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径:首页  >  教会  >  正文

【见证】贵州张弟兄:病痛中蒙主引领医治 如今全力做主工(上)

编者按这是贵州基层教会一个弟兄的信仰见证,他在生病、失业、贫穷之际,因亲人传福音认识主,后蒙主医治,中间也曾离开主,再次住院时,连医生都告诉他,“你要好好的感谢你信的这位神”,出院休养好后,这位弟兄开始进入教会,全职侍奉神,虽然中间有很多跌倒很多亏欠,但他愿意将余生都献上给主,为主所用。

首先,我要非常非常的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他十字架的爱,把我从茫茫人海中,拣选。在我还在母腹中他就看见,在我还在母腹中他就拣选。在我还作罪人的时候,主耶稣从天降在地,为的是要拯救我们这群作恶犯罪的人。拯救我们这群贪婪、堕落、淫乱、败坏、高傲、自私的人,主来到人世间受尽千般的磨历、万般的苦楚。他本是神圣无罪的,却为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受死、埋葬,第三天从死人中复活。

以赛亚书第53章4-8节:“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人的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至于他同世的人,谁想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们百姓的罪过呢?”

他打破了地狱的门,战胜了魔鬼阴间死亡的权柄。把我们这群罪人从罪恶死亡中拯救脱离出来,为的是要把我们都归给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掌管宇宙万有的神。把我们的肉体,灵魂都归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父神面前。回归在主爱的怀抱,回归在神的施恩宝座前。一同来赞美我们的主,我们的神,并将一切的荣耀颂赞尊贵权柄都归给他。荣耀归主名,阿门。

我,张元啟(启),家住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柏杨村庆水组。我是一名建筑承包工头,曾经在广州番禺多地有工程。由于年少无知。沉迷赌博。所赚的钱全部用于赌资,挥霍一空。在2000年时候,一次施工意外的发生,迫使我回到了仁怀。

在仁怀新车站,我又承包了装修工程,期间,我和我前妻吵架,她做了一件让我非常非常伤心的事情,我便把工程转包出去,从此不再工作。半年后,我生了急病,当时我在广西,去省联医院检查,说是肝内胆管结石和肾结石,当时医生说肝内胆管结石,但在当时是不可以手术的,所以一直保守治疗。

我再次回到仁怀之后,就开始在社会上,与那些曾经的朋友开始往来。在社会上日嫖夜赌,并参与他们的打架闹事。但是我的身体,尽管一直在用药,却一直没有好转。到2002年,我的右腿痛拐了.同年6月,一个朋友介绍邀请我,信了他们的三赎基督教。9月病情严重,回到了农村家中,我的亲婶娘,陈华慧,她是当地基督教会同工,她把信仰基督教福音传给了我。

经过我婶娘二个多月多次的劝勉和说道,神藉着她的祷告,11月我信了救主耶稣基督,并接受主作个人生命的主宰,12月受洗归主。当时我也信得不明不白。因为圣经我看不明白。读不懂,解不开。与此同时,我的病情也在一天一天的加重。由于农村家庭贫穷,根本就没有钱医治。我的父亲也在同年去世。我的母亲年老体弱多病。当时,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我的前妻,她在外地打工,她每月都三百五百的把钱寄回来。但是,因我和俩个小孩、我母亲,药钱和生活费都很困难,哪来的钱上医院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非常感激我的前妻。

在2003年年底,我的腰椎、我的髋关节、我的腿都有问题,根本支撑不了我的上身,而且疼痛难忍,不能行走,下身肢体也四处溃烂。现在身上有十七个疮疤。感谢主的恩典,当时每天,我真的是以泪洗面,痛苦难忍。每天都徘徊在死亡和病痛的折磨当中。但是神他从来就没有离弃我,他有丰盛的慈爱和怜悯,是主带领我、是圣灵带领我,我每天,读经,唱歌祷告,抄写圣经来度日。当时的我真是痛不欲生,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成。

感谢主,时至2004年4月3日。我前妻离家出走,我一个人带一个六岁的孩子和一个四岁的孩子,当时的我们受尽别人歧视的眼光,也有一些好心人热心帮助过我们,特别是我们教会里面的属灵长辈和弟兄姊妹,对我们家是关爱有加。我非常非常的感谢主,是神的爱感动他们,是主的灵充满他们,让他们能够彰显主的道,见证主的爱。

但是尽管如此,我的身体每况日下。那是2005年冬,因为我每天晚上在十一点左右就身体疼痛难忍,睡不着觉,就起来看圣经,读圣经,抄写圣经,唱诗歌祷告,每晚如此。当时,我特别喜欢的经文是以赛亚书53章4至8节和彼得前书2章24节:“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

