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八:梦的幻灭与神的营救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箴言20章24节: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

我被父亲逼着再次踏出了家门。自九五年初,到九六年春,我辗转了三个工作环境。这一年多里,我过的苦不堪言。不管家里家外,我不但受着人的欺负,也受着鬼祟的侵扰。我曾默默流泪,也曾嚎啕大哭,但我从不去与伤害我的人争吵,我会让自己内心的创伤慢慢愈合,我会不断去平衡自己的心态,让自己去原谅、去宽恕;然后选择继续去爱、去相信、去幻想人世间的美好。 

一九九六年春天,在前同事王姐的引荐下,我进入了北京郊区一家中美合资的艺术品公司。公司位处农庄东头,出了大门面前便是田野,环境美丽清幽,空气清新舒爽。公司内部管理规范,各方面都是井井有条,人与人之间相处融洽。这一刻,我感到自己终于是尘埃落定了。

虽然之前,我曾经历了许多创伤,但在我一切安好时,我依旧是阳光灿烂。宿舍里的人都叫我“开心果”,在大家眼里,我就是一个不知愁滋味的人,而我知道自己正是过去的愁苦太多,所以当下如此和谐的氛围中,我应当快乐。 

周末时,大家三五成群出去玩、去购物;而我会漫步在田野间,坐在鱼塘边的草地上,看着野花随风摇曳,望着蝴蝶上下翻飞,呼吸着大自然的馨香气息,这会令我有着一种超脱尘世的陶醉感。我往往这样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任凭自己的思绪满世界的飘飞。

平时业余时间里,有时我会去传达室跟门卫下棋;有时候我会给宿舍的人讲笑话……我总是玩的不亦乐乎。大多时,我会跟王姐形影不离,她是单位里个头最高的一个,而我是最矮小的一个,大家都说我是她的小尾巴。我们在之前单位相识后,彼此便是情投意合,在这里我们在同一车间、同一个宿舍,因此我们常常黏在一起,即使她与未婚夫约会,也总叫着我一起去。她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常会拉着我过去吃饭,她对我的好,总是不容拒绝的热烈,我们之间好到没有秘密。 

快乐的时光,总是跑的飞快,转眼便过去了数月。

中秋时节,我做了一个很普通的梦,可是第二天我所经历的事情,竟然与我所梦的丝毫不差,无论是时间、场景、心境,都与梦中一模一样,就像看电影重播一样。对此,我深感惊奇,我把这事讲给宿舍里的人后,我们说起了梦的话题,我发现大家平时的梦,与我曾经的梦都毫不相干,也没人能解释我梦见的事情,为何会在第二天真的重现。我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跟大家有些不同,这使我的内心平添了几分孤独感,因为没人跟我一样。 

转眼间秋叶已然落尽,田野间失去了色彩,遍地一片灰蒙蒙。这天清早我向往常一样,早起晨练。我站在村口望着一马平川的大地,见我脚下的这条路,与前面村庄之间,刚好形成一个U形,我决定今天就围着这条路跑上一圈,不必再习练拳脚了。

我放开脚步徐徐向前,呼吸这个季节的清晨,特有的新鲜空气,周围的一切一览无余,令我深感心胸开阔。就在我跑了三分之一的路程时,我忽然看到一条黑色的狼狗,正迎面向我狂奔而来,根据我听来的经验,我断定这一只疯狗(狂犬病)。我即刻收住了脚步,环顾了一下荒芜的四周,除了我自己再没半个人影,我连个求救的人也没有,这可怎么办?我只犹豫了一下,那条疯狗已然与我相差无几,望着它那硕大的体型,我想自己的小命今天算是交代了,可我就这么等死吗?情急之下,我再次打量身旁,见路边有半块砖头,我迅速的弯腰去捡砖,当我直起身时,那条狗已然张开了它口,可是它咬到的不是我!在我捡起砖头转过身来的瞬间,险些撞到一个人的自行车上,他就这么的出现在我与狗的中间,那狗一口咬住了他的腿肚子,他在自行车上使劲的蹬踹着,那条狗被他蹬开后,便直直的向远方跑去了。

我一时惊愕着长大了嘴巴,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忽的就出现了?难道他是从天而降吗?

