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不要使自己成为胆怯的传染源

有人问我:在公共场合发言,害怕吗?我说:不怕。又问:那紧张吗?我说:不紧张。于是对方说:那真好。三秒钟后,我小心翼翼地补充到:不害怕,也不紧张,就是心跳加速,大气都不敢喘。所以只好深呼吸。已经表现出来的外在胆怯不可怕,因为深呼吸就可以与之抗衡,可怕的是内在的胆怯。因为胆怯有一个隐藏的特性,即胆怯的传染性。在圣经申命记中有一条关于战争的条例,记载在申命记20章第8节:“官长又要对百姓宣告说:‘谁惧怕胆怯,他就可以回家去,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和他一样。’”

从这个条例中,我们管窥蠡测,可以看到胆怯具有一个特性,就是传染性。上帝所赐予摩西的律法上规定:以色列民与仇敌争战,将要上阵之前,首先祭司要到百姓面前宣告,说“以色列人哪!你们当听,你们今日将要与仇敌争战,不要胆怯,不要惧怕战兢,也不要因他们惊恐,因为耶和华你们的神与你们同去,要为你们与仇敌争战,拯救你们。”

其次官长又要对百姓宣告说:“谁惧怕胆怯,他就可以回家去,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和他一样。”预备上阵之将士受到祭司的鼓舞与安慰,并经过官长的筛选,足以成为一支更优良更精锐之师。为什么要对将士进行如此的甄选呢?因为胆怯具有传染性。一颗心的胆怯很容易使临近它的另一颗心也变得消沉,这种消沉会逐渐蔓延,蔓延开的杀伤力足以使一场战争还未开始便偃旗息鼓,不战而降。

圣经中就有这样一个历史事件,记载在民数记13-14章,讲述的是摩西差遣12个探子去窥探迦南地。这个事件,我们耳熟能详。12个支派,每个支派派遣一个首领进入迦南,40天后,他们回来,并带回了当地的一些果子。12个人都如实的讲述了在迦南地的所见所闻,然因为12个人心里的光景不一,所以12人以6:1的比例分成了对立的两派。人数比例小的一派说:那地果然是流奶与蜜之地,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人数比例大一派说:那地城邑坚固,人民身量高大,我们犹如蚱蜢,那是吞吃居民之地,不能上去得那地。

两个人的勇气最终未能胜过十个人的胆怯。众百姓们被胆怯的情绪所传染,大声喧嚷、哭号、发怨言,甚至彼此商议要从新推选首领,重回埃及去。尽管这两个人极力安抚百姓,甚至撕裂衣服,提出有耶和华的应许为保证,却仍不足以撼动百姓胆怯退后的心,百姓们被包裹在的恐惧的氛围中,极为恼怒,以至于要用石头打死他们二人。因耶和华的荣光忽现,这俩人得以幸免于难。

箴言书24:10经上记着说:“你在患难之日若胆怯,你的力量就微小。”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为自己的胆怯付上代价。所以耶和华上帝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必要照你们达到我耳中的话待你们,你们的尸首必倒在这旷野,在这旷野消灭,在这里死亡。”十个人的胆怯传染扩大化后致使了一个民族在旷野漂流了三十八年之久,以至于除了约书亚和迦勒之外,一代人的覆灭!

胆怯的传染性会导致一个民族历经三十八年之久的颠沛流离,导致一代人的覆灭并曝尸于旷野!若切断胆怯的传染源,我们看到的将是区区三百将士胜过了如同海边之沙,如同蝗虫之多,如同骆驼无数的仇敌。

我们从圣经士师记中可知,士师时代以色列人六番七次的背叛上帝,各人任意而行,这简直是一个无可救药的昏暗时代,犹如废铜烂铁,无法锤炼。然而历经旷野漂流的惨痛的教训之后,这个民族还是在特定的历史事件中汲取了特定的教训。

