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九:新生命 新道路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九:新生命 新道路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世上最为复杂的东西,莫过于人心:它是看不穿也摸不着的,但却拥有着无穷力量,它的一念之间,可使自己归于天堂,也可堕入地狱。

天色暗沉,秋雨绵绵。我的心在无声的哀嚎、怒吼、怨恨!一番滔天巨浪之后,我知道在天意面前,自己根本无力对抗,因此我的心再次陷入了死灰般的,绝望与麻木。

我就像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我浑身酸痛时,才爬起来从上铺到了下铺,我双臂抱着床梯,无力的依靠在上面慢慢坐下,就再也不想动了。

临近中午时,王姐像旋风一样进宿舍打了个转,拿了什么东西后本想出去,可她走到门口后犹豫了一下,便又转身回来坐在了我对面,她把脸探到我眼前,关切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打我回来后就感觉你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慢慢的将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看着那双担忧的眼睛,我默然的道:“姐,你说,我吃下了二十片安定,还有两袋藤黄,可为什么我却没有死呢?你看我什么事情也没有······。”

 在神的面前,我万不敢隐瞒祂的恩典,王姐便是我这次事件的见证人。

“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为什么呀?你快告诉我······。”王姐上来抱着我双肩摇晃着,她哭了。我喃喃的开口道:“姐,你知道吗?前些天你走后······。” “关老蔫这个畜生!我们三个人都有那个房子的钥匙,他根本没必要把钥匙给你,他是存心的骗你······我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的······。”王姐义愤填膺的发着脾气,随后让我好好的等着她回来,便离开了。

随后的一天早上,王姐和她的未婚夫李哥,把我带出了公司。我跟着他俩神情恍惚的上了火车。下车了火车后,已是天近黄昏,周围皆是起伏的山川。很快,我们又搭上一辆农用车,一路颠簸着向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 

在李哥一家人的热情接待下,我努力的使自己清醒起来,以免辜负了人家的好意,怎知他们越是笑容满面,我就感心伤。我勉强自己吃了几口饭,便下了饭桌。随后,李哥的妹妹萍子,将我拉进了她的房间里,她拿出了几张男孩子的照片,跟我说着的她的恋爱史,并告诉我她喜欢的是谁等等,说完这一切后,她又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关子,但他早就把我骗上床了······我们家也希望我们尽快分手,希望我将来在嫂子那边找个对象······他真挺不是人的,他还骗我说是你主动追他的,都是你一厢情愿的,我知道他是骗我的······。”望着眼前,这个质朴善良的女孩,她一直说着,说着,她将自己所有的心里话都告诉了我,而我却听的心不在焉,我并非有意,而是我根本无法集中精神。她的眼神中,充满着迷茫和失落感,面对这样突发的事件,她内心的创伤会比我小吗?可她却在很真诚的陪伴着我,安慰着我,令我麻木的心,多少有了一丝知觉。

第二天,我恍恍惚惚的被李哥、王姐带去了另一个山沟。关子家,里里外外都是人,我深感羞耻的无地自容,便躲进了他家的东屋,不肯出去见人,除王姐之外我也不许任何人进来。

堂屋里很快备好了一桌酒席,我坚决不肯上桌,我觉得自己哪怕是坐上去吃一口东西,都是我莫大的耻辱。我将王姐推出了房间让她去吃饭。我呆坐在房间里,门外的劝酒声不断,随后李哥说起了她妹妹的婚事,而我就是他给妹妹退婚的证据和理由。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了关子的声音:“爸妈,你们别相信他们的话,他们都是串通好了的,就想拆散我和萍子······你们放心吧,有本事就让她告去,我什么也没干,她没证据······。”关子的话深深的刺痛了我,这反而令我忽的就清醒了些。我在这里做什么呢?我不可能去告他,我若去告他我父母就会知道,全天下都会知道,那样的话我父母一辈子也难在人前抬起头来,我将成为家里永远的耻辱!我早就该想到,与他这样的畜生讨公道不是自取其辱吗?我在这里多待一刻,便会多加一分羞辱,无论怎样,发生的事情也无法挽回了,在这里只是徒增更深的伤害!我就是连一句“对不起”,都不可能得到! 

想到这里,我走出了房间,央求王姐道:“姐,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你们被人误会,我们与这样的奸诈的小人是讲不出理来的,求你还是快点带我离开吧,我一刻也不想呆着这里了,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恶心!”

