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你打掉的可能不是异端而是二胎

圣经记载的一桩杀人案,是该隐杀死了自己的亲弟弟亚伯。至于为什么杀死自己的弟弟,很多人其实都非常地清楚,兄弟两人有一天向神献祭,但是神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没有看中该隐和该隐的供物,因此该隐认为只要杀掉了亚伯让神的选择面积缩小,自己的供物自然而然就会被上帝看上。所以他对亚伯起了杀心,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拿起一块石头将他打死了。但是神并没有因为无从选择而不得不选择该隐的供物,而是等候亚当夫妇又生了一个儿子赛特来代替死去的亚伯。其实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亚伯为什么会被杀死,那是因为在该隐的眼里,亚伯就是一个夺走自己宠幸的异端。想想看,该隐是亚当的长子,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自然出生的孩子,他在神人眼里该是多么的受宠幸,一直以来他都是父母和上帝面前独得恩宠的幸福少年,可是随着爸爸妈妈生了二胎之后,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那些爱被转移走了一部分,爸爸妈妈还有上帝像爱自己一样爱着那个可恨的二胎。就像我们今天的社会中很多孩子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就会反对父母生二胎,这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该有的爱被分流了,因而恨就产生了。他不希望在原本的三人世界里面出现第四人,来分享他独得恩宠的生活,在他的眼里,那个分流他利益的人就是二等公民。而现在的问题是,上帝居然公然表扬了那个二等公民,这让他心里开始有原本的恨而产生了杀心,他要杀死这个他眼中的异端,夺回自己的恩宠。

的确,亚伯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异端,一个就不该存活于世的异端。在该隐的思维里面,自己一直都是最正确的,凭什么忽然多了个亚伯自己就开始要承受批评了,这样的生活对比原来的生活简直不可忍耐。

我们教会发展的这两千多年其实也发生过很多手足相残的事情,这里面的确有一些是真实的异端,但是也有一些完全是出于该隐的目的,比如我们熟知的教会历史中有两个解经流派,一个是以灵意解经闻名的亚历山大学派,另一个是以字义解经闻名的安提阿学派,两个学派天天为了得到教会的话语权而污蔑对方为异端。果然如此么?并不是,他们两个流派都并不是异端,不过是因为随着教会世俗化的开始,权力开始成为教会里面的香饽饽,只有把对方打垮了,权力才能稳当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所以会有西里尔和聂斯托利之间的斗争,西里尔采用卑鄙的手段将聂斯托利定为异端,然后流放三百里,西里尔自然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大主教的职分,那真是独得恩宠而不愿雨露均沾。以前有的事,后必再有,每一次教会的分裂都是这样的,公元1054年东西方教会分裂为西方天主教和东方正教会,两者为了弄死对方,都是直接上大招,称对方为异端,并且双方牧首都开除了对方的教籍,宣布对方是死亡之子——地狱的柴火。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这不就到了宗教改革时期么,天主教又放大招称抗罗宗为异端,而马丁路德也是毫不客气地回击说:你们才是异端!直到今天民间还有新教人员大放厥词说,天主教是异端呢。不少新教人员除了将天主教定为异端之外,其实很多人把东正教也定为异端,就是在新教内部也是帽子满天飞,一不小心就给扣在头上了。据我所了解,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新教的教派共有三万多个。三万多个,是不是听起来很壮大?其实这三万多个教派内部并不和谐,就像战国七雄一样,不断地合纵连横打击别的教派,共同的敌人搞垮之后,然后再和盟友秋后算账。我们打个比方说,秦国为了打败楚国,他先和齐国联合起来,等待楚国打败了,然后再和齐国斗争,什么时候结束呢?就是斗得其他国家一个都不存在的时候就结束了。

今天我们教会依然面对这个问题,比如在中国就有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斗争,笔者曾经加入一个群,里面主要是家庭教会的牧者,我说我是金陵神学院毕业的,然后立即就有人说我是异端。而另外在三自教会牧者居多的群里面,当有人说自己是家庭教会的时,也会被人问到,是不是异端的渗透?好像我们和我们的兄弟除了怀疑对方是异端之外,我们就没什么事情要做了。