有一个名叫基甸的士师在两军对垒的战略上将申命记20章第8节的战争条例完整的实践了出来。记载在士师记第7-8章。

当基甸带领着三万两千人的军队在哈律泉旁安营要与米甸军队开战之时,耶和华上帝对他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里,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现在,你要向这些人宣告说:‘凡惧怕胆怯的,可以离开基烈山回去。”于是,庞大的军队只剩下一万人。然而,主耶和华说:“人还是过多。”最终甄选出的整个军队只有三百人。而这区区三百人却以寡敌众,以少胜多,捉拿了米甸二王,惊散了米甸全军,杀了米甸拿刀的将士约有十二万!为什么?《孙子兵法·行军篇》中说“兵非贵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因为他们坚信上帝的话语,他们对上帝的应许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他们坦然无惧。

从这两个历史战争事件中我们看到了以色列整个民族的因胆怯的传染性导致的失败,也看到了因切断胆怯的传染源且专心依赖上帝所取得的胜利。这样看来胆怯似乎距离我们很遥远,其实它离我们很近,而且就在我们中间,它充斥在我们日常生活的细节中,如影随形。

当觉察到同工在公众场合大声喧哗的不礼貌行为,我们不动声色;听到朋友不文雅的口头用语,我们不动声色,看到信徒沉迷于网络游戏,影视,小说,抱着手机不舍得放下等等,不好的习惯中,我们仍旧不动声色;长时间的处在胆怯之中,会使我们变成一个不动声色的人。因为胆怯使我们自认为自己人微言轻,不足以改变他人的不礼貌、坏行为、不良习惯。于是,这种氛围在你我之间蔓延开来,你不说,我也不说。我们默不作声,都保持缄默,然后还自我庆幸地认为自己拥有着良好的情操与素养。

最终,我们不动成了旁观,声色成了冷漠。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一部分人还未准备好说真话,一部分人也未准备好听真话。要准备说真话的人需要剔除胆怯,要准备听真话的人更需要广褒的胸怀和勇气。勇敢的提醒别人是建立自己良好习惯的开始,也是在锻造自己的生命,被提醒者更是值得感激涕零,因为家人们今天的雕琢会使我们在未来更优秀,成就更好的自己。

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有同工说选择服侍就是一种冒险。选择服侍真的是一种冒险吗?我想,于此,我是不敢恭维,也不能认同的。我们被主所召并追随他,是经过理性的思考并亲自历证过的,我们深知我们所信的是谁!我们被根植在基督的爱中是带着确信和依据的。如此,何来冒险之说?

若认为是冒险,这未尝不是一种胆怯,且是一种生于骨髓,流于血液的胆怯。若果我们以此为冒险,我们将一辈子活在胆怯之中,因为没有一条比追随主耶稣的脚踪,遵守主耶稣的教导,走在他的应许中更为稳妥的道路了。能够跟随并服侍他,与我们而言,是幸运而非冒险!

约翰福音14:27节主耶稣被捕受害之前对门徒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如果我们仍旧觉得走上一条服侍的道路是冒险,那多半不是惧怕辛苦服侍的过程,也不是恐惧与不好的结果出现时要去承担责任,更多的是胆怯与这责任自己是否真的能担当的起?但是我们却忘记了,主耶稣他是我们的盾牌,是我们的依靠,我们不能,但他能。多数时候是因为我们内在的对未知未来的恐惧导致我们对主的应许没有了十足的把握。

提摩太后书1:7经上记着说:“因为神赐给我们,不是胆怯的心,乃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

我们对自己要求严格,希望自己越来越优秀,却对身边兄弟家人的坏行为,不良习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我们需要对上帝全然的信靠和承担使命的勇气,需要肩负起对生命的责任,所以不能继续于此无动于衷,漠不关心。因为你勇敢的提醒、劝解甚至是呵斥对我、对他,很重要!我们总要小心,不使自己成为胆怯的传染源,也总要谨守自己不被传染。故而,先要迈过这一步,再去挑起别的责任。

(本文作者系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在校学生。)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写给自己和即将奔赴牧场的牧者

大多数人常常在行走的过程中,会突然在某个时期迷失,以至于渐次偏离最初的轨道。当从黑暗中走出来后,一定不要忘记那黑暗中的执灯者。旧约中的先知无论是宫廷先知还是祭司家族的后裔,抑或是修理桑树的牧耕者,他们都是以色列民历史中的执灯者.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51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