在一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读经唱诗歌祷告,疲乏困倦就去睡觉了。凌晨两点钟左右,我做了一个异梦,在梦里,我好像一直在往下掉,掉到很深很深的地方,一直掉不到底,而且非常非常的黑暗。我在梦中便呼喊,主啊,救我。然后,我听到一个声音问我:“他诚然背负我们的痛苦,这个‘负’字怎么解?何为‘负’?”我看见,一个很小很小的亮光,非常非常亮的一个激光向我直射而来,好像是3D电影。那束白光开始慢慢变大我看见是一个银白色“负”字光体。有声音对我说:“凡跟从他的人都必背负主的十字架”。然后我看见那光体字,呈现出“负”字的头“刀”,那是一个立刀,我听见声音说,“这‘刀’,是十字架,凡跟从主的人,都必须接受这一‘刀’,经历这个十字架,这个十字架要我们忍受世上的一切痛苦:别人的误解、辱骂、欺负、任凭、冤枉、埋怨、嫉妒、恼恨、纷争。去掉“刀”,我看见的是一个“贝”字。我又听见有声音说,“当我们能够忍受世上一切痛苦与委屈的时候。我们就成为了主眼中的宝‘贝’,便成为了主耶稣基督心中的至宝。这个‘贝’是宝贝的意思”。

但是这样,我们还没有得救,没有得着生命。这时候又看见一个“冂”字,又有声音对我说,这不是冂字,乃是枷锁,他牢牢套住我们的颈项,使我们个人自己无法挣脱它的权势。唯有靠着主,唯有仰望主,才可以除去我们的罪恶。这个“冂”字是我们的老我,是我们内心存在的嫉妒、纷争,恼恨,残暴、凶杀,自私、自利,高傲、狂妄。不温柔,不谦卑,不忍耐,不顺服、不慈爱、不怜悯,不善行、一心只想追求自己所要的,而不顾及事情的背后,也不顾及会伤害到多少人。主要叫我们藉着这“刀”十字架彻底死去我们的老我“冂”,脱离死亡的枷锁。

声音刚落,我又看见一个“人”字,这时候,我又听见有声音对我说,“这个字不是读‘人’,乃是叫生命”,当我们完全舍弃了我们的时候,就得到了主耶稣基督的生命,是人复活的生命,我们的身体随着亚当的罪而死,我们的灵命也随着基督耶稣的复活而复活,藉着主耶稣基督的复活一同苏醒过来,一同复活过来,我们才算真正拥有了一个有灵的基督所赐的生命,那就是永恒的生命,是荣耀见证的生命。要叫我们在世上要活出精彩的人生,一个有生命价值意义的人生。神要求我们也像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一样,既作完全的人,还要成全完全的神旨意的人。如经上说: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太10:38)。

在2005年的腊月,一天晚上,我浑身像火烧一样疼痛,全身灼伤,非常非常的热,然后烧的很痛。时间是在11点半左右。我前晚上一人起来唱诗歌祷告,赞美荣耀主,到一点半钟左右我累了、困了就睡了,我去睡觉。我记得当时我是平躺在床上,因为我翻不了身,翻转一个身,需要大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

当时我在床上平躺着,过了约十五分钟左右,我听见,我的腰椎,“嘎查嘎查、嘎查嘎查嘎查”五声响,然后我的腰就不再痛了,我用手伸手摸我的腰,又动动我的腰,转过去转过来,不痛,然后我大幅度的,一下子转过去转过来还是不痛,哇,感谢赞美主我荣耀的神,当时我有说不出来的兴奋和高兴,我的腰杆就从那个时候好了,感谢神。

尽管,我的腰槌上有一个凸起的地方,约错位有3到5厘米左右,但是感谢主,我的腰椎从此就不再疼痛了,当时,就在我的床前,我跪下流泪祷告,向我的主献上感恩的祭,上帝垂听我的呼求,是上帝医治了我。祷告完之后,我站起来,走出去,走到我们门前的坝子里面去。在我家的院坝里,走来走去,跑来跑去,我的下肢体完全可以支撑我的上身,而且不再疼痛,不再吃力。

【见证】贵州张弟兄:病痛中蒙主引领医治 如今全力做主工 (下)

如有共鸣和感动,欢迎赞赏支持我们!

相关新闻

贵州纳雍县龙场片区教会纪念基督复活(多图)

2017年4月16日,贵州纳雍县龙场片区教会200多信徒齐聚何家箐教会纪念基督复活,纳雍县基督教两会王正杰牧师参加了此次感恩纪念并为40位信徒举行了洗礼。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福音时报”的文章版权归福音时报所有。未经福音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fuyinshibao2006@gmail.com)、电话(010-56010819)或微博(http://weibo.com/cngospeltimes),微信(cngospel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更多版权声明)”

不容错过

返回顶部