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正常教会的牧养结构分析

前一段时间受邀前往一个巨型教会做三天的牧养,欣然前往。之所以说是一个巨型教会,是因为这个教会的同学说他们教会拥有会众5000人,并且平时聚会也有3000左右,这样庞大的人数和我所在的只有300人常聚人数的小教会相比,的确是一个巨型教会。我精心的准备了一下,决定讲一个专题,就是我自己写得一本小书《因信称义——基督教救赎论思考》,内容也不能算浅,总之是需要有点思考性的。这个专题我在我们教会已经讲过了,并且在一些神学班上面也给学生讲过,所得到的反响还是不错的。因此我迅速整理之后就出发了,接下来的情形实在令我措手不及。

我站在这个号称有3000人常聚人数的教会讲台上,一眼望去下面有点像《红楼梦》中林黛玉形容金陵大雪的情景,那真是“一片毡鞘千里白”,全部都是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偶有几个不太老的,在家也都当爷爷奶奶了,我顿时慌了神,这讲道他们能听懂么?果不其然,我刚祷告完作了一点前言的叙说,下面就有人开始打瞌睡了,老年人你不能让他们思考,他们也懒得思考,他们的脑袋和他们的胃一样,已经不适合接受流食以外的任何东西了。奇怪的是这群人坐功出奇得好,一坐就是一上午,中间也不乱跑,吃完午饭一坐又是一下午,聚会结束时,拎着包就回家了,连续三天都是这样。我以前讲道从来没有感觉时间是问题,最多的连续讲过11天,除了嗓子不舒服之外,其他的还都可以。但是这一次我却感到有点力不从心,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对着3000位满树梨花的信徒做思考性的讲道,感觉时间走得太慢。三天结束后,我对我同学说,下次别找我来牧养你们的信徒了,你找几个流食做得好的传道来,这是你们信徒的年龄决定的,他们不适合听我讲道,我也不大适合给他们讲道。

我最近读圣经特别注意到圣经对于“世代”的描述,每一个世代人具有不同特色,而在牧养上面每一个世代也具有不同的模式,这个世代不能等同于时代,时代具有偏重性而世代没有这样的偏重性,世代是一代人从生到死,而时代是一个阶段的人的观念,因此在侍奉中我们需要偏重的是世代的问题。不同的世代对于信息的接受能力是不一样的,一个以老年人为主的教会一般对于理性的信息很难接受,他们能够并且喜欢接受的就是问题的直接答案,中间的推理过程可以省略,如果再加点生活琐事那就更好了。普遍来讲,中国目前的信仰主体还是老年人,这就成了很多的年轻传道的传道负担,因为你的讲道首先要讨好这一批人,可是你认为的好在他们看来并不是真的好,你认为信仰应该具有理性思考,而他们对于此则很难接受,因此在牧养上就呈现出信息很难对接的状况,以至于有很多的年轻人害怕去讲道,其实也不是害怕,主要是害怕这群人不接受自己的讲道。

一个正常的教会也是应该具有世代性的,就是老、中、青、幼,我们现在的聚会很少有这样的区分。我前一段时间受邀去一个教会给他们带领青年团契,我到了之后就傻眼了,那哪是青年团契,简直就是个大杂烩。最大的70岁,最小的6岁,年轻一点的都是偏50岁往上,真正符合青年团契年龄的只有1个25岁的小伙子。我问他们负责人,这就是你们的青年团契?负责人不好意思地说:老年人非要来,没办法。我说:赶紧的,散会了交代一下,下一次超过40岁的不要来参加青年团契,小于15岁的也不要来,其实这年龄段都已经够大了。教会负责人说,刚开始办青年团契,那样要求的话教会没有那么多青年人的,先来点老年人撑撑场面呗。我说,这样就永远不会有青年人加入的,因为他们不一个世代,很难有沟通的欲望,老年人吸引的始终都是老年人,年轻人吸引的始终都是年轻人。我们在这个社会上应该看得很明白,除了奇葩之外,年轻人还是乐意和年轻人在一起的,不同世代的人很难融合到一块儿。

