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教会礼袍的由来

1/1
  • 上海教会按牧典礼后合影

    上海教会按牧典礼后合影

最近英国的《独立报》报道,今年二月,英国圣公会总议会将讨论一个议案,议案如果获得通过,那么英国圣公会的牧师很快就会被允许在圣餐崇拜中脱去传统长袍,改穿休闲服。消息传出,有人欢迎,也有人反对,赞成者认为:“在各行各业中,人都比以往随便。有时不拘小节是好的。”反对者也直言:“圣袍法衣是教会传统中非常古老的部份,它们可为崇拜带来庄重氛围。”由此可以设想,关于教会礼袍的话题在今后一段时间内,会成为英国教会的热门话题。

其实与教会礼袍有关的话题,不仅在英国,就是在我们国家的教会中,也受到越来越多同工同道的关注。“为什么牧师要着圣袍,有什么圣经根据?”,“我们堂的牧师最近穿了新的圣袍,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诸如此类的问题常在我们的耳畔飘过。

在圣经当中固然要求上帝的子民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诗29:2,参 诗110:3),旧约更设立了详细的规条来规范以色列人的祭司在执行侍奉之时所穿着的服袍的样式。但教会历史学者一致认为,早期基督教领袖在教会公共崇拜中所穿着的衣袍,与其说是依循旧约希伯来人的传统,还不如说是依照当时希腊罗马社会的日常穿着习惯。当时的圣职人员在主领崇拜时,所穿着的,就是普通罗马男士穿着的紧身长袍(tunic)。相对而言,早期教会值得注意的服饰习俗倒是与领洗者的服饰有关。当时每年在复活节的早晨领受洗礼加入教会的人士在受洗之后,教会的长老马上帮其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长袍(tunica alba或 alb),“alb”的拉丁语意思是洁白,这件长袍被赋予了许多属灵的含义,如救赎的义袍,喜乐之袍(耶路撒冷主教西里尔语)、披戴基督(金口约翰语)、易容基督之袍(安布罗修语)。当时的基督徒们常穿这件礼袍参加教会的崇拜。如果遇到寒冷天,会在脖领处挂一披肩并在礼袍外面披件无袖斗篷(其形状犹如一件大氅,中间有一个圆洞,穿的时侯是由头套下的)御寒。

教会对圣职人员的服饰有所规定是在第二三世纪之后,基于两个原因,首先一个原因是因为教会建设进入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时期,这反映在圣经正典开始确立,教政体制也已现雏形,特别是后者,在教会中,开始建立起监督(主教)、长老(牧师)、执事三级有别与平信徒的圣职制度。从此时开始,开始出现圣职人员的专用服饰,说是专用服饰,其实就是以往领洗者所穿的。(可能有人会问,此时受洗者穿什么呢,读过教会史,就明白,此时特别是不久后就将被罗马帝国立为国教的教会已很少出现成人受洗的情况,每年受洗者绝大多数都是躺在襁褓中的信徒子女。)此时圣职人员的标准装束就是内穿白色紧身长袍(被视为披戴基督),脖领系一披肩(意指背负基督之轭),外披一件斗篷式外袍(也意指基督之轭,并含有基督大爱包含一切的作用)。注意的是,这套袍服自四世纪起就成了基督教会圣职人员的标准服饰并有了专门名称:白色紧身袍被叫做白长袍(Alb),披肩之后被称为圣带或领带(Stole),外罩的斗篷外袍被称为祭披(Chasuable)。教会对于圣职人员的服饰有所规范的第二个原因是自四世纪基督教被宣布为罗马国教后,许多宫廷华丽的服饰风尚开始影响到教会的服饰传统,当时的教会领袖大多也乐见这种渗透,觉得通过这些精心设计的袍服,可让人对天国的堂皇炫丽感到赞叹。教会的这种乐见其成的态度使中世纪时基督教的圣职袍服呈现出奢靡之风,后来受到宗教改革领袖们的斥责。

宗教改革运动发起的一个原因就是反对当时罗马教廷腐败奢靡,圣职阶层不学无术之歪风。1521年救主圣诞日在德国威腾堡的城堡教堂,安德烈亚斯.卡尔士塔特教授首次穿着大学黑色学袍主持圣餐崇拜,以表示其不愿意与那些靠金钱换得圣职地位的圣职人员为伍。此一举措受到了宗教改革家们的响应,特别在瑞士日内瓦,大批拥护宗教改革的圣职人员相约不再着以前的礼袍举行圣礼,而穿着日内瓦大学的黑色学袍主领礼拜。之后这种被称为日内瓦袍(Genver gown)的黑色长袍就成为宗教改革运动后新成立的几个基督教新教宗派,如信义宗,加尔文宗/归正宗,浸礼宗等圣职人员的专用袍服。我国教会各地堂会教牧人员也多穿着这款袍服。

