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五:关上的门 打开的窗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五:关上的门 打开的窗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每个人的身上,都不缺乏神的恩典,若说没有见过神恩待自己的证据,只能说明你,从未认真的去留意,自己生命中的点滴。 

与妈妈交谈过后,我开始期待着与姥姥的再次相见,说不定我可以通过姥姥,知道如何信奉她的神。我等来了相见的机会,却没有跟姥姥交谈的契机。我见到姥姥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几岁时,姥姥把我搂在怀里讲故事的那一幕之外,我并没有时机与姥姥交流什么。每次到姥姥家之后,妈妈总是对我说:“闺妮,去到外面玩去,别再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烦我,我要跟你姥姥说会话。”她就像隔在我与姥姥之间的屏障,只要有她在我们中间,我与姥姥永远也没机会说上什么,没有妈妈带我去姥姥家,我也没机会见到姥姥,这是一个我无法解决的难题,我只能耐心的等待。可是我却不懂,有些事情是不能等的,等着等着,也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仿佛已经习惯了,在风雨飘摇中,无言的忍受一切,是麻木了还是绝望了,我分不清,或许都有吧。

上初中的哥哥,辍学了。那是在麦收的时候,父亲让我和哥哥像往常一样,在农忙的时候请假帮家里干活。一周后麦子收割完毕,哥哥便执意不上学了。我站在东屋面对着墙壁上,哥哥小学时获得的七张奖状,很是不解,也很为他惋惜,我搞不懂一向学习优良的哥哥,为什么要放弃上学的机会,这对父母望子成龙的心,该是多大的打击呢? 

从哥哥退学开始,每天晚上,我们都是在爸爸的骂声中入睡,早上又在他的骂声中醒来,他有时晚上能骂到后半夜,有时凌晨四五点钟时,他就会叫应了哥哥后,扯着脖子骂道:“你个小王八蛋,上的好好的学,你说不上了就不上了,你想怎么着······。”对此,哥哥只是在爸爸喊他时“嗯”的答应一声,就再也不会多说一个字了,任凭爸爸一口气骂他一两个小时,他都保持沉默。哥哥的脸上,渐渐堆积起了乌云,就像大雨欲来的天空那样,又沉闷又厚重。他的下眼睑总是水汪汪的,眼睛里总是蒙着水汽,我总觉得那是从他肚腹中,溢出来的泪水。许多时候,我都不忍看他的脸,我怕自己忍不住会替他哭出来。 

有一天,哥哥忽然对我笑了,我已经不记得多久都没见他笑过了,可他眼睛里还是湿漉漉的,这令我好难受,我想说:“哥,你快哭出来吧,不要这样忍着。”可是我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就什么也没说。他对我笑过之后,话语平静的跟我要地图册,我殷勤的给他找了出来,放在的他手中,这一刻我知道哥哥为什么会对我笑了,他要离开我们了,我希望是这样的,我真的看不下去他如此痛苦的忍受下去了。

数日后的农历二月下旬,就在哥哥十七岁生日当天,他没有出现在早饭的桌子上。整个上午,妈妈都忙碌着给哥哥做手擀面,但她没能等到哥哥回家吃饭。我的哥哥离家出走了,妈妈哭的昏天黑地,她不断的呼唤着:“我的儿呀,我的儿!”她揪住爸爸的衣襟,捶打着他的前胸,声嘶力竭的哭叫着:“你还我儿子!你给我把儿子找回来!你天天的骂孩子呀,过年你都不歇气儿呀······。”爸爸一副理亏的样子,任凭妈妈打骂,他第一次没有对妈妈还手。 

爸爸对我哥持续了一年多的骂声止息了,又轮到了妈妈每天骂爸爸了。哥哥向来是妈妈的心头肉,以往一日三餐,她都会提前问我哥哥:“儿子,你中午想吃什么?晚上想吃什么······。”这样的特权,是哥哥专有的,可见我的妈妈何等爱他,哥哥的出走,等于摘走了她的心,她又怎会放过我的爸爸呢? 

当晚,我搬到了哥哥的房间里,我躺在炕上听着东屋传出的,父母间那没完没了的争吵,我泪流满面。望着外面漆黑的夜幕,我想着“哥,你飞吧,你走的越远越好,我祝福你的解脱······。”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撒旦所控下,谁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谁又知道,到底是谁伤害了谁呢?父母彼此打骂个不休;我与大弟弟彼此为敌;大弟弟把小弟打成了结巴;小弟弟从会说话开始就讨厌爸爸······没有安宁,没有太平,妈妈是否发疯,家中都是混乱不堪的。 

我走在放学的路上,乡间景色是那么的美,蜿蜒的小路,绿树成荫,可是我心底却翻滚着苦涩,再美的景色,对我来说都是伤感的。想着又在春天里发疯的妈妈,我感到生不如死,恰在此时,我又听到了别人家里传出欢笑声,我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我望望天空,心中叫苦不迭,真不知道我身边的一切,如何才能改变,何时我家才能像别人家一样,可以在欢笑中度日呢? 