将教会分为四个层次的结构进行牧养,这样每一个人都会找到自己服侍的对象在哪里。说的更浅白一点,每个人似乎都能找到自己的组织,都会有集体的认同感。对于老年人即习惯于吃流食的会众来讲,牧养他们的就是他们那一代的人,这样他们身上有相同的或者类似的历史痕迹,沟通起来也不会太难,相反你找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去牧养他们,不客气地说,他们的用词习惯都不一样,怎么能牧养的好吗?每一个世代的人,所面对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就如老年人他们那世代,能吃饱饭就已经不错了。让一个老年人来牧养年轻人,告诉会众,我们吃饱饭就应该知足了,你可知年轻人面对的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他们的职场压力,心理压力你体会不到,你就没有办法做更深层次的牧养。让一个老年人带主日学,告诉孩子们吃饱饭就可以了,你说合适不?根本不合适,他们那个世代的烙印,会在他们的牧养中体现出来,如果产生不了与他们相同的共鸣,这个牧养就是失败的。而共鸣的产生在哪里?隔代很难产生的,只有在相同的世代里面才有比较大的可能产生。

合理的牧养结构应该是这样的:老年人牧养老年人,相同的历史环境和时代特性,会让他们感到没有距离感,也不会产生看不惯年轻人的信耶稣方法的心理。中年人来牧养中年人,他们这个群体所面对的社会问题是相似的,因而更容易产生共鸣和集体认同感。青年团契还是留给青年人带比较好,通常来讲这个带领者的年龄不应该超过35岁,一旦超过这个年龄代沟的问题就会凸现出来,按照我们中国现在的世代结构而言,80后与70后的思想就有很大的不同,更遑论90后的思想。因此70后的人不适合做青年团契的牧养。

合理化的牧养结构会给教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呢?首先会使教会文化多样化的发展,这样就会适合社会各个阶段的人初次来到教会都能找到自己的对话对象,使教会文化在社会上慢慢被接受,以不同群体带入到不同的社会结构中,如:老年人带到老年人中间;中年人带到职场中间;青年人带到他们的群体中间。其次对于牧养者来说也更容易找到自己的服侍对象,不用搞得精神分裂一样,面对一大群会众不知道今天到底要讲什么。传道人一定要记住,我们不是服侍每一个世代的人,而是服侍自己那个世代的人,就像圣经上说大卫服侍了他那一代的人,我们不要想着我们的讲道被每一个世代都能接受,那是对自己的折磨。有没有讲道被每一个人都接受的呢?有的,我也见到过,我只能说那是那种身体处于不同世代但是精神处于相同世代的人组成的会众里面才会有这样的情况,他们中间吸引的就是这样的人,可是这类的人本身在社会上就是少数,或者说根本不是主流。我们今天很多神学生从学校毕业之后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呢?除去一部分经济的原因,还有就是我们没有找到自己服侍的人群,我有一个同学在学校专门学习如何带领青年团契,以及如何跟年轻人交流讲道,结果回去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只能默默离去。最后分结构的牧养也能帮助被牧养者更容易的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内容,每一个人的需要都是从自己的处境出发的,而世代是一个大的处境,因此在方向上对于被牧养者更容易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切记不是每一个信徒都需要相同的信息的,圣经上的话语也不是每个人需要的都相同的,我说这个有人就很难理解,难道我们对神的话语还要挑三拣四?不是的,比如教养孩童的真理,作为一个没有结婚的人他就不需要,作为一个老年人你跟他讲也已经过了他的世代了。所以圣经上的真理,是我们在分结构的情况下更容易找到我们此时此刻在我们处境中最需要的。

鉴于篇幅的关系,我们这一次先谈到这里,以后我会不定时的补充有关结构化牧养的问题,这个问题在中国教会里面还是蛮普遍的。

(本文作者系基层教会一名传道人。)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基督徒中间经常刮的一股“虚荣风”

基督徒需要荣耀,这个荣耀不来源于某个政府对你的肯定,或者为你修建教堂公园等等;也不来源于某个政治人物,明星等等,毕竟这里面还有林丹呢,是不是?或者林丹倒了,很多基督徒的信心也倒了,基督徒的荣耀唯独来源于基督,除此之外都是虚浮。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3245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