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七:明枪暗箭

1/1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妈妈常对我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可是许多时候,或许只有痛过,才能有深刻的体会和感悟。

我与师父坐在各自的床上,两张床的中间,是一张长条形木桌,她趴在桌上一声不响的看书;我趴在桌子上发呆,脑子里不断迂回着那个广播里的故事,令我魂牵梦绕,心痒难耐。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阿姨,你知道耶稣吗?” 

师父合上书,抬起头来说:“耶稣是西方宗教的神,天主教和基督教都是信奉耶稣的……”我说:“阿姨,你信有神吗?”师父说:“这个世界上哪来的鬼神?宗教只是一种精神寄托……”她不信神,却让我了解到了一些我不曾知道的知识,她告诉我天主教和基督教,就像同一棵树上的分枝。我想既是这样,那就是说不管是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只要我能找到其中一个,我就可以在那里找到姥姥的神——耶稣。与师父的这番谈话,奠定了我对主耶稣的初步认识,但她禁止我在思考这些,她说:“别整天神了鬼的,别哪天再走火入魔了。”之后,我再也没敢提过这事。我很听她的话,她的话对于我来说就像圣旨一样,必须听,也必须服从,我敬她如父如母。

“这个周末过的真无聊,走,我带你逛商场去……”师父说去逛商场,不用问我想不想去,我只需跟着就是了。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市中心的商场,里面的商品玲琅满目,但我紧跟着师父不敢四下张望,生怕自己会走丢了。这时,师父抬起手来指着前面说:“你看,这套裙子很适合你穿,特价才十七块钱,你也该给自己买套像样的衣服了,你看你现在穿的太不像话了。” 

我感到脸上一阵发烫,忙说:“阿姨,我不买,我的衣服还能穿呢。”“你真啰嗦,不就十七块钱吗?你舍不得掏钱买,我给你买。”师父这样一说,令我实在没了办法。我硬着头皮买下了那套裙子,那是一套白色分体裙,有着天青色的花边,很是素雅。当我穿上它,站在试衣镜前时,师父说:“你看,我没说错吧?就像给你量身定做的一样……”我觉得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变成了妈妈所期望的淑女,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要穿着它给妈妈看看。

我还从来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我很感谢师父强迫我买下了它,我的高兴劲,好几天都没有下去。我终于盼到了周六,下午下班后,我骑着自行车匆忙的出了公司,一心想着给妈妈看看我的新衣服。 

眼见就要出市区的时候,自行车的车胎忽然就没气了,我想应该是车胎扎了。我看到马路对面有个修车点,便推着车子走了过去。修车师父很忙,我需要排队等待。排到我的时候,修车师傅检查了一番,车胎却是完好的。

这时天色已经渐暗,我望着就要落下去的夕阳,想着我将要途经的荒野,道路两旁的那些坟茔,在黑夜里该是多么恐怖啊?我还是返回公司明天再回去吧。当我要回转时,又看到有许多人,正骑着自行车向我回家的路上驶去,我犹豫再三,最终鼓起勇气骑上自行车混入了人流中。

上帝的阻拦,我没有参透。我只是怕天黑会见鬼,觉得同行的人群可以为我壮胆,却不想我最应该害怕的不是鬼,而应该是人。

这条距离我家三十多里的公路,我走过无数次,这是唯一一次在天黑时走上了这条路。行过了大桥后,我知道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了,见路上同行的人依旧很多,我感到轻松了许多,脑子里就开始想家,想妈妈……就在这时,我的左侧手腕,猛然被一只大手抓住!我惊愕的侧目,只见一张面目狰狞的脸,一双透着凶恶的眼睛正冷冷的凝视着我!我惊的魂飞天外!本能的拼尽力气郑开他的手,拼命的猛蹬自行车……口哨声、忽闪的车灯、同行的行人,就像虚无的影子飘过我的脑海,只有那张恐怖的脸挥之不去的存在着,我不知自己是以怎样的速度,一口气便奔回了家里。 

我摇摇晃晃的走进了屋子里,叫了一声:“妈。”便倒了炕上,大汗淋漓中,我闭上了眼睛。妈妈的询问声,在耳旁飘忽不定,我强撑着说:“妈,别说话了,我累了让我睡会吧。” 

我被吓病了,妈妈又带我去叫魂了。因为怕妈妈担心,我对自己所遇到的危险,只字未提,我只说路上车子坏了耽误了时间,天太黑了我才被吓到的。妈妈没有夸我买的新裙子,她数落不该买白衣服,说我穿白衣是不孝,是在咒她不死。我觉得这套令我欣喜的漂亮衣服,不但给我招来了厄运,还带来了羞耻,从此我再也没敢穿着它回家,再也不爱漂亮衣服了。 

杯弓蛇影的恐惧,令我反思了许多,我感到了自己的弱小,感到了什么叫做危险,这次侥幸逃脱了,以后再遇到危险,我还会有这么幸运吗?我一定要有能力保护自己才行! 

