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特稿】“看不到希望”——一位年仅33岁的传道人病逝 直到离世也不知真相

1/7
  • 学生时期的南江

    学生时期的南江

  • 学生时期的南江

    学生时期的南江

  • 患病时期的南江

    患病时期的南江

  • 追思礼拜现场

    追思礼拜现场

  • 追思礼拜现场

    追思礼拜现场

  • 教会服侍中的南江

    教会服侍中的南江

  • 教会服侍中的南江

    教会服侍中的南江

2017年3月6日,一个普通的日子,在河南YC市一个普通的农村,正在为一个普通的基层教会传道人——丁南江弟兄,举行追思礼拜。2017年3月5日早上7点钟,这个读了7年神学的年轻牧者在众人的一片惊鄂中离开了我们,病逝归主,年仅33岁。更令人感到惊鄂的是,直到离世他也不知自己的真实病情。

作为和他相隔千里的三年同窗好友,当我听到这个噩耗时,悲痛之余久久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曾经是那么康健活泼、乐观积极的他,怎么突然间传来去世的消息,他还那么年轻,他才刚刚开始服侍,我在心里不停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追悼会上,同工、同学、肢体涕泪纵横,痛心挽留而又无可奈何。在南江离世前,我们的同学竞无一人知晓他的病情,更让我们不能相信的是,他自己直到去世时也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我们从他父亲的口述中得知,他一直以为自己得的是白血病,而真实的病情是肺癌晚期。

2017年年前,南江弟兄被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他的父亲陪他做的检查,医生告诉南江父亲南江活不过两个月,而父亲对外都是说南江得的是白血病,直到在追悼会上他才说出了实情,因为他怕南江和他的母亲担忧绝望,也因为当地的民俗风情。在南江去世的前一天晚上,他告诉父亲,半年前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很不适,当时只是觉得自己的压力太大,也认为是婚姻困境所造成的,另外也因为经济上的艰难,他就没有在意,因此错过了最好的医治时间。据了解,南江的母亲就是癌症患者,但经过治疗,多年过去,如今健在。

笔者作为南江的同窗兼好友,悲痛之余,很想知道他从神学院毕业后的三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经过这么多年装备的年轻传道人在他一生最好的时光里离开了我们,是否发生了某些事情而影响或造成了今天了悲剧?有什么值得我们反思?因此笔者透过南江家人、身边同工和同学,从他的生命见证、成长历程、婚姻家庭、教会侍奉等各个层面详细了解他的人生经历,盼望借着南江的离去,让其生命品格长留于世,并分析其中悲剧因素,成为你我的警戒,让更多人一同反思,把握青年同工,珍爱生命,成为基督精兵,为主所用。

南江的成长历程

南江弟兄出生在一个基督徒家庭,弟兄三人排行老二,自幼随父母信主。初中毕业后,他略显叛逆,很少去教会,父亲也让他一起到矿上干活。南江在他的日记中说:“我喜欢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是能和家人在一起。”不巧他在工作中受了伤,就在修养期间,他到教会听道受感动,“圣灵和真道重生了我。得到属天的喜乐和平安,我永远不会忘记2007年7月中旬的那一天,”南江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

2007年后半年,南江受感蒙召,决心侍奉主,不久到南方S神学院就读两年;2009年回到家中,在当地市级神学班学习两年;一直读到2011年3月份,南江打工三个月挣到一些钱后继续报读省级神学院,最后被HN神学院录取,在此与笔者同窗三年。直到2014年,南江先后一共读了七年神学。

南江的同学追忆

LL弟兄,和南江在市级神学班作同学两年,他告诉我:“南江信仰虔诚,发光能够影响人,对人热心。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是特别勤快,家里的卫生,地里的庄稼,邻舍的农活,他都乐意。尤其是孝顺听从父母。”

记得南江两次来到笔者家乡,由于我们这里是山区,他深感这里条件贫寒,生活疾苦。我们一起寻找教会中最软弱贫困的肢体,看顾帮助他们,在探访中,他二话没说拿出了几百块钱,当时我们都在神学院读书,这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少的费用。这件事,包括看顾困难中肢体,发生的一幕幕,他对疾苦弱智关怀的眼神行径,至今回想,在目难忘。

在神学院三年的学习期间,南江留给大家的印象是,为人忠厚老实,乐于助人,从不爱惹事生非,品行生命,是我们可以共同见证的。在追悼会上,全村很多没有信主的人也都哭了。当我宣读追悼词时,我特别想到一件事,就是在校期间,南江看到我一条穿了7年的裤子有两个洞,就劝我买条新的,我说再等等吧,不久一次开学,他带了一件崭新的衬衣,我说挺好的。他二话没说就送给了我,如今多年过去了,直到他临走的前一天,我还穿在身上。