“这狗是你的吗?”那人下了自行车,看着我问道。我慌忙说:“不是我的,你没看见我捡砖头,正准备自卫呢吗?”那人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砖头,没再说话,骑上车子便走了。我望着他慢慢远去的身影,久久的思索着“这怎么可能?这只有一条路,路的两旁是排水沟,周围都是荒芜的庄稼地,看样他是跟狗来自一个方向,在狗跑到我跟前时还四下无人,他是怎么在转瞬间出现的呢?难道是科幻片里演绎的时空交错吗?老爷天特意安排他来救我的吗?” 

回到宿舍后,我忙不迭的跟大家说道:“你们知道我遇见了什么样的奇迹吗……我以为自己就这么交代了呢,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怪事?你们谁能帮我解释一下,那个人到底是哪来的吗?”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家这样回答着我,没人能帮我解释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出现的。难道就像妈妈经常说姥姥是有神保佑的人,我难道也是吗?可是神为什么要保佑我呢?我从懂事起,我就活在卑微中,我又能有什么后福呢?

从此,那路遇疯狗的一幕奇事,总是纠缠在我脑海中,令我感到既庆幸又不解。转眼间冬去春来,到了九七年的春天,而我的心情却没有春一样气息,一种莫名的忧伤与迷茫,开始若有若无的笼罩在我的心头,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因此我尽量的在身边的事情上找乐子,尽可能让自己每一天都在快乐中度过,而这种自我麻痹的快乐感觉,总是消散的很快,随后还是会被一抹淡淡的忧伤将我拖入迷惘中。 

七月,香港回归之际,公司内外都洋溢着欢快的气氛。晚上村庄里播放着露天电影《少林寺》,这不禁让我联想到自己梦境,为什么我总能梦见自己是和尚呢?梦见自己是和尚,怎么又梦见我是杀人不眨眼的将军呢……我忧思重重,最终还是不得其解。

看完电影,我们一行人又去看放礼花。绚丽的烟火划破漆黑的夜空时,是那么的壮观美丽,但它转瞬就不见了,留在夜空的依旧是那暗淡的星。一闪而过的烟火,反而更显夜空的寂寞。这一幕,就像我曾经一次次的沾沾自喜,出现时就像色彩缤纷的气泡,激起我一时的欢心后,转瞬便消散的无影无踪,留在我心底的依旧惨淡的心情,也更显出我内心深处的落寞。同行的人,都那么的雀跃,为何我的内心却如此伤感,如此孤独呢? 

晚上加班后,我走出车间,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望向天空的月亮时,我眼中的月亮变成了三个重叠在一起,它在警告我,我的视力已经很不好了。

我的工作开始频繁出错,仅仅相隔一月,我的工资一下就掉落了一倍多。我坐在车间里,望着对面同事脸上,那副厚厚的“瓶子底”眼镜,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所爱的工作,似乎毫无意义,如果为此我赔上了一双眼睛,那岂不是用什么也换不回来了吗?可我又没有勇气离开这里,除了眼下的工作,我还能干什么呢?我什么也不会。 

我持续暗淡的心情,未能得以消解,又因模糊的视力添了新忧。就在此时我收到了一封家书。刚拿到信后,一看是家里寄来的,我激动的有些发狂,因这是我在外多年,第一次收到家里的来信。我紧握着这封信,飞一样的跑回宿舍,对着同事们炫耀着说:“看,是我爸妈写给我的信!”平时我虽常有往来信件,但都与父母无关,因此这封信对于我来说,便是天降的惊喜,我一直以来那挥之不去的忧愁,在这一瞬间被激动的心情取代了。

我坐在宿舍的床上,颤抖着双手打开信封……当我看到这只不过是爸爸要钱的信,我心一下子就凉了。一张信纸上,只有简短的几句话,赤裸而直接的让我尽快寄钱回家,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这信中竟没有一句对我的问候,与我所期待的关怀。这恰似一盆冷水,浇在我这刚刚燃起的火焰上。

我工作了好几年,从未去过银行,因我从未为自己攒过钱。别的女孩子都打扮的像花朵一样,而我总是整天运动装,一直就是个傻小子模样。我的衣服若不穿到坏,我都舍不得扔。任凭别人怎么劝说我,或是耻笑我,我都不在乎,我觉得把钱给父母,比打扮自己更有价值,因为我爱父母,我希望父母有一天也可以爱我。

自我第一天走出家门工作后,再没花过家里一分钱。不管我在外受了什么委屈,即使我忍饥挨饿,我也只跟父母报喜不报忧,因为我爱父母,我希望有一天,父母也能给我一点关怀。我仅一个月没能寄钱回去,就来追着我要,你们顺带写句关心的话都不行吗?那么大一张信纸,就写了三行半的字,不觉得浪费吗? 