在我刚到公司时,刚一进宿舍,就看见了房间里有刀剑等器械,那一刻我激动的不得了。跟师父熟悉了几天后,我小心翼翼的问:“阿姨,我早晨能跟你一起去锻炼身体吗?”师父说:“一心不可二用,你先好好学画吧。”当我出徒后又跟师父提及此事,又被她拒绝了。我知道她不愿意带我去,就没敢再说了。可是这次,我再也顾不上她的心思了,在我一番的恳求,还有王哥的帮衬下,她终同意了。 

王哥,成了我的第一个武术老师。他是我们宿舍里的常客,经常来找我师父学画,他每次来我们宿舍总会带些小玩具给我,时常逗弄着我玩耍,因此他在我心里就像自家亲哥哥一样。王哥教我了没几天,便把我推给了别人,只因我一时淘气当众把他摔倒了,他便说什么也不肯教我了。无奈,我只好跟他介绍给我的白老师学武术去了。

白老师有着十几个徒弟,他让我们每天练压腿踢腿,好几天也不会看我们一眼。几天后过后,他把我从十几个大小不等的孩子中间叫了出来,开始单独教我。又过了几天,他又从中叫出了我的小师妹,从此白老师每天只教我们俩习武,将那群孩子丢在一旁再没过问过。 

当我看到被白老师冷落一旁的孩子们,经常羡慕又失落的看向我们时,我心中很是不忍,便壮着胆子在白老师跟前问道:“白老师你为什么只教我们俩,不教他们呢?不能让他们跟我们一起吗?”白老师看看我又看看那群孩子说道:“你不懂,他们根本不是习武的材料······。”白老师选中我和小师妹,或许他真是能看出我们的天赋吧,很快我和小师妹,便成了大家眼中的好苗子,常常有人跟白老师称赞我们。 

小师妹和我小弟的年龄不相上下,我很自然的就把她当做了,我曾经最渴望拥有的妹妹。我们都有着短发,都穿着运动装,不认识我们的人,都以为我们是男孩子。我们每天早晨在一起锻炼,周末时我若不回家,我们俩也会玩在一起,我们成了最亲密的伙伴。 

坚持锻炼之后,我感觉自己比以前开朗了,工资比以前赚的更多了,我为自己的生活坏境沾沾自喜。这天傍晚,我站在公司的院子里,抬起头,透过梧桐树的枝叶,望着美丽的天空,欢喜的想着“我现在的一切,美好的就像梦一样,我现在什么也不缺了,大家都对我很好,我还有了妹妹,我所爱的都有了,我就像‘如鱼得水,春风得意’我真是好开心!就像我曾经向往的快乐净土一样,我愿意这样一辈子……”

启示录3章17节: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瞎眼、赤身的。

就在我对天自鸣得意的第二天,同事们便当着我的面议论:哎,人家走后门进来的就是不一样,咱们哪比的了呀;可不是啊,咱们这些美校毕业的还不如一个孩子赚钱多……同事们的冷嘲热讽,令我羞臊的不敢抬头,脸上一阵阵的发烫。我原本以为同事们只是一时说着玩的,可是他们三天两头就这样说一次。我的快乐心情,一下子就被击溃了。

之前大家都对我特别好,怎么忽然间就像商量好的,对我冷嘲热讽不说,还都不再愿意搭理我了?真是因为我的工资超过了他们,他们因为嫉妒才这样吗?我赚钱多是我靠我自己努力赚来的,跟我怎么进的公司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连我朝夕相处的师父,也对我冷着脸呢?我难道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我忽然间的就被大家孤立了起来,这种滋味真是好难受,难受的令我想起了爷爷,我忽然的就明白了,为什么在爷爷生前总是不在家,因为家里没人接近他,一个也没有,爷爷原来如此可怜,就像现在的我一样。

师父整天阴沉着脸,对我视而不见,我陪着笑脸不管跟她说什么,她都是冷冰冰的样子。这使我不禁整日自我省查,寝食难安。 

不多日便到了中秋,公司放假一周。我回家前卑微的对师父笑着说:“阿姨,我回家了。”师父依旧冷冷的,只是从鼻腔里发出了“嗯”的一声。 

我人虽回到了家里,可是心还在师父身上,整个假期我都在忐忑不安中,日夜在自己的身上查找过错。

假期结束了,我回到公司宿舍,进门便热情的跟师父打招呼,她还是冷冷的“嗯”一声。我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姨,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惹你不高兴了,要是有的话,你就直接告诉我,我会改的。”“没有啊?你想多了。”她的表情和话语,令我心里发寒。随后的日子里,师父的脸持续的阴沉着,一直到了年底。 

