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七:巨大的旋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七:巨大的旋风 己过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二十六七篇连载。

人生是没有回头路的,但只要我还没有达到终点时,都是有机会止步、回头的;可许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该何时止步,何时回头,即使得到警示也是枉然,因我们看不透。

我和妈妈又聊了一下午,大多还是在听妈妈各样的愁苦抱怨。

做晚饭时,我跟妈妈一起有条不紊的,在堂屋里或洗菜切菜,或添柴和面,这虽是很平淡的事情,可我感觉很幸福。

这时,午饭后就出去串门的表叔两口子,有说有笑的回来了。他俩一进门,就并排坐在了饭桌的主位上,继续旁若无人的亲昵着。我爸热情的寒暄着,赶忙拿过酒来,满满的倒了两杯,恭敬的放在了他们俩面前。对于我爸的殷勤,表叔却是带搭不理的样子。

我把饭菜端上桌,就躲到了一旁。表叔一边跟她的女人,很有情调的互相举杯,彼此礼让着吃喝,一边对我爸以高姿态的不满态度,说道:“表哥,你整天的就给我们吃这些,也不做点好的,还有这酒,恐怕没有比这更便宜的酒了吧?看来你是看不起我们呀,把我们当要饭的打发是不是?”

“表弟,让你们受委屈了……”父亲站在他们面前,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陪着卑微的笑脸,就像是面对着债主一样,说着歉意的话语。他本想坐下吃饭,却因着表叔的发难,愣是手足无措的没能落座。

刚离开灶台走进来的妈妈,满脸委屈的低着头,一言未发。表叔对我父母的反应,却是视而不见,继续着他那毫无道理的指责和挖苦。

这真是本末倒置,黑白颠倒了,我们家这是缺祖宗供吗?若非几年前我把家里的神侃打砸个精光,我看我父母倒是可以把他们放上面,一起供奉起来!他把我父母当什么了?我父母又把自己当什么了?真是岂有此理! 

我上前一步,站在表叔面前,说道:“表叔,我说句心里话,若非你来投奔我家,我都不知道我们家还有你这么一个亲戚,既然你能想起来投奔我家,说明你没把我父母当外人;我父母既然留你们住下,说明他们也没把你们当外人。即都不是外人,那我也就说些不见外的话,若不是你们在,我家平时别说每顿饭炒两三个菜了,就连一顿炒一个菜的时候都没有过,大多时候只有午饭时才会炒个菜吃,你现在说菜不够好,但这都是我们家平时舍不得吃的;你说这酒不好,可我爸平时连这样的酒都舍不得喝,但我父母却能一天供你们三顿酒。表叔,你们在我家住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家是个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点吧?我爸妈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我不求你念我爸妈的好,但你也不至于说这些话,让我爸妈心里不好受吧?” 

表叔尴尬的笑着说:“表侄女说的对,是表叔的不是,我也是随口说说,没别的意思,你别误会。”我没在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出了房间,去外面深思去了。 

我们家的五姊妹,恐怕没人会忘记,那个时候每年当中大部分时间里,妈妈所炒的菜,就像盐疙瘩一样的咸,因为我家的菜园里,不是一年四季都会长菜。每当菜园没菜的季节,我们都盼着过年过节,或是家里能来客人,因为只有这种情况下,妈妈才会把菜做的非常美味可口,饭桌上才能见到大白菜、土豆以外的菜肴,我们才不用吃盐疙瘩一样咸的菜。 

每当我们姊妹抱怨菜太咸时,我妈总说“不咸不香”,其实父母就是舍不得把钱浪费在买菜上。我被妈妈的“不咸不香”都弄出病根来了,只要一吃过咸的东西,我的胃里就往上翻腾。这也是,我们五姊妹身体发育都不够正常的,重要因素。 

我的父母向来是这样的,他们把维护街邻关系,亲属关系等等,都看作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可他们的付出换来的什么?还不是依旧任人无视、欺压吗?这还不是因为自家不团结、不和睦、不相爱,给了外人趁虚而入的机会吗?有人相信,不爱自家人的人,会真心爱别人吗?即便是真心,恐怕也很难令人相信。

马太福音十二章中,主耶稣说道:“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场;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 

我们都在一意孤行,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因我们不懂真理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才是人生路上,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天,我跟妈妈说我想我姐,想去看看她。妈妈没有阻拦我,而是嘱咐我尽快早些回来。 

