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五:困惑与挣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五:困惑与挣扎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二十篇连载。

若将希望长久的寄托在谎言构建的美好殿堂之上,我们坚持的越久,就越是可悲。

美梦初醒的感觉,令我失落又彷徨。养心斋的韩阿姨,仿佛看出了我的闷闷不乐,中午一下班,她便热情的拉起我的手,要我去她家吃饭。她说自己女儿来了,非让我去凑个热闹。

出了二道院的大门,向西走个几个分钟,便是韩阿姨家。凡是夫妻都在这里工作的,单位都给他们分配了住房。那些房子都是古香古色的旧民房,位于大院内的西北角,错落有序,半遮半掩的,镶嵌在竹林与芭蕉丛中,远远望去真是美如画卷。

她紧握着我的手,边走边跟我说:“我姑娘跟你差不多大,你们俩肯定聊得来……”她的手是那么的有力,那么的厚实温暖,她那洋溢着母爱的热度,犹如一股暖流,通过我们握在一起的手,源源不断的灌入了我的心田,继而温暖了我的全部身心,我心头一热转而又是酸涩之味。

以前,不知多少次,我看见别人的父母,牵着孩子的手走在路上时,我都会满心羡慕的凝望许久,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我泪眼模糊的视线中,我才会转身离开。我不知道多少次想象过,被妈妈疼惜的牵着手走在路上,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幸福滋味?没想到,此时满足我这个愿望的人,竟不是我的妈妈,但我终于品尝到了其中的滋味。

原来,这种感觉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好,我不但感受到了母爱的炙热,并且在我的生命中,首次体会到了一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一路上她都紧握着我的手,一刻也没有松开过,直到进了她家的门,她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才放开了我。虽然这只有短短的几分钟,我却再没忘记过这幸福的味道。

韩阿姨的丈夫在这里的工程部,是一位高级工程师;她的儿子小龙,在保卫科;她的女儿则在外地,也是在“中功”任职。

当我们一起围坐在饭桌上,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样子,我的眼眶里湿湿热热的,我想家了。只是一瞬间,我便把眼泪忍回到了肚子里,生怕破坏了他们一家团聚的愉快气氛。质朴善良的韩阿姨,好像是看出了我的心事,便对我更加热情起来,她一边不断让我吃这吃那,一边不停的跟我聊着天。

她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她和自己儿子的眼睛:“小王,我跟你说,我和我儿子,生来就能看见鬼魂,我只能看见鬼魂,我儿子比我厉害,他不但能看见鬼魂,还能‘透视’……”

我惊疑道:“什么?你们的眼睛都是天生的,不是练功练出来的呀?”

“快拉倒吧,你看他们谁练出什么来啦?我们娘俩都是属于家族遗传,我爸跟我们一样,都是遗传下来的,你以为我和儿子为啥能来这里工作……”韩阿姨一字不识,说起话来直来直去毫无遮掩。她的话,忽然让我意识到,自从我来到这里,还真没听说过谁通过练功,练出了什么神通。那些身怀异能的个例,他们也没说过,自己的特殊本事是练功练出来的。 

我那天深夜看见了东西,不也是因为我本身就存在的天赋吗?我小时候就看到过异象的……就连师父,在他的自传影碟中,不也是说自小就如何的天赋异禀吗?难道说开发“特异功能”,对于没有天赋的人来说,只是海市蜃楼吗?像陈老师、小龙等,包括师父,难道说他们只是起到一种“招牌”作用吗?难怪,我接触了那么多学员,不管练功多少年的,也不管多么刻苦的,始终没练出什么异能来。可是?我的猜测会是真的吗?

小龙在一旁调皮的说道:“妈,你看你,咱家就这么点家底,都让你给抖落光了,要不要给你弄个喇叭,让全院儿的人都知道啊?”