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关子的家。

人的私心真是可怕,关子因着李哥的婚姻,见他们全家可以借此走出深山,便异想天开的想来个如法炮制,竟如此的将我设计其中,在得知他的计谋不可能在我身上得逞时,便来个反咬一口,一点不介意毁我一生,痛我一世。他使我见到了人心最为丑恶的一面,彻底倾覆了我对人生所有的美好盼望。

当晚,我依旧与萍子睡在一起,在她的贴心陪伴下,我安稳的入睡了。当我醒来时,天还未亮,我悄悄的起了床,轻轻的打开了房门,向着前面一座最高的上峰走去。 

来到山顶上,我向着家的方向,仰天一声撕心裂肺的哀鸣:“啊——!”随之,我压抑已久的泪水夺眶而出,我双膝跪倒在岩石上,哀嚎道:“妈——!对不起,女儿给你们丢脸了,你可知我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煎熬吗?我该恨谁该怨谁呢?我该不该连你们一起恨呢?我从未做过愧对良心的事情,可到头来我为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厄运!你们都对不起我,你们都来伤害我,就连老天爷都跟我作对,你让我梦见第二天毫无意义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让梦见厄运的到来······。”

一通宣泄之后,我擦干了眼泪,站起身来伫立在山巅之上,左脚下是西沉的月,右脚下是东升的红日,我转身向前一步,俯视着面前那绚丽的朝霞,望着那初升红如血的太阳,我忽然有种新生的感觉,环顾着众山之小,绵延万里的壮阔,我的身心仿佛在瞬间注满了力量。当七彩的万丈阳光透过云霞时,我的身心似乎得到了彻底的清洗。此时,我并没有注意到,我严重模糊的视力,已然奇迹般的恢复了正常,我眼中的日月,不再有叠影,一切都是清清楚楚。 

昨日之我已死,今日之我再不是昨日的我,活在昨日的痛楚中又有何用呢?既然上天不让我死,我就该勇敢······。在这高高的山顶上,我忽然感悟到了许多许多,我的身心充满了无穷的力量,随后我便阔步向山下走去。王姐呼喊我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着,我快步奔向她,一脸轻松的说:“姐,我去爬山了,你放心吧我已经想通了,咱们回公司吧·····。”她见我这样,脸上也露出了释怀的神情,毕竟我们是最好的姐妹,而伤害我的人又是来自他们中间,我若不放下,她也难以解脱,我放下了,她也就放下了。

回到公司后,我递交了辞职信,做完工作交接后,我将行李打包寄回了家。随后,我便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车厢里不断重复播放着一首歌“流浪的人在外想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为了躲避别人的目光,我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后,便斜靠在车窗一侧,闭上了眼睛。我讨厌这首歌,我恨它那忧伤的旋律,我反感它没完没了的唱个没完,它在撕扯我的心······最终它还是俘获了我的心灵,它太过与我的内心相称,我知道我想念妈妈,我知道自己将要浪迹天涯,我想把自己逼上死路,我想与老天作对,我倒要看看老天还能怎样的阻拦我,我不信自己这样一无所有的远赴千里之外,还能安然无恙。我或许会趴在千里之外的铁轨上,等待着火车从我身上碾过,我或许会跳进江河······。

在我还上小学时,有一天我听到了收音机里,正在播放单田芳的小说《三国演义》,当我听:曹操说:“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时,我即刻在内心道:不!我一定要做个“宁愿天下人负我,我绝不负天下人”的人,我只要大爱无疆的温暖,我不要高处不胜寒的冰冷,我绝不要像我的爷爷奶奶那样的人生,我要活在爱的世界里,那样的人生才是美好的,我愿无条件的去赋予人爱心,我愿为人舍己······我一直有着这样的信念,因此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心怀大爱般的,在一切的事上都为人着想。 

我曾用爱善待一切,可却到都头来,我只是个别人眼中的傻瓜、软柿子、窝囊废!我曾感恩一切,心中一尘不染,我以德报怨,可我得到了什么?都是伤害!全世界都在伤害我!父母伤害我,我还是爱他们,别人伤害我,我宽恕别人,我包容我原谅,我不计较!可是现在让我拿什么来宽恕我自己?我拿什么来宽恕上天呢?我只不过想做个好人,问心无愧的活着,可是是你们逼我!我要用仇恨的火焰,去摧毁一切!从今以后我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绝不在逆来顺受!我要让老天爷后悔存留我的性命!