二十世纪资迅交流便利,普世教会合一运动方兴未艾,在彼此交流,互通有无中。天主教会和基督新教都对自己以往发展的历程有所反省,在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后,天主教会主动废止了许多奢靡豪华的圣袍制式,崇尚简朴,回归传统。而基督新教许多的宗派,也检讨过往因噎废食,扬弃传统的不足,开始注重对教会传统的研究,一些过去被丢弃,但经过研究发觉具有丰富神学意味、历史价值的传统得到了恢复,这也表现在对教会传统礼袍的采用上。许多圣公会,信义会、卫理公会的牧师开始在主领圣餐礼拜时,穿着白长袍,肩披圣带,外罩祭披,以代表其相信使徒所传唯一圣而公之教会。而一些归正宗教会/长老会、联合基督教会的牧师,有时也会尝试穿着白长袍,以此来代替原本的日内瓦黑袍,来表示他们所属的教会与早期教会是合一的,这种情况现在越来越多。而在衣领颈部处配戴白色颈圈或是一小片白色「领卡」(Collar)的习惯,更成为天主教、基督新教圣职人员共同的标志性穿戴。

现时中国教会正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各地教会在兴建起漂亮雄伟的大教堂之后,也在思考如何使教会的崇拜设置如何发挥更大的作用以荣归上帝,造就众生。此时,回顾以往基督教圣职人员的袍服发展值得我们有所思考。

首先,回顾历史我们发现,教会圣职人员的袍服原本来自新领洗者的白袍。这也提醒我们圣职人员,我们的侍奉来自我们的身份!我们是圣职人员,但首先是个基督徒,我们来自基督徒群体,又为之服务。穿着特定的袍服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自外于信徒,而是摆明身份,接受信徒的监督和帮助,彼此服侍,兴旺福音。

其次,历史表明,早期教会开始重视教会礼袍的设置是其教会体制渐趋成熟的一个标志。早期教会礼袍发展的一个标记就是三世纪时耶路撒冷教会复活节崇拜中主教袍服的精美绝伦,信徒簇拥着主教在圣城的街头巡游欢呼,高唱基督复活的颂歌,给每个来访者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时间也带动了各地教会的主教礼袍设置。今日,我们的教会开始思考教会袍服的多样化,这是教会进入稳健发展态势的一个记号,我们要心怀感恩。同时在思考教会袍服的多样化这问题时,也需要考虑教会整体的接纳程度,教会的一切设置安排都应该体现荣归上主,造就众人的原则,在礼袍的安排方面也是如此,最好在取得教会同工的认同,信徒的接纳后,再对教会现有礼袍设置有所更改。切忌不能出现“我上台穿我的,你上台穿你的”的现象。这不利于教会的合一。

其三,在礼袍的穿着上我们需要尊重普世教会的传统习惯。今日我国有些地方的教会在教会礼袍方面大胆革新,许多贴近普世教会传统的美观礼袍不断涌现。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穿。比如有些地方的教会的牧师,传道在日常服装(如棉毛衫,绒线衫)外穿着祭披;有些穿着祭披的牧者把圣带挂在祭披之外,而且色彩不划一;有些牧者着白衬衫,配一类似于牧师白领的“黑领”等等,种种穿着礼袍时因不明而产生的瑕疵往往在对外交往中,被许多海外教会人士视为笑谈。一般而言,如牧师(未受按立着不可穿)穿着祭披,内需穿着白长袍(注:不是日内瓦黑袍),然后再佩戴圣带,之后再罩上祭披。圣带不应该戴在祭披之外,而且圣带与祭披的颜色需相同;说起颜色,在同一崇拜中,只可以用一种节期颜色的圣带、祭披(如有),绝对不可以出现多种节期颜色同在一堂的局面。因颜色总与教会节期有关;牧师所佩戴的领卡,只可以是白色(有基督之轭圣洁无暇之意),如出现其它颜色就是贻笑大方的事了。

其四,看重日内瓦黑袍的使用初衷。当日改教家们之所以启用大学学袍,原因就是希望以此代表其与腐败奢靡,不学无术的圣职人员划清界线。一时间,日内瓦袍成为受过神学训练,忠于圣经,委身教会,尽心服侍的象征。今日我们应当看中教会常用的黑袍在改教时代的使用初衷,在穿着黑袍上台服侍时表现得更委身,更专业,将圣经与生活,天国道理和处世真谛结合起来,传出有以告人的信息,将教会神学思想建设的成果更好地转化为讲坛、教牧工作实效。

其五,坚持彼此尊重的原则。我国教会现在处于宗派后时期,教会大到信仰领受、神学思想,崇拜礼仪,小到教堂设施、礼袍用废,都不会定于一尊。而是博采众长,互相尊重。就如教会中,还有些堂点的传统原本就不注重穿着圣袍,但其宣讲的圣道仍让人得着生命的真道,使人得着敬拜的益处。马丁路德曾说过:教会的圣仪(意思包括礼袍)和圣道是领人走向基督的两大恩具。在信仰领受方面,对于穿或者不穿圣袍的观点,应该一样尊重,竭力持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笔者看来,在这点上,我国的教会做得起码比英国教会还要好,不会大惊小怪,还需要英国《独立报》当新闻来报道。

(注:本文作者为上海国际礼拜堂牧师,文章原载于“爱神学巨躯酋长”微信公众号,福音时报蒙允转载。)

相关新闻

江西宜春市基督教两会举办基督教圣礼仪培训

​宜春市基督教两会教会圣礼仪培训班于2017年4月26日至28日在宜春市耶稣堂举办。来自全市各市县及周边教会牧者同工、市堂义工和信徒共300多人参加,来自深圳特区的杨牧师、李牧师和两位执事担任讲员,并现场做示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