“你要吃饱了就该干啥干啥去,别跟我这瞎搅合!”面对韩阿姨的呵责,小龙做了个鬼脸,溜出了家门。韩阿姨继续饶有兴致的,一口气说完了她们母子间,那双特殊的眼睛,给他们带来的趣事和困扰。最后她告诉我,她也是在一次看到了特别可怕的事情,便在恐惧中祈求再不想看到那些东西了,之后她的眼睛就恢复了正常。她和我一样,都认为能看见那些可怕的鬼魂,是件有害无益的事情。

很快,大院里召开了一场全体会议。主持会议的人,来自第三道院,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会议上,他先是情绪激昂的感慨了一番,随后传达了师父的预言,并转述了师父的指示。大体上说,师父预测到了“中功”将会受到打压,所以日后必须要保持低调,内部也将要进行整顿等等。

会议结束后,一部分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奔走不停,想要保住自己在这里的位置;一部分则是伤感沉默的。

我坐在门卫室,安静的陪在德山兄身旁,我知道也许日后再不会有机会,给他这样的陪伴了。他的脸色,依旧那么的憔悴,他的眼神依旧那么哀伤。他双眼茫然的望着我,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喃喃的说道:“哎,有时候我总是在怀疑,我当初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本来我在铁道部,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待遇也很丰厚,那时我们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挺滋润的,后来我接触了‘中功’,为了追随师父,我抛家舍业……到现在都八年多了,我只不过是个小科长,工资就那么一点儿,修行上啥也没练出来,至今一事无成,我都三年没回过家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错了,却发现早已没了回头路,所以他只能抱着希望前行。望着他那写满万念俱灰的绝望神情,我无法想象,他八年的时光里,经过了多少日夜的煎熬和挣扎,以至于他还不到四十岁的年纪,便已是形同枯槁般,看不到一丝的生机。

为了能练出异能,他经常一辟谷就是七天,在我刚认识他时,他就在辟谷。那时他还着重的对我讲了我小龙的“天眼”,现在看来他好像并不知道,小龙的眼睛是与生俱来的,而这种天赋或许连万分之一的几率都不存在。但这个秘密我不能说,因为韩阿姨叮嘱过我,不让我告诉任何人。并且,他若知道没有一定天赋的人,根本就练不出什么异能,他是否能承受得住这样的打击呢?何况我也是猜测,在这里是不可以乱讲话的。 

自从我们一起去过寺院之后,我就开始等待着,他能对我敞开心扉,我也好想办法帮他找回快乐。如今,他终于告诉了我他的心结,可我却无言以对。我不知道该怎么开解他,我的心在矛盾中纠结了良久,最终我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我也无法完全看清,这中的真假对错。

我落寞的爬上了楼顶,在宽阔的平台上,我反复的走来走去,环顾着这个占地将近千亩的大院。这个气功基地,是“师父”的骄傲,也是他成功的标志,因为这里是他买下的地盘之一。许多时候,我总觉得这里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独立王国般,如此庞大的一个机构,会轰然倒塌吗?以“中功”为基础,在全国形成的巨大产业链,涉及到各行各业,正是蒸蒸日上之时,师父既然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他又怎么会偃旗息鼓呢?

望着远方青山如黛,近处的竹林间白雾漫漫,它们虚虚实实交织在一起,美的如诗如画。就像这里我所经历的一切,令我陶醉又迷惑。背后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我真的看不透,也想不明白,我越是思想,就越觉困顿难解。仿佛一团乱麻中,我揪住了一根线头,可却越扯越乱,怎么也无法将其解开。 

我慢慢抬起头,望向天空,这里的天空总是朦胧的,看不到明朗的阳光,也看不到湛蓝的天空。我思想着“我的老天爷,不是你安排我来这里完成心愿的吗?那么我现在有能力给妈妈治病了对吧?我何时能回家呢?我现在好孤单,我想回到妈妈身边······好吧,那我就不去纠缠其它了,能治好妈妈就好,我相信你的安排!”一番纠结后,我把明天交给了我心目中的神,我打消了一切疑虑和困扰,选择了释怀和相信,静等上苍的安排。

很快,严校长也被调离了这里。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和她那花白的头发,我伤心的啜泣了起来。世事真是无常,一切就像水上浮萍,何时聚首,何时分散,都不是自己能左右的。 

严校长离开没几天,新任校长便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小不点,你有什么想法吗?”我平静的说:“曹校长,我想回家。”她热心的说:“我认识许多人,或许能帮你另外找个画画的工作,你要不要在考虑一下?” 

“谢谢你,不用了,我真的很想回家,不瞒你说,我现在人虽在这里,但我的心早就飞回家去了。”

“那好吧,你有什么需求吗?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尽力帮你的。” 

“我现在只希望拿到的工资,能够我回家的路费,就可以了。”数月来,我没攒下一分钱,能够有钱买张回家的车票,便是我此时最大的心愿了。

三天后,开工资时,我惊讶的领到了七百多块钱,而我平时的工资只有四百多。我知道,这是曹校长的帮助,在会计的质疑下,我尴尬的就像做了贼一样,红着脸走出了财务室。

此行,我遇到了那么多帮助我、照顾我、喜欢我的人,我收获了太多的感动。在我吃不上饭吃时,有人给我吃;在我缺少衣物时,有人给我穿。总之,我从无一处匮乏,我真的感受到了,上天的对我的厚爱,若非上苍的眷顾,我哪来这等好运气呢? 