上次去姐姐家时,她的女儿小莹还不会走路,如今小莹已经四岁了,她的儿子小鹏也三岁了。姐姐看到我的到来,非常高兴,但她喜悦的神情下,并没能掩盖住她的愁苦。我看得出,姐姐过的并不幸福。 

我曾经印象中的,那个温婉娴静的姐姐,仿佛也是一去不返了。如今的她,从内而外的透着焦躁和愁烦。住下来的我,开始慢慢的了解,仔细的观察,我想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姐姐。

她说起姐夫时,脸上满是痛苦和煎熬:“妹儿,你说我这命咋就这么苦呢?我从小就好干净,可你姐夫却邋遢的要命,整天脏兮兮的,一点都不知道要好,你就别提他多懒了……” 

姐夫邋遢我是知道的,可我却没想到姐夫还是个懒汉。毕竟,他们婚前,从订婚那年开始,姐夫就年年去我家帮着收秋,干起农活来,一个人能顶三个人。并且他还会做的一手好饭,还会帮我妈纳鞋底,在我们眼里姐夫不但是勤劳的,还是一个无所不会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我的父母才最终认可了姐夫,我们都觉得姐姐嫁给这样一个又勤劳又好脾气的男人,日后肯定能过上好日子。可是现在我才知道,姐夫在家几乎什么都不干,就连地里活也不管,自打我姐嫁过来,地里活几乎全是我姐一个人在干。 

我姐,一个人伺候一家老小,一个人干地里活,她还在坚持打零工,每天就像个机器般,家里家外转个不停。我姐夫,除了偶尔打些短工之外,任何事情都不操心也不过问,只要回到家里,就是喝酒睡觉。 

我来到姐姐家后,她公公跟我说的最多一句话是:你姐夫每天三大项,抽烟、喝酒、睡大觉,是又馋又懒。他对谁都是总唠叨这句话,可见姐夫在家是个甚样。 

那个曾经在我眼里,几乎是完美的姐夫,如今在我心目中,就像个骗子。他婚前的表现,骗了我们家的每一个人,现在却是我姐一人承担苦果。 

当我看到姐姐每天都会给两个孩子,每人两毛钱零花时,我感到很是质疑。姐姐回答说:“咱们小时候就要什么没什么,我可不能让我的孩子像咱们小时候一样,那时候不管我喜欢什么,都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的话,让我想起小时候,她曾因想拿两个鸡蛋去换钢笔水,招致了姑姑对她的打骂,妈妈也因此被全家人狠打了一顿的事情。我没想到,曾经物质上的匮乏,会让姐姐如此耿耿于怀。如今,她竟想通过自己的孩子,弥补她曾经的遗憾。 

我知道姐姐这样的娇惯孩子,和她娇惯孩子的理由,都是不对的,可我却无法说通她改变心意。她在许多事情上都是没主见的人,可偏偏在这件事情上,表现的很是执拗。她把满足儿女一切的物质需要,看做了她作为母亲的,全部的意义,因此她每天拼命的劳作。

我的苦苦相劝,丝毫没能得到她的认同。我想她日后慢慢的会明白的,可是我没有想到,她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我大弟弟和他的女友小薇,就租住在姐姐的村子里。他们俩每天出双入对,过着玩玩乐乐的日子,经常来姐姐家吃饭,也跟姐姐借了不少钱。姐姐为此,也是唉声叹气,很是苦恼。她觉得大弟弟私奔来此,很是让她在街邻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借走了她辛苦攒下的积蓄,令她原本就不宽裕的生活,更如雪上加霜般。 

刚回到家里时,是听妈妈对我诉苦,现在姐姐也是这样。我隐隐觉得,我们家母女的悲苦命运,就像是会遗传一样,妈妈就是个不幸的女人,姐姐又是这样,我将来会怎样呢?如果我可以选择,我绝不会重蹈妈妈和姐姐的覆辙。

对于大弟弟,我在姐姐的家饭桌,点拨了一下他,告诉他不要坐吃山空,也不要只想着自己等等的话。我说的算是很客气,但我心里对他行为,却是憎恶至极的。

小住了几日后,我带着对姐姐的心疼,和无奈的感慨,回家去了。

我刚进一家门,妈妈就高兴的说:“闺妮,那两个讨债鬼可走了,你前脚去你姐家,你表叔他们后脚就走了,这可真好,我可算熬到头了!” 

“妈,我走后,表叔肯定数落我爸来着吧?” 