这天周末早上,师父忽的就对我热情起来,那感觉就像阴郁已久的雪天里,忽然就冒出了夏日的骄阳,她这忽如其来的转变,着实吓到了我。她对我又是满面堆笑,又是嘘寒问暖之后,话题一转说道:“你知道经理是怎么说你的吗……”她在挑拨离间,我深知经理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现在也只有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我好。她这么说的时候,我惊讶的看着她,没有搭腔。师父见我无动于衷的样子,又说:“你年龄还小,不比我们年龄大了,你不应该就这么一辈子呆在这……”我忽然间明白了,原来她一直冷着我,就是想让我主动离开。 

我的心就像猛的被扎上了一把刀,我强忍着内心的疼痛,看着眼前这张令我既熟悉又感陌生的脸,我说:“阿姨,我听你的,等明天经理来了,我就去跟她辞职。”“辞什么职啊?你直接走就行了,你以为经理真的那么在乎你吗……”师父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我知道她怕我与经理辞职时,她的谎言被揭穿,更怕经理会挽留我。

师父平时总说我傻乎乎的,当着来宿舍找她的一些男女朋友,她也常对别人这样说:“你们瞧,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傻……”其实不管她平时说什么,我都不觉得她对我有什么恶意,所以在她说傻的时候,我也是微微一笑。 

我答应师父马上就走,她的脸上笑开了花,殷勤备至的帮我收拾行李,我的心都碎了。“经理不是扣了你三百块钱押金呢嘛,把你没画完的活儿带走抵账吧,也别去跟经理要押金了,你即使去要她也不会给你的……”师父还在把我当傻瓜,这几个坯料不过几十块钱,怎抵三百块钱的押金呢?我知道,只要我跟经理当面辞职,她一定会把押金退给我的。眼下师父的表现,令我难过的再不想说什么了,我失去了冷静的判断,一切都随了师父的心意。我愿意牺牲一切,报答师父的教诲之恩,只要我离开能使她高兴,我愿意满足她所有心愿。

我伤心的出了公司大门,师父那欢送我的兴奋状态,令我看到了当年,自己在爷爷的灵棚前,那副欢呼雀跃的样子。这真是好悲哀,爷爷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被人这样对待,竟是如此的滋味。 

父母对我的私自决定,发了一顿脾气。正月初我去看望老爷子,老爷子也对我发了火。原来,在我离开公司后,老爷子就去那里看我了,经理见到他后大发雷霆。 

“你说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弄的我里外不是人……”老爷子数落着我,批评着我,并且一五一十描述着与经理见面后的情境。我在经理眼中,成了白眼狼、小偷、骗子、忘恩负义的小人。 

在老爷子的学舌中,我仿佛看到了师父那巧舌如簧的嘴脸,在经理面前如何表演的滴水不漏。她跟经理说我是偷着走的她不知情,说我偷走了公司的东西……她将我伤的体无完肤,百口莫辩。我本想着日后有机会再去跟经理道歉,这下我再也没脸见她了。我还连累了老爷子,令他被经理一同唾弃,皆因师父的构陷和出卖。

我万没想到,师父会如此阴毒,但我需要知道原因,不然我愧对老爷子。 

我找到了王哥,我知道他是师父来往最亲密的人。我在公园找到王哥时,他心情很压抑,犹豫再三后,才说出了一个令我咋舌的真相。原来中秋前不久,王哥送了我一把旧吉他,她因此跟王哥吵架,指责王哥对我太好了。我这才想起,王哥送了我把旧吉他,她就开始把脸拉下来了。后来她趁我不在时,把吉他拿走了,她说拿回老家给她侄子玩几天,但她始终没有拿回来。也就那个时候开始,王哥再没去过我们宿舍,师父才天天冷着我,同事们才对我冷嘲热讽。

王哥说:“我只是跟她学画去的,再说她比我大那么多,我还是有媳妇的人,我从没多想过什么,我对你好,只是把你当孩子,我当时就跟她解释了,我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清白,与我毫无关系,我只为自己的无辜感到伤心至极。 

我将前后的事情,全然告诉了老爷子,我只想让他知道,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做错过什么,我没给他丢过脸,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老爷子感慨了一番后,没再怪罪我。

我再不想出去打工了,我应对不了师父那样心思复杂的人,我觉得肮脏、恶心、厌恶!我躲不过那些明枪暗箭的伤害,我就像受伤的小鸡崽,此时我只想待在妈妈身边,再也不想离开她。比起外面复杂人心,我宁愿在家被赤裸裸的伤害。

可是爸爸却容不下我在家,春节刚过不久,便又托人把我送出了家门。不管我情不情愿,都无法改变爸爸的决定。冥冥之中,命运之手,仿佛在推动着我,一步步的往前走,我再没了回头的机会。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5611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