我倍感凄苦的,一步步挨进自家的院子,我看见爸爸正在卸驴车,他脸上居然有笑容?我走上前去,盯着他的脸,爸爸笑呵呵的说:“闺妮,这下可好了,我可算给你妈找到好大夫了,那个大夫姓孙会针灸,专门治邪症,以后再也不怕你妈犯病了······。” 

妈妈真的好了。年底的时候,她的精神面貌恢复的已经超过了往年,也比任何一年都要胖些。 

噩梦仿佛已然散去了,久违的笑容绽放在每个人的脸上。年三十晚上,包饺子时,妈妈在其中一个饺子里,放了一枚硬币,她说谁吃到的话,谁就是家里最有福的那个人。那个包有硬币的饺子被我吃到了,可是我的福气在哪里呢?除夕没过去几天,父母就一起郑重其事的向我宣布了退学的命令,我还能有什么福气呢? 

我跟着妈妈去看望姥姥的时候,妈妈再次把我从她们的身边撵了出去。我在冰天雪地里,来回踱步,心中一片茫然,想着姥姥那对我微笑时的眼神,我心里又觉得暖暖的,我想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对姥姥比任何人都好,我爱她胜过任何人。 

寒假结束后,开学的当天,我坐在门槛上啜泣不止,妈妈在一旁道:“你就是哭死也没用,你也怨不得我们,你要怨,就怨你是个丫头片子吧,你要是个儿子的话,你想上到什么时候就上到什么时候······”她那刀子般的话语,句句都那么扎心。 

妈妈曾经总是把“一碗水要端平”的话挂在嘴边,可是她何时端平过自己心中的碗呢?爸爸也时常说“好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可他平时的话语,常常一年四季都能令人心寒。为什么你们的言行总是相悖的呢? 

我为了不跟你们要学费,我去拾荒,去捡废品,去林场劈柳去卖钱,我早已能自己供自己上学了;我努力的帮家里做任何事情,不管是家里还是地里的活,我都拼尽力气的干,为此我经常连写作的时间都没有。可是你们还是不肯放过我,你们终有一天会后悔的,我看你们的儿子里,有没有一个能上完初中的,我都看出来的结局,为什么你们看不到呢?你们将铸就我的悲哀,你们也会因此铸就自己的悲哀的!我想对妈妈咆哮、呐喊出自己一切的苦楚,想去抨击她目光的短浅······可是最后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知道不管我怎样,也改变不了我失学的事实,我只能独自悲伤落泪。 

我从日出,哭道了日落,一整天里,我没有吃过一口东西。就这样,我六年级只上了一个学期,就辍学了。这成了我永久的遗憾,不知道多少夜里,我都梦见自己坐在教室里,睁开眼后便是茫然若失。

没过几日,妈妈又趁我不备,偷偷的剪掉了我的长发。我哭了,妈妈笑了,她终于在我身上去掉了她所有的心病,她满意了。面对我懊恼的哭泣,她笑着跑出去串门了。我拿起剪刀,愤恨的将自己的头发剪成了“小子头”,我心想“妈妈,你既然不喜欢我留长发,那我就满足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留长头发了,但我不会原谅你的无理,你是我的妈妈,我不能跟你吵架,我不能让你生气,但是我可以选择沉默。”接下来,我一周都没有看她一眼,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我的生命中,除了黑暗和绝望,还有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了,我的心好像已经死去了。我的生命失去了动力,我仰望着天空,将心底的悲愤倾泻到天际:苍天啊,你看我算什么?我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吗?我的姥姥是孤儿,可是她是在爱中长大的,可我呢?尽管我备受欺凌,可是我爱家里的每一个人,可是谁来爱我,谁来为我做主,谁会怜悯我······。 

诗篇十章第十四节:其实你已经观看,因为奸恶毒害,你都看见了,为要以手施行报应。无人倚靠的人把自己交托你,你向来是帮助孤儿的。

接下来,我一连几天,吃喝不下,除了发呆,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妈妈以为我又吓着了,就又带我去找了大姑,可是大姑说我没有吓着,她建议我们赶紧去看医生。我知道,我只是心死了,我盼着自己的身体,能和心一起死去才好。 

妈妈带我到了镇上的诊所,一向和蔼可亲,满面笑容的医生,在为我检查之后,他竟然对着我的妈妈发怒了,他指责我的妈妈不该这么虐待一个孩子,他质疑我是否是妈妈亲生的。妈妈有些不知所措的说:“我,我们没有人虐待她呀?”医生听完这话更加气愤:“没人虐待她,这么小的孩子,就会得这种病吗?她这不是一天两天形成,是天长日久,日积月累气出来的病······。”