“那可不,他可生气了,他说那些话都是你爸教唆你的,把你爸好一顿数落,你头天去你姐家,他们第二天就走了……”妈妈心情舒畅的说着,她心情一好,气色也好了许多。看着妈妈高兴,我深感自豪和欣慰。 

表叔他俩一走,西屋就是我的房间了。白天,我彻底的将西屋打扫了一番,晚上我躺在炕上,满怀激情的计划着明天将要做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我去买了朱砂和一块小圆镜。我把朱砂掺在颜料里,在镜子的背面画了一个阴阳鱼,然后把它钉在了正门的门框中间。我对妈妈说:“妈,这是照妖镜,能辟邪。”妈妈笑着说:“你这都是哪学来的?管用吗?” 

“在广州学的呗,我一直没寄钱给你们,就是花在学气功上了,我没白去广州一趟,我遇到了很多高人,学到很多东西……”我沾沾自喜的,对妈妈炫耀着自己的收获。 

随后,我又用了几天时间,画了一副观音像,贴在了东屋正对门的墙壁上。我还教妈妈怎样的健身,告诉她什么叫做心因性疾病,该怎样自我调节等等,凡事我觉得对她好的,都一一的教给了她。

做完这一切后,我很是满意。我觉得今后我们母女,终于可以高枕无忧,平安快乐的相伴在一起了,我也一定会把我家,变成我心目的样子的。

我摆弄着柜子上的录音机,说道:“妈,我给你买的这个录音机还能用吗?我带回很多练功磁带,以后咱们可以一起听着它练功。”

“现在只能听广播了,早就不能放磁带了。”妈妈回道。 

“哦,没关系,那我明天拿镇上去修一下。”此时的我,脑子里遐想的画面太过美好,因此,我的热情是膨胀的,血液是沸腾的。我乐此不疲的,整天做着我认为有意义,实则却是有害无益的事。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时,我拎起录音机,迈着欢快的步伐,向着镇里走去。 

眼见我要走进镇里时,我忽然看见,我斜对面的西北方向,一个铺天盖地的巨大旋风,迅猛的向着我的方向扑来!它高过房屋和大树,横向面积也甚大,它居然还是暗黑色的!从小到大,我还从没见过这样可怕的旋风!它那么像妈妈讲的故事中,那具有摧毁一切力量的龙卷风!

没想到?没想到,我那么多次都大难不死,如今却要死在这旋风之下了!老天爷,之前你不让我那样死去,是觉得太便宜我了吗?让我被它撕个血肉模糊,才是我的应得的下场吗?

我知道,我是躲不掉的,因为它的速度和面积,都是我避之不及的!我看见了它里面碎玻璃,和许多的杂物,在飞快的旋转着,我听到了它那如魔鬼般的嘶吼声!好吧,既然我命该如此,那你就来吧!

我挺起了胸膛,怔怔的盯着它,我不想闭上眼睛,我想知道我眼睛里,最后看到的一幕,会是什么! 

它的冲击力,已然扑到了我的身体,我已准备坦然赴死!可,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那旋风就好像长了眼睛,它猛的就在我面前来了个急转弯,掉转了方向,咆哮着向着北面疾驰而去!我惊愕的看着它,瞬间席卷了几十米外的废品收购站! 

随着“噼里啪啦”的巨响声,残破的铁皮、废旧的自行车、纸箱、瓶瓶罐罐等,有的被它抛上了天空,有的被它掷出了很远,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的心随之震颤着,脑海里一片凌乱。

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了,它怎会忽的就在我脚前掉头了呢?它真是能看见我似的?这样的好天气,又怎么会出现这样巨大的旋风呢?这真是太蹊跷了,老天爷,你为什么总是吓我呢…… 

我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目瞪口呆的思索了良久,那巨大的旋风早已不见,缓过神来的我,却没有像那个旋风一样掉转回家的脚步,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马可福音8章12节:耶稣心里深深的叹息说:“这世代为什么求神迹呢?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神迹给这世代看。”

神迹,不是用来给人看的;神迹,是用来施行拯救的。

对于我这个愚昧的人来说,我一再的奉劝父母,规劝姐姐、弟弟们,不要犯错误,不要稀里糊涂……可是我呢?自以为聪明,此时我思想了许久,也没想明白,我为何会经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

我所行的,真要就此止步回头,那该多好啊?可是我没有。

(未完)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六:无知下的罪衍

编者按:《神的生死营救》是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撰写的一部逾10万字的信仰见证集,她将详细讲述被撒旦折磨的一家人是如何得蒙神的救赎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本文为第二十六篇连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tougao@fuyinshidai.com)、电话(010 - 5601 0819或021 - 6224 3972)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见证《神的生死营救》连载二十七:巨大的旋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
0.6020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