有些基要派除了讲圣经之外就是在讲哪个宗派是异端,在他们的神学里面,好像只要不认可基要派的理念就是异端。再比如某些改革宗,除了天天念叨加尔文之外,其他人都似乎入不了他们的法眼,就是在加尔文宗内部,也分为好几个不同的鄙视链,比如在极端的加尔文主义者认为他们的祖先加尔文得救似乎都够呛。我看过一本极端加尔文主义者所写的书《基督教预定论》,在这本书里面其实告诉我们宇宙就是一个大型机器,都是一切按部就班地上演上帝的预定,比如麻雀在哪个树枝上做窝,在哪个枝桠上求爱那都是上帝命定的。人不过是像演电影一样在活着,上帝早已排好了剧场。他们认为除了他们理解了预定论的真意,其他人都是异端。假如我们看到这些极端改革宗的书籍不知道会不会也会随从这些人的看法,其实很多人都会随从这样的看法的。

我们不同教派之间其实就像耶稣的12个门徒一样,异端有没有?犹大就算吧,但是剩下的11个人如果像我们一样,手中拿着石块要砸死那个和我们不一样的人的话,福音也就不会那么异彩缤纷了。我们读约翰福音,感觉福音是这样的,救赎论是这么解释的;我们读马太福音,又感到福音好像是那样的,救赎论是那样解释的;我们再读彼得书信,又会发现福音好像和约翰的有一点不太一样,和马太的也有点不太一样;到最后我们读一下保罗的,发现出入更大了,救赎论、基督论、教会论居然还可以这么解释!其实他们原来也有看不顺眼对方的时候,比方说有一次雅各和约翰让他们的母亲去找耶稣谈职位,想以后耶稣的国成立之后,一个坐在左边,一个坐在右边,说白了兄弟俩有私心想要独得恩宠。可是别的门徒也是这么想的,因此他们就恼怒这俩兄弟。我想若不是耶稣及时地告诉他们这个位置不是他能做主的,他们之间肯定要挣个你死我活。可后来耶稣复活之后,他们都不争了,开始觉得雨露均沾是好事,最显著的例子就是他们同心合意兴旺福音,我想其实他们之间每个人对于耶稣都有自己的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合作,他们可以在不同地方传福音,并且彼此鼓励。

我们一定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他们之间不争宠了,我想到一位牧师说的很有参考性,因为耶稣基督太丰富了,我有什么资格说我已经完全把握住了他呢?是呀,耶稣那么丰富,你怎么可以凭你有限的知识断定别人就是异端呢?还是说你是另有企图,借着杀死亚伯而独得某种利益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是该隐。你的教派是这样的话,你的教派就是该隐教派,因为你容不得别人与你平分秋色。我们之间果真有着杀父的深仇大恨么?没有的,有的只是有些教派看别人怎么看都不符合自己,因而别人就成了异端。

我再说,我绝对承认世界上有很多的异端,但是他们绝对不是你的兄弟亚伯,或者有些时候,我们发现当我们想要找出该隐,殊不知自己就是那个该隐。兄弟之间本应该是相爱的,但是却发生了相杀,当爱心不在,杀心就来了。我们回想主耶稣说的话:耶稣知道他们的意念,就对他们说,凡一国自相分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分争,必站立不住。教派之间的相争,注定是一件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或许我们不知道的是,在某一个黑暗的角落里面,我们共同的敌人魔鬼正在望着我们窃喜,不断地使我们陷入永无止息的争斗里面。

我们不是为了和弟兄争斗而存在的人,而是为了和弟兄并肩与仇敌作战的人。

(本文作者是一名神学毕业生。)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大陆教会异端横行的四个原因

当前教会面临的挑战很多,而异端的袭扰又是非常突出的一个。为何当前异端邪教组织如此横行,肆无忌惮地发展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29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