我没有给父母回信,因为我无话可说,我知道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都是没用的,他们的心里始终都不会有我。我写信给姐姐,求她给父母寄去三百块钱,算是我跟她借的。可是下个月怎么办呢?我的眼睛还能坚持多久呢?

我感到好累,就像背负着无法卸去的千斤重担;我感觉好彷徨,忽然间的就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自己这样日复一日的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站在路边,面对着眼前杨树上,随风飘落的黄叶,看着它们无力的落在地上,我感到了生命消亡的气息。这个秋天是这么的凄凉,令我感到莫名的悲哀,我总想哭,却又找不到哭泣的理由。

中秋节,公司放假了,可是我却不能回家,因为我没有钱,没钱的时候回家过节,就是自讨苦吃。宿舍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了我一人。昔日人头攒动的公司里,现在冷冷清清的,没有回家过节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白天里,我勉强在车间里画上一会活儿,晚上早早的便躺在床上,任自己的思绪随意漂浮,我的脑海里一会萦绕起那首《亲爱的小孩》;一会又出现昔日的梦境;一会又是那个午夜的广播;一会又是路遇疯狗的情景……最后都会化作无解的孤独。我感觉自己就像被遗弃在天地间的孤儿,我的心灵无所依靠,我看不见一点希望,也找不到丝毫寄托。

第二天上午,门卫站在宿舍走廊喊我,说大门外有人找。 

当我匆忙来到大门外时,怎么也没想到,找我的竟会是王姐对象的未来妹夫。王姐拉我去她租的房子吃饭时,偶尔他也在,但我们从来没说过话,每次我们四人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时,他从来都只是闷头吃饭,一句话也不会跟我们说。他姓关,因此王姐总叫他“关老蔫”。 

我惊讶的看着他问道:“关哥,你找我有事吗?”“哦,是这样,这是你王姐那房子的钥匙,等她回来你把钥匙给她吧。”他说着,把钥匙递给了我,我答应一声接过钥匙后,便转身进了公司大门。

当天傍晚,他又以拿东西为借口来找我取钥匙。第二天晚上,他又来找我,他说自己心情不好,求我陪他出去走走。尽管我已经隐隐的感到,他的行为有些反常,但想想他毕竟是王姐家的亲戚,就没有多想,刚好自己心情也不好,一起散散步也好。 

月光下,我们走在村庄外的幽径上,他先是说一些什么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等,我听不懂的风花雪夜的话语,随后他又说什么,他与现在的未婚妻成不了等等,我一直心不在焉的听着。直到他说起我时,我忽然一愣,因为他竟然说起了,我只与王姐说过的往事,还有我的梦想。王姐怎么能这样?她怎么可以把我的事情,都说给了别人?

随后的一天,他又来公司找我,他说回去取东西,让我陪他过去顺便把钥匙带回来。到了那里后,他又说自己可以明天再走,说自己今天心情不好,求我陪他一起吃个饭。见他很可怜的样子,我便答应了,他就开始高高兴兴的炒起菜来。等饭菜摆上桌后,他又开了啤酒,我忙推辞自己不会喝酒。他说:“你就别骗我了,我知道你会喝,你放心吧,有你王姐的关系在这呢,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心情不好,就陪我喝一点,一口也行……”当我喝下第一口时,他又央求我喝第二口,他那面带苦楚的表情,令我的同情心不断的满足他的要求。

就这样,年少无知的我,便一步步的落入了,魔鬼的陷阱。 

当我感到头晕目眩时,他来到面前哀求道:“我可以抱抱你吗?我只是心情不好,我不会对你怎样的,求求你了……”他那副可怜样,令我点了头,我晕晕沉沉的,一点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直到我感到猛的痛了一下!这一痛,令我猛然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我愤怒的推开了他! 

