安头顶上有眼睛一样,他把手向前一伸,又抓到了球。朱立安的那双手就像一双钳子,牢牢地抓住了球。然后球碰到了地。裁判员判接球有效。这个奇妙的接球,最终导致波士顿爱国者队以34比28取胜,夺得2017年的超级碗奖杯。

一次接球,改变了球赛的结果,朱立安的抓功可谓是出类拔萃。在圣经中也有这么一位抓功极强的人,他就是《创世纪》三十二章里记载的雅各。雅各的名字就是“抓”的意思。从抓着哥哥的脚出生开始,他就不停地抓。他用计谋买了长子的名分,又骗取了父亲给长子的祝福,为了逃避哥哥的追杀,他逃到舅舅拉班家。和舅舅斗了二十年之后,雅各带着全家和处心积虑积攒的财产,要迁回迦南老家。要面对的是曾说要杀他的哥哥以扫,而且以扫已经带着四百人来“迎接”他了。那天晚上,雅各在雅博渡口,把全家和所有仆人并羊群都打发到了河对岸,他独自一人留在雅博渡口的这一边。雅各心里一定很忐忑。过去的事情就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眼前展现。可能他在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可能他在思考,明天是一场屠杀,还是亲人团聚?

朱立安和雅各都是抓功极强的人,只是场合不同,结果也不同。朱立安给球队带来了希望和最终的胜利;而雅各虽然给家人抓来了一些财富,却给家人带来了灾难。那天,当雅各面对来势汹汹的哥哥和四百个人的时候,他心里很不平安。虽然他曾得到神的两次应许,神要与他同在,祝福他。可是在这过去的年岁里,包括这次回家的旅途,雅各的心态却没有改变,仍惯于用老我的方法解决问题。这一次,以扫迎接他,他害怕哥哥要杀他。他将妻妾和她们的孩子分为两队,假若哥哥下杀手,那么就只杀其中一队,他本人可以逃脱。他又把厚礼送在前头,以打消哥哥报复的怒气。他叫仆人送礼时称以扫是主,承认自己是仆人,其实他并没有让出长子名份的意思,只是形势不利,才做出这些权宜之计。一个被神拣选并祝福的人,却并不依靠祷告,一直以自己的意志行事,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

中国人的抓功也是很强的。我们从一岁的时候就开始练习抓了,父母把孩子放在一些东西前面,看看孩子会抓什么,以为抓了什么就是这个孩子的兴趣。然后我们就一路厮杀,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毕业,我们都在抓:抓第一,抓福利,抓名声,抓面子,生命不息,抓工不止。

不幸的是,人经常是抓了芝麻,丢了西瓜;抓了世界的暂时的好处,丢了永生的宝贝。有些基督徒就像雅各这样,嘴上说信耶稣,却没有依靠耶稣。每当得到主的祝福,倒是也不忘做见证感谢主,只是转过身去就继续“我行我素”地到处去抓。这种人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总是这样的人。”这种人是没有被主耶稣改变的人。他还是觉得自己挺了不起,自己的方法已经被经验证明是有效的;自己的思路是在这个社会里行得通的;自己的朋友圈子是随时可以帮助的;自己不仅在神的眼里是红人,就是在社会里也是红人。不错,这种人都是能人,可是坦白地讲,这种人还是属肉体的基督徒。兴奋的时候能够轰轰烈烈,低谷的时候就会垂头丧气。雅各当时就是这样子的。他和拉班争吵的时候能冠冕堂皇地说:“若不是我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就是亚伯拉罕的神与我同在,你如今必定打发我空手而去。神看见我的苦情和我的劳碌,就在昨夜责备你。”(31:43)可是当他要面对以扫的时候就马上变得忐忑不安。

可以把这种人叫“旧雅各”。事实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有“旧雅各”的表现。不是说我们不认识主,只是认识得不充分;不是说我们不爱主,只是爱得不尽心尽意;不是说我们不依靠主,只是依靠得不完全;不是说我们不希望成为新造的人,只是觉得“旧我”活得也挺舒服,以后再改也来得及。说到底,我们是“半拉子”基督徒。这种半死不活的信心伤害极大。我有一位朋友,是一位八十岁的老姊妹,她曾这样祷告:“为了不能倒空自己而悔改!自己的内心让尘世的林林总总佔据,诸如对过去苦难的不能释怀、对逝去亲人的无限思念、对儿孙的关爱操心、对至爱亲朋的时时牵挂、以及对属世文化的眷恋等等,加上世上污泥浊水的浸蚀、病魔的摧残等,无不打上深深的烙印,自己不仅是身体老朽,内心也朽坏了。信主以后,我心宁静了,却也时时挣扎纠结,唯求恩主不要弃我,帮助我倒空自己,救我出不义,赋予我新生命。阿门!”

基督徒,不要在己意中任性,放下自己的抓功。在基督里,只有“得人如得鱼”的抓功是主耶稣所喜悦的,让我们抓住机会,一起练习这个抓功吧。

(本文作者是一位物理学博士,1990年信主,目前住在北京,是一家软件公司的总经理。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原标题为“抓功探讨”。)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以扫的κακια和雅各的αρετη——属世的道路与属灵的道路

大约3000年前,年轻的赫拉克勒斯经过了青春期的骚动之后,来到一片海滩,坐下来读着荷马的《奥德修斯》,见到两个女人朝自己走来,他隐隐的感到,这两个女人将是自己所要面对的两条道路,一条通向美好,另一条通向邪恶。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46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