箴言:20章22节:你不要说,我要以恶报恶。要等候耶和华,他必拯救你。

此时的我,虽然已然经历了诸多神迹,但仇恨的火焰在我心里燃烧时,我颠覆了一切,我坚决否定了神对我的生命的拯救,是出于爱我。

我闭着眼睛装睡,内心却是一会巨浪翻腾,一会烈焰熊熊,不断的暗自切齿。我那被粉碎后,死而复生的灵魂,仿佛在我里面缺少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它正在凌乱不堪的重组中。 

坐在我对面的女孩,与旁人议论说:“你们看她怎么一直在睡觉,也不吃不喝的,她有十六岁吗?是不是离家出走的孩子?我们要不要去找乘警,把她送回家······。”真是多事!你坐你的车,我坐我的车,我与你有什么相干要你来多管闲事!我气愤着想着,便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一张天使般的面容,那是一位美丽清纯的姑娘,脸上洋溢着花儿般的温馨笑容。她见我睁开了眼睛,忙说:“你可算醒了你多大了?你要去哪?”我忍着内心的不满,说:“我七八年出生的,已经是成年人了,我是出去玩的。”接下来,她总跟我问这说那的,我本厌烦的不得了,但渐渐的却被她那阳光雨露般的滋润,将我仇恨的气焰一点点的熄灭了。面对她的笑颜如花,我不禁想起了昔日心怀美好时的自己,我想我再也找不回那个自己了,那个我已经死在了昨天,我不可能再有她那样的美好笑容了。 

她一路上对我的关怀备至,真诚友善的嘘寒问暖,就像是我天降的灭火器,竟无形中平息了我一切的怨怒。

箴言17章:3节:鼎为炼银,炉为炼金,唯有耶和华熬炼人心。

最懂我心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一直默默守护的神,祂仅仅籍着一个满怀爱心的女孩,便重整了我的心灵,灭去了我满腔仇恨的火焰。而我,并没有做到“大爱无疆”,更没有做到“为人舍己”,否则这样的历练不会降在我头上的。我因自己受到的伤害,怨恨全天下,怎能算得上为爱舍己呢?

经过三天的漫长时间,于上午九点多钟,我到达了广州。当我走出火车站时,已经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什么愤怒、仇恨的,全都一扫光了,剩下的只有深深的迷惘。

我站在车站外放眼望去,两眼茫茫,对着面前的丁字路口,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路边的摩的不停的在耳旁问道:“靓妹,你去哪里啦,我送你啦······。”我轻轻的摇着头,心中暗自苦笑道:你问我去哪里,我怎么知道呢?

随后,我望着正前方的马路,放开脚步漫无目的的走去。

“小小的小孩,今天有没有哭,是否朋友都已经离去,留下了带不走的孤独······亲爱的小孩,快快擦干你的泪珠,我愿意陪伴你,走上回家的路。”

我不会再哭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了眼泪,人心都是虚假的,我何来朋友?谁肯会向我一样,愿为人舍弃一切,不顾一切呢?没有,所以我还是孤独的我;我从来都没有漂亮过,为了不让男人对我起坏心,我一直把自己装扮成男孩子,可我还是没能保护好自己,我弄脏了自己,再也洗不干净了,成了终生的耻辱,倾诉给谁都只是别人的笑柄,所以我无需倾诉;我不聪明,并且愚蠢至极,我弄丢了我的全部,再也找不回来了;我心中曾经的一切美好信念,都被熄灭了,如今的我一片迷惘,我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我独自徘徊在这陌生的土地上,没有方向;我有家吗?我没有家,我只不过是游荡在这天地间的孤儿,不是吗?

我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信步由缰的前行着,脑海里的歌声,和我的心声交织在一起,令我忘记了一切。我不知道自己这样走了多久,忽然间心底响起一个声音:你还要走去哪里呢?你要这样走到什么时候呢?我即刻停住了脚步,是啊,我还要这样走到什么时候呢?

至此,一直低头行走的我,才慢慢的抬起头来。

箴言16章9节: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唯有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

我不曾想,自己带着玉石俱焚的暴怒上了火车,下车时我却没了一点脾气,我以为自己是在漫无目的的走着,却不知道神所安排好的新道路,已然在面前等着我。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八:梦的幻灭与神的营救

《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十九:新生命 新道路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304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