妈妈看着我,眼神里显出愧疚之情,仿佛在追忆什么。医生平复了一下情绪说:“我实话告诉你吧,千万不能再让她受气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好一好将来就是个药罐子,一辈子也不可能有个好身体,严重的话恐怕小命都保不住,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医生说完后,把开好的药递给我的妈妈,便没再说什么了,他好像还在不高兴。 

妈妈对我变了态度,她不再厌恶的看我,也不再喋喋不休的数落我,她总是关注我的脸色,但我的心早已被她伤透了,我不觉得她是因为爱我,她希望辍学后的我,能成为她的左右手,她怎么能舍得我死呢?我若死了,她更会觉得赔本的。

大弟弟再次欺负我时,妈妈首次因为我,而训斥了他,他好像有点不适应,气的他发疯般的跑了出去,一天也没有回家。就此,我和他之间的打斗,也暂时告一段落了。 

我的身体,渐渐有了好转。妈妈让我学做针线,可是我一模针手就疼。她又把一日三餐的任务交给了我,可是我的左眼又得了眼疮,直到已经感染了,爸爸才带我去了医院。从镇上到市区,跑了四家医院,他们异口同声的说:必须手术。最后,我要求爸爸带我回到了镇上的医院。我对医生说:“只要不开刀,你随便怎么治都行,治不好我也不怨你。”医生思考了一下后同意了,她给我的眼睛上糊上了药膏,又开了一大堆的针剂,和口服药。十天左右,我的眼睛康复了,医生又叮嘱说:“以后,不要在做饭的时候挨近灶台,不然还会犯的。” 

妈妈不信,她说没听过还有这样的病,便又让我做饭,果然我的眼睛又红肿了起来。为此妈妈唉声叹气,她抱怨着自己的劳苦,说她没有我这样的好命,就连长病都那么会长。 

看到妈妈在我身上的计划,正在一个个的落空,我感到莫名的畅快,忽然间,我觉得似乎是上天在为我做主伸冤。可是我的神啊,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见你,也听不见你对我说什么呢?我不想就此默默无闻的,就这么度过一生,我不想重复妈妈的人生,我想要高飞,我想要去需找一方净土,我想要去找最纯净的,人与人之间的真情和友爱:在那里,没有打骂声,没有欺辱和不公,人人都是平等的,相亲相爱的,彼此坦诚相待,只有欢乐和美好,没有忧愁和苦楚。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样一个地方的,对吗?是的,一定会有的,我一定要找到自己梦想的一切,可是眼下我就像在牢笼中,我能有机会去寻找那一切吗? 

历代志下三十章第九节:你们若转向耶和华,你们的兄弟和儿女,必在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得以归回这地,因为耶和华你们的神有恩典、施怜悯。你们若转向他,他必不转脸不顾你们。

我并不知道,自己每一次仰望天空,充满期许的倾诉,都蒙了神的垂听与怜悯。尽管撒旦的权势对我步步紧逼,但那个我还不认识的神,却在默默的看顾我,并为我的期许做了安排,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同年八月份,老姑来家里接我去她家,让我帮她照看她两个年幼的儿子。一天,我在照看两个小表弟时,忽然心血来潮,就给他们画起画来。结果,他们家老爷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身后,他称赞道:“嗯,画的不错,你学过画画吗?”我不好意思的说:“亲爷,我是随便画着玩的,我们学校从来不上美术课,我只是喜欢乱画而已。”老爷子说:“是呀?我看你有这方面的天赋,这么着吧,我给你找个画画的工作,你愿意去吧?”我毫无自信的说:“亲爷,我能行吗?”老爷子敞快的说:“只要你愿意,我就有办法把你送去那里工作。”我眼前忽的一亮说:“我当然愿意了。” 

我心激动的狂跳着,想起辍学前,老师在上课时,发现我在语文书上乱画时,她狠狠的批评了我一番,她说:“你看看你的书,还有好地方吗?上课不认真听讲,瞎画什么?你就是画的再好有什么用吗?你还能成为画家吗?能当饭吃吗······。”这一刻,我想:老师我或许不能成为画家,但我可能真的能用画画换来饭吃。如果真是这样,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奇迹!

就这样,我不经意间一个小小的举动,改变了我的人生。神的安排,就是这么的奇妙,祂总是在卑微的人身上,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祂是不断给人希望的神!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四:奶奶的神和姥姥的神

凡事在对比之下,就很容易分出好坏、对错、真假、虚实,但不是每个人都分辨的清,或许还得需要一颗清明的心,正如经上主耶稣所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  神。” 我搀扶着妈妈,一边缓慢的走着,一边苦苦思索着,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我也有了主意。从第二天开始,我便悄悄的减少了给妈妈服药的次数,一天三顿,改为了每晚一顿。 很快妈妈不再流口水了,渐渐的也恢复了自主意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五:关上的门 打开的窗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