他哀求道:“你不要生气,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你,大不了我们就结婚,就像你王姐他们一样,我也入赘到你家……”我歇斯底里的道:“你做梦呢吗?我家有哥哥弟弟,绝不需要上门女婿!你个骗子!我那么相信你,你居然对我做这事……”

我愤怒的掀翻了饭桌,碟碗被我摔得粉碎,他抽打着自己嘴巴…… 

我满心怨愤的回到了宿舍,在更换衣服时,我发现了内衣上有着斑斑血迹,这时我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我不再是个清白的女孩子!我的世界在一瞬间全部破碎了,什么也没有了,连眼泪都没有了。

我的脑海里变成黑暗的深渊,深不见底,无边无际。我躺在床上,睁眼睛到天亮,白天里我坐在下铺,直呆呆的望着前方,我的思想和灵魂去哪了,我不知道。直到王姐站在我面前说:“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我这才有了知觉,我木讷地说:“王姐,你陪我去医院开点药吧,我只是睡不着觉。” 

我知道自己这幅状态,独自去开安眠药,肯定开不来,除非有人陪着我去。在王姐的陪同下,到几十米外的医院里,医生给我开了十片安定,我想多开一点,可不管我怎么说,医生都不肯再多开。出了医院,我又让王姐陪着我,到村庄西头的药店购买了十片安定。然后,这个村庄里,就再也没有买药的地方了。 

回到公司后,我让王姐先回宿舍,我说上楼去拿点东西。我进了车间,将自己工作台抽屉里的两袋藤黄,悄悄的放在衣兜里。我们这行人都知道藤黄是有毒的,师父曾经告诉过我,她同事的母亲,就是服用藤黄自杀身亡的。我想二十片安定太少了,加上两袋藤黄就足够了。

我已经无法承受这个世界的脏脏和痛苦了,我无法原谅一切,也无法原谅自己。我真的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本就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这样的世界,这个世界是肮脏的,而我却一直妄想在肮脏中,渴望寻得纯净的东西,难怪别人总说我傻,我不是个傻瓜,又是什么呢?我希望自己不要有灵魂,不然我的肉体死去后,灵魂也是痛苦的。我只盼着自己可以灰飞烟灭,什么也不要留下,这样就不会痛了。 

王姐盯着我脸,再三叮嘱我那药片每晚只能吃一颗,千万不可以多吃。我挤出一丝笑容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多吃的。”我心里想着:对不起,请原谅我对你的欺骗。随后王姐去车间干活儿了,她急需钱准备婚房,因此她提前回到了公司。

我趴在自己的上铺,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封遗书,我说明了自己的死与旁人无关,我只是活够了,并且嘱托哥哥要孝顺父母。我看了一下时间,已过了夜间十点钟,我吞下了二十片安定,随后将藤黄挤到口中,慢慢的咽了下去。 

我平静的躺在床上,微笑着闭上了眼睛,这放下一切的感觉真好,我卸去了一切的负担,好是的轻松。我没有了爱,也有没恨;没有了奢求,也没期待。我的一生,只不过是一个可悲的笑话。转瞬间,我便失去了知觉。 

我看见自己的指甲变成了青紫色,我想自己应该是死了,可是死了为什么还能看见呢?我只觉眨眼间,就听见了“沙沙”声,我感到一丝清凉拂面,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我看见了自己的蚊帐;看见了对面铺上的王姐;看见了窗外的如丝细雨,洗剂着窗前的月季花!这是我每天清晨醒来的时间,房间内外还是一片朦胧之色,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我还在这里?还能听见看见?为什么一切都没有改变?

我怎么才能确定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呢?我听人说,死人是不会知道疼的,那我咬自己一下试试,想到这里,我抬起左手腕放到嘴边,狠狠的咬了一口!很疼很疼,而更疼的却是我的心——它碎了!窗外的小雨啊!你是在为我哀哭吗?你是上天为我垂下的眼泪吗?不!老天爷我恨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死!你这样对我太过残忍了!为什么我想死都这么的难?

约伯记3章20-23节:“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他们切望死却不得死;求死,胜于求隐藏的珍宝。他们寻见坟墓就快乐,极其欢喜。人的道路既然遮隐,神又把四面围困,为何有光赐给他呢?” 

神所要做的事,我不明白,祂的爱我还不懂,因为我还不认识祂。因此我心生苦毒,像约伯一样憎恨自己、诅咒自己的生命,并且心生悖逆恨上了,多次救我生命的——神。祂降在我身上一切的奇迹,在此时都成了我所怨恨的。

神的爱是伟大的,否则光凭我胆敢仇恨、亵渎神的恩典,祂完全可以一下拍死我,可是我的神没有,祂依旧在默默的爱着我。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七:明枪暗箭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938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