X长老,也是南江在市级神学班的同学,毕业后和南江在同一间农村教会服侍,也一直视南江为她的亲弟弟,知晓南江生命中最后三年发生的事故变迁。她眼中的南江很少买衣服,可对有需要的人,他都是尽力去帮助。“谁家地里有活,一个电话他就去了,他帮过好多家信徒干活,逢年过节他都去看望孤儿寡妇,他自己非常省吃俭用。以至于河北一个不信主的人打来电话说:‘不敢想到南江会突然离开,他曾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

南江的婚姻家庭

因为一直在读神学,眼看到了结婚的年纪,家境贫寒,又在农村,所以他的婚姻成了问题。然而就在2014年春节期间,经外人介绍,他和同为传道人的姊妹结婚了,但因为二人经常产生矛盾,冲突不断,几度闹离婚,南江家属和有些同工常听南江说起过。从南江的日记中也看到,他常把离婚二字挂在嘴边,为躲避妻子,甚至几次失去联络,流离在外。

2014年神学毕业回家后半年,他离开了家人和教会,外出打工,直到2015年后半年回到家中,而妻子嫌弃他在家挣钱少,无奈之下,南江又于2016年到河北打工,这三年里他只能在回家时,还有夏令营时回家参与教会服侍。

CFX弟兄,南江在市级神学班的另一位同学,和南江在同一地区不同的教会事奉,是南江最要好的朋友之一,非常了解他的为人。他告诉笔者,南江的妻子建议他外出打工,但南江对农村和家乡教会非常有负担,所以夫妻就此也经常有争执。他说:“南江最大的转变,就是最后三年神学毕业之后,显的非常悲观,在家庭和教会里都看不到希望。”

LL弟兄,另外一位南江的同学,和南江在同一地区不同的教会侍奉,也是南江好友之一,他告诉我说,“南江弟兄婚后很压抑,常常说到自己生命很短暂,反复说要离开世界,早日归主那里是好的无比。”

从访问收集到的信息中了解到,很多人参与了南江的婚姻,并且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和痛苦。首先是主导这桩婚姻的南江的父母,眼看儿子年纪不小,在父母的勉强之下他们结婚了,并且在婚姻矛盾中,父母一再不同意南江离婚,南江无奈听从。在南江离世当天,父亲说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不该干涉南江的婚姻,“是我害了南江,直到死时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离世前一天晚上,南江告诉父亲,他觉得自己时日不多,可是心里有一些话不能不说,他说他结婚这三年,是他人生中最窝囊的三年,他回到家就是绝望,他感受不到温暖。离世前一天下午,南江发信息告诉远在外地的妻子,他有血液病,不能和妻子在一起了,让她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其次,教会同工的不理解也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打击。有的讲道人甚至在讲台上说南江是因为外遇花心,所以常想着和妻子离婚,又说他们的婚姻在教堂举行,和上帝立约不可分开,而组长又加压说,若是离婚,就不要想在本地侍奉。

就这样,种种打击使他陷入了绝境。但笔者想问的是,他们夫妻二人都是神学生、传道人,都有神话语的装备,为何不一起经营婚姻呢?南江在日记中透漏了一件事,他的妻子承认自己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和他在一起情绪很不稳定,而又克制不住自己,对南江很愧疚,但又不想和他分开,两个人常整夜争执。

怀着决志服侍的热忱读了七年神学,本想毕业后一心投入禾场,但无奈不得已为家庭的责任奔波,却又得不到家人的温暖,并陷入到沉重的压力之中,另外也得不到来自教会的理解和关怀,最终导致他常常失联,身体每况愈下,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限,直到死时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笔者也查看了精神心理压力对癌症发病的影响,根据专家的分析,当生活中的负性事件(过度工作压力、生活经济压力、亲人的生离死别、感情受挫等事件)带来的精神心理压力和不良情绪不能及时得到调整,持续时间越长,与癌症的发生关系越密切,各种不良的精神心理刺激,会直接引发生物机体免疫功能的低下,对癌症的发生有直接的促进作用。而在已经身患癌症的情况下产生的压力对患者的影响可能超乎以往想象,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研究发现,压力会让癌症扩散的速度增加六倍,就如同为癌症开辟了一条“高速路”。