一九九八年六月下旬。我怀着对卢姐的愧疚,也满载在这里收获的感动和爱,欣然的告别了这里的一切,踏上了回家的路。

以赛亚书28章17节:我必以公平为准绳,以公义为线砣。冰雹必冲去谎言的避所,大水必漫过藏身之处。

我没有想到,在我离开这里不久,“师父”所铸造的一切神话,便如轰然倒塌的大厦般,全部倾覆了。“中功”里许多骨干分子,都被抓入狱了。直到许多年后,我才知道在我离开发生了什么。在我得知传说中无所不能的“师父”,在美国丧生在了车轮之下,当我看到“师父”被公布于众的累累罪行时,我唏嘘不已,甚至难以置信。

那向来能以预知功能显大能的师父,为何没能预知自己的结局呢?在他为自己塑造的光辉形象下,居然包裹着他强奸、杀人等令人汗颜的诸多罪恶行径,被千万追随者奉为神明的人,他的真实一面,居然是这般的可怕。 

彼得后书2章1-3节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必速速来到。 

我曾抱怨,自己这段经历耗费我了的心神,并没能得到自己期待的一切,为的是什么呢?直到我与主相遇了,我看清了。 

我在那里任职期间,看到了许多人为此荒废了学业、工作、青春、财物等等,不知多少家庭因此而支离破碎。最终换来的只是德山兄那样的绝望。在我接触过的,无以计数的学员中,比德山兄失去更多的,更绝望的人数不胜数。我知道,现在仍旧有着许多人,沉迷在类似的谎言中。在此,我以自己经历的这些事,来召唤那些善良的迷失者,快快醒来吧!不要再被那些虚假的事情蒙蔽了,他们所行的一切,只是为了敛财!早晚你都会发现,沉迷于此,不但会耗光你的资财,也是在消耗自己的灵命,终会令自己一无所有,除了会收获到伤心绝望之外,并无任何所得。 

将真相公布于众,便是我这段经历的最大价值。因我们的主,不愿一人沉沦,愿人人都得救。急需得救的,恰是像我等的当初,正在迷失的痛苦中,挣扎的人们。要知道,神赐的一切,不需要用钱买,并且也是钱买不到的,我们只需将心意转向祂,祂便会抓住我们的手,领我们走上正真的光明大道。

当我走到车站外的丁字路口时,我想起了来时,自己站在这里那两眼茫茫的情景,没想到如今我可以欣喜而归,人生的路真是无法预料;

当我走进车厢时,我想起了下车时,自己就像泄气的皮球般,是那么软弱无力,如今我力量满满;当列车启动时,我想起了来时,坐在我对面,那个天使般的女孩……如今,我也像她一样,饱含热情的笑对身边人。 

回家的路上,来时的一幕幕的,我都没有忘记,它们在我脑海里倒影着,与我的欢喜回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我感受到了,一场劫难带给我的洗礼,我相信自己得到了重生。我不再是来时的我,也不是曾经的我,现在的我是全新的。 

想着妈妈,我满心欢喜的想着:我要治好她的病,从此再也不离开她的身边,我再不会让她受苦,我要去改变我的家,让我的家也充满幸福……可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象,我并不知道,在前面等待我的,将是一个漫长的噩梦。

传道书7章14节:遇亨通的日子,你当喜乐;遭遇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因为神使这两样并列,为的是叫人查不出身后有什么事。

(未完)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四:孙老师的忠告

许多时候,人们活在短暂的,自我迷惑的陶醉中,也会在无知中快乐非常的,但清醒后的痛苦,也将是漫长而刻骨的。 紧衣缩食中,我学完了全部功法。从中我未能学到,自己想象的,像电影中捉鬼道士那般的法术。只在学习医学知识中,认识到了“寸关穴”,那就是凯叔给我母亲治病时,所按的穴位,它有治疗精神类疾病的作用。我知道,这个穴位并不能完全治愈妈妈的病,所以我又将心思寄予到了其它方式上,并且很是乐此不疲。&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五:困惑与挣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7297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