南江的教会侍奉

如果说来自婚姻家庭的压力很大一部分促成了南江英年早逝的悲剧,那说起另外对他造成重大影响的因素,就不得不谈到他所在教会的事奉。据和南江在同一地区不同教会服侍的X长老向笔者讲述,当地教会对南江的压力是有目共睹的。南江所在的教会可说是一言堂的教会,教霸制的管理,组长的开支由教会报销,教会财务由亲弟弟管理,一年公布一次。该堂工人包括长老神学生在内,没有一人有工资待遇。教会在2011年左右平均每月有7000元收入奉献款,在14年南江毕业后,有人提议给他开工资,但教务组最终不同意,只给南江在内四位同工年终时1000元补助。当地教会2014年决定建堂时,另买地皮花费了70万元,教会知道南江在外学习多年,人脉广,就要求他外出募捐建堂资金,这件事给他造成了极大压力,致使他短期侍奉后又离开教会,失去联系,直到2015年终才回到家乡。在2016年,他又不得不负担家庭的需要,奔波打工,赚钱还债,很少在家乡教会参与服侍。

X长老又接着谈到一件事:“记得有一次,那是2016年年初,当时南江在外面打工,礼拜天是他讲道,他从30里地外赶回教会,那天正下大雪,他骑个小电动车,上了讲台冻的嘴都打飙(哆嗦),下了讲台就去输液去了,当时组长没看见他问我:‘这南江回来了也不给我说说话?’我中午打电话问候南江,他一点怨言的意思都没有。他在生病时告诉父亲,他想去韩国看看能否一边学习一边作工,想赚些钱回来买个孬车,以后作工阴天下雨的就不受罪了。”

和南江在同一地区不同教会服侍的CFX弟兄,在谈到NJ的侍奉时说,“南江始终不忘初心,对家乡和农村教会身有负担,无奈当地教会混乱黑暗,都是人的意思参加在教会,看不到神的作为,南江外出的言行若不照组长的意思,将会收到惩戒逼迫,遭遇封杀,不再给他安排侍奉的机会。这些事实导致南江大受打击,心生失落。当地很多神学生深受牧长和领袖伤害,常常受到威胁,如果不照牧长的意思做,就可能永远失去在本地区事奉的机会。”

南江也曾对X长老和CFX弟兄等同工说,在这样的教会处境中,他实在看不到希望。

该有怎样的反思

笔走至此,心生悲叹呐。或者我们可以很属灵的说一句,这是神的旨意,南江已经安息主怀了。但是悲剧就是悲剧,如果一有悲剧发生,如果我们一味将责任推脱上帝,那便可以有很多属灵借口:“上帝完全知道这一切,到主那里是好的无比的,这都是神的旨意”。这种将一切问题合理化,将责任推给上帝的解释和“上帝允许犹大卖主,犹大是功臣”的思想有什么区别呢?我们有没有想过上帝有一天可能会像当年问该隐一样问我们: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也可能会向我们反问道:“为什么你们造成了这么多的悲剧发生在我忠心的儿女身上?”

我们是否该有所反思,他的家庭,他的教会,他的同工,有什么值得反思?为何他看不到希望,直到临死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为何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去而没能给予帮助?是否今天各地教会仍存在更多造成下一个悲剧产生的因素?像南江一样在教会和家庭中看不到希望的年轻传道人是否还有很多?教会是否有责任和能力以使他们不至流离在外?教会是否足够重视人才并考虑为神家事工培养下一代领袖?在反思中,一定有我们要改变和更新之处,教会要营造更美好、合神心意、培养把握人才的沃土,让更多神学生和传道人能充分发挥恩召的使命和职责,为天国事业,摆上尽忠。

今天,对于和南江一样身为基层教会的年轻传道人,我们是否可以避免类似悲剧的发生?不管风浪多大,压力多重,我们能否冲破眼前的黑暗,还是只能在黑暗中迷失?我们能否在这条事奉的道路上走的更远,还是只能在种种悲痛中早早落幕?我们能否将起初蒙召的感动持守到底,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重新燃起希望——从神而来的希望?

南江弟兄的QQ、微信再也不会闪亮了,那颗侍主的火热之心,你我再也无法感受到了。2017年3月6号这一天,对南江的亲人与同工来说,无法释怀;对2014届HN神学院的师生来说,难忘痛心;对读了七年神学预备侍奉的普世教会的损失,难以估量。

(本文作者是河南一基层教会传道人。)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江西省上饶市教会邓德智教师因病离世 年仅40岁

2017年2月13日,从一位牧师的朋友圈得知,身患肝癌的江西省上饶市教会专职传道人邓德智教师于当天下午离世归主,